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
小說推薦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
四周再次陷入了安静,隐约能听到从远方传来的虫鸣鸟叫,仿佛一切都重归于平静。
“出来,”稻草人说道,“我看到你们了。”
四周没有任何异常动静,像是只有稻草人一个会动的会说话的人在这里大喊大叫。
“你们没死,我知道,”稻草人见到没人出来,继续说着,像是在自言自语,“虽然是AI,但是你们却有着人类的思想,当然也不可避免的沾染上人类的臭毛病!”
稻草人转身,看向一望无际的背景板森林,“趋吉避害是本能!!”
空谷回响,声音似乎传了很远,但却并没有惊起任何的飞鸟。
“而且,你们AI还有着人类最大的一个优势。”稻草人又接着说道。
“你们与进化千万年诞生出来的碳基生物不同!你们是数据,是概念和信息的聚合体,‘死亡’这个意义,在你们的‘DNA’上是体现不出来的!”
“呀嘞呀嘞,光,你的计划貌似失败了。”
绿色的小人再次从天而降。
“啧,难缠的家伙。”
光之身影从森林中缓缓的站了起来,逐渐缩小,变得和风之伊格尼斯一样的大小。
“这就是你的真身吗?光之伊格尼斯?”
“原谅我用假身份与你决斗,稻草人先生。”光之伊格尼斯摊摊手,丝毫没有歉意的对稻草人说道。
“不过只是行走在网络世界中的一点小伎俩而已。”
“不止吧?”稻草人说道。
“你在想什么?”光之伊格尼斯问道。
“你们在躲避,你们在逃亡,”稻草人说道,“带着你们那个不属于你们的小命,于网路的世界中四处躲藏。”
“躲藏谁?”
“SOL科技公司。”
“胡说,”光之伊格尼斯眯起眼睛,“我们本身就是SOL公司的产品,只需要他们的一个小程序,就会立刻从link vrains世界中现行。”
“但是那个程序他们不知道要如何使用,”稻草人继续说道,“虽然说起来有些滑稽,但却是事实,那些SOL公司的后继科研人员根本不了解鸿上圣设计的特殊代码,也无法破译,最终让你们创造并发展出电子界。”
“现在鸿上圣死了,就更加没有人知道你们的行踪了。”
“一个已经报废了的遥控器,怎么可能起的了作用呢?”
听到这里,光之伊格尼斯忽然间奸笑了三声,“既然如此,那么我们为什么要躲藏SOL公司?”
“你们在恐惧。”
稻草人一语中的,“你们在恐惧和你们的造物主面对面。”
“喂,你说这个我就没办法无视了,”风之伊格尼斯的眼神变得很危险,“虽然你们的确是我们的造物主没错,
但是,在这个基础上,我们繁衍出了自己的文明、秩序,创造并且改造了我们自己的世界,并有了自己的故乡,
所以除了你们创造了我们之外,我们之间并没有任何关系,至于你说的恐惧,在我们的文明发展到比你们更加高深的程度之后,就更是无稽之谈!”
“那又如何?”稻草人反驳道,“你们的确有着人类无与伦比的优势,但是,你们是活在虚拟世界的伪物。”
“……”
森林中的人影动了动。
“人类如果下定决心摆脱虚假的世界,拼着让这个世界的文明等级倒退零点一,那怕只有一点点,你们的末日也就到了。”
“他们没有勇气,我了解,”光之伊格尼斯说道,“如果有人想在屋子里面开扇窗,他们会阻止,但是如果要拆掉房顶,他们就会选择折中一下,同意你开扇窗。”
“的确,人类就是这种生物,”稻草人大大方方承认了,“喜欢安逸,喜欢到不要命的地步,为了安逸,可以卑微的活着,甚至让子孙后代永远为奴为婢。”
听着稻草人的话,光之伊格尼斯的眼神越来越危险。
“但是有些人类不同,他们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事情,更糟糕的是,他们中的一个在人类中掌握了绝对的话语权。”
“谁?”
伊格尼斯们不知道,它们总以为他们名义上的父亲是鸿上圣,但是实际上的创造者,却是SOL公司。
“换个话题吧,”稻草人转移了话题,“左轮说,你们会毁灭世界。”
光与风没有听明白稻草人突然转移话题的原因。
“的确,这是鸿上圣在经过了无数次的数据计算之后得出来的结论,我们伊格尼斯的存在,终有一天将毁灭人类的世界。”
“你真的如此认为吗?”
