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魔養成系統
小說推薦學魔養成系統
站在305宿舍门前,李峥沉吸了口气。
其实严格来说,这里并不叫宿舍。
而是书院。
内部结构也更像招待所一些。
从来之前了解的情况来看,这里给人的感觉很国际化,逼格很高,似乎平常对话都要中英混杂,文艺高雅的感觉。
李峥其实是很怕这个的。
关于成长、环境与逼格,他更倾向于有“根”的成长。
像树与水土的关系一样,在生长中一点点汲取养分,在主干坚实的前提下,踏实地发展枝叶,成为自己想成为的样子。
相对地,他很怕突然进入那种高大上的环境,全是大格局高视野,张口闭口都是Case,白天黑夜都是Offer。
这感觉就像是随风飘舞的蒲公英,莫名地攀上了一棵高逼格大树。
高是高,但无根无源。
继而同化其中,化身为一个高大上的标签,再不知自己源自何处。
简单来说。
装逼可以。
但不要装西方那套模板逼。
当然……如果学力大于1500,想咋来就咋来吧……
毕竟,学习好就可以为所欲为,这是学校的第一法则。
李峥酝酿足了,才推开宿舍大门。
接着就是眼儿一瞪。
是个厅!
这里有厅!
虽然很小,但餐桌、沙发终究是摆得下的,大概是桌游吧包间的那种感觉。
当然,也很适合组队学习。
李峥刚进厅关上门,里屋就仰出了半个身体。
那是一个发型凌乱微卷,极其张扬的男人。
面相深邃老成,眼神自带不羁与不屑,一圈浓密而又野蛮的胡须,竟也是卷得刚刚好。
李峥只一眼,便感受到了……
领袖的气质!
是领袖的气质!
与男人对视的瞬间,李峥甚至产生了一种进入古巴游击队营地的幻觉。
而那个男人,却只是叼着烟坐在椅子上,两腿蹬着桌边,以一个危险的角度仰身打量了李峥片刻,而后眉头微微一皱,探身从桌上抓来奇怪的烟盒,随手扔了出来。
李峥仓惶接住,而后弱弱地摇了摇头。
男人顿感一阵失望,也摇了摇头,探身掐灭了烟头:“成吧,我以后去阳台抽。”
话罢,他蜷回腿,以一个奇怪的姿势抱坐在椅子上,对着电脑屏幕耍起了鼠标键盘。
“还是不自由。”男人长叹了一口气,“怎么就没有吸烟宿舍。”
李峥这才拉着箱子走进里屋。
宿舍有两间卧室,这只是其中一间。
房间大约是一个长方形,两张单人床靠在长边两侧,两套书桌一个靠门一个靠窗,原木色的家具很新很简,像是刚从宜家买来的那种感觉。
这种配置按理说是研究生以上才有的待遇,也算是不枉这一学期一千出头的住宿费了。
只是……
领袖你在做什么啊领袖!
李峥瞪着男人面前花花绿绿的屏幕,只能看出这应该是一款古老的回合制游戏,比刘新他们玩的游戏还要粗糙很多。
“怎么?”男人回头瞥了一眼笑道,“现在的孩子们连《梦回西游》都不知道了?”
“《梦回西游》不是手机游戏么?”李峥木木问道。
“什么都手机,现在的孩子就知道手机。”男人索然无味地关了游戏,踏着拖鞋站起了身,抿嘴叹道,“憋了一年没玩,好不容易来了,没日没夜玩了两天,才发现自己已经不需要它了……这也算是一种自由吧。”
话罢,他习惯性叼上了烟,冲李峥伸出右手。
“屠夷寇。”
李峥大惊,整只胳膊都哆嗦了一下。
“屠屠屠……屠什么?”
“对,就是你想到的那两个字,我太爷爷取的,他吃过亏。”男人挠了挠胡子笑道,“第一次上大学的时候县里让我改一下,我让他们去问我太爷爷。”
李峥这才颤颤握手:“现在太爷爷火气应该消了吧?”
“早消了,都走二十多年了。”屠夷寇握过手后,下意识便要点烟,拿起火机才反应过来,便又放下了,摘了香烟问道,“怎么称呼?”
“李峥,峥嵘的峥。”李峥抬手礼让道,“没关系,抽吧,我也很少在宿舍待着,别晚上睡觉的时候抽就好了。”
“得了,一会儿出去抽。”屠夷寇撸了把领袖发型,满脸慈笑地问道,“看你的样子,是第一次上大学吧?”
