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做閻羅
小說推薦我要做閻羅
告别三常,秦夜化作阴风,直奔新大陆而去。
一路上,狂风吹拂,海面都被他的身形拉出两侧滔天波浪。他忽然有些感触,当年的自己,每一次来新大陆,都必须偷偷摸摸。但现在,哪怕他明目张胆,又有谁敢阻拦?
地球冥府……已经走到了最后啊……他心中难免有些感慨。
诚然,华国地府还不是最强地府。百年崩溃,一朝清空,带来的损失是巨大的。数千年的鬼民,数千年的人才,数千年的积蓄,都必须从头做起。但是,现在的华国地府,已经有资格引领世界风潮。
有些选择,现在看来,也觉得阵阵心悸。大魄力的豪赌加上各种机缘巧合,他才能毫无顾忌地飞行于大西洋海面,而不是小心翼翼地在二代的套子里提心吊胆。
若没有赵云机缘巧合成就阎罗之上,他的行动就没有任何保障。奈良大会上,三常根本不会听他说什么,要制裁就制裁。
若没有奈良大会,他们不会拉到最初步的盟友,北欧五国和非洲圣灵。更不可能掀起新能源变革。
若没有他看似一意孤行,举全国之力投入新能源。华国地府还不知道要小心翼翼多久。
一步一步,终于走到了全球都愿意,或者必须放弃成见,拧成一股绳的时候。华国地府这才有资格当这个领头羊。
思绪翻涌之中,高大的修洛特尔屏障已然出现眼前。就在看见大海之上弥漫的阴气的时候,屏障之上早已严阵以待。当秦夜停在屏障之前的时候,城墙上寒光熠熠,数不尽的雄鹰战士举起赤红的盾牌。后方,巨大的修洛特尔之眼已经缓缓升了起来。
“秦阎王。”修洛特尔不咸不淡的声音响起屏障之后:“我并没有接到您来访的消息。这属于无沟通进入他国海域。”
秦夜微微笑了笑。对于修洛特尔之类的死神,他现在早就不放在眼中。能和他平起平坐对话的,只有同为阎罗高阶的主宰死神。
修洛特尔不希望他前来,当然是因为双方立场的天然不对付。什么都不知道的他,目前还以为秦夜在帮冥王冥后续命,殊不知冥王冥后根本不需要续命,甚至因为他的想法,就连走进核心圈的资格都没有。
“刚刚召开了主宰联合会议。你应该知道这是什么。”他淡淡道:“有极其重要的会议内容,本王亲自传达给冥王冥后。同时,在来之前,我已经让外交部致电新大陆外交部。这是作为华国阎王的私人访问。你说没有接到消息,本王还不知道新大陆的行政效率这么低,还是……已经进入了无政府状态?”
该死!
屏障之后,一座巨大的阿兹特克风格神庙之中,修洛特尔的目光暗了一瞬。
又是这种高高在上的语气……他当然接到了外交部的通知,但是他并不希望华国阎王再次进入新大陆。
这是他们的新大陆!如果冥王冥后陨落,他和其他几位死神是第一顺位继承人!太子当了这么久,结果你来给皇帝找仙丹?谁会乐意?
而且,对方并没有把他放在同一层次之上。
对方最后那句话,是否进入了无政府状态,看似玩笑,实则是在威胁:按照国际法,如果一方大陆进入无政府状态,那么世界地府联盟有资格出兵维稳!
太子都还在,进步进入无政府状态关你屁事?!
心中的邪火不断往上拱,他冷笑了一声,声音如同雷霆,平静回荡在漫长的修洛特尔屏障上空:“是吗?有这回事?”
“本王会立刻进行沟通。在证实之前,我务必履行自己的职务。还请阎王稍候片刻。”
等吧。
放你堂堂华国阎王在海域之外等待,等个几个小时。你还有脸进来?
至于追查?
可笑!
我们这边说没接到,那边说放松了,大不了是信号问题。关我什么事?这种皮扯下去也是下面的人背锅,对他无足轻重。
修洛特尔屏障之外,秦夜目光眯了眯:“修洛特尔死神,你这是在拒绝主宰议会的要求?还是在阻挡华国阎王进行访问?”
“我只是履行本职而已。”修洛特尔手压了压:“本王再次重申,没有通知,您属于无沟通践踏新大陆地府国界。形同战争。华国地府是想要掀起对新大陆地府的战争吗?就和日本地府一样?”
