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之西涼鄙夫
小說推薦三國之西涼鄙夫
朕之虎臣,能活着回羌道吗?
在雒阳皇宫内的西邸,大汉天子刘宏,挥手将身边的小宦官等侍从撵开,独自静坐亭内。
目光落在池中深秋时节落败的莲花上,脸上也有些郁郁寡欢。
从八月中旬,得到西县最后一次上表后,他就再也没有关注过西凉的消息。
冀州与并州的各种战事筹备琐碎,以及关中三辅的战火纷飞,已经将他的精力消耗得差不多了。
他没那么多精力,也不太想去关注西凉。
今日来西邸时,忽然想起来,则是因为他为了筹备战事钱粮,决定卖关内侯的爵位。
和以往的卖法不同,这次是假金印紫绶以传世,正儿八经的以战功封侯那种关内侯,钱五百万。
这就让他想起来了,两个月前他也以军功赐爵,封华雄为关内侯。
还期待着,华雄日后能变成类似于段颎那种,只需赫赫威名就能让羌胡部落噤若寒蝉的、安边地动乱的将率。
就是计划赶不上变化。
幽州叛乱的消息传来,他与朝中衮衮诸公都不得不,将华雄往死路上推了一把。
是啊,以西县上表里,深入叛军腹地的进军方略,衮衮诸公没有人认为华雄还能活着回来。
他这个天子,也有所悟。
只不过,心里也隐隐有一丝期待。
上次所有人都觉得,西县必破,结果却出人意外。
这一次,会不会再度上演呢?
希望会吧。
天子刘宏叹了口气,暗地里又喃喃了一句:不过,回不来就回不来了吧。
是的。
他并不是很在乎。
华雄能活着归来,他会欣喜几分,会不吝啬加官赐爵,就连朝廷衮衮诸公都不会再度劝阻。若是临战没了,他感伤几天,追封个身后名以激励他人效仿。
事情,就这么过了。
毕竟他是天下共主。
是执掌如今大汉朝的,代天牧民的天子!
心胸装着的,是万里山河和亿万黎庶,而不是区区一个边陲鄙夫,一支两千人的骑卒!
而且,他也没觉得,自己的做法有什么错。
雷霆雨露皆君恩。
是他这个天子不拘一格提携,让原本的边陲鄙夫变成天下知名的“朕之虎臣”!
连愚昧黔首都知道,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况且华雄身为朝廷将士,为了大汉尽忠是本分,又受天子殊眷,安能不死君恩乎!
他华雄,有什么好抱怨的?
岂不见,当年的孝景帝,为了平息七国之乱,还下诏骗晁错上朝议事,然后直接在长安东市腰斩。可怜的晁错,临死都完全不知情,还穿着朝服呢!
但是,如今谁又能说,孝景帝不是明君?
“文景之治”的升平,谁能置喙!
再者,天下英才如过江之鲫。
只要大汉社稷稳固,失去了一个“朕之虎臣”,就会有无数个“朕之虎臣”出现。
有何可惜的?
“陛下,太尉候阙,有事奏表。”
天子刘宏正心念百转中,却中常侍张让微微阴柔的声音打断了。
无需询问,天子也知道太尉崔烈是为何而来。太尉掌天下兵马,无非是并州和冀州的防御事务及兵马调度罢了。
唉,烦神。
天子刘宏微微叹息,不做言语,起身而归。
而在关中右扶风,将大营扎在汧县的叛军首领们,也是在烦心中。
他们不是烦心,此次大举入寇关中三辅的劫掠有什么不利。
相反,他们如今是天时地利都占全了。
幽州张举的自称天子,将大汉朝廷官兵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去,给了他们劫掠极大的便利。
如今朝廷驻守关中、能出城而战的兵马,只有破虏将军董卓部。
虽然董卓在西凉,有善战的大好名声,颇为羌人所畏。但他手里只有两万人马,面对超过十万的叛军,只能将主力在郿县一带,扼住叛军深入京兆的路线,并且分出各部去守备陈仓、雍县等城池不失。
至于城池外面的村落及大户坞堡,那就自求多福吧。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他董卓兵力不足,爱莫能助。
这也让王国等人叛军首领,大为欣喜。
心照不宣的,勒令兵马不许靠近郿县一带,然后就让各自心腹麾下,带着人马绕道北地郡,入寇左冯翊。
反正是劫掠嘛,哪里不是抢!
何必要去朝廷兵力多的地方,碰个头破血流。
当然了,正值大汉朝廷腾不出手来的天赐良机,试着看能不能将关中打下来的意图,肯定还是有的。
只不过是,事情得一步步来。
想占据八百里秦川,不是一朝一夕能做到的事。
先劫掠物资弥补军粮的不足后,再慢慢做打算也不迟。
反正朝廷想平定幽州,也不可能一蹴而就!但是呢,华雄这个竖子,这个时候却跳出来,骚扰后方!
对,王国等人,已经接到华雄出兵陇西郡的消息了。
还不是一波。
鄣县被烧毁过冬物资,襄武的五溪聚被劫掠一空,还有华雄的率军继续北上。
就是这个继续北上,让马腾和韩遂也开始觉得,华雄就是一只烦人的苍蝇。
本来嘛,他们和华雄是暂时没有冲突的。
甚至心里还希望着,华雄能一直好好活着。
反正是王国的地盘和华雄接壤,双方大动干戈的打得你死我活,对他们也有好处。
比如让王国这个名义上的西凉叛军首领,无法扩大地盘和实力!
尤其是和王国共分汉阳郡的马腾。
他对华雄感官一直很不错,虽然如今已经是道不同不相为谋了,但也没有过双方为仇雠的念头。
就算是华雄将鄣县给劫了。
留在鄣县的羌胡部落,都与他马腾没有什么直接的关系。华雄将他们过冬的储备全部烧了,马腾还喜闻乐见呢!
正好让这些羌胡部落,无奈之下前来投奔了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