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系大佬
小說推薦生活系大佬
法国,巴黎,半岛酒店,半岛套间。
从确定可以跟系统讨价还价开始,林宁心里就有了个不成熟的想法。
如果系统的目的是为了将自己变成林凝,林宁不介意帮系统加快进度,只为求一次跟系统正面交易的机会。
“如果我真成了林凝,你能让林凝回到我父母离世前吗?能帮我保护好我父母吗?”
试衣镜前,林宁紧紧的抿着唇,轻轻的抚着镜中的林凝,在心里,不断重复着相同的话。
“还是觉得你有些怪怪的,还是不敢相信你做了这么多,只是为了一次尝试。”
衣帽间门边,看着面前怔怔的林凝,林红挠了挠头,百思不得其解。
“约翰说的没错,人生本来就是一个取舍的过程,我只是明白了我想要的是什么,并付诸行动罢了。”
回过神的林凝莞尔一笑,缓缓褪去了原本的衣裳。
“你想要的是什么?能告诉我吗?我可以帮你的,我挺厉害的。”
“我想回到过去,回到我父母离世前,保护好他们。”
镜中的身段白皙曼妙,林凝淡淡笑了笑,实话实说道。
“回到过去?这怎么可能?”
林凝的表情很认真,不像是异想天开的样子,林红皱了皱眉,不可置信道。
“因为它,那次在一品公寓,我本来是有机会回去的,后来我放弃了。”
抬指点了点眉角,林凝长舒了一口气,藏在心底深处的秘密,总算说了出来。
“真的?真的吗?你的意思是它能帮你回到过去?”
“嗯,原本是真的可以回去的,后来我放弃了,呵呵。”
林红如此惊讶的样子还挺少见,林凝笑着拉过林红的手,肯定道。
“为什么放弃?”
“因为你,因为荼荼,因为酸奶,临门一脚的时候,我才发现,我舍不得的太多了,人嘛,感情很复杂。”
“我们不能和你一起回去?”
“没错,就像是游戏回档,那次可选的时间段不多,如果还能再来次的话,估计会有不少新的时间段可选。”
“带记忆吗?”
“不带。”
“不带记忆你回去有什么用?一样不知道你父母实际是假离婚,一样不知道他们会遇害,一样经历痛苦。。。”
不带记忆的重生,仔细想想真没什么用。
林红摇了摇头,并不觉得这是个好主意。
“我知道,所以我特意分出了姐姐,就是想跟它谈笔交易,所以我先前才说,这次蓄谋已久的尝试,应该是失败了。”
“它没理你?”
林凝的意思不难理解,反应过来的林红,连忙问道。
“没有,它和之前一样,一点变化都没。”
再次看了眼系统界面,林凝耸了耸肩,倒也没太失落。
“好吧,那你现在准备怎么办?”
“升级。”
“升级?”
“它和你一样,也会升级。有些事儿现在做不到,不代表以后做不到。我准备把它的级别升上去,15级不行就20级,20级不行就25级,等继承了爵位,继承了财产,拿钱堆,我也要把它堆上去。”
“拿钱就可以升级吗?”
“嗯,比你好升多了。”
“那它有名字吗?像我,像零,像林东他们一样。”
钱对林凝来说显然不是问题,看了眼自己的面板,似是想到了什么,林红直接问道。
“有,女装神豪系统。”
“女装神豪?神豪我明白,可为什么要叫女装呢?”
“女装怎么了?怎么这个表情?”
眉头紧锁的林红应该是发现了什么,林凝眯了眯眼,连忙问道。
“如果是为了姐姐,它为什么要叫女装呢?女装和女人应该不一样吧?”
回想起正在追更的女装小说,林红挠了挠头,试着问道。
“你的意思是我方向错了,它其实压根就没想把我变成姐姐?”
“我也不知道,不过我看的小说里,女装和女人不一样。”
“依你所说,如果它要的不是姐姐,那它的目的是什么?”
“我想想,女装,女装,你说它的目的会不会是传说中的。。”
“传说中的什么?别卖关子。”
“女装大佬?”