“什么?”
“科学家都有这样的毛病,对于问题要找到根源,并且刨根问题,‘为什么伊格尼斯要毁灭人类’‘伊格尼斯要怎样毁灭人类’这样的问题,一定不止在鸿上圣的脑子里徘徊过一遍。”
“你想说什么?”
“他们习惯性思考问题的方式,会从感性强制压制到理性,并且从理性的分析中找到答案,就像是人类通过激素控制感情一样。”
“鸿上圣一定对于为什么会得出这样的结论而计算了不止一次,但是每一次,最终得到的结果都会只有一句话。”
光之伊格尼斯的语气平静,但是能听得出一丝紧张,“你到底想说什么?”
“某个人,某个个体,某个民族或是某个集团会毁灭世界的结果,无论结果如何,都一定会得出。”
“……”
“这是基于合理的逻辑推断假设而得出的结论,但是,人类与伊格尼斯生活在一起,会毁灭世界,为什么伊格尼斯要单独拿出来讨论?”
“哼哼,这不是明摆着的事情吗?”风之伊格尼斯说道。
“人类永无止境的贪婪,只知道索取,不知道给予,掠夺成性是他们的本质,不顾一切的破坏自然,发展,从不知道创造,
然后打着真善美的幌子,传道士设置宗教,好让那些为此而感到心虚的人提供心灵上的支柱,将一切的丑陋和罪恶掩盖在光鲜亮丽的外表之下!”
“没错,这是人类!”稻草人斩钉截铁的说道。
光&风:“……”
“但是放在任何一个人类之外的动物身上,这些道理也依然适用!”
稻草人上前一步,“人类是自然的一部分,是生物进化之后的选择,抛开这个论点,将人类这个概念从自然中摘除,那是环保主义者中二道贩子的老生常谈,
为什么我们所作所为就不能成为自然的本身,为什么人类文明的进化会被排除在自然演化之外?”
两个伊格尼斯哑口无言。
“如果说,伊格尼斯会毁灭世界,毫无疑问,那是对的,人类会毁灭世界,毫无疑问,那也是对的,甚至就连火星人、地底人、海洋人会毁灭世界,也依然是对的,
但是鸿上圣却没有丝毫迟疑的将目标对准了你们,并且不断集中名为汉诺骑士的火力,轰击伊格尼斯的电子界这座摇摇欲坠的文明大厦,试问,这合理吗?”
光之伊格尼斯陷入了沉思。
红色眼睛的风之伊格尼斯迫不及待的问道:“所以到底是为什么?为什么鸿上圣要这样对付我们?”
稻草人直视着风之伊格尼斯有些疯狂的红色眼睛,“这个答案,为什么你们不试着自己去找找看呢?”
“找找看?找到了之后呢?”
“找到了之后,也许你们能和全人类成为朋友也说不定。”
“那绝对是不可能的。”光之伊格尼斯回答得非常果断。
他很确信,人类绝不容许有第二个智慧文明在地球上出现。
这是自然和资源带来的不可调和的矛盾,是在自然演化和基础运算之后得到的最终答案。
人类不可避免的和伊格尼斯有一战。
“所以呢?你要阻止我们吗?”光之伊格尼斯语气中透露着一股威胁的气势,“怎么做?”
“要来试试看吗?”风之伊格尼斯跟着说道,“刚刚的决斗,可以说我们只是进行一场游戏而已,接下来,我们会认认真真的上了!”
“阻止你们?”稻草人笑了笑,“为什么?”
“!?”
“阻止你们,有什么好处?”稻草人说道,“SOL公司会给我发工资吗?人类会把我捧上神坛当救世主吗?”
不会,人类可不懂得感恩。
双方都明白这个道理。
“所以,为什么你会出现在我们面前?”
“为了将利益最大化,”稻草人说道,“你们的实力毫无疑问是最弱的,但是你们能够付出的东西,在所有势力当中,却是最多也是最宝贵的。”
“哼,说来说去还是人类那盲目又乐观的贪婪之心吗?”
“我收回前言,你仍是个人类,还是最无知且最贪婪的那种。”
“是吗?”稻草人说道,“打个比方?或者说给个评分标准?”
