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從武當開始
小說推薦穿越從武當開始
关中南部,永丰县。
永丰县连接秦岭山脉,平日里便常有野兽为患,逢至荒年时节,秦岭山脉中的野兽在严冬时节捕获不到猎物之时,常有野猪狼群窜下山来,祸害永丰县中的农田,甚至是袭击县中的居民。
几十年前那次持续了六个月的雪灾之年时,永丰县中甚至发生过一场可怕的兽潮,给永丰县带来了极大的损失与人员伤亡。
而数日前,永丰县中几名上山打猎的猎户偶然间发现,那秦岭深处的众多野兽居然不知为何汇聚到了山林外围而来,仿若是被什么恐怖之物从深山老林中驱赶了出来一半。
那几名猎户发现这一怪异现象之后,当即便马上下了山,回到了县城之中,向永丰县的守将报告了这一怪异情况。
但还未等当地的守将将这一情报报告上去,无数的野兽便在傍晚之时冲出了秦岭山脉,直往永丰县涌来!
一时间,恐怖的兽潮直接长驱直入,在兽潮的冲击下,永丰县境内顿时受灾不浅,短短几日之间,便几乎将永丰县糜烂一片,农田损毁,人员伤亡。
更可怕的是,除了那些肆虐的野兽之外,还有众多妖魔精怪也趁势涌入了永丰县中,杀人害命,四处制造混乱。
就连永丰县中的那名守将,都在半夜之时,被一只成了精的黄皮子摸进了房中,差点被咬断了喉咙!
而前方的陆植听闻到永丰县之事后,也即刻便赶了过来。
这场兽潮明显不可能是无故而起的,毕竟如今虽然已是冬季,但却并不是灾年,山中的食物与生态并无变化,那些山中的野兽们又无生存之忧,怎么可能如此反常的涌出秦岭山脉来?
不出意外的话,应该又是那些暗中的妖魔鬼怪们出手了。
自从陆植他们欲重续龙脉的计划被那些妖邪们知晓之后,那些不甘被重新打回原形的魑魅魍魉们便纷纷忍不住跳了出来,不停的给陆植他们制造麻烦,试图阻止他们的行动。
这数月来,陆植他们所遇到的阻力,远比想象中还要更大。
不止是他们,就连那些无辜百姓们,都因此受到了不少无妄之灾,众多的妖魔鬼怪在有心之辈的指使下现世为祸,除了给陆植他们制造麻烦之外,那些无辜百姓也被祸害的不轻。
妖魔为乱,陆植他们身为修行之人,自然不能不管,只得天南地北的前去解除当地的妖患鬼怪,却不想,这永丰县这边又出现祸事了。
当陆植赶到永丰县之时,那兽潮已经在县中肆虐一时,众多百姓遭难,那永丰县城还好,墙高城固,仅凭那些野兽的尖牙利爪,还破不开永丰县城的青石城墙。
但县中那些无有城墙阻挡野兽,最多也只是建起几道荆棘栅栏勉强防护兽类随意侵入的村寨小镇,又如何去阻挡那些野兽为祸?
更别说那兽潮之中,还夹杂着不少妖魔精怪,四处为祸,残害生人…不过短短一天的光景,永丰县中就几乎有数百人遇难殒命。
甚至出现了有妖魔潜入村中,一夜间害了村中上百口人命的恐怖之事发生…光是听闻,便感觉骇人无比!
下河村,晒谷场。
一堆堆枯黄的稻草被村民们从谷场之中搬来,然后投入到那围绕着谷场的火场之中,炽烈燃烧,以火焰来震慑那些围绕在谷场之外的凶猛野兽们。
以火焰驱逐震慑猛兽,是人类先民之时,便发明了出来,持续至今的办法,但这一次,这个办法却似乎没那么有用了。
任凭那火光再烈,那些围绕在谷场火海边缘的野兽们却仍旧没有被驱逐离开。
就仿佛是有什么恐怖的存在在威慑指使着那些野兽们一般,它们虽然被烈焰所阻,忌惮不安的来回转着圈,但却也没有一只转身退去。
“啊?!”一名正往火场之中添加稻草的村民也不知是见到了什么恐怖之物,突然之间便被吓得惊呼一声,一个踉跄跌倒在地,连滚带爬的便朝着后方爬去。
那村民的老妻见到丈夫这幅惊恐莫名的模样,心中也是被吓了一跳,赶紧便上前扶住了他:“当家的?怎么了?”