“额,这。。。”
林红的猜测也不是没可能,林凝张了张嘴,一时间倒是不知道说什么好。
“是有什么顾虑吗?”
“现在还不是时候,没必要为一个猜测冒这么大风险。”
“风险?什么风险?爵位吗?”
“爵位还好,主要是唐雯佳,伊莉莎,沙依她们。你知道的,我先前没少和她们瞎搞。”
林凝尴尬的挠了挠头,回顾过去,游泳,抱枕,水疗,就没一件是可以描述的。
真要让几女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实际是个男人,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额,也是。我先前看评论,沙特那边对这个很严的,沙依还是公主,真要追究起来。。。还有伊莉莎,唐雯佳,她俩刚公开出柜,你这。。。”
“我不是也一样?特喵的,如果真承认我是女装大佬,估计都能上时代周刊封面。”
“你别急,这也只是一个猜测。”
“如果它的目的真是这样,我特喵的绝对是个脑残。”
颇有些烦躁的抓着头发,林凝没好气儿的瞪着镜中的自己。
一步错步步错,女装充其量就是个爱好,根本就没什么大不了。
“好啦,别气啦,你不是都说了吗,也只是一个猜测,做不得数的。”
眼瞅着林凝越来越激动,林红连忙上前将林凝搂进怀里,柔声劝道。
“你知道吗?这两个月以来,我做错了很多,我一直在错,一直在后悔,还没用,真要是这么个目的,我。。。。”
“好啦,这世上就没有十全十美的人,是人都会犯错,都会后悔。我们就依你刚刚说的那样,我们先给它升级,先拿爵位,先找那个神秘人,兴许没多久,它就主动联系你啦,到时候我们再和它好好谈谈如何回到过去,如何救你父母。”
“我们吗?你会帮我的,对吗?”
“当然,只要是你的决定,我都支持你,即便背叛全世界,我都不会背叛你。”
“林红。”
“嗯?。”
“你真好。”
事实证明,人是需要倾诉的,
长时间压抑自己内心的想法,明显不是个好主意。
林凝长舒了一口气,不等林红开口,接着说道。
“你身上怎么这么冰?”
“额,你一直没穿衣服,我以为你知道呢。”
“刚太激动忘了,你帮我穿礼裙吧。真不明白,一条裙子罢了,搞这么多羽毛是干嘛。”
泛着blingbling闪光的粉色长裙,将将拖地的裙摆,不规则的设计。
裙摆周围镶满的粉色羽毛,虽说是为了增加轻盈,灵动,复古,可真穿起来,却很麻烦。
“轻点,这丝网网看起来就很不结实。”
套好裙子,拖着裙摆的林凝,看了眼镜子中正在帮自己整理后背的林红,提醒道。
“不会那么不结实吧,家里的作坊,应该也不会拿残次品糊弄你。”
“也是。不过你有没有感觉它很透?说真的,上身真空的感觉,挺没安全感的。”
“透倒没觉得,很闪是真的,而且这不规则的裙摆,叉开的有点奇怪。正面露了大半大腿,侧面,后面却拖到脚踝。还有这个羽毛裙摆,说真的,我感觉有点画蛇添足。”
整好礼裙,再次打量一番,林红皱了皱眉,实话实说道。
“我也觉得这羽毛不怎么样,能拆吗?感觉跟屁帘似得,还是前面那种。”
“不能,它和内衬是绣在一起的,如果拆了,你中间会露很大一片。”
“好吧,鞋呢?”
“在这儿。。。你慢点走,这鞋漂亮是漂亮,但看着就很不抓地,小心别把脚崴了。”
手中的高跟鞋,淡粉色的鞋体,两个镶满钻的系带,极简,极闪。
待帮着林凝穿好鞋后,林红连忙叮嘱道。
“是挺滑的,这外国人的审美是不错,就是这舒适度,简直一言难尽。”
“你把丝袜脱了吧,这种露脚趾的鞋,穿袜子不好看。”
肉色丝袜包裹的脚趾与淡粉的高跟鞋,明显不搭。
回想起先前网上搜过得穿搭教程,林红提议道。
“真麻烦,待会儿还要走红毯,这边可是冬天,这帮外国人都不嫌冷的么。”
“嘿嘿,要冷都冷,估计唐雯佳她们也好不到哪去。”
“丝袜不脱了,给我拿件大衣,换双鞋,就那双蛇形绕带的Rene Caovilla。”
“真要换鞋吗?如果换了,家里工坊那些连夜给你做鞋的工匠,应该会很失望吧。”
“唉,算了,帮我把袜子脱了。站着脱,这礼裙压根就坐不成。”
“坐不成,为什么?”
