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第一強控
小說推薦史上第一強控
303、
比赛开始。
袁北与权刚伟两人各站一面,遥遥相对。
仅仅只是遥遥相对,袁北便知道。
现实之中的权刚伟,比梦境之中更强!
其剑势如虹,仅仅是执剑,一股磅礴气势便如泰山一般压制全场。
权刚伟所走剑道,正是恢弘大气之道,也是以势压人之道,不然也无法做到一剑横扫,树海便尽数崩碎。
两人一剑一棒,仅仅从气息之上,袁北是被全方位压制的,若不是他棍法内核已经有所掌握,恐怕在这股剑势之下,他连棒球棍都拿不起来。
“在你尚未抵达此处时,我便听说过你。”
权刚伟淡淡道:“我本以为是华国境内,又出一不世出之才,不过在见到你本人之后,我才是发现,众口不可尽信。”
“不过你以二阶之位,却搏得一个大师名号,倒是也又几分能力在。”
“若是遇到一些弱者,说不得又是一场热闹的比斗,只是很可惜,你遇到了我。”
说这话的时候,权刚伟浑身剑势愈发强大,犹如牢笼一般将袁北整个包裹在其中!
倏然。
唰!
他身躯未动,一道土黄之色,犹如山岳般厚重的剑气却是轰然之间自其身躯之上飚射而出!
滋啦!
地面被割裂开来一道巨大的裂缝,飞沙走石一般的向着袁北袭来!
而在这攻击途中,那道剑气像是融合到了土石裂缝之中的能量一般,非但没有消耗,反而是更加的强大了!
转瞬的时间之中,本只有一二米长短的剑气,已经增至三米开外!
黄金阶【地气】!
这本是一个功能性基因技,却是被权刚伟完美开发,已经能够完美与其自身剑道修为相融合!
再加上其吸收的【剑冢】之中共同拥有的唯一性天赋【剑体】,其剑道修为可以说是一日千里!
袁北面色严肃,倏然之间沉下气来,当日他便是被这化作十米长短的剑气直接崩碎了树海!
起!
瞬息之间,上百棵巨树轰然而起!
权刚伟言语之间是在蓄势,袁北又何尝不是呢?
只是这些树木,却并未像是之前那般,此时却是尽数匍匐在地,仿佛是化作了地面一般。
果不其然。
剑气果然无法再次增强,地气被遮挡,这也是权刚伟对地气的研究仅仅限于融于剑道这一点上,导致其抽取地气本身的能力并不是很强。
不然的话,袁北这种手段根本不会起到什么作用。
思索之间,剑气已经到了身前,此时虽然尚未到达其最强的状态,但是也不是袁北能够对付的了的!
但是他已经被气机锁定,闪避也无法闪避,只能硬碰硬!
只见袁北双手持棍,一股冲天战意轰然而起,目光犹如磐石一般,腰身如弓,只听崩的一声,骨响如弦!
锵!
棍身与剑气轰然之间相撞!
发出金铁相撞之声,紧接着下一瞬间,袁北的身躯便犹如破布一般倒飞而出,人尚在半空之中,一口鲜血便已经喷吐而出。
【一跃而起】
瞬间发动!
本倒飞的身躯倏然间踩着牛顿的苹果凭空而跃!
几个扭身,半空之中翻滚而下,稳稳当当的落地,面色却是苍白无比,口鼻溢血,其剑气之上的厚重之气,蕴含着锋锐,他有一种被带着锋的锤子砸中的感觉。
只是这一击,竟然就让袁北肺腑受创!
看着袁北一副身受重创的模样,白鸽一个劲拍着大腿直呼内行!
演技真好啊!
要不是我知道你是什么实力,恐怕连我都要被你骗到了!
要是袁北知道白鸽心里的想法,估计是再喷一口血的心思都有了。
权刚伟身躯却是依旧站在原地,从头到尾,连动都没有动一下,包括之前那一道剑气,也不过是他用身躯使出的而已。
好像从头到尾,他都没有重视过袁北一般。
“你仅仅只有这种程度吗?”
权刚伟脸上不露出什么神情,眼神中却是灵性的露出一丝无趣:“如果仅仅只是这样的话,你认输吧。”
“你们练剑的,都这么能装吗?”
袁北有些无语道,扎根已经在缓缓的治愈着他的伤势了。
权刚伟却是丝毫不为所动:“我可以给你先出手的机会。”
“若是我拔剑的话,你连动手的机会都没有。”
为了消除内心之中的那一丝梦魇,权刚伟要全身心的将袁北击溃!
袁北眼睛却是一亮:“当真?”
权刚伟似乎是没有想到袁北竟然真的这么没有骨气,先是愣了一下,随后轻笑一声,将剑插入剑鞘之中,双手负胸:“君子一言。”
袁北并未被他的言语撩拨而感到愤怒,想要胜利近乎毫无可能,实力不济光愤怒有什么用,但是他也不想这么窝囊的就输了。
再怎么样,也要敲他狗日的一棒子!
瞬间。
袁北便定下了思路,事实上也不是很需要定。
他的技能也就那么几种,唯一能够起到先手作用的,也就只有【眠】了。
先控他一手!
再敲他一棒子!
心中这么想着,袁北伸出手来。
“啪!”
这是响指的声音。
在某个瞬间,仿佛是有一双混乱黑线的眸子出现,凝视。
“砰!”
这是权刚伟倒地后,后脑勺与地面碰撞所发出的声音。
权刚伟倒了!
袁北一脸懵逼。
“触发【久睡】!”
看着刚刚还意气风发,负手而立权刚伟,此时却是陷入长久的睡眠之中倒在地上,他久久不能回过神来。
这辈子第二次触发,来的这么突然吗?
到底是我运气好,还是权刚伟运气太差?
有些人明面上是冠绝同辈的剑道天才,可是谁又能想到,背地里他其实是一个非洲酋长呢?
比武是比实力×
比武是比运气√
别说是袁北有些懵逼了。
那会台下叫嚣欢快的声音,这个时候也几乎全部消失不见,寂静的落针可闻。
汪涛人都傻了。
要不是知道权刚伟的为人,他都要怀疑这人是不是演起来了!
某处空间之中,看着眼前的一幕,恶人王半晌没有说出话来。
“看来……袁北的序列还可以再往上提提。”
如果说这件事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的话,却有一个人从头到尾都在他的意料之中。
正是白鸽。
他面上虽然没有什么表情,此时内心中却是开始狂呼
我就知道!
我就知道!
袁北啊,小不忍乱大谋啊!
一个小孩子嘛,你跟他一般见识干什么呢?
这权刚伟也是,你说你没事惹人家干嘛?!
看着此情此景。
袁北突然觉得:这误会……大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