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27崛起南海
小說推薦1627崛起南海
李凒听到这个消息顿时眼前一黑,身子一软,若不是双手紧紧攥着椅子扶手,可能整个人就已经滑到地上去了。
尽管他对于家人的下落已经有了一定的心理准备,但在这一刻还是不免感到悲从中来,心头涌上了深深的无力感。
如果李倧能够及时从汉城逃出来,那么不管那些乱党在城内怎么折腾,李倧终归是海汉承认的统治者,就算形势不利也只是暂时状况,大可依托海汉驻军重新组织力量清乱平叛。但作为王权象征的李倧被乱党拿住了,那国内忠于李倧的力量也会由此变成了一盘散沙,难以形成合力。
这还不是最糟的情况,如果乱党胁迫李倧向全国发出假诏书,宣布传位于某人,那李凒这王世子的身份可就立刻作废了,他要在回国之后重新召集力量平叛,就不免会显得有些名不正言不顺了。
乱党只消再来一个悬赏通缉,把李凒打成反派,到那个时候,反叛作乱的人可能就不是对方了,而是受到朝廷通缉的李凒。在那样的情况下,还有多少人愿意继续效忠李凒,甚至为他卖命复国呢?
李凒想到这一节,心中更是觉得前途渺茫,似乎已经看不到翻盘的希望。
便听王汤姆说道:“我们在得知这一消息之后,为防止对方狗急跳墙谋害国王,便暂时停止了对汉城地区采取军事手段,立刻通知了三亚,让世子您尽快回国主持大局!”
李凒听到这话,精神稍稍振作了一些,以王汤姆的说法,那说明海汉人此时还是将他视为王位继承者,这个表态对李凒来说可是极为重要的救命稻草。
算一算时间,李凒在三亚接到海汉官方通知的时候,差不多正好便与王汤姆所说的时间相符。但李凒回国的行程也前前后后消耗了大半个月,在这期间汉城的形势是否又起了新的变化,这对接下来要采取何种应对策略就十分重要了。
李凒忍住心头悲哀,向王汤姆发问道:“王将军,掐指算来,从在下接到通知踏上返程到当下又是大半个月过去了,汉城的局势是否有所好转?”
王汤姆也明白李凒所说的“有所好转”是指什么,微微摇头道:“截止目前还没有关于国王和两位大君的音讯,但汉城那边似乎也还没有人自行称王。我们认为这种时候,没消息可能反而就是最好的消息。汉城没有推出新王,或许是叛军内部意见尚不能统一所致,根据贵国的历史沿革,我们认为在新王坐稳位置之前,应该不会轻易伤害国王。”
朝鲜历史上发生过多次宫廷政变,但极少有新上位的一方将前任国王直接处决的事例,包括李倧在内,基本都是将被推翻的统治者流放至某地——比如江华岛就曾长期关押过被李倧流放的光海君。
如果作乱者是以争夺统治权为目的,那么根据朝鲜的“传统”,直接处决李倧等人的可能性并不大,毕竟造反者都清楚这种事一旦开了先例,说不得过些年自己和后人也会深受其害。
李凒对本国历史当然并不陌生,听王汤姆一说便明白对方的意思了,当下心神稍定,又继续问道:“那王将军可否详细说说,都有哪些大臣参与了作乱?”
