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起雙神
小說推薦風起雙神
刘月夕大致告诉她自己的计划,希望等圣壁的事情了了以后,芙丽德可以和自己一起回一次隆道尔,但是芙丽德居然很干脆的拒绝了,甚至她连自己的妹妹素纱都不是很想再见,“对不起,其实关于隆道尔的事情我不想再有牵连,差不多也是该离开这个地方了,我想去画中世界,听说那里虽然寒冷,但是却能给无依之人一个落脚地,我很想去看看,明日之事需要我做什么,你来找我肯定是有难处,师弟尽管说,不要客气。”
真是善解人意,刘月夕正好需要高手替他助阵,明日的事情,若是能有斑鸠极光战神柴桂还有芙丽德三大高手坐镇,相信凭圣壁的那些人也翻不出什么花,真要说有什么变数的话,恐怕就是洛斯里克了,不过这也没有关系,他和李煜合计下来的方案就是要保证和晏殊的那场十年之约能够顺利进行,其他都是次要的,当奥杜因之墙背后的秘密公之于众天下的时候,其他的一切都不再重要。
一切都很顺利,到了第三天,圣壁王都之前,一整队老兵浩浩荡荡,他们全都穿着旧圣歌骑士团的战服,也不知道李煜是怎么操作的,居然就顺利的进入到萨尔瓦王城,这里是爱莲娜女王的居所所在,也是防卫最森严的叠层空间,守卫们看到旧圣歌骑士团的标记全都惊恐不已,照规矩有任何敢于闯入女王禁宫的犯境者都应该被镇压,但是当守卫看到旧圣歌团主战车上的熊熊燃烧的王盆,便全都收起自己的武器,并致以最高的礼仪。
圣歌团的主战车停在王殿的台阶前,李煜跳下战车,此刻的他穿着旧圣歌大战团团长的骑士铠,燃烧的王盆被一众老兵抬起,慢慢抬上本该属于它的地方,镇守圣王王台的守卫认出抬盆中的一人居然是他的老上司,原圣歌第二团佑世团团长扎尔罗。
“大人,是您吗?扎尔罗大人,真的是您吗?”
“小索萨,你长大了?怎么,你要拦我们吗?”扎尔罗抬起头,慢慢说出这句。
“不不,我,不属下不敢。”索萨此刻除了吃惊还有兴奋,他们回来了,圣歌大战团回来了,十年之约,圣壁要变天了,他命令王台守卫全部让出道路,列队在台阶的二边,王盆理当回归王台,这是圣壁的大事,无人有任何理由去阻止。
当王盆被安放在巨大的基座之上时,一切都变了,由洛斯里克传过来的叠层技术再也没法将整个萨尔瓦分割成十二块,大地在缓慢的开裂,巨大的建筑缓缓的移动转变方位,相信很快奥杜吟之墙就会重现人间。
李煜从底下的台阶走上来,隐忍了十年,今日终要有个了结,又要面对那几张熟悉的面孔,他有许多疑惑想要质问他们,相信今天很多谜题都会揭晓。他正想着,刘月夕已经站到他身边,“来的挺及时啊,刘月夕,怎么就你一个人,又要玩扮猪吃老虎。”
“诶,难得李大人愿意栽培在下当王国右手,我再不卖力一点可就说不过去了,有你李大人在,我就是有了千军万马,来我一个就足够了。”
这个档口,李煜可没有心思再开玩笑,“罪都的大部队是不是都已经在城外了,你的那二只雇佣兵呢,有一支我知道在墙街,还有一支从昨天起就消失了,说吧,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刘月夕也知道这种事情是绝对瞒不过李煜的,他在调用一切关系查对手,对手也肯定都在查他,不可能完全不走漏风声的。他走的是阳谋,比拼的是战前准备。
很快晏殊和威廉就察觉到情况带着人来了,李煜走到他们跟前,威廉并不怎么关心李煜的事情,他更关注他的这个小师弟刘月夕,这个该死的家伙,肯定不是咒术师,亚楠居然将青莲火传给这个家伙,刘月夕依然不是当时不死灵庙里跟着亚楠一路逃跑的小角色,这会儿他正摊开左手,燃起青莲火向威廉挑衅,一副作死的样子。
“一时一时啊,看来那天将你救走的就是这位小友咯,李煜,何不介绍一下。”晏殊发话了,那天围捕李煜竟然让这下子劫走,就知道这事很不简单,没想到这么快李煜就能将圣歌大战团的老人重新聚拢起来,这几天女王的态度也实属古怪,居然破天荒的让他低调行事,不要大张旗鼓的寻找李煜的行踪,这错失了很重要的时间窗口,短短三天,局势就翻了个天,李煜居然将王盆点燃,这样奥杜因之墙的秘密就再也守不住,连王都的叠层防御都已经奔溃,李煜这个疯子,他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刘月夕舔着脸自我介绍道:“在下刘月夕,晏大人,久仰久仰。”
晏殊也客气,“小友,当日就是你将李煜给接走的吗?你拥有营火?”