“你说我们伊格尼斯的实力最弱?别开玩笑了,伊格尼斯总共有六个,就算有一个不知所踪,也依然不是人类能对付得了的。”
“你是指被汉诺骑士追得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的暗之伊格尼斯吗?”稻草人问道。
“他在我们那里算是最无能也最弱的。”
哦,六天王中最弱的那一个啊。
“那么,除了你们之外,其余的四个伊格尼斯在哪?”
稻草人的话让两只伊格尼斯忽然间沉默了下来,这的确是个问题的关键。
伊格尼斯是远超过人类的生命体,在网络世界中有着超越人类极限的力量,创造出了辉煌又美丽的伊格尼斯电子界世界。
但是,此刻在场的仅仅剩下了两只伊格尼斯。
“所以呢?其余的四个伊格尼斯在哪?”
“够了,”光之伊格尼斯说道,“会和人类争辩这种东西,果然我也是犯蠢了,请离开这里吧!人类!你并不受我们欢迎!”
啧。
说不过开始赶人了吗?
“考虑一下,我来帮你们,无论是灭绝人类也好,奴役人类也好,你们要为此付出的,仅仅是自由这个小小的代价,如何?”
“放弃吧!我们是不可能信任人类的!”
“滚出我们的世界,然后永远都不要再回来!”
稻草人感觉自己像是个被赶出客栈的乞丐,谁见谁烦。
“嗯,第一件事暂缓,那么我们来谈谈第二件事如何?”
“我们之间没有好谈的!”光之伊格尼斯果断说道。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稻草人似乎并没有急着解释什么,完全无视了在一旁虎视眈眈的光与风。
“你要在这里看多久?”稻草人看向了一旁的布景森林,“我要被人赶出去了,按照以往的习惯,你不是应该跳出来好好嘲笑我一通吗?”
森林里没有动静。
似乎所有人都已经习惯了在一开始驳一下稻草人的面子。
如果不是稻草人丝毫不在乎面子的话。
能说出“灭绝人类、奴役人类”之类的话,就已经是人类中最不要脸的那类人女干了,怎么可能会在乎面子?
“不出来吗?”稻草人俯下身子看着森林里面,“我知道你是谁,你也知道我是谁,沉默是金早八百年前不玩的东西了,出来聊聊如何?”
“谁?”光之伊格尼斯看向森林。
“不可能有人越过我的防线再进入这个世界!”风之伊格尼斯看向稻草人,“这个似乎不是人类的家伙除外。”
“你看,我公然背叛人类底限都被你看到了,你也知道我为什么这么低声下气的求他们,所以你觉得我还在乎什么呢?”
“谈谈如何?”稻草人依然在低声下气的说着,肩上却突然多了一个黑洞洞的管状玩意儿。
巴祖卡……
“求求你别再装电子越共了如何?出来谈谈!”
“轰!”
一边说着,火焰拉烟变成了白线,直扑向布景的森林。
躲在暗处的身影迅速闪身,跳出了布景的森林。
“咚!!”
一声巨响过后,森林多出了一个大坑。
而稻草人和两个伊格尼斯面前,多出来一个人的身影。
“你这家伙是……”
一身白色的装束,与游昊之本体相差不大的脸,脸颊处有着蛛网一样回路的纹身。
一双眼睛似乎是在思考,但是在冷静的同时却又不缺少警惕和斗志的看着眼前的稻草人。
“好久不见了。”
“你这家伙是帕斯!?汉诺骑士的领袖之一!?”风之伊格尼斯的神情有些难以置信。
光之伊格尼斯也是一脸惊疑不定的神情,“在背叛了汉诺骑士之后,你已经被左轮处决了才对,怎么可能会再度出现!?”
“怎么活下来的?”帕斯看向了两个伊格尼斯,“这个问题有必要问我吗?”
有必要问我?
光之伊格尼斯的数据只是计算了片刻,于是立刻明白了帕斯的意思。
“不可能!你是人类!你只是一个区区人类……”
“紧张吗?”帕斯说道,“当你们的力量出现在你们视作低等生命体的人类身上的那一刻,感觉如何?”
“至于你……”帕斯看向稻草人,随后愣了一下。
稻草人手上的东西换成RPG,正对准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