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個原始人
小說推薦我是一個原始人
[email protected]#$……”
飞马部落驻地这里,红虎部落的巫女这样出口说道。
随着她的开口之后,一个前来请教的人就从这里离开了,前去做事情。
这个人刚刚离开之后,就又有人前来,对红虎部落的巫女说出一些话。
红虎部落的巫女思索了一阵儿之后开口说道:“[email protected]#……”
前来请教的人,站在这里认真的聆听了一阵儿之后,用力的点了点头,带着敬重的从这里离开了,去按照红虎部落巫女所说的办法去做事情。
红虎部落的巫女,如今俨然已经成为了飞马部落的名人。
成为了众人公认的智慧存在。
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飞马部落的人发现按照红虎部落巫女所说的办法去做事情,基本上都会得到一个不错的结果,要比他们之前的做法省力,并且效果还好。
慢慢的,部落里越来越多的人就会过来询问红虎部落巫女,询问她这个事情该怎么做。
而红虎部落的巫女也从来不嫌厌烦,每次有人过来询问,她都会认真的思考,并给出自己的看法。
而且众人按照她所说的行事,基本上都能够得到一个好结果。
到了现在,遇到事情了,先前来询问一下红虎部落巫女,然后再开始施行,已经成为了飞马部落众人的惯例。
如果做一些比较重要一些的事情之前,没有过来询问红虎部落巫女意见的话,那做起来总是让人觉得心里面不踏实。
这个没有鼻子的女人,如今俨然已经成为了飞马部落之中,除了飞马部落首领之外的第一人!
对于这些事情,飞马部落首领是知道的。
飞马部落的首领一开始的时候对于这些事情心中自然不舒服,曾经还因为这些这找过一些红虎部落巫女的麻烦。
但随着时间发展,这样的事情越来越多,而使用红虎部落巫女的建议做出来的事情效果也是一如既往的好,飞马部落的首领也渐渐的习惯了这些事情。
并且是到了后来,哪怕是嘴上不说,飞马部落的首领心里面也不得不承认,在这些事情上,自己是比不上这个没有鼻子的女人的!
自己部落能够得以迅速的发展壮大,这其中的大功劳自然而然是要归于自己头上的。
但,这个没有鼻子的女人,在这个过程之中,是也出了一些力气,发挥了一些作用的。
特别是对于如何管理与统御这些被抢夺而来的外部落人上面,这个没有鼻子的女人更是有一手。
如果不是有这个女人在,自己部落的这些人,绝对不会如同现在这般的安分。
飞马部落以往的时候人数虽然不少,但也算不得特别的多。
对于部落里的人变得多了很多之后,该如何进行统御,进行管理,如何维系着这样多的人让他们听话,让她们不乱,是没有什么经验的。
他们没有,出身于红虎部落的红虎部落巫女可是有的的。
毕竟之前的时候,红虎部落可是一个大部落!
就算是现在的飞马部落经过一段儿时间膨胀式的发展,人数在迅速的增加,那距离当初最为鼎盛的时期的红虎部落,还是有着非常大的差距!
而这一任的红虎部落巫女,又是一个佼佼者,是比上一任的红虎部落老女巫都更为聪明的存在。
应对飞马部落现在所遇到的问题,自然不是多大的事情。
这一样的一番操作之下,红虎部落巫女在飞马部落之中的作用越来越重要,相应的,地位也越来越高。
就连飞马部落的酋长,也曾经不止一次的在心里面为自己之前的时候将红虎部落的巫女给抢夺过来,自己部落能够有这样的一个人而觉得心中庆幸。
自己之前的时候,带着人去追寻这些锋利的武器,并顺便将拥有着这些锋利武器的人给抢夺了,真的是一个非常明智与幸运的举动。
如若不然,自己部落可达不到这样程度!
可以说,现在的红虎部落巫女,在飞马部落之中,是真真正正的打开了局面。
所凭借的是她的智慧,以及她那超过这个时代太多人的心性。
红虎部落的巫女,端起身边的碗,喝了一大碗的羊奶之后,就从所坐的草垫子上面站了起来。
站直身子,长长的伸了一个懒腰之后,朝着不远处走了过去。
那里是部落里一处用来圈养牲口的地方。
只不过里面现在所关着的,不是部落里的牲口,而是从一些被飞马部落的酋长,带着部落里的人,骑着马,拎着武器抢夺过来的人。
路上这些遇到红虎部落巫女的人,纷纷忍不住的向她行礼,以此来表示尊重。
就算是那些之前的时候,根本不将她当回事的飞马部落的老人手也一样是如此。
红虎部落的巫女,看着这样的一幕,心中不由的泛起了一些笑。
快了,更快了!
距离自己带着人,为自己部落里的人报仇,更近了!
她缩起来的手,忍不住的使劲握了起来……
时光无声的流逝,不知不觉之间,距离松部落以及石部落等人,加入到青雀部落已经三个月了。
在这三个月之中,这些人被一通的恶补。
现在这些人听青雀部落人说话,已经没有了任何的障碍了。
讲话的时候,一些人虽然有些别扭,但用来做交流,也是没有什么障碍的。
这三个月之中,他们所经历的磨难,可是没有白经历。
而且在经历了这些磨难,将这些属于青雀部落的语言学了一个差不多之后,很多人惊奇的发现,在学会了这些之后,自己等人再想要表达自己心中所想的意思的时候,要好表达的太多了!
