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末世錄
小說推薦三國末世錄
奥勒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将嘴巴张的老大,好半天才回过神来说道:“只是如此重礼,我凭白无故收下,心里肯定会良久不安啊!”
冯宇却说道:“这个好办,我正好也有件事想请求奥勒良阁下帮忙。”
奥勒良一听果然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只是如此重的礼,想必对方要办的事也很难。于是他小心翼翼的问道:“冯虎将军,在埃及有何事要办,只要是我奥勒良能办到的,将军放心,即使困难重重,我也会帮你办妥。”
冯宇直截了当的说道:“对于奥勒良总督来说一点也不难。兄弟我当下正在西西里岛办学,需要大量古典书籍。我听说这这亚历山大城有座图书馆,藏书数十万卷…”
没等冯宇说完,松下一口气的奥勒良哈哈大笑道:“我当是什么事,这有何难,明日我就吩咐人带你们去图书馆。而且还会安排抄录员,你们看中什么书,抄录员会现场给你们做好抄本带走。”
冯宇又是淡淡的一笑道:“总督大人误会了,我是想将亚历山大图书馆中所有藏书转移到我那西西里岛去,若是人工抄录,这速度太慢了。几十万本即使安排上千人,也不知道抄到何年何月去了。我意思是用舰船将所有藏书转移到西西里岛去。”
“这…”奥勒良略微迟疑了下后便斩钉截铁的说道:“这没有任何问题,只是需要冯虎阁下做个书面保证,保证这些古书典籍能在西西里岛得到妥善安置,不被损毁。”
说完,他又紧接着说道:“冯虎将军不要误会。我并不是在意这些图书。而是若这些图书损毁,我会背负骂名。”
冯宇应道:“这是自然。我会将总督府腾空出来,安置这些图书。等西西里岛上的大图书馆建好后,便会将它们安置其中。保证不会损毁一本。”
冯宇现在了解到,现在的罗马人已不同于数百年前的罗马人,他们也重视起文化来,虽然还很“偏科”,还不如古希腊人那般对各种学科都很热衷,都勤于钻研,但也容忍不了毁坏古书典籍的事情。哪怕这些书中是他们不感兴趣的内容。
第二天,冯宇和瓦罗便在专人的陪同下前往亚历山大图书馆。当他们到达图书馆的大门时,冯宇发现这哪是一座图书馆啊,分明是一座巨大的城堡。一道围墙从正门大厅两侧伸展开了,围起了一个方圆数百仗的区域。里面分布着大小不一的各种建筑设施。
等他们穿过门厅,便发现大院中有些残垣断壁。引领他们的人解释道,当年凯撒和安东尼发生内战。凯撒率领海军进攻亚历山大港时,舰载弩炮发射的火焰弹在港口岸上引发了熊熊大火。图书馆也被殃及池鱼起火燃烧,主馆中的图书被焚毁大半,所幸分馆中还存储着大量图书。战事结束。主馆只是稍加修缮后,将分馆中的图书都搬运了过来。三百多年后的今天,依旧能看道图书馆某些被烧塌废墟的痕迹。
当冯宇和瓦罗走入图书馆大堂时,发现竟然空无一人,冯宇对那引领自己的人问道:“怎么一个人都没有?图书馆平日不对外开放吗?”
那人回道:“回将军阁下的话。平时,也是开放的。只是来的人很少很少。我们对外人也只借阅少量抄录本的书籍。原本图书是不外借的。所以这管理员很少,当下这些管理员应该是去为将军阁下整理书籍目录去了。反正还有时间,不如趁这个时间我带阁下参观这座图书馆?”
那人便带着冯宇和瓦罗在宛若迷宫般的建筑群中来回穿梭起来。冯宇发现这些屋室建筑中都放着巨大的书架,书架上堆积着分门别类的图书,尽管这些分类并不怎么科学。
大部分图书都是羊皮卷书籍,但冯宇还是惊奇的发现有不少来自东方的竹简,甚至还有来自远古苏美尔的泥板书。只是无论羊皮卷还是竹简还是泥板,上面都堆积起厚厚的灰尘。很明显,它们怕是有数百年没被人动过了。冯宇相信,一些在东土中原已经失传的古书说不定能在此处找到。比如已被秦始皇焚毁的《六国史书》《鲁班书》,《鬼谷子》《墨子》失传的篇章等。
冯宇身旁的瓦罗不时的从书架上抽出一卷羊皮卷,抖落上面厚厚的灰尘后,津津有味的翻阅起来。而后,他时而惊叫时而高兴的大笑起来,像是一个闯入堆满玩具房间中的孩子。这些书各种文字都有,冯宇自然是看不懂的,但却难不倒精通数种语言文字包括古希腊语的瓦罗。
冯宇诧异的问道:“瓦罗,你这么稀罕这些图书,为什么平日不来这图书馆?以你这样的身份和收入,从罗马来亚历山大甚至长期旅居在亚历山大也不是么困难的事啊。”
瓦罗应道:“将军,刚才你不是听到了吗?他们为了减少管理成本,只将少量热门图书抄录了对外借阅。其余书籍都是雪藏在库中了。您也知道我这人,又不喜好结交权贵,平日哪有路子混入这亚历山大图书馆来?”
冯宇这才释疑的点了点头,心中暗道如果坐拥这座知识宝藏的罗马人能像几百年前的希腊人一样,热衷于思考哲学,探索自然。只怕人类会提前近千年进入近现代社会。
终于,冯宇和瓦罗被引领到园中最为宏大的一座建筑前。引领者指着这座建筑道:“这就是希腊馆,里面藏书全部都是来自希腊的书籍或者私人笔记…”
他话未说完,瓦罗已一头闯了进去,冯宇则紧随其后。冯宇看不懂古希腊文,他只能看得懂那些拉丁文标注的书籍门类标签。整个馆藏的图书分为哲学和逻辑思辩,数学几何,动植物学,物理学,医学,炼金术,工匠技艺等几个大类。两个小时后,满脸灰土的瓦罗再次兴高采烈的欢呼起来道:“看看,我找到了什么!阿基米德的《论浮体》原本!还有《抛物线求积法》。还有这个…,我的天啊!亚历山大的老师亚里士多德的原本笔记…”
瓦罗欢呼着,亚历山大图书馆对他而言如同孩子的玩具室。但在冯宇眼里,它是一颗种子。这个世界未来人类绝大多数文明成就的种子。无论是遨游太空的太空船还是能每秒做亿万次的电脑芯片,都将起源于这颗种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