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小說 天行緣記笔趣-第兩千二百零七章 等待 二閲讀


天行緣記
小說推薦天行緣記天行缘记
原本易天还在想着如何应对那墨羽族的修士墨老鬼,可没想到的是其人来时与下界真仙邬绝碰上了。而且二人在路上碰到后直接动手,自然墨老鬼的实力不过是合体中期远非邬绝的对手。
在空中二人交手不过看看十数息后便已经分出了胜负,稍后只见墨老鬼的身体无力的落下,而邬绝则是继续往前飞去像是丝毫没有收到什么阻碍的样子。
这样一来也是让在空中的宛刚和石金明看的面色一紧,他们心中自然是对墨老鬼的实力知之甚详。虽然他们对于下界真仙的实力有所了解,可没想到会悬殊到如此程度。说起来即便是二人将来单独遇上了这般真仙分身只怕也不会比墨老鬼好上多少。
目测只有面前的易天或是那幽冥童子才能够与之过过招吧。想罢二人不由得凑在一起面露警惕之色盯着远方到来的遁光打量了起来。
少倾那邬绝飞遁至此于三人面前百丈开外才停下了脚步。而后待遁光褪去后露出了本尊面目,只见他神念伸出掠过面前三人后便锁定住了易天。随即飞上前来道:“你这小子这么早传讯与我莫非是找到了仙界碎片入口的位置?”
“正是如此,”易天则是不卑不亢的回道:“同时我也传讯给了长孙亭前辈,想必这会他也快到了吧。”
邬绝闻言面色微怔,接着沉声说道:“莫不是你想左右逢源,如果是这样的话这次你的用意倒是有些值得推敲了。”
“呵呵,前辈莫要怪罪,只是我一早知道要想进入那仙界碎片之中并非易事,需要集齐六位合体期修士同时出手才能破阵,”易天将想好的托词直接道出,即便是对方才想到自己的意图也无所谓了。反正这事都推到那入口法阵的问题便可。
“哦,是么,到底是何法阵你且带我去看看,”邬绝却是不依不饶的道。
知道这事早晚都要告知他们的,易天也不啰嗦伸手一指道:“前辈且随我来,带看过那处的封禁大阵便知了。”
说完则是低头传音与身后二人示意了下,让他们暂且于一边等待下即可。而易天周身灵光闪现后祭起遁术引着邬绝直接飞至那处入口的封禁阵法处,随后取出了兽皮地图激活指引着将阵法所在的位置。
十息后当那阿修罗封印法阵再次出现后,身旁的邬绝见罢仔细地打量了会,只见他脸色铁青似乎是心中已经知道了问题所在。少倾邬绝面色一沉道了声:“行了,这里的阵法我知道了。”
话虽不多但易天知道他似乎是意识到要想进去并非易事,只能找齐六人之力才可打开封阵。
易天则是面色一正道:“这般阿修罗族的法阵我早已查验过,即便是打开后也只能容纳六人进入。而且每进一个人相应的阵法节点便会再次封禁起来。”
“看来你是个阵法行家,不过这与阿修罗界中流传的法阵有些异曲同工之妙,我实力不弱可对于阵道一途研习不多,那这次就勉为其难与你小子合作一番了,”邬绝冷哼一声道。
“难够得到前辈的认可在下自然是倍感欣喜,”易天赔笑道:“这次进入其中只有六个名额,除了前辈和长孙前辈外,其余还有几人。”
“其他人我不管你只需要自行安排即可,”邬绝打断道:“我会第一个进去,想必长孙亭也不会错过,剩下的四个名额由你分配吧。”
“好,既然前辈如此爽快那在下就却之不恭了,待到开启大阵后我便会适时知会下前辈的,”易天回道。
听罢邬绝便点了点头随后转过身来朝着一处空余的山巅飞去,三息后安然落下在那里盘坐调息等候了起来。