再出现之前那种,在那里憋了半天,也没有将自己心中所想的东西给表达出来的情况,要少了许多许多。
当然,这三个月之中,他们所经历的带给他们的还不仅仅只有这些。
这个月的时间里,他们知道了更多关于青雀部落的事情。
知道了青雀部落一步步发展起来的历史,知道了在青雀部落发展的历史之中,出现了很多可歌可泣的人物与故事。
知道一直到现在,青雀部落之中的诸多人都在缅怀着他们,都在以他们为榜样,将他们称之为部落里的英雄。
知道青雀部落之中,曾经出现过叛徒,这些叛徒的下场无一例外都不好。
有的被砍了脑袋,有的人则被弄成了部落里的奴隶永远不能够得到赦免,被投入到部落里的矿洞之中,一直在那里劳作,至死方休!
这样的事情对松部落的人来说,倒还不怎么样,只是对这些叛徒的想法,感到极度的不理解。
在青雀部落的这些时日里,他们已经是深深的体会到了青雀部落的生活,是多么的美好。
衣食无忧不说,住的房子宽敞明亮,睡觉的地方也格外的温暖。
学习青雀部落语言的时候虽然痛苦,但将之学会了之后,却是能够受益无穷!
他们是真的不明白,这些人好端端的为什么就想不开,就想着要背叛部落?
莫不是这些人在部落之中吃的太好,吃的太多给撑的了?
石部落的人可就不成了,毕竟他们加入青雀部落的目的就不单纯。
之前喝青雀酒的时候,神子就曾经说过对待叛徒将会严惩不贷的话,那时候就对他们产生了冲击。
但那时,神子也只是那样的一说而已,远没有现在一遍又一遍的观看在发生在部落真实案例基础之上,又进行了一定的艺术加工而形成的样板戏来的冲击大!
有这样的感触是正常的,毕竟当初韩成开始思索在部落里推出样板戏的时候,其中最为主要的目的就是为了警醒部落里的人,对部落里的人起到强烈的震慑作用。
而部落里的这些演员们,经过这样长时间一遍遍的演绎,一次次的推敲之后,对许多东西都把握的极好,已经从幼稚走向了成熟。
演绎起来入木三分,更加的扣人心弦,震撼人心!
在这样的情况下,心中本就有鬼的石部落众人,心中如何会不触动、如何会感到纠结与恐惧?
毕竟按照他们原来的设想,他们可是必定要叛逃出青雀部落的!
弄不好,那些人的下场,就是自己等人到时间的下场!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中的许多人,都已经是开始后悔自己等人为什么要做这样的事情,为什么没有在喝青雀酒的时候,将酒碗放下,从而不加入青雀部落。
这样的话,自己等人现在也就不用这样的纠结了!
不用这样的煎熬了!
不仅仅是这些普通的石部落人,就连自诩为聪明睿智、定力之类的心性极好的石部落首领,这个时候心中都有些打退堂鼓了!
青雀部落的强大,石部落的首领是知道的。
但了解的不够具体和详细。
但是现在,在青雀部落这里生活了这样长的时间之后,他越发的体会到了青雀部落的强大!
越是感受到了青雀部落的可怕!
越是如此,他之前非常坚定的信心,也随之变得没有那样坚定了……
在强横的青雀部落面前,他深深的体会到了自己的渺小!
又深切的认识到了,自己正在谋划的事情,是有多么的危险与艰难!
没有给石部落的首领太多纠结与思考的时间,事情很快就有了新的变换。
对于他们这些人,青雀部落的人,有了新一步的安排与调度。
秦岭以北的、新近加入到青雀部落的人,都会被转移到青雀主部落,在这里众人接受为期为三个月的、主要为思想教育之类的事情。
做完之后,再在原来分散的基础之上进行,进一步的对些人进行拆分。
也就是进行的思想教育之后,将这些人重新分配到主部落、铜山居住区,以及秦岭分区这三个地方。
这是很久之前青雀部落就已经在使用的政策了。
再在原来的基础之上,进行了不断的改进之后,现在这样的办法,更加的完善与合理。
从松部落与石部落众人喝下青雀酒的时间算起,这些人确确实实已经在青雀部落之中生活了三个月了,按照以往的惯例,这些人被进行了拆分。
这些事情韩成是不用亲自去管的。
毕竟这些已经是形成了惯例,部落里有相关的人在负责,并已经将之给做的溜熟了,韩成这个在部落之中什么都能够管上一管的神子,是没有必要去在这个时候插上一脚的。
当然,这是没有遇到什么特殊情况,韩大神子也没有什么特殊想法,不然的话韩成一定会做上一些事情的。
石部落的首领,与一些松部落的人,以及一些他们部落的人,被沿着青铜高速一路运送到了铜山居住区。
接下来的日子,他需要在这里过上不短的时间。
对于自己部落的人被分散在部落的几个居住地之中,石部落的首领并没有如同松部落的首领那样的伤感。
因为在他看来,这样的分散反而是有助于自己部落的人,学到更多的、独属于青雀部落的东西!
并且,随着离开青雀主部落,远离那些经常在自己等人面前上演的样板戏,石部落的首领心中的畏惧之类的感觉,也随之慢慢的消散了不少。
心里面的自信之类的东西,又开始慢慢的冒头了……
铜山居住区这里,留在这里进行驻守的殇,手中拿着一份名单,在这里看个不停。
在他的面前,站着三十一个松部落以及石部落的人。
“石正直!”
他看着手中的名单,这样大声的喊到。
“到!”
人群之中一个人忙出声应答。
这是他们这些时日以来,他们在青雀主部落那里所学到的东西。
“松正叶!”
“到!”
“石正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