李凒抵达江华岛之后,所见到的朝廷重臣就只有申景禛一人,他必须得先弄清楚到底哪些人是作乱者,哪些人是仍然可以信任的对象。
王汤姆道:“申大人出事当天正好是在江华岛这边巡视岛上行宫的安防工程,所以也就没有被卷入这场大乱。我们认为申大人在事发时远离汉城,应该是可以信赖的对象。至于其他大人,基本上都没来得及离开汉城,而且有各种我们目前无法验证的传闻,几乎涉及了所有重要官员,谁忠谁奸,当下也很难有定论。”
钱天敦道:“光是拥立两位大君的传闻,我们就听说了不下十种版本,有说两位大君各自指挥了部分军队展开厮杀的,有说金尚宪崔鸣吉两位大人分别拥立两位大君的,还有说作乱者是打着两位大君的名号行事,但实际上已经秘密将两位大君囚禁起来……总之传闻太多,真假难辨,我们考虑到其中的风险,也就没有冒然展开行动。”
李凒听了之后也颇感无语,但又觉得客观事实应该便是如此。要说满朝文武全部都参与了造反,那显然不合情理,应该有一部分人是被乱党控制住城防之后没能逃出来。但事情发生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一个月的时间,如今竟然连这场叛乱的主使者是谁都还没有一个定论,这未免也太奇怪了。
李凒问道:“那在此期间,汉城方面难道就没有人主动与你们取得联系,请你们出兵协助平叛吗?”
王汤姆道:“不但有,而且为数不少。以各种名义来向我们求援,要求我们出兵消灭谁谁谁的,这样的求援信我们几乎每天都会收到。这样的手段应该是为了干扰我们的判断,让我们无从在短时间内确认真正的作乱者到底是谁。”
李凒叹道:“这些乱党竟然盘算得如此周全,看来也是策划已久了!”
在李凒看来,乱党要作乱夺权,终究必须还得寻求名正言顺的上位途径。放在以前就是要逼迫先王退位,否则权力更迭就不合法度情理,而如今又多了一个条件,那就是继位者必须要获得海汉的认可和支持,否则即便强行坐上那个宝座也难以服众。
这还与以前朝鲜国王登基要寻求大明的正式册封有所不同,大明对朝鲜的权力更迭并没有太多的介入,基本上也就只是走走过场而已,但如今取代大明宗主国地位的海汉可就不一样了,常年在朝鲜境内驻有重兵,而且北方边境的守卫也需要依赖海汉海军的协助。
此外海汉如今在朝鲜经营有许多产业,可以说朝鲜的权力更替与海汉的利益是直接挂钩的,想要好好统治这个国家,没有海汉的支持只会寸步难行。
如果新国王没能获得海汉的认可,那海汉甚至不需直接动武,只要撤去替朝鲜在鸭绿江流域遮风挡雨的海军部队,就能让清军代为出手好好教训一下不开眼的新统治者。
而目前海汉驻军两位将领的态度显然更倾向于支持李凒复国,在这样的形势下,作乱者想要获得海汉的认可就难了。而且海汉军已经来到了汉江口的江华岛,随时都有可能对汉城采取武力手段,要说城里那些作乱者对此毫不慌乱肯定是骗人的。
为了延缓海汉军可能会采取的行动,最有效的办法莫过于将局势弄得越扑朔迷离越好,扰乱海汉军的视线,让其无从判断真正的对手。就王汤姆所说的情况来看,那些作乱者对此显然做足了充分的准备,以至于海汉军在汉江口守了这么久,却仍摸不清汉城内乱的具体状况。
当然了,海汉这边也并不急于要平息事态,汉城虽然乱了,但距离海汉经营众多大型项目的大同江流域却有数百里之遥,而且作乱者根本不敢靠近海汉军直接控制的这些区域,因此对海汉的影响在短期还不会太显著。
而在汉城落脚的海汉民众基本都已经平安撤了出来,虽然经营活动暂时受到了比较大的影响,但人身安全倒是无虞,加之有海汉军撑腰,因此很多人也并未选择逃离朝鲜,而是来到江华岛暂住,在海汉军的庇护之下继续观望形势走向。不过是李倧一系复国成功,还是作乱者夺权得手,终究都还是要跟海汉继续做买卖,到时候这些海汉商业机构也会陆续恢复正常经营。