见与邬绝达成协议后易天也不啰嗦直接返回至二人身边将刚才与之对话的内容都一五一十告知他们。
宛刚和石金明听罢也都是会意的点了点头,随后三人便落下云头在山坡上的空地处静坐修整。反正除去两个真仙的配额后剩下的都由易天来分配,如此必定不会让他吃什么亏。而且墨羽族的墨老鬼如今已经陨落,无异于幽冥童子的左膀右臂去了一条,接下来只剩下了黄泉族的阎邱。
但宛刚对此似乎还有自己的见解,毕竟之前易天见过宛中流后也得了知会。黄泉守卫大长老阎文镜的嘱托他也是略有所闻,考虑到这点至少易天是无法直接灭杀掉阎邱的。那么问题便来了,留个名额有七人在如何分配倒是件十分棘手的事情。
待三人坐定后宛刚低头悄悄传音问道:“易道友你会如何处理阎邱呢,此人杀又杀不得,也不能将其逐走。”
“宛道友无需多虑在下自有办法,反正你就准备第四个进入便可,”易天却是胸有成竹的回道,丝毫没将这些事放在心上。
四人在此等候了一日后便察觉到有两道灵压波动结伴从正南方的方向朝此地赶来。而这两人自然是易天等候已久的幽冥童子和阎邱。
没想到黄泉族还是与幽冥大帝狞狂走得最近,只是不知道阎文镜要是知道此事会如何感想。易天嘴角微微一抽叹了口气,随即开口道:“他们来了,我们礼节上还是出迎一下吧,毕竟接下来还有好多事要他们二人配合的。”
宛刚和石金明也是睁开眼睛互相示意了下,随即三人一个纵身便飞上了高空之中。等了不到小半刻后便看到有两道遁光正朝此处急速赶来。
易天眼中紫芒闪过施展了天魔瞳术后看到为首一人正是五短身材的幽冥童子。和上次自己在地狱界石族禁地内见到时一模一样,身上的灵压波动似乎也没有太大的变化。
身后百丈开外跟着的是阎邱,这位老哥面容严峻,脸上完全没有什么笑容全程都是绷着个脸。想想也是自从在妖界之中见过后阎邱于自己手上从来都没有占过一次便宜。这些年来黄泉族在地狱界中也是被三大势力联合对抗之下压得喘不过气来,如今见到了宛刚和石金明自然也没有什么好脸色。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而作为始作俑者的易天根本被他记恨在心了,只是现如今双方实力已经拉得太开了。阎邱自然可以与宛刚石金明之流硬碰硬,但是在自己面前却无法在耍横了。所以他也只能依仗着幽冥童子这条线苟延残喘下去。
对此易天却是嗤之以鼻,等到二人飞至面前不远处在空稳住身形后易天直接先开口叫道:“二位来的倒正是时候,我们在此久候多时了。”
说话之间直接略过了阎邱将神念锁定住了幽冥童子,只见他身高不过五尺完全是个孩童的打扮。但身上的灵压波动却是和自己差不了多少,说起来还真是劲敌。
眼神精光闪过,幽冥童子也是盯着自己大量了好一会随后才用一股老气横秋的语气开口说道:“易天没想到你的修为进步如此神速,比起上次在地狱界六阳现世日中都强了不少。”
说话的声音应该是狞狂本尊的,之前自己倒是和他打过几次照面虽然没见到过本尊但是声音却是听到过好几次了。随即易天则是淡淡一笑回道:“幽冥大帝的分身果然是什么样子的都有,不过我猜想在妖界之中遇见的那具才是和你本尊最为相像的吧。”
“哼,小子你也不要太狂了,莫要落到我的手里,否则后果自负,”幽冥童子如是开口回道。
接着他的神念伸出扫了下四周后面色一凝问道:“墨老鬼呢,他不是先一步前来的么,难道这般重要的事都会耽搁了?”
