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靈氣復甦到末法時代
小說推薦從靈氣復甦到末法時代
三天后。
“小姐!”
带着几分惊惶的叫声。
发钗散乱,神态狼狈的玉魑担忧的扑到了床边,看着床边正自静静休养的云浅雪。
她惊叫道:“小姐,你没事吧。”
从落入方正之手,就一直一脸淡定的云浅雪此时也终于露出了些微动容之态。
四婢与她自幼便是一起长大,可说感情深厚,如今四女仅余玉魑一人……若说心头不忧,那肯定是不可能的。
但担忧也是无用。
本源法宝被毁,修为被肥胖已成事实,这伤势之重,恐怕非药石能救,她也委实没别的能耐去考虑玉魑,只能当没这回事了。
而如今看到玉魑平安,不像受到折磨的样子。
她这才放下心来。
关切问道:“我没事,倒是你……他们没怎么你吧?”
方正淡淡道:“别把我们想的跟邪魔外道一样,杀人不过头点地,想杀你一刀宰了就是,折磨太费事了。”
注意到方正。
云浅雪眼眸微动,脑海里蓦然间浮现自己那两个婢女被活活烧烤成炭的景象……
一切都是拜眼前这人的功劳。
她迅速低眉敛目,竟有几分不敢看他的迹象。
这恐惧,竟似烙印本能之中。
她问道:“你们打算怎么处置我?”
“送你回去。”
站在方正身后的玄机道:“我已经见过你的父亲了,我们会送你回去,但以后不许靠近蜀山,不许再打方正主意,不许再为非作歹,哦对了,你怕是再难为非作歹了。”
云浅雪迟疑道:“我爹爹他……”
方正道:“掌教跟云天顶在亲切而友好的气氛之下经过交流,就你的去留问题达成一致,你可以下山了,但前提是……”
“断魂禁,浅雪,你我是敌非友,别怪我无情了!”
玄机冷喝一声,指尖浮现一点绿芒,直直点在了云浅雪的额头上。
云浅雪神色猛然一阵迷茫,整个人已经直接直愣愣的倒在了床上。
“小姐!!!”
玉魑惊叫一声,纵身向着玄机扑去,怒叫道:“你对小姐做了什么?”
话音未落,玄机另外一只手点在了她的额头上。
玉魑眼睛一翻,同样无力的倒在了地上。
片刻之后。
玄机将手收回,道:“断魂禁完成了。”
“什么是断魂禁?”
“你知道人的魂魄是什么形状吗?”
玄机问了一句,随即不等方正回答,他便答道:“在我等修士眼中,魂魄与人体一般无二,也是有四肢百骸,只是虚无缥缈,人见不到而已,而魂魄所受到的伤害会作用到人体之上,断魂禁便是直接下在人的魂魄之上……魂魄太过脆弱,这断魂禁一旦种下,无法可解,而且随我心念一动,可作用于她的魂魄,我若将她魂魄的手臂撕断,她的手纵然仍在,此生也绝提不起来,我若废去她的魂魄的脚,她便要成一个瘸子,而且因是作用灵魂,所以无法可救,无法可解。”
“作用于魂魄,这若是杀了她,岂非是让她魂飞魄散?”
