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之最終戰爭
小說推薦末日之最終戰爭
没人选择在地下防护所等候,这里的主事者没有一个是习惯被别人保护的。
向卫国看着外面的怪物,他身前是洛星雨,身侧是高远,还有贾伟东。
然后呢,没有其他人了,三台机甲,一个外骨骼未来战士,一个外星人,一个高远。
“果然不能躲在洞里,因为没用……”
轻声说完,向卫国突然道:“开火,距离四零,高度拐!”
地下防护所的洞里突然光芒一闪,然后在怪物的身后突然多了一个太阳,紧接着就是一声冲破人耳膜的爆炸声。
洛星雨的机甲挡住了绝大部分的冲击波,向卫国的军帽瞬间消失不见,露出了他的一头白发。
那辆59超级改开火了,炮弹是金属氢,在距离高远他们只有四十米的地方爆炸,但这颗炮弹明显很小。
狭窄的战场瞬间被清空了,但是怪物瞬间填补了空隙,从空中落下的怪物填满了跑弹清理出的空隙。
但是那辆超级59改再次开火,又一发炮弹,在刚才的位置爆炸,于是又是一次金属氢炮弹的空爆。
洛星雨和另一台不知道是谁操控的机甲开火了,他们肩头的电磁炮在连续的发射,每次发射都必然让一头巨兽倒下。
开战十秒钟,沿高远身前三十米的半圆已经被怪物的尸体铺满。
洛星雨猛然回身,她左手的电磁枪朝着地下防护所上方的开始连续射击。
一头巨兽出现在了高远的头顶。
大蛇人的战法就像空投,那么,空投是不必局限在一个小小的区域进行的。
地下防护所的上方,当然也会有怪物了。
“六号,起爆……”
贾伟东喊下这句话的时候,是带着哭腔的,然后,高远就看到地下防护所的通道一侧地面上突然天亮了。
轰的一下,那不是声音,而是冲击波冲过耳膜给人造成的错觉。
机械狗携带的金属氢火箭弹发射了吗?不对,看着贾伟东的表现,应该是自爆。
向卫国突然再次道:“距离四五,高度拐,范围六,全速射。”
超级59改发射了两发炮弹,但是现在,向卫国说了全速射。
于是空中突然开始连续的闪光,就像在燃放烟花那种,一个扇形的天空被照亮了。
高远已经不敢睁眼,因为亮光刺痛了他的眼睛。
就在这时,高远听到了海浪的声音。
嘶吼声从四面八方呼啸而来,就像是海啸了。
洛星雨开始转身,她放低了左臂,开始转着声扫射,钢珠从高远的头顶飞了过去,迎面射向奔涌而来的怪物。
噪音掩盖了所有的声音,就在高远以为大蛇人只用三十秒钟就能将地下防护所淹没的时候,向卫国已经完成了指令的下达。
那辆最核心的动力车,恶趣味极其浓厚的59改从地道里开了出来。
然后,是顶部抛射弹药,弹药呈扇形还转着圈往四面八方打了出去。
就像一场盛大的烟火秀,那种在空中会爆出无数个星星,星星再爆,再爆,爆出漫天焰火。
超级59改的弹药开始爆炸,地面,空中,黑夜变成了白天,爆炸笼罩了以高远他们为中心五百米之内的全部空间。
闪耀的人类之光,照亮了天地,撕破了黑暗。
海啸声消失了,消失的无影无踪。
向卫国松开了捂着耳朵的手,而完成了一轮抛射的59改缓缓的驶回了地下防护所。
“大场面还是得看最后的堡垒啊……”
向卫国很是感慨的说了一句,然后他再次看向了天空道:“这是两艘飞船的全部攻击力了。”
高远都没看到那些发出嘶吼声的怪物是什么样,就被59改的攻击消灭一空。
第一次,第一次能如此干脆利落的消灭大蛇人制造的怪物,不分类型,也不管数量,这真的是人类之光。
星河送来了技术,但是能把这些技术实现,变成武器,这是神州的力量,这是神州以一号基地的工业实力所实现的奇迹。
一时间,高远不知道说什么了,他没话可说了。
向卫国为什么要出来,就因为他要在最方便观察的地带,做出最精确的指挥。
大蛇人只是能在最短的时间内,往战场上空同时投放了两艘飞船的怪物,这个数量等级不必用眼去观察后得出结论,只需要判断一下怪物覆盖的面积,有经验的人就可以得出结论了。
但是战斗当然不会就此结束。
空中再次出现了不祥的嗡嗡声,然后,又是一声声巨怪落地的巨响。
向卫国突然大吼道:“电网!”
两台机甲举起了右臂,然后,两台机甲之间开始有电弧闪烁,而紧接着,空中突然响起极为密集的噼啪声。
就像电蚊拍拍打了蚊子。
高远的头发很短,但他能看到向卫国的头发根根直立飘向了空中,高远忍不住道:“这又是什么?”
“静电场,对任何怪物都没用,除了那些昆虫。”
向卫国极是感慨的道:“在保卫最高指挥部的战斗中,一度是这些不起眼的小虫子给我们造成了最大的伤亡,但是两次战斗后,科学家们研究出了这种对人体安全,对虫子致命的电网,他们说这叫……特斯拉线圈的升级版,对,就是特斯拉线圈什么升级版。”
空中多了无数条闪电,只是规模小了无数倍,密度大了无数倍那种,每次细微的闪电亮起,在末端就会有一个指甲盖儿大小的虫子灰飞烟灭。
不等高远动手,一直拿着根炮管在哪里无所事事的理树子猛然挥动了手中的炮管,伴随着一声剧烈的脆响,炮管砸到了巨兽的头上,然后理树子的机甲右脚猛然一踢,个头比机甲还高了很多的巨兽被踢的整个翻了个身,躺在了地上。
高远愣了一下,然后,他就听理树子在机甲里发出了一声悠长的大叫,而机甲将他的声音放大了很多倍。
愤怒和怨恨在一瞬间全部发泄出来的那种大吼,理树子吼得酣畅淋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