刷……随着他这句话,城墙上所有阴兵,矛尖都往下压了压,放眼望去,一片银光,齐齐对准了秦夜。
咚……就在此刻,大殿之外,忽然响起了一声轻微的拐杖声。修洛特尔愣了愣,随后猛然望了过去。
大殿门口,两侧的阴兵已经齐齐匍匐在地面。明亮的阳光投射进来,将门口中央那个不高大的身影拉出长长的影子。
对方身材佝偻,弯着腰,穿着一身插满羽毛的阿兹特克风格服饰,带着沉重的黄金首饰。苍老的面容上布满老人斑,脸上带着似笑非笑的表情,轻轻转着手中的人骨项链,有些发红的目光却死死盯着修洛特尔。
“这是……”一种不祥的预感冲上修洛特尔心头,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对方身后那浩翰如烟的阴气,那形同实质的阴灵,简直如同悬空之剑,震得他灵魂都在微颤。
冥后米克特兰库西瓦提!
她老人家怎么会在这里?!
是……华国地府的外交申请肯定会往上发,外交部肯定会报给冥王冥后。但是……他们不是快疯了吗?还有空关心其他主宰死神来访?
而且……而且竟然这么快地来到了这里?
一瞬间,他只感觉喉结的滚动都艰难了一些,沙哑道:“大人……”
话音未落,米克特兰库西瓦提的阴气轰然爆发,整个大殿的灯光瞬间湮灭。漆黑的阴气形成了一片深邃的死域。无数阴灵哭号,万千阴风呜咽。就在这片死亡的国度中,冥后终于缓缓移动了脚步,一步一步朝着修洛特尔走来。
咚……她的脚步仿佛没有声音,然而每走一步,修洛特尔的精神世界就仿佛被一只巨足踏上,狠狠一震。随着几步走过,修洛特尔双腿一软,已经从王座上滚下,惶恐地匍匐在地面。
咚……咚……咚!
他的心都在疯狂颤抖,这短短的路,却让他充满了惊惧。终于,他看到了一双脚,站在自己面前。
随后……有什么极端恐怖的存在,俯下身来,静静看着他。
这一刻,他只感觉自己宛若一只小白兔,而自己头顶,就是俯瞰着自己的霸王龙!
神系高阶神的绝对压制,让他死死咬着牙关,想说什么,却什么都说不出来。最后,只能颤声沙哑地开口:“冥后阁下……”
不等他说完,冥后苍老的声音毫无感情地打断了他:“我怎么不知道,你有资格阻拦一位四常级别的主宰死神?”
“不……”
“我怎么不知道,新大陆地府的办事效率这么低?”
“大人……”
咚!不等他说完,冥后的拐杖猛然在旁边一顿,一圈肉眼可见的冲击波横扫整个大殿。修洛特尔噤若寒蝉,一句话都不敢发。
“修洛特尔……”冥后直起了身子,淡淡道:“你的兄弟羽蛇神背叛了位面,我们仍然让你执掌修洛特尔屏障。这是对你的信任。”
“你以为,没有修洛特尔之眼这件神器,我们就无法有效防御海域?”
“阿普切,苏帕伊眼红你的位置,也不是一两天了。只有你,才能名正言顺地拥兵在外,等待我们陨落之后的大权争夺。”
“我……”修罗特尔满嘴苦涩,刚想开口,冥后的阴气瞬间如同茧一样将他包裹起来。声音中带着冰寒的杀意:“本后……允许你说话了吗?”
“别否认,你们都在等。世界十大财团,起码有五个投资了你。你显然看起来是最有希望的那个。可惜……”冥后苍老的脸上露出一丝残忍的笑容:“他们什么都不知道……”
“我可以容忍你拥兵自重,可以容忍你们的不臣之心。毕竟在我们的角度看来,要离开了,也该放给你们。但是……你太膨胀了。”
“膨胀到自以为可以站在主宰死神的位置,和一位四常级别的领袖正面交谈……修洛特尔啊……你还不是死神高阶。你差得太远了。”
修洛特尔好像感觉到了什么,不敢相信地抬起头,用尽全力看向冥后。
等等……冥后不是快疯了吗?
快疯的人哪里有这么严密的逻辑?
哪里有这么雷厉风行的处事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