李峥一愣,紧张地回望宿舍大门。
这是看守所吗?还带二进宫的?
“所以……”李峥咽了口吐沫问道,“屠兄不是第一次了?”
“说来惭愧,第三次了。”屠夷寇深邃一笑,接着又下意识拿起香烟,有些难受,“要不咱俩去阳台聊?”
“屠兄请。”
来到了开放式阳台,点上香烟,遥望对面的女生宿舍楼。
屠夷寇的领袖气质,愈发浓郁了起来。
“大学,不自由。”
“第一次去的菁华,大二被劝退了,我说我大四下半学期再修学分,他们不让。”
“回去重新高考,换了个口味,去的仁大哲学系,我以为搞这个的人会自由一点,结果他们大一就把劝退了,辅导员说仁大是培养干部的地方,我这样的人会腐化队伍。”
“这是第三次,我稍微研究了一下,特意选了最自由学校里最自由的专业,绝对自由已然荒谬,尽量追求相对自由吧。”
李峥听得惊嘘连连。
三言两语,便带过了这一系列销魂岁月,老大哥真是豁达。
李峥忙嗽了嗽嗓子说道:“屠兄,弟有一言,不知当问不当问。”
“想问什么就问。”
“屠兄贵庚?”
“25。”
“那还好……”李峥忙捂了捂胸口,“我总感觉你快四十了,有种与长辈交流的错觉。”
“这没啥。”屠夷寇叼烟侧头,“我15岁就长这样了,转校生碰到我都叫老师,今天去餐厅还有小丫头片子跟我说老师好呢。”
“这个正常,你现在确实可能当老师。”李峥继而问道,“那再冒昧问一下,之前被劝退,是因为挂科太多么?”
“嗯,就这么说吧……”屠夷寇挠着胡子说道,“我虽然前前后后上过三年大学,但还不知道大学的教室是什么样子。”
李峥,肃然起敬。
高手。
这是真正的高手。
照理说,屠夷寇这样的一位怪物,本该是学力的黑洞,与李峥相反的存在才是。
然而……
【屠夷寇】
【学力:1009】
这在英培,都是一个中上的学力了。
关键他一节课都没上,想必也不怎么会翻书。
在这种情况下,纯凭天地之灵气,竟然累积了如此学力。
这恐怖的体质,在标准的学习职阶中,已经找不到他的位置了。
大概。
这就是学妖吧。
屠夷寇看着李峥也笑了起来:“我以前的同学都挺不待见我的,我看你还挺兴奋。”
“怎么说呢。”李峥负手而立,遥望起女生宿舍晾晒的被单,“以前的我,大概会认为你这种人浪费我国的教育经费,应当把机会给更需要它的人。”
“对,仁大的辅导员就是这么说的。”屠夷寇哼笑点头。
“不过现在,我想事情更数学化了一些。想想看,既然教育系统给了你三次进顶级院校的机会,那只能说明一件事。”李峥侧目点头,“你有投资的价值,虽然只有1%的希望能成事,但能带来1000%的投资回报。”
屠夷寇闻言一愣。
“我还是头一次被数学期望评价……”他说着,又趴回了阳台边,凝视着女生宿舍的内景,满面深邃,“可以,数学很自由。”
话罢,他又转过头:“你叫什么来着?”
“李峥。”
“好,这次记住了。”屠夷寇随即指了指卧室,“可以用我电脑,想玩什么都有号,全是顶级的,对了我还当过三个月职业选手,LPL打了一场替补……”
“多谢了,不过我很少玩游戏。”
“可以想像你有多无聊了。”屠夷寇摇着头,看着手里的香烟叹道,“嗨,我更无聊,不够无聊怎么会打游戏抽烟呢。”
李峥轻笑道:“说到无聊,我倒事有很好的排解方式。”
“做爱?”屠夷寇这话说的非常迅速,好像是植物神经的反应。
“不……”李峥字正腔圆,牟足了劲说道,“是学习。”
“?”屠夷寇愣了。
虽然他有过很多同学,但还没碰到过这样的同学。
“学习使我充实。”李峥说着拍了拍屠夷寇,“屠兄想学习的时候,可以与我合作,我很期待。”
“你是怎么做到的……”屠夷寇呆呆咽了口吐沫,“我找人打游戏都没这么真诚过……”
“没办法,碰到学习好的人,就是会真诚起来。”
正说着,旁边二卧探出了一个眼镜寸头。
眼镜寸头,李峥见的太多了。
但这个很不一样。
是那种很光滑,很纯粹的寸头,像是一休那种,而且头型很有腔调,也像是一休那种。
眼镜,也是很纯粹的那种眼镜,没有任何造型考量,就是一个最纯粹的眼镜,纯粹到你会忘记那个人,只看到这个眼镜。
眼镜寸头与李峥一个对视,又忙缩了回去。
李峥阅镜无数,还从未见过如此印象深刻的。
这还能让他溜了?
