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屠魔錄
小說推薦大明屠魔錄
二十兑四,表面上亏了,其实不亏。
从南昌城杀出来时,五百精锐亲兵队,只损伤了两百;但是遇上龙鳞骑士之后,剩余的三百精锐短时间内减员到了四十多人。
而龙鳞骑士,连受伤都没有一人!
骑阵不破,龙鳞骑士便是无敌的存在!
从南昌到袁州府,他们一直都在逃命,现在,报仇的机会来了。
哀兵必胜!
杨雄带着十余名亲兵,个个都红着双眼,手中的马刀都是寒光闪闪,十余匹马如同洪流般掠过。
那四名龙鳞骑士赶紧转身朝龙鳞马跑去,但是只跑了几步,就在怒吼声中被洪流淹没。
他们身上的战甲上符文流动,罡气迸发,但也在瞬间就挨了十余刀,被砍成了碎片;再之后,功力稍弱的两人便被砍成了肉块,另外的两人也被马匹撞得人事不知。
杨雄跃上了其中一匹龙鳞马,他也是化罡修为的顶尖武者,只在瞬间就压服了龙鳞马,大笑道:“弟兄们,斩了那些白痴,杀!”
“杀!”骑兵们怒吼,其中两人也成功地降伏了龙鳞马,至于另外一匹,就不是化罡期以下的武者能够奢望的了。
龙鳞骑阵已经在短暂的时间内杀了十来名亲兵,此时化整为零,正在追杀那些逃入树林的的人。
领头的骑士调转马头,呼哨一声,立即有十来人聚到了他的身后;
然后,数十骑轰然对撞,就像大铁锤用力击打在牛肉之上,血肉与骨头四处乱飞。
短短的十数息间,巡抚衙门亲兵队的马队就被凿了个对穿,留下满地残碎的尸体和倒在地上凄厉惨叫的伤兵。
杨雄功力深厚,又骑在龙鳞马上,跟在他身后的四五人得以保全,而其余的十多位亲兵都已经成为了尸体。
而龙鳞骑士,只有一人被杨雄劈了一刀,带点小伤而已。
战绩如此惨淡,杨雄已然麻木;龙鳞骑阵名震天下,满了十人便不能敌。这次对冲还是占了胯下龙鳞马的便宜,要不然全军覆没都有可能。
他调转马头,跨下的战马口鼻中喷着白气,身后的兄弟再次聚拢起来。所有人的手都紧握着手中的钢刀,甚至有些紧张的颤抖。刚刚四散奔逃的人都木然地跟在后面,打算着最后的殊死一搏。
杨雄把刀往前一指,一道三四米长的刀罡出现,锋利无匹;亲兵们呐喊着看向屹立在前面的队长,随时打算赴死!
“杀!杀!杀!”杨雄大喝道。
馋嘴帮的人无不惋惜地看着这些汉子,自古以来,能够从容赴义的好汉无不让人敬服。
那十余名龙鳞骑士依旧没有发出声音,他们只是最恐怖的战争机器,放佛已经没有了人性,只知道将阻挡在身前的一切推平。
战马提速,向前冲击;
珰!铛!当!
杨雄手头锋利的刀在一名龙鳞骑士的腰间划过,只溅起一阵火花,根本就没有破防。紧接着,第二刀再砍,还是没能建功;此时耳边已经传来刀锋入肉的声音和身后兄弟的惨叫,等到第三刀时,因为马的速度减慢,他的刀被挡了下来。
没能砍出第四刀,对方的一刀已经向他的脖子掠来,清凉冰冷的刀气已经让他的皮肤激起了一块鸡皮疙瘩;
“终于要结束了!”杨雄闭上了双眼,等着随后的黑暗;
此时,只听得一声呼喝,便听得喊叫声乱成一团;
“陆帮主威武!”
“陆帮主打死这些狗日的!”
……
杨雄回过神来,只觉得前面阻力一松;他睁开双眼回头看去,但见陆离已经化身为一名身高两米有余的莽汉,浑身肌肉虬起,龙鳞覆盖八条臂膀,犹如天神一般站在龙鳞骑士当中,大打出手。
亲兵们则士气大振,只要被陆离打下马的龙鳞骑士,起码要遭遇到三四人补刀。
片刻之间,龙鳞骑士便死伤了十来人。
龙鳞骑士的首领见势不妙,一提马疾冲,赶紧脱离战场。
四周游散的骑士也看出了形势不对,纷纷聚拢来,很快就重新集合,组成了龙鳞骑阵。
他们清点了人数,只这一会儿工夫,加上刚才损失的四人,六十四名龙鳞骑士就只剩下了四十七人。
那名首领黑沉着脸,提声问道:“陆帮主,我家王爷与你有约在先,放过分宜全城百姓一命,今日你为何还要出手,是要弃分宜百姓于不顾吗?”
陆离淡道:“我们这些小人物的命运,自然有小人物自己来争!至于你们王爷,若是果然能够信守承诺,我感谢他了!”
既然龙鳞骑阵已成,他也不再出手;只要不跟这些人硬抗,他有的是办法灭了这烦人的龙鳞骑士;
莫非你们这些人还能吃饭、睡觉、上茅厕都骑着马不成?!
那首领知道有陆离在场,事不能成,狠狠道:“既然话说到了这个份上,不日我便率大军到分宜拜访陆帮主,不速之客,还望海涵!”
陆离挥一挥手,让开一条路来,淡道:“诸位英雄,好走不送,他日我们再相约饮酒仙女湖!”
“我们走!”
这些龙鳞骑兵只能狠狠离去,硕大的马蹄踩踏在官道上,竟宛如一匹马走过,绝无一丝儿杂音。
踩着路上淌血的肠子,踩踏着残肢断臂,同袍的尸首,双方人马都狠狠不已;但是陆离在场,他不动手,无人敢动!
待他们走的远了,杨雄才问道:“陆帮主,为何不把他们留下?”
陆离却答非所问道:“杨大人体内的煞气已经被我清除,诸位可要与我回分宜?”
杨士彪受伤,杨雄等人往分宜逃窜,终于在此处被龙鳞骑兵堵住了去路。现在虽然道路已通,但刚才龙鳞骑兵的统领已经放下话来,不日就要兵发分宜。
此时的分宜县,已经不是一个安全的地方了;或许向南直奔庐陵府,才是正确的选择。
但是杨士彪的伤势严重,不去分宜找唐寅医治,恐怕半路就会一命呜呼;杨雄看过杨士彪的情况之后,只能够选择跟随陆离前往分宜。
没有多久,战场已经清理干净;
巡抚衙门的亲兵队只剩下了二十六人,还个个带伤。龙鳞马和盔甲都聚拢在一处,除去了杨雄等三人胯下的龙鳞马,竟然还有十三匹之多。
等到馋嘴帮的人把数目报上来,陆离眉头挑动,笑道:“杨统领,龙鳞马可是天下难求的好马,你们不要?”
杨雄苦笑道:“这些马被宁王豢养了这么久,已经是半妖的存在;我的兄弟能够聚拢它们,已经花了大力气,根本无法驯服;更何况这些都是陆帮主的战利品,我等不敢贪功。”
陆离道:“杨统领的兄弟们损伤惨重,不如把那些盔甲拿去,也算是有所收获。至于龙鳞马,你们既然无法驯服,我们也不能留下来资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