易天瞥了他一眼后也没有直接回复,倒是在一边的石金明简要的将之前发生的事情都说了一遍。面前二人听罢脸上纷纷露出诧异之色,随即神念掠过一侧山头之上的邬绝。
阎邱则是目光闪烁露出思索的表情,至于幽冥童子打量了眼后便收回神光冷哼了声后道:“算了,一个无足轻重的家伙死了就死了,倒是这个下界真仙所展示的实力让我对他们有了新的认识。”
在一旁的三人闻言面色刷的一下沉了下来,说起来幽冥童子口中无足轻重之人也可以换而言之是指他们。倒是易天对面前的狞狂分身有点刮目相看,自己不过是稍稍提及了下墨老鬼之事,而幽冥童子却是连忙将神念伸出探查了下之前二人交手的区域。在那里空中残留的灵压波动还在,光凭这些就可以对邬绝的实力有所评判说起来幽冥童子果然不俗。
其实易天自己也是一早就神念伸出查探了下刚才二人交手的区域。在那里可以明显地感觉到有残留的仙元灵力留存着。当然其中还夹杂着一股另类的气息应该是墨老鬼的神通法术残留。
但是这般环境内那仙元之力的留存远胜于另一股气息,完全是呈现出压倒性的优势。光从这一点上来看墨老鬼是被邬绝从正面压制后强行击杀的。
说起来自己也可以做到这点,而且还能做得更为隐秘。
待到幽冥童子收回神念后再次开口问道:“我在此界之中找了数千年都未能寻到,你确实如何寻到仙界入口的位置。”
易天笑了笑随后嘴唇挪动了几下传音道了几句,接着又取出了那份兽皮地图在二人面前晃了下。
身后的宛刚早就低头传音与阎邱私下传音道了几句,后者则是面色微变,随后目光朝着那处山谷的空中打量了几眼。
至于幽冥童子听过自己的传音后眼中瞳孔一凝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事,十息后嘴里蹦出个字眼来“炼狱修罗封阵,我怎么没有想到竟然是设置了这般大阵呢。”
原来那处仙界碎片入口外是布下了‘炼狱修罗封阵’,看来必定是与阿修罗界有关联的。易天想罢开口道:“既然如此想必你应该知道这般封阵潜在的问题弊端了吧?”
丧曲
阎邱则是不适时宜的开口问道:“是什么问题弊端?”
“每次启动大阵都需要由六个人同时出手,但进入的名额也只有六个,”幽冥童子嘴里缓缓解释道:“看来今日进去的资格都要好好安排一下否者大家争执之下还会有纷争的。”
他话中的意思也是再明显不过了,六个名额原本是八人参与现在只有七人来,那么必定还多出一个人不能进入。说实话在场诸人之中没人愿意被排挤在外,可这事总会落在某一人头上的。
此言一出易天发现身后宛刚和石金明都面色紧张起来,接着二人联手侧立在自己身旁,意思也是再明显不过了。
至于面前的幽冥童子则是面色微微一怔,虽然他早就意识到宛刚等人的立场。但是面对二人这般清楚站位幽冥童子也是觉得脸上挂不住了。不过他的城府也深只是冷哼一声后便不再理会二人的小动作了。
抬起头来幽冥童子则是开口传音问道:“不知易道友你准备如何处理此事,要知道这里面要是一个处理不妥当只怕接下来探索仙界碎片的事也就黄了。”
“道友无需担心,你心中所想我也能够猜到点,但我可以保证这次你带来的人一定可以进入其中便是,”易天淡淡的回道。
“希望你言而有信,否则这次谁都别想捞到什么好处,”幽冥童子说道,随后带着阎邱往另一边的山头飞去。
待二人走后易天则是转过头来和身后二人低头吩咐了几句,稍后宛刚和石金明脸上也是露出轻松的神色来。
突然易天脸上一喜神念之中发现有道灵压波动正朝着此地急速飞来,目光扫过远方的山巅之上发现自余天的邬绝也似乎是察觉到了。他一个纵身飞至空中朝着远方天际望去,眼神之中露出无比凝重之色。说起来在此地唯一能够让他心生忌惮还是同为下界真仙的‘光明天’长孙亭。
不到百息间只见有道金色的遁光划过天际朝着此处径直飞来,稍后落在了邬绝的身前三里开外才稳住了身形。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