既然己方无大事,王汤姆和钱天敦也就乐得在江华岛继续看戏,顺便等待李凒从海汉赶回来。不管李倧和两个儿子生死如何,海汉军这边有王世子在手,随时都可以打着勤王的旗号攻破汉城平定叛乱。
至于是不是真要这么做,一方面是看汉城形势走向,另一方面大概就得看李凒的表现了。如果没有份量足够的好处,海汉军肯定也不会轻易冒风险去趟这一滩浑水。
但王汤姆和钱天敦也极有耐心,跟李凒谈了半天,将所掌握的信息一点一点地公布给他,却丝毫不提出兵的条件。他们大概也是想看看,这李凒究竟是不是值得扶助的对象。
实际上海汉在李凒身上的投入已经不小,他到海汉留学的费用,可全部都是由海汉官方承担,期间安排各种考察活动,陪同官员、护卫,加上李凒的随从人员,一出门就是一大帮子人,吃住行可全都是公费负担,每次考察费用少则数千,多则数万,一年下来也不是小数目了。
而这一趟护送李凒一行人赶回朝鲜,执委会又让海军派了战船和补给船一路护送,沿途各地还要提供严密的安保。几千里航程下来的费用,可能比李凒留学这一年的花销还要多了。
海汉花费这么多资源在李凒身上的目的,当然并不只是要扶他坐上国王王位而已,而是要确保李凒在登基后彻底倒向海汉,让朝鲜国真正变成海汉的藩属国,为海汉提供所需的原材料、人力和市场。
在这个过程中除了不断向李凒身上投入资源,灌输各种有利于海汉的意识形态之外,在各种形势下对李凒进行目的不同的考验,也是整个计划的一部分。
而汉城所发生的这场内乱,虽然是在海汉的计划之外,但也立刻就被执委会视作了一个考验李凒立场和能力的机会。
李凒面对这样突如起来的噩耗,会有什么样的反应,是否能够权衡好其中的利害关系,并对海汉保持无条件的信任,都是海汉所要重点考察的环节。
如果李凒在此过程中表现得脆弱无助,没有主见,应对混乱,甚至是怀疑海汉在其中所起的作用,那么执委会对于李凒的评价可能就会大打折扣。如果情况严重,那甚至有可能会影响到李凒的王位继承权。
李凒在此期间的表现,会通过情报系统源源不断地汇报给三亚,由相关部门整理之后上报给执委会。
值得庆幸的是,李凒在这次大考中的表现还算是可圈可点,在得到消息后并没有表现得惊慌失措,而且在信息严重缺失的情况下,几乎毫不犹豫地服从了海汉的安排,乘坐海汉安排的船队离开三亚回国。
而李凒在途中几站逗留期间的表现,也全部都被负责接待他的海汉官员记录下来发回三亚。游益汉、虞尧、石迪文对他的评价都还不错,认为李凒虽然心事重重,但仍然表现出了极好的耐心,也没有质疑海汉的行程安排。
当然最关键的考验,还是要在李凒回国之后。海汉驻军在他抵达之前几乎完全没有介入这场混乱,留给他的是一个充满迷雾的局面。
海汉当然没有指望李凒能够完全凭借自己的能力来解决当下的局面,接下来要看的,便是李凒如何表明自己的立场,然后向海汉提出要求。
其实在与钱王二人会面之前,李凒就已经在琢磨这件事了。只是因为当时所知信息极为有限,他也不清楚自己需要海汉提供多大程度的帮助才能实现复国。此时一边听对方提供的新消息,一边就已经在心里开始盘算,要如何与这二人沟通,才能让他们调动海汉军助自己夺回大权平定乱局。
李凒道:“两位将军,我朝鲜国出此大乱,实属不幸,相信二位也不愿见到我国民众再次陷入到战乱之中。在下身为王世子,当以平定乱局,还天下太平为使命。我国与贵国结有盟约,同仇敌忾,如今我国有难,还请二位看在同盟之义出兵,助我勤王镇乱,夺回汉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