“所以此法太过阴毒,蜀山有明训在,非大奸大恶之人不能动用,她云浅雪倒是够格,反倒这玉魑算是无辜,不过云浅雪体内有我九脉峰灵脉在,倒是不必急于杀她,他日云天顶敢违约的话,就用这玉魑来给他杀鸡儆猴,反正这断魂禁在,云浅雪此生也只能当一个废人了,还可以用她当作拴住云天顶的项圈,再如何凶猛的恶狼,戴上项圈,也不过一只凶狠的恶犬,不靠近他的范围,他就咬不了你。”
玄机道:“方正,你随我来。”
“是。”
方正看了玉魑一眼,把她跟云浅雪一起摆到床上。
然后这才跟着玄机走到了外面……
玄机道:“云浅雪是你抓到的,可我没杀云浅雪,反而拿她跟云天顶做了交易,这件事情有些自作主张了,你莫见怪。”
“我明白掌教意思。”
方正道:“云浅雪若死,云天顶定然丧心病狂的报复蜀山派,蜀山尾大不掉,承受不住一个疯子的反噬。”
“这只是其中一个原因,更多的原因其实还是为你考虑。”
玄机摆手。
一道身影就那么突兀的出现在两人的身边。
斗笠遮面,看不清内里的面容……但他站在那里,竟全无半点气息外泄。
而方正神识领域强大无比,更能清楚看出这道身影的诡异之处,他就好像一个黑洞一般……站在那里,竟隐隐然有几分将方正的神识领域扯进去的迹象。
“这是……”
“第一云端!”
玄机递给方正一件手镯,道:“这第一云端经过邪极宗月海的全心炼制,又经云天顶强化复炼,纵然只是战傀,实力却未削弱活时太多,反应虽略有些迟钝,但却胜在皮糙肉厚,亦可算是实力可比炼真修士的一件宝物,戴上这手镯,可与他形成联系,他日若遇到危机,放他出去,寻常炼真修士是奈何不得他的。”
“他就是第一云端?”
方正震惊的看着这黑衣老者,这段时间这么多的风波,可说全是这老东西起了一个不好的头儿,把自己这仙玄之体的消息给暴露出去,这才有了后来的诸多风波。
没想到,他第一次见到他,竟然是在这种情况之下……嗯,坑了我,然后死了都还要为我工作,一直到彻底被摧毁殆尽为止。
方正突然有点相信因果报应了。
玄机嘱咐道:“不可太过依赖这第一云端,你们修为差距太大,操纵他对你神识损耗甚巨,若是用的时间太长,可能会留下暗伤也说不定,但若是性命垂危,也就不用顾忌这么多了。”
方正惊道:“掌教你……”
“云浅雪是个宝物,不得卖出个好价来,反正她修为尽废,九脉峰灵脉也不过续她一命,将她送回去,云天顶恐怕要为了救她费尽手脚,也就没那功夫打你的主意了。”
玄机笑了笑,道:“我要了很多东西,但大多都是你用不到的,姑且先由我收着……这第一云端于我无用,你就收着他吧。”
“多谢掌教。”
方正大喜,开玩笑……什么叫于他无用?
这可是炼真级别的大修士啊。
而且还是言听计从的傀儡,这种法宝,就算是对化神大修士而言都是绝世的宝物,就价值而言,怕是连城也不为过。
正好自己如今灵能镭射炮被云天顶毁去。
玄机笑了笑,说道:“我与他承诺,将会在木叶村被修复之前将她送回去……三天前魔道便有不少高手来到了我蜀山山脚下,看来倒是诚意十足,我蜀山弟子自是不便对其出手的,不过我已经将消息放出去了,说有魔道弟子在蜀山山脚下汇聚,不知在打什么主意,任寿等人在这云天顶身上吃了这么大一个暗亏,恐怕不会轻易跟他善罢甘休,到时必有争斗……”
他笑道:“这云浅雪已成废人,我打算提前将她送给云天顶,拴住他一只手,内忧外患之下,到时候看他还能不能在这众多宗门的合攻之中逃出生天,不过这事儿与咱们蜀山无关,你知道就成,就不必跟清儿说了,我还把灵脉移植之法要了过来,打算趁这段时间里认真钻研一下,我从云天顶手中要来了一处洞天福地阳灵谷,阳灵谷内灵气充裕,应该亦有灵脉,我看看能否将其内的灵脉抽出,融入清儿体内,若是能成,姑且算是从云天顶身上收回的些微利息吧,至于九脉峰的话……”
玄机顿了顿,冷笑道:“至于那九脉峰灵脉,就暂且放在那云浅雪的体内温养着吧……她若真死,灵脉可就散了,到时候岂不是清儿的损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