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風流人物
小說推薦數風流人物
在宝钗闺阁中呆太久并不合适,倒不是说要擦枪走火,毕竟一个大家闺秀,这方面还是需要注意的。
再说希望和檀郎相处,但宝钗的理性温婉还是决定了她在这方面的矜持和稳重。
柔绵温软的纤手,幽香扑鼻的娇躯,都无一不在触动着冯紫英的神经,好在迟早都是自己的,冯紫英心满意足的离开了,但从宝钗盼望的眼神里,冯紫英还是能体会到对方希望自己多来梨香院这边的心意。
还没有走近家门口,冯紫英就注意到了胡同里的情形不大一样。
往日这胡同里也一样有许多人送帖子等待会面,但是大家都很守规矩,分列两边儿,送上帖子,门房上也会很快给出应答,若是自己不在,自然是留贴走人,若是自己在,门房也会迅速传回来,看选择见不见,见什么人。
但今日好像不一样,几个人在门口死守着,甚至在和门房上吵闹。
“环哥儿,你怎么在这里?”见贾环在门口,冯紫英颇为诧异,他还以为贾环在这里闹事儿呢,但显然不可能。
贾环规规矩矩行礼,“冯大哥,我刚来,看着有几个化外野人在这里吵闹,闹着要见您,门房上和他说了您不在,他们不肯走,非要在门上等着见您,正好您就回来了。”
“化外野人?”冯紫英笑了起来,这大周的化外野人,哪儿来的?蒙古人,还是女真人,或者是安南人、洞武人?要不就是西疆那边的蒙兀儿人?
冯紫英骑马而来的身形也吸引了那几个人的目光。
冯紫英的目光也落到了这几个人身上,他翻身下马,上下打量着这几个人。
当先一人身材高大,阔面圆鼻,三十出头模样,一身汉人打扮,但是显得孔武有力。
而另外一个旁边的男子约摸要小几岁,矮壮敦实,细眉狭目,倒是有些蒙古人的模样。
两个男子都是手粗脚大,一双手上茧子厚实,分明都是骑乘老手或者善使武器的熟手。
当然最引人瞩目的还是在两个男子身旁的一道身影,被黑色的有着明显内陆风格的斗篷笼罩,看不出身形,一顶蓑叶所织的工艺笠帽戴在头上,在夕阳余晖下绽放着淡淡的黄褐色光泽。
这种笠帽在京师城中南货店里有卖,京师城里一些个仰慕高来高去江湖高手的士人子弟都喜欢去弄一顶来戴着,一袭披风,外加一柄长剑,嗯,就有点儿满堂花醉三千客一剑光寒十四州的意境了。
不过这一位显然不是冲着江湖大侠气息而去的,看看垂下来的黑色面纱,还有那斗篷内若隐若现一处支起在腰间,分明就是一柄兵刃,那个可是真正杀人的家伙,这厮更像是要充当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的杀手刺客?
不是蒙古人,就应该是女真人,这是冯紫英的判断。
倭人或者朝鲜人不会这般打扮,他们即便是换汉装,也更喜欢穿着江南那边的风格,比如青衫,折扇,峨冠博带;也不可能是安南、洞武和苏禄这些南洋那边来的人,肌肤容貌就不像;蒙兀儿人可能性也不大,深目凹眶和皮肤更白才是他们的特征。
只是这是一个女人?那身材未免太高大了,怕是有一米八左右吧?起码一米七八。
便是有着混血血统的尤二尤三都要逊色一截,这个时代男人有这样的个头都不多见。
“你们要见我?为什么不守规矩?”冯紫英微微皱眉,把马缰丢给了宝祥。
“大人,我们不是大周人,……”
“我不管你们是不是大周人,这里是大周,就该守大周的规矩,将礼数,投贴闻名,先来后到,择客而见,这是主人的权力。”冯紫英淡淡地道,一边径直往角门里走。
“冯大人!”布扬古急了。
这一趟好不容易问到了冯府的所在,在这里守了一下午,他可不像其他人来投了帖子就回去等着候见。
他很清楚自己就算是学着这些人做好帖子送进去,人家也不一定愿意见自己这些野人。
在鸿胪寺里被那些个官员小吏们骗了无数金砂,却连一个真正像样的官员都么见着,也让他算是吃一堑长一智了,要找就直接找正主儿,只有找到关键人物,才能达到目的。
见冯紫英就要进角门,布扬古和德尔格勒都急了,这要一进去,不知道何时才能见到这一位?他们也等不及了。
布扬古和德尔格勒都下意识的就要冲上前去,倒不是想要干什么,而是想要挡着冯紫英,只是这宝祥却被德尔格勒轻轻一推,便是在地下打了一个滚,摔了个仰八叉。
