特戰之王
小說推薦特戰之王
凌乱的脚步声从街道上迅速的冲了过去。
路边的路灯大半已经被打碎,但天地并不黑暗,纷纷扬扬的雪安静的下着,铺满全城,隐约的爆炸和嘶吼声从远方隐隐约约的传了过来,他艰难的移动着身体,透过门缝,观察着街道上的景象。
视线里的远方,落雪的空中静静的站着一道无比高大的身影,明亮的电弧将他浑身上下都笼罩起来,细微的光芒在他身边不断扩散,他仔细的搜查着周围的一切,漫天的电弧在空中闪烁了一遍又一遍。
门缝内的他身体紧紧的绷着,目光锐利而坚定。
在空中缓缓扩散的电弧扩张到了最大范围的时候,距离他现在所在的位置只有不到一百米,几十米的距离,生与死,清晰分明。
漫天飞雪纷纷扬扬。
空中的惊雷境高手似乎并没有什么收获。
在他身边闪耀的电弧迅速朝着他周围聚拢,他的身影闪烁,冲向了远方。
门缝后方,他死死捂着胸口,压抑了许久的咳嗽伴随着星星点点的血沫直接从他嘴里喷了出来。
“队长。”
急促的声音从身后响起,脚步声越来越近,他有些摇晃的身体被身后的一双手臂扶住:“你怎么样?休息一下。”
“我没事。”
他用力摇了摇头,振作精神,勉强道:“这里暂时应该是安全了,准备一下,我们冲出去,要找到更多的战友,局面已经很危险了。”
“叔叔,爸爸说你现在的伤很严重,你需要治疗。”
黑暗的环境里突然亮起了一抹微弱的光。
一道稚嫩的声音在光芒背后响了起来,很轻很轻:“你不能乱跑的,爸爸在给你准备治疗的药物。”
微弱的烛光在黑暗中轻轻摇曳。
一个看上去大概只有七八岁的小男孩走了过来,他一只手里拿着蜡烛,而另外一只手则拿着一卷纱布。
他缓缓后退一步,靠着房门坐在地上,眼角的余光时刻注意着门缝外的情况。
小男孩拿着蜡烛越走越近。
他对着孩子招了招手,咳嗽着笑了起来:“小家伙,你叫什么名字,多大了?”
“我叫乐乐,七岁了。”
孩子将手里的纱布递给他,轻声道:“叔叔你叫什么名字?”
看着他身上的伤口,孩子似乎想要触摸一下,但却又不敢,只是弱弱的问道:“疼吗?”
“北海军团,苍穹军,第五师团,六团,侦察连三队队长,程北江。”
男人摸了摸孩子的头,轻声笑道:“谢谢你,也谢谢你父亲。”
他拿过孩子手里的纱布拆开,在几名队员的帮助下包扎好了伤口,整个人坐在地上大口的喘息着。
琉璃市,凌晨两点四十分,中心大道。
战斗依旧在远方响起。
程北江听着远方的爆炸声,眼神变得越来越坚定。
孩子站在他面前,呆呆的看着他的脸庞,喃喃道:“王牌军呢…”
“你知道?”
程北江有些意外的笑了笑。
“当然!”