“诶?同学。”李峥忙顺着阳台赶到了二卧门前。
只见眼镜寸头,正在靠窗的写字台前假装学习,很是紧张。
更神奇的是,另一侧床边,一个身穿紧身白背心,浑身筋肉的长毛大汉正在单臂倒立,就像是一个浮空的拖把。
这他妈都什么啊!
单臂倒立的大哥,自然也看到了李峥,他就这么保持倒立状态,纹丝不动地朝上点了点头。
“莫念。”
这个声音极富磁性,因为雄性的味道过于严重,让人根本没听清他在说什么。
李峥也是愣了很久,才反应过来他在自我介绍,莫念是他的名字。
“李峥。”李峥也点了点头。
“还有73秒。”莫念一动不动,似乎连嘴皮都没在动,“结束再聊。”
“不急……”李峥这便又转向桌前的眼镜。
眼镜也在看他,不过发现自己被看以后,立刻又缩了回去奋笔疾书,假装在学习。
李峥只好主动发问:“这位仁兄如何称呼?”
眼镜紧张地学习。
“朋友?”
眼镜更加紧张。
“对,在问你,眼镜兄。”
逼到这里,眼镜才顿了一下,扭捏地抬了抬眼镜,操着浓重的口音挤出了两个字:“样菌(三声)……。”
“是杨军。”屠夷寇推了把李峥,笑着进屋,像是看守所老大哥一样随意地跳坐在小眼镜桌上,拍着小眼镜的肩膀笑道,“这小老弟不容易,特级贫困县出来的,辅导员跟我交代的时候,说他以前上个学得花四五个小时翻山,反正现在的情况就跟非洲原始部落的人进了纽约似的,有点局促。”
屠夷寇说着冲李峥道:“别介意啊,人家没有瞧不上你的意思,就是紧张羞涩外加一点小自卑,我以前也有这样的同学,几个月就适应了,都是最淳朴的好人……”
屠夷寇说着,又悲伤地低下了头:“唉……结果我带着人家玩游戏来着……最后玩的比我还凶……也不知道那个小老弟毕业了没有……”
小眼镜听着就是一缩,吓得汗都渗出来了。
李峥确实听得瞪起眼来。
现在这个时代,高考是很拼教育资源的。
虽然所有人都知道这有问题,正在努力改变,但这依然是现实。
正因如此,能从特级贫困县考出来,考到顶级学府,才更加难能可贵。
只是,大概是能接触到的书籍和信息有限,杨军的学力只有184。
也可想而知,能凭如此低的学力考入蓟大,高考以外,他大概对世界一无所知,甚至与大学同学说一句话都难免惊恐。
反过来想,能在如此贫瘠的环境中杀出重围,犹如在岩石上破壁而出的嫩苗。
这坚韧的性格,怕是能转职学魔了。
李峥不再多想,凑过去直接问道:“选课了么?”
杨军愣了一下子,而后呆呆摇头。
“那来我这边一起选?”李峥指了指隔壁,“一个宿舍的,咱们商量着来。”
杨军又是一愣,而后弱弱咽了口吐沫,:“哥,谢谢哥……我做完这道题就过去?”