“全是羽毛,银丝,它不扎么,我这么细皮嫩肉的。”
“额,看来和鞋一样,都是样子货。”
“可不么。”
好看归好看,不舒服是真的不舒服。
林凝翻了个好看的白眼,必须承认,这些手工作坊之所以发展不起来,不是没有原因的。
“凑活下吧,你脚抬一下,我给你把袜子先脱了。”
“呵,你这算不算裙下之臣?”
“算,嘿嘿,这裙子是挺扎的,你腿受得了不?”
“受不了,你帮我带身衣服,进去我就换,谁敢叨叨,你就揍她。”
“额,这不合适吧。”
“知道不合适你还问,哪壶不开提哪壶。”
或许是有过倾诉,又或是什么别的。
现在的林凝,整个人似乎轻松了很多。
“丽莎,快去叫我外公,我要迟到啦。”
套间客厅,一身华丽粉裙的林凝,言语间多了丝孩子气。
“你先前不是还交代我弄晕外公吗?怎么现在又决定带他了?”
待丽莎小跑着离开后,拖着裙尾的林红,疑惑道。
“外公特意来这里陪我参加舞会,我不想他留有遗憾,至于其他的,见招拆招吧。”
林凝淡淡的笑了笑,以往那种谨小慎微,瞻前顾后的状态,似乎就这么没了。
“好,我支持你。”
“呵呵,你过去趟,去待客厅问问梅伊莎可不可以带宠物,荼荼和酸奶也是我的家人,我要带着她俩一起去。”
扫了眼窗边日常望天的荼荼和耷拉着脑袋的酸奶,林凝笑着咬了咬唇,笑着说道。
“不用问,不可以的,我先前看舞会邀请函上有禁止宠物进入的标志。”
“那就让她们可以,告诉她们,这是未来威斯特公爵说的。”
“额,好吧,你开心就好,我这就过去。”
微仰着头的林凝看起来还挺傲娇,林红笑着摇了摇头,刚出客厅,耳边就传来阵阵娇呼。
“放手,不许抓我的羽毛,你再不放手,信不信你这辈子都别想吃到猫罐头。”
“别抓上面,你大爷,我里面。。。”
“酸奶,你就这样护主的吗?”
“。。。”
“外公,救我,荼荼她欺负我。。。”
“。。。”
“额,你连我外公都敢糊?”
眼瞅着踩着自己胸口的荼荼,纵身一跃,一掌就糊在了外公嘴上。
反应过来的林凝,没好气儿的瞪了眼瞬间开溜的荼荼,莫名有种教子无方的感脚。
“额,这小花猫跳的还挺高。”
被只猫打脸,还是头一遭,看着脚边的玉质烟嘴,回过神的宁忠军老脸一红,实在搞不懂这只小花猫是哪来的虎胆,居然可以无视自己在军中养成的煞气。
“外公,你没事儿吧,荼荼她平时不是这样,她一直挺乖得。”
眉头紧皱,黑着脸的外公看起来还挺凶,林凝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头,也算体验了一回熊孩子家长的辛酸。
“没事儿,一只猫,我能有什么事儿。到是你,叫的子里哇啦的,这可不像是一个未来公爵该有的样子。”
林凝的状态与先前截然不同,回过神的宁忠军揉了揉眉头,接着说道。
“外公不是说你这样不好,只是有时候,该注意的还得注意。实话给你说吧,有关威斯特的资料,国内一直在搜集,虽说目前所知有限,但不可否认,威斯特能在腐国上层屹立不倒几百年,显然不是表面看起来这般简单的。”
“表面?外公的意思是?”
“这里说话不方便,如果你信得过外公,等舞会结束,外公带你去个地方。”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