小男孩突然变得有些兴奋:“叔叔,我的理想就是长大后成为一名军人,保护北海,为北海战斗。”
“保护北海…为北海战斗。”
程北江喃喃自语了一声。
他的嘴角狠狠抽搐了下,有些苦涩的笑了起来:“呵…”
他们确实是北海军团的王牌军种之一。
即便是在整个中洲,苍穹军都可以说是首屈一指的侦查军团,而他所在的第五师团更是苍穹军的核心,下面每一个团部,每一个连队都有着属于自己的光荣历史。
论战斗力,程北江今年三十二岁的年纪,燃火境,连队队长。
这一点已经足以说明苍穹军的强横。
苍穹军是北海军团的王牌之一,军中的每一个人走出去,都绝对属于那种可以让人高看一眼的战士,在自己的连队里只负责一个小队的程北江并不能算是正规的军官,只是士官,可如果换个部队,给他个连长他都未必肯做。
这是属于北海军团的骄傲,也是属于苍穹军的骄傲。
只不过这种骄傲在今晚被彻底的打碎。
失败这个词汇,不止是苍穹军,甚至整个北海军团近几十年来都没有人会去想过。
他们骄傲的认为自己是全天下最强的军团,是最精锐的战士,蔑视所有人。
有多骄傲,就有多屈辱。
突兀爆发的大规模战斗让整个苍穹军在鲜血和死亡中完全清醒过来。
他们原本是驻扎在皇后城的军团,与沧澜市隔江相望,可现在他们却出现在了皇后城后方的琉璃市。
这已经不能用失败来形容。
完全就是惨败。
面对面,硬碰硬,没有任何理由的惨败。
苍穹军去年从圣州换防来到了皇后城,这足以说明帝兵山已经预料到了今日的战斗,所以才让北海军团的王牌军来到皇后城,王圣宵的思路很简单,北海决战一旦爆发,有陈方青在一旁干扰,沧澜江以南,北海很难完全掌控,如此一来,沧澜江北的皇后城就成了重中之重,苍穹军就是皇后城最为重要的防线,某种意义上,皇后城甚至可以说是北海决战的最前线,只要守住皇后城,等到决战的局势明朗的时候,帝兵山就会派遣足够的力量渡江重新拿回北海南部的区域,将战线往南边推移。
苍穹军原本对这个任务满怀信心。
可遭遇到的却是无比屈辱的惨白。
皇后城惨烈的战斗持续的第三个小时。
苍穹军被完全打散。
满编制不到一万五千人的他们面对的是疾风御剑流,无极宫超过六万人的战士,以及联合势力中的各路高手。
出身于陈家的苍穹军总指挥当场战死。
凭借内部通讯指挥系统,苍穹军开始撤离,计划退回到琉璃市,重新整顿战士后开始反扑。
皇后城彻底沦陷。
苍穹军一路车队,到处都是被打散了的残兵败将。
联合势力明显不满足现在的结果,从沧澜涌过来的战士越来越多,占据了皇后城后,属于疾风御剑流和无极宫的‘炮灰’们没有半点犹豫,直接冲出了皇后城,紧追着苍穹军杀到了琉璃市。
苍穹军的装备优势和人员素质优势在数倍于己方的敌人面前被无限压缩。
疾风御剑流和无极宫的大军淹没了苍穹军,联合势力中惊雷境的高手完全是肆无忌惮的在刺杀苍穹军的中高层。
溃败。
不断的溃败。
他们来到了琉璃市,但却没有半点修整的时间,整个琉璃市直接陷入了最为残酷的巷战。
程北江的小队满编制是十一人,但从皇后城到琉璃市,此时他的身边只剩下了两个战友。
琉璃市的战斗还在继续。
程北江死死咬着牙,猛地站了起来。
鲜血染红了纱布,殷红的色彩在他身上不断扩散。
程北江看着自己身边的两名战友,沉声道:“我们杀出去!”
“杀出去?你现在的伤势,能保持清醒已经算是意志坚定了,你还想杀出去?拿什么杀?”
一名穿着白大褂的青年男子拿着一大堆药物走了过来。
程北江咬着牙,一言不发。
他的小队在被联合势力的一名惊雷境高手追杀的走投无路的情况下偷偷潜入了这间开在路边的诊所,诊所内的医生正在辅导儿子写作业,看到他们身上的军装,二话不说就给他们配了一大堆药物,此时此刻,感受着身体内阵阵的酥麻,程北江狠狠摇了摇头,医生不久前给他吃的药,显然是有麻醉功效的。
“北海今晚很危险,对么?”
医生拿着水杯,把药倒出来,递给程北江,声音低沉道:“自从两年多前陛下走后,北海就一直很危险,对么?”
“我们…”
他顿了顿,有些茫然道:“还能不能挺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