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丹朱
小說推薦問丹朱
太子也不是无人知晓。
上河村案让人人都谈论太子。
想起这个皇后就恨的眼发红,本来已经证明太子是被冤枉的,出兵讨伐齐王就能昭告天下,没想到被三皇子横插一脚。
现在齐王是被讨伐了,但功劳和风头也都是三皇子的了。
太子除了挨了一通栽赃陷害,什么都没有。
“太子哥哥在朝堂上最近都不说话了。”五皇子叹气,“我从没见过他这样安静。”
皇后咬牙:“你们父皇上朝眼里只有那病秧子,下了朝就泡在徐妃那贱人宫里,如今除了他们母子,眼里都没有别人了。”
说到这里看了眼四周。
母子说话的时候,殿内的大多数人都退了出去,只余下两个心腹,此时见皇后看过来,两个宫妇也立刻退了出去。
“还是下手晚了。”皇后说道,“早点动手的话,哪有今日。”
五皇子道:“母后不要急,等他回来了,送他一碗药就是了,反正药还多得是。”
皇后并没有开心:“听人说,陛下还要亲自去迎接他。”
这种待遇从来只有太子才能有!
“接就接吧。”五皇子冷笑,“死之前也享受一下太子哥哥的待遇,也算他不白活一场。”
皇后却不愿意,太子的待遇只能她的儿子享有,其他人,包括死人都不行。
“你也是,什么都帮不上你哥哥。”她看着幼子,恼怒的骂道。
五皇子忙道:“迁都后我挣了很多钱,都给哥哥用了。”
迁都后五皇子私下把持田产买卖,皇帝还让二皇子四皇子去新城监工,五皇子也借着四皇子在工料上做了不少手脚。
这些事皇后当然知道。
“你哥哥缺又不是钱。”她说道,“是人手,做事的人手,解决麻烦的人手,要不然也不会想现在这样,遇到事,就只能眼睁睁看着别人功成名就。”
五皇子挨了一通骂,垂头丧气的告退了,正犹豫着要不要去看看太子,就见太子的一个随身太监跑来。
“五殿下。”他笑着说,“太子请你去东宫。”
五皇子高兴的抬脚,又犹豫一下。
太监看到了,似乎明白他在想什么,笑道:“别怕,太子不是问你功课,你上次不是说徐先生讲的课有些听不懂,殿下找到一个很合适的老师,让你过去见见。”
五皇子说不上心里什么滋味:“都什么时候了,哥哥还记着这个呢?”
太监笑吟吟:“什么时候?太子说了,你的学问不能丢,到时候学好了,就能跟陛下请个差事,好好做事,然后——”
五皇子不耐烦的打断他:“行了行了,我知道了。”说罢急急的向东宫跑去。
他过来时,太子的书房里还有另外一个人。
“阿玄。”五皇子很惊讶,打量他,“你好了啊,可是好久没见了,可不是我不去探望你,是二皇子他拦着。”
周玄穿着武将官服,瘦了很多,精神还好,只是看上去有哪里不太一样。
听到五皇子的话,他俯身一礼:“都是臣的过错,臣待罪之身,五殿下不用探视。”
五皇子一副见了鬼的模样:“周玄,你怎么了?脑子被打坏了?”
周玄什么时候跟他这样客气过?
太子轻咳一声:“不要胡说,这是阿玄谦和有礼。”
“对啊。”五皇子道,“周玄谦和有礼,这还不是坏了脑子?”
周玄没忍住笑了,道:“殿下,是这样,臣以前不懂事,行事逾矩,经过陛下的这次训斥教导,臣改过自新了。”
一口一个臣,听起来实在是骇人,五皇子还要说什么,太子对他摆手:“好了,你不要打岔了。”
周玄道:“我也没事了,领了差事,出门之前跟太子殿下您作别。”
五皇子好奇问:“你要去哪里?”
周玄道:“臣——”
五皇子打断他:“周玄你能不能好好说话,一口一个臣,臣。”
周玄道:“在殿下面前,我就是臣啊。”
五皇子摸了摸下巴:“这样,那我说什么你就要听什么?那你给我跪下。”
太子皱眉要呵斥,周玄已经肃容道:“臣奉君是臣之责,但臣绝不受辱。”
五皇子笑骂:“还是这副德行,好了,你愿意喊什么就喊什么吧,谁又能奈何你。”
太子道:“不要胡言乱语了,周侯爷奉父皇的命令去迎接三弟回京。”
五皇子哦了声,若有所思没有说话。
太子便对周玄道:“去迎接是应该的,三弟身子才好,在齐郡又很劳累,虽然齐郡收回了,但到底还有不少齐王遗众,再加上以策取士,引发士族不满,那边还是暗潮汹涌。”
周玄点头:“陛下也是这样的考虑,所以命臣领兵前去迎接护卫。”
太子欣慰道:“你能主动请缨也很好,这件事交给你,父皇和三弟都放心。”
周玄施礼:“臣定不负陛下的期待。”说罢告退了。
看着年轻人挺拔的背影,五皇子摇头:“真的是被打坏了,这样看来,人还是从小挨打的好,要不然猛一下挨打就承受不了。”
太子失笑:“不要胡说八道了,阿玄这是懂事了。”
五皇子撇撇嘴:“他懂不懂事又有什么区别。”
太子摇头:“好了,我叫你来是让你去见见这个新请的老师,我可是好不容易才请出山的。”说着伸手抚了抚五皇子的肩头,将褶皱抚平。
五皇子的心也似乎被抚平了:“哥,你不用为我费心思,我就是学问好了,在父皇眼里也就那样。”
“你的学问又不是为了父皇学的。”太子说道,“读书是为了让你修身养性,这是你将来立世之本,母后只生养你我两人,我最不放心的也就是你们两人。”
五皇子鼻子闷闷嗯了声:“我知道了,我会好好读书的,不让哥哥你担心。”
太子笑了笑:“也不用太辛苦,再怎么说,你还有我这个哥哥。”
五皇子忍不住咧嘴笑了。
“好了。”太子说道,“程先生在跟太子妃说话,你去见他吧。”
五皇子应声是,高高兴兴迈出去,再回头看太子已经坐回桌案前忙碌,五皇子叹口气,笑容散去,眼中怜惜又不甘,旋即大步而去。
五皇子并没有去见太子妃那里的什么先生,直接向外跑去,很快就看到了周玄的身影。
“阿玄。”他大步走近。
周玄停下脚,身形峻拔如修竹微微倾倒:“臣——”
五皇子一把搭上他的肩头:“别臣啊臣的,好好说话。”
年轻人站直身子,他的个头比五皇子高,五皇子如同挂在他身上。
“殿下有话请讲。”周玄说道。
五皇子将他拉近,低声说:“我和你一起去接三哥。”
周玄看他一眼,不待开口,五皇子松开他,对他倨傲抬头:“既然你对我自称臣,这就是我对你的命令。”
周玄笑了,俯身低头施礼:“臣遵命。”
……
……
福清轻手轻脚的走进来,将茶放在案头。
太子没有抬头,问:“怎么样?”
福清低声道:“一切如殿下所料。”
太子点点头,嗯了声:“那把人手安排好。”
福清应声是,轻轻的退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