冯紫英也吃了一惊,他没想到这帮野人居然敢在京师城里动起粗来了,这还真是第一次见到。
见到布扬古冲上前来,冯紫英挽手立拳,就摆出了一个架式。
布扬古也是一愣,赶紧立住脚,他可没想和这位大人过招。
他是叶赫部第一勇士,便是德尔格勒这等号称打遍海西无敌手的勇士在他面前都只能俯首称臣,但武技再高又有何用?面对战场上千军万马的冲锋,一样只有化为肉泥。
一道人影从角门内飞跃而出,剑影闪动,直逼布扬古。
布扬古身后的黑衣人动了。
一道乌亮的刀影化为一团乌光,迎上了那道剑影,“呛!呛!呛!呛!”白色剑影和乌色刀光纠缠在一起,连续不断的发生碰撞。
电光交错,两道人影也在空中连续伸展盘旋,最终还是落了下来。
柳湘莲有些讶异地看着眼前这依然带着面纱笠帽的女子,嗯,他能确定是女子。
对方的武器是一柄很罕见的圆月弯刀,在中原极为少见,刀身不长,刃宽背厚,护手处一道精美的弧形,上边甚至有银丝裹缠,莲花状的护腕包裹着,倒是十分出彩。
“你们是何人,为何在这里袭击朝廷命官?”柳湘莲按下手中剑,目光凌厉,启口问道。
布扬古和德尔格勒一下子都急了,他们可从未想过在这京师城里袭击大周官员,只不过是一时情急之下动作幅度大了一些。
谁曾知道这一位一出场就亮剑了,而布喜娅玛拉救兄心切,自然就不管不顾了。
“大人误会了,我们哪里敢有这等大逆不道之心?”布扬古赶紧一抱拳作揖,并且深深一鞠躬,“只是我们化外之人,不太懂中原礼仪,因为求见大人心切,所以一时失了分寸,还请大人见谅,……”
冯紫英看得出来这个学着说汉话的男子也是一个武技高手,看看那粗壮的骨节和举手投足间的沉凝气息,也知道此人只怕在武道上也浸淫了多年,自己只怕还真不是对方对手。
不过柳二哥应该还是没问题的,至于那位女武神,冯紫英上下打量了一番。
就凭先前的刀术水准,冯紫英就知道自己远非对方敌手,便是尤三恐怕都要逊色一筹,怕也只有柳湘莲能和对方匹敌了。
“那你们究竟是什么人?”柳湘莲大概也觉察出了一些,再度沉声问道。
布扬古和德尔格勒都是面带难色,这周围还有如此多人,若是泄露了自己身份,传了出去,只怕建州女真在京师城中的探子很快就能知晓,没准儿就会给叶赫部带来麻烦了。
即便是如此,布扬古都在担心会不会被无孔不入的建州女真探子觉察到自己一行,今日闹出这么大动静,都很难说了。
冯紫英略作思索,“柳二哥,先带他们进外院吧。”
在这里围着肯定不是办法,这帮家伙还真有点儿霸王硬上弓非得要见自己的意思,他还真想不出这帮人是哪里来的。
口音带着关外塞外的味道,像是蒙古人,不过是哪一部?
察哈尔人还是土默特人,或者鄂尔多斯人?难道是林丹巴图尔那边出什么状况了,或者卜石兔又和素囊打起来了,可为何找上自己?
也幸亏是赶上了柳湘莲在这里,否则真要被这帮野人给打脸了,哪怕是这等个人武技上,那也是让人不爽的,没准儿就会让这些野人小觑了。
进了府里,冯紫英换了一身宽松便袍。
府里还有冯佑他们几个人,倒也不惧会出什么意外。
虽然说论个人武技不及柳湘莲,但是真正搏杀起来,冯佑他们的格斗杀人经验却要强得多,未必逊色柳湘莲多少。
来到会客室,柳湘莲在一旁陪着,冯紫英倒也不相信这帮人到了自己府上还会有什么不轨之举,若真是刺客杀手,哪里需要这般行事?
想到这里冯紫英忍不住要想一想,自己是不是也该考虑一下自己的安全了。
尤三也不能成日跟在自己身畔,柳湘莲也不是干这一行的,或许也该物色一二?
只是自己一个从六品就要寻求保镖,未免有点儿夸张了,像大周朝廷里边,一般都是正四品外放的大员们才会有这等保镖护卫,毕竟一府至尊,在地方上做事,难免会得罪一些地方上的地头蛇,若是起了歹意,还真不好说。
在这京师城里,便是寻常侍郎似乎都没有多大必要,起码也是尚书这一级的,龙禁尉就有安排了。
“嗯,现在你们总可以说一说你们是什么人,要见我有什么目的了吧?”冯紫英坐下,也抬手示意他们入座。
“大人,我们是关外叶赫部的布扬古,德尔格勒,……”布扬古抱拳沉声,他不知道这一位小冯大人知道不知道叶赫部这个名称,或许这些大周的官员们根本就没听说过叶赫部的名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