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秦先生他又寵又撩-第四百七十七章想反悔了看書


秦先生他又寵又撩
小說推薦秦先生他又寵又撩秦先生他又宠又撩
“嗯。”安知意点头,迎来了秦越一顿狂热的吻,几乎让她窒息。
“哎,我真不该就这样轻易的答应你。人家求婚,少说也有个鲜花,烛光晚餐什么的,你呢,什么惊喜都没有,就随随便便的用个戒指把我给套住了,现在想想,还真的亏了。”
安知意抚摸着套在自己指尖的戒指,自由了那么久的戒指,现在突然多了一点重量,当真是一种说不出的感觉,活了二十多年,还是第一次被套上这样的承诺。
“觉得亏了么?对不住,老婆。本来,就是因为准备的太匆促了,等我们结婚,一定补给你一场盛大的求婚仪式,让你成为所有人都艳羡的对象,你说好不好。”秦越就抱着安知意在沙发上坐着,两个人窝在一块,秦越靠在安知意的肩上,看着她修长的手指上套着的戒指,心情忽然就很明朗,他总算是在她的身上,留下了更多的,旁人都无法抹去的印记。
“怎么又不说话了,难道真的因为这场求婚仪式太简陋了,你不开心了么?这个,可真是让我头疼了。”
“我没有生气,不过就是个形式罢了。更何况,戒指我都已经收下了,哪有补个求婚仪式的道理?”安知意靠在秦越的怀里,“你为什么那么想要我当你老婆啊?”
“因为喜欢你,因为,我想要把你永远留在我身边,因为我受不了你跟别人在一起,因为,我只想一辈子,永远的保护你,因为,只要你一笑,我就觉得我的世界都变的明亮了。因为,只有跟你在一起的时候,我才觉得,我的世界里是充满着希望的,因为,你让我觉得,我还活着。”
秦越的声音很富有磁性,在这样压低了声音,只说着他们两个人能够听到的秘密的情话的时候,更是充满了诱惑力,挠的人的心都是痒痒的,说不出的滋味。
晚上,秦北穆意外的很老实,没有再对她做什么,只是安安稳稳的抱着她说了很多话。
“老婆,你想过我们的未来么?”
“你想过么?”安知意反问道。
“想过。我想过,要给你一个盛大的婚礼。我想,你应当很适合穿中式的婚服,凤冠霞帔,一定美极了。结婚一年后,我们会有一个儿子。”
“为什么是儿子。”
“第一胎是个儿子好,可以多管教,让他做哥哥,第二胎就生个女儿,让做哥哥可以更好的保护妹妹,我们一家人都宠着她,你说这样好不好?”
“好,是很好。”
儿女双全,当真是一个好字,那是何等的幸福。
“棠棠,我要跟你说一件事。”
“什么?”
“我明天要出去办点事。”
“是,跟秦北穆有关的事情吗?”安知意一骨碌爬起来,有些紧张的问道:“危险吗?”
“有一点。”秦越不想瞒着,毕竟他们要结婚了,鼻息就不该再有秘密。
“那,你可以不去吗?”安知意实在害怕,怕他们也会变得跟秦北穆南意棠一样。
“棠棠,北穆现在这个样子,我不能不去。”秦越抱歉的说道。
安知意有些担心的说道:“那,你一定要平安的回来。”
“我会的,你别怕。”秦越在安知意的额头上亲了一下。
安知意把头深深的埋进了秦北穆的怀里,“你明天不是要早起去办事的么?早点睡吧,好好休息,早点回来。”
“好,睡吧。”秦越也不再说话了,只是例行的和每晚一样,在安知意的额头上亲亲的一吻。
秦越一大早就起床了,刻意的轻手轻脚的怕吵醒安知意,在离开之前,他还是留恋的走到了安知意的床边,轻抚着她的脸,亲吻着她的唇。
“我要走了。”
他怜爱的看着安知意,他也知道此行有点危险,心里舍不得安知意。
安知意的睫毛抖动着,睁开了眼睛,在秦北穆就要转身离开的时候,忽然起身,紧紧的抱住了他的腰。
“怎么了?吵醒你了?”
秦越温柔的看着安知意,嘴角带着一抹笑意,目光却是十二分的留恋和不舍。
“你要走了么?”这一晚上,安知意都是睡的非常的不安的,总是做一些奇奇怪怪的梦,略微有丁点的动静,她都会睁开眼睛,下意识的去摸床边,去确定身边的人,到底还在不在。
“嗯,我得走了。你会在家里乖乖的等我回来的吧,我不会去太久的。”
秀色满园 寻找失落的爱情
“我……”安知意动了动嘴唇,心里非常担心,可是又不能不让他走。
“怎么了?昨天才答应了我的求婚,你就是我的人了,怎么现在就想反悔了啊?”秦越半开玩笑的笑了起来。
“没有。”安知意摇了摇头,抬起头,水汪汪的眸子觑着他,“我等你回来。”
如果,这是他要的一句谎言,那么,她成全就是了,没必要还在这种事情上执拗什么。
“乖,你再睡一会吧,天还早呢,我给你做的早饭放在保温瓶里了,起来之后记得吃。我不在的时候啊,你也要照顾好自己,要按时吃饭,知道么?”
秦越将安知意的手放在掌心,轻轻的摩挲着,说了很多话,而安知意却一直在沉默着。
“好了,时间差不多了,他们在催我了,我真的得走了。”秦越站起身来,看着安知意,沉默了一会,似乎有什么话要说,但也终究没有开口,就径直往前走去。
“等一下,等一下。”在秦越的手,松开她的那一刻,指尖他留下的温暖,在那么一瞬间忽然就冷却了,安知意的心里也像是有什么东西被忽然夺走了,空落落的。
她根本就来不及去想别的,就快步的跑了上去,紧紧的,搂住了秦越的腰,贴着他的后背。
秦越的动作,也忽然顿住了,他握住安知意的手,“怎么了?舍不得我走啊?”
“你……你……”安知意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只是凭着自己的本能就这样将他紧紧的抱住,有些不想放手。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