“随时都行,我一会儿把电脑放桌上。”
杨军傻笑着挠了挠头:“我一个人……不大会用……”
“那等做完题我教你。”
“谢谢哥!”杨军先是一喜,而后又是眼睛一红,抹了一把,之后不再多说,闷头猛地解起题来。
“老弟你……嗯……够细腻的。”屠夷寇不得不抿嘴点头。
他来了这么久,根本就没想到杨军没有电脑也没有智能手机的事情,这蔫性子估计也不敢去打扰辅导员,选课这种事对其他人易如反掌,但对杨军来说,怕是憋这个包袱憋了好久了。
至于李峥,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立刻就想到了这个。
也许,有女朋友的人,就是会自然而然地变温柔吧。
另一边,毫无声响地,长毛男莫念运着柔术完成落地。
头发一甩,汗珠撒了一地,发型更像墩布了。
至于莫念本人,肤色棕黑,但皮肤看起来很顺溜的样子,要不是长了一张标准的北方大汉的憨脸,怕是要被认成委内瑞拉留学生了。
拿起毛巾擦了把汗后,莫念倒了一杯凉白开,一边喝着一边走来,看着对面女生宿舍楼的床单,闭目仰头一息,幽幽说道:“仔细闻——是血腥的味道。”
“哈哈哈。”屠夷寇大笑着跳下桌子,拍着李峥道,“这位是大神,我反正聊不动,你试着来吧。”
话罢,他叼起烟便要回阳台。
“会杀死嗅觉细胞。”莫念却一抬手,将一杯健康的凉白开送到他身前,点了点自己的鼻子说道,“随着感官的麻木,你会需要更大的刺激。”
“多谢了,念哥,我就是个俗人。”屠夷寇拿起保温杯喝了一口,而后又还到莫念怀中,径自去阳台点烟去了。
莫念没有失望,也没有生气,只是转望李峥,又忽然皱了皱眉,欲言又止过后,拿着凉白开回到了自己桌前。
这尼玛就很难受了。
“莫兄,有什么话不妨直说……”李峥追了过去。
“无解之事,说也白说。”
“太难受了,你就说吧……”
莫念当即放下杯子,有些忧心地看着李峥:“你正处于一种性压抑与性释放的中间状态,我说什么都是没有用的,去体验吧。”
“???”李峥惊道,“大……大师?”
“只是综合分析。”莫念轻轻捏了捏自己的脸皮,“脸色就是内分泌的数据体现,你这样子应该是近了女色,但又没进。”
“等等……”李峥恍惚抬手,使劲琢磨着说道,“大师……这话我得消化一下……”
身后,书桌前的杨军也紧张地回过头来:“哥……也给我看看?”
莫念看着杨军点了点头:“你只是单纯的性压抑,早点习惯吧,多运动。”
杨军又是眼睛一红,抹了一把,继续低头怒做题。
莫念回望烦恼的李峥,平静说道:“你可以通过Ukulahlwa修行来协调,我刚刚的单臂倒立冥想就是修行的一部分。”
“乌……乌……”李峥努力地拼着,“乌库拉哈瓦?”
“是Ukulahlwa。”莫念点了点自己的脑门,“一种灵魂修行,我不想上升到宗教层面。”
“这是……哪里的流派?”
“我前天创建的流派。”
“……”李峥纠结地看着他,这个人远比领袖更加难以理解。
【莫念】
【学力:1133】
这是……走火入魔了吗?
莫念却并不在意这个,只抽了根皮筋,将头发绑了起来,脱下了被汗水浸透的白背心,打开了衣柜。
哇!
里面堆着至少20件紧身白背心!
换上了一模一样的干净白背心后,莫念装上桌上的手机,冲李峥问道:“一起吃饭?”
“我晚点吧,还要和杨军选课。”
“屠?”莫念朝外问道。
“走着。”屠夷寇这便掐了烟头,晃晃悠悠与莫念一路吵着出了宿舍。
都出去了,声音依旧清晰。
“是焦油的味道……你又在杀死我的细胞。”
“细胞又不值钱,还会有的。”
“细胞是人体生态的一部分,它们是自由的个体。”
“不,不自由,别的不好说,细胞一定不自由。”
“细胞在身体环境中拥有相对自由。”
“那癌细胞就是绝对自由了?”
“某种程度上……”
“别别别,生物我聊不过你,自由我不可能输,没人比我更懂自由……”
“那你选哲学课了?”
“不需要,我即是哲学。”
“Ukulahlwa才是。”
“对,Ukulahlwa也是。”
“好吧,论辩和解,我们吃什么?”
“吃点自由的……”
两个人的声音渐行渐远。
就突然有种诡异的CP感。
李峥使劲摇了摇头。
身后紧跟着就传来了拍笔的声音。
“哥,写完了。”杨军笔直起身,抱着已经磨到毫无图案的金属笔盒道,“那个……有普通话课么?”
李峥摇头笑着迎了过去,拥着杨军走向阳台。
“找找看吧。”
这个宿舍……这群老哥……
岂止是没让人失望。
简直就是一群宝藏男孩。
怪是怪了点。
但我李峥在他人眼里,又何尝不是个怪物呢?
只是……
到底什么是压抑与释放的中间状态?
勃……勃而不发?
非说的话,现在的自己,确实有这种进不敢退不甘的焦灼感……
要不,试试Ukulahlw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