“啊,是啊,李大人说你和他有一场十年之约,就在这王台之上,再较量一场,不知道是不是这样一会儿事,如果可以的话,我们开始吧,您是前辈比三场如何?”刘月夕可不认识晏殊,事情办的越快越好,免得半路出幺蛾子,听二个老男人在那里你浓我浓,他可没有兴趣。
“这位刘小友看来是个急性子啊,李煜,这也是你的意思咯。”李煜也没有办法,毕竟自己被晏殊克制的死死的根本没有一丁点机会,刘月夕直接拆穿了他也不好反驳。正好晏殊也想快些将王盆从王台上移走,奥杜因墙的显现只是时间问题,等到那个时候一切都晚了,这二人想到一块去了。“那小友希望怎么比试。你是小辈我让你先说。”
刘月夕微微一笑,“你是前辈,这样吧,第一场自然是个人武力,第二场我们比拼精神力,第三场的话你我各出五人,比试团战的指挥调度如何。”
晏殊简直想要笑,真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比个人武力,他晏殊是世间少见的魔导骑士,就是没有被封印力量的李煜也不是他的对手,这个侃侃沧溟境的小辈居然如此托大,比武,比精神力,好,有种,“小友看来是早有准备啊,那么李煜,十年之约,就由这位刘月夕代你和我比试三场,若是他输了,你必须束手就擒,去女王面前请罪,王盆不再归你掌管,废王陵寝的具体位置,你也必须说出来。”
李煜想了想,“好。”
“诶诶,那要是我赢了呢。”刘月夕不失时机地插上一句。
晏殊轻慢的看了他一眼,“若是刘小友赢了,那你就是我圣壁的王国右手,我也会辞去王国左手的职位,如何。”
“李煜,这种事情不是该女王拍板的吗?他说了算吗?”刘月夕的市井气恐怕已经激怒了这二个人,李煜觉得挺没脸的,赶紧催促刘月夕开始。
也没有挑地方,就是王台之上,第一场比武马上就开始,刘月夕可是好好的准备的一番,全身装备霸气侧漏,威风凛凛,臃肿不堪,什么电磁胸甲,防火服,还有明显是炼化大师作出来的贴身护甲,还有那副金闪闪的防护头盔,明显就是针对李煜的音爆之术的,晏殊看的都有些辣眼睛,好家伙,光这一身行头,没个一万骨魂币绝对打不下来,这其中还不算有几样需要大师级制作的出场费,从来没见过这么怕死的骑士。
可能是穿的太多了,刘月夕的动作显得略有些木,隔的防护头盔说:“晏殊大人,我们可以开始了。”
晏殊真的有些生气了,他感觉自己被戏弄,穿成这样还怎么打,小子你以为这样就能保住命了,真当老子脾气好,泥捏的呢,弄不死你,废你一支耳朵总是没有问题的。“好,刘小友,那我可就动手了。”
晏殊的手指一捏,啪的一下爆响,虽然已经做了十足的准备,但是刘月夕的耳膜还是震的巨疼,怪不得李煜都不是他的对手,这手段,绝了,刘月夕算是昂贵的领教了一把晏殊的手段,服气,干脆,“我认输。”刘月夕直接放下手里武器,双手举起,生怕别人看不到一样,把晏殊气的那叫一个吐血,怎么说也是沧溟境的高手,怎么如个地痞流氓一般的无赖,过份了,实在是过份了。
“刘月夕,王台之上无儿戏,你可知道真若是输了,李煜会面临什么。”
刘月夕也不是没心没肺,他也感受到了晏殊的怒气,打了个哈哈,“晏大人的雷鸣指在下敬仰已久,今天我是硬着头皮上的,实在是太厉害了,打不过打不过,只好认输了,不过这场比试我有认真准备的哦。”
晏殊听的简直要吐血,认真准备,靠,和一个魔导师比精神力吗?这也能叫认真准备,不过晏殊很快就后悔他会这么想,第二场关于精神力的比拼马上就开始了,比试的方法也很简单,有燃烧的王盆在,这个反而方便而公平,这神域的所有王盆都有镇压深渊幽邃的功能,换句话说它们全都连接深渊,只要简单沟通王盆之火,看谁能抵御深渊的时间更长就是最简单的精神力比拼,结果晏殊输了,而且是惨败,刘月夕像个没事人似的还要上去安慰晏殊,“大人,没事吧,是不是今天状态不太好,要不你休息一下,我们再比一场如何。”
晏殊累的差点没虚脱过去,不过王国左手撑着自己最后一口面子说道:“刘小友天赋异禀,我们第三场比试见吧。我要好好挑选一下参加最后一场团体赛的人选。”
刘月夕笑嘻嘻的走到李煜跟前,悄悄的说:“我这演技还行吧,晏殊现在肯定气疯了。”
李煜回答:“别高兴的太早,若是他真就不找路易斯大主教帮忙你又该如何。”
刘月夕笑笑,也不说话,只是等着预料的结果,还是那句话,这是一场阳谋,不管晏殊上不上套,今天这一场,刘月夕都是必定要拿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