“大..大虫!”那老汉抬着一只手,颤颤巍巍的指着火场之外的某个方向,颤声说道,“好大的一只大虫!”
他老妻下意识的转头顺着他所指的方向看了过去,眼中也瞬间便充满了恐惧之色,只觉得浑身都在往外冒着凉气。
只见晒谷场外面,不知何时出现了一只巨大的老虎,正慢慢的朝着这边走来。
十几息后,那只大老虎终于来到了近前,也是直到这时,村民们才终于看清了它那巨大的体型究竟有多么的恐怖!
一般的老虎,最多也就半人高,两米余长罢了,就这般便已经是那嗷啸山林,无人/兽能敌的百兽之王了。
而晒谷场之外的这只老虎,却是足足有将近两米之高,体型比普通的猛虎几乎要大了一倍不止!
那巨虎走到火场之前蹲坐了下来,体型看上去不禁更加壮大了几分,足足有一丈之高,巨大的体型投下的阴影,几乎将大半个晒谷场都给笼罩在了阴影之中!
而且更让人心中发寒的是,村民们竟然从这只巨虎的眼中看到了几分嘲讽似的愚弄之色!
它先是探出了一只爪子,往那火场之中扒拉了一下,将火场撕开了一条缝隙,然后又抬头看向了场中的村民们。
看着村民们脸上露出的惊骇之色,它那张虎脸之上竟然露出了一抹人性化的嘲弄笑意!
这大虫…怕是已经成精了!
就在村民们紧张不安的看着它之时,那巨虎却是张嘴大大的打了个哈欠,似乎是感觉在火堆旁十分温暖舒适,竟有些慵懒倦意。
它看了村民们一眼,虎目中神色莫名:“你等烧得这堆火,倒是十分舒服…继续烧,老爷我先睡一觉,在老爷起来之前,别让火熄了,不然老爷就生吃了你们!”
说完这句话后,它也不管村民们作何反应,自顾自的便趴了下来,将那硕大的虎头枕在了前肢之上,靠在火场边沿,美美的小憩了起来。
就在一个时辰之前,它才从前面的村子里吞吃了十几个人,如今还不饿,再加上这冬日之中,难得有这么一出温暖的火场可以取暖,让它颇感舒适,索性便先小睡一觉好了。
待那些村民把晒谷场中的引火之物都烧光之后,它那时候估计也已经将肚里的食消化的差不多了,到时候再拿这些人当晚膳用了,岂不正好?
暖洋洋的火光照耀下,巨虎翻了个身,侧躺在了地上,巨大的虎头正对着火场,打起了呼噜来,粗重有力的鼻息,喷吐得那火场中的火焰都随之一阵摇晃抖动。
而就在它美美的做着美梦之时,一抹金色的流光瞬间从天际之上划过,而后似乎察觉到了此地的情况,遁光顿时一个折返,朝着此地一闪而来。
场中的村民们只见一道金光瞬间从半空中掠过,然后场中便现出了一名青袍玉冠的俊秀道人。
来人赫然正是陆植。
他先前从高空之上飞过之时,一眼便注意到了村中的火光与妖气,赶忙便落下了遁光,以防妖物害人。
不过,这只虎妖似乎悠闲舒适的过头了,就连他落下之后,那虎妖也没有半分的反应,只是感觉有一股劲风拂过,下意识的抖了抖两只巨大的虎耳。
它依旧睡得十分香甜。
直到那敏敏之中的危机感应,在它意识之中疯狂示警之时,它才感觉到了似乎有哪里不对劲的样子,轻轻眨了几下眼睛,摇晃着虎头重新从地上爬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