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吞噬星空之太上問道》-第四百零四章 剎那永恆!(三月第一天繼續求票!)讀書


吞噬星空之太上問道
小說推薦吞噬星空之太上問道吞噬星空之太上问道
祖神秘境。
“北囚狱主那家伙还敢出现?”一道饱含杀意的怒吼从祖神宫内传出。
“九幽神主,夏至是你麾下的护教尊主,此刻他就在乌华秘境。就由你再率领麾下的两位宇宙之主,前去击杀北囚狱主。”
“是,祖神。”
祖神教的护教神主之一‘九幽神主’,当即带着他一派系的其他两名宇宙之主,当即便离开了九幽时空。
“给我将这讯息传播出去,让各大势力尽皆知晓!这厮消失数千万纪元,此次终于现身,不能让他逃掉!”
祖神宫内,一有着六条手臂、粗壮双腿人立形态的异族强者吩咐完后,依旧怒气未消。
这强者头部正面和反面各有一张面孔,一张白皙慈悲代表善念,一张漆黑狰狞代表恶念。
“是,双面祖神。”管理着亿万传承者的紫荆岛主回道。
此时这位双面祖神,头部前方的面孔正是代表着恶念的那一面,浓郁的煞气弥漫,显得很是骇人。
“多久了,他还敢现身!”双面祖神眼眸中闪过无尽寒意。
消失隐匿数千万纪元的北囚狱主出现在乌华秘境,最先得到这一讯息的就是祖神教和妖族。
而两大势力除了立即派遣自己麾下的宇宙之主往那赶去外,都不约而同的选择扩散消息。
“这北囚狱主,实力一般,也就仗着北囚狱这件至宝勉强算是三阶宇宙之主。可逃命能力极强,单单我们妖族联盟想要拿下他……代价太大了。”梦妖祖恨恨道,
“而且现在族内宇宙之主的顶尖战力都在宇宙海,等到赶回来,那家伙早就又躲没影了。他是宇宙公敌,将消息传播出去,让各方一起出手。”
“是,妖祖!”
原始宇宙最强的两大势力主动传播通知。
北囚狱主再次现身的消息,很快便令虫族联盟、机械联盟、人类联盟、星空巨兽联盟、狱族联盟、晶族联盟、北疆联盟等巅峰势力一一知晓。
……其他势力还好,距离乌华秘境最近的北疆联盟,却是瞬间群情激奋。
“北囚狱主那个老家伙还敢出现?”
“竟然一直藏在距离我们这么近的乌华秘境!”
“我要杀了他!我现在就从宇宙海赶回来!”
“我也去!”
“当初他把我关在北囚狱内上百纪元,最后还是我自爆而死。幸好盟主将我复活,如今我也跨入宇宙之主,当年的血海深仇,正好一起算下。”
北疆联盟乃是宇宙九大势力中族群最多的一个,不同其他势力背后或是巅峰族群,或是星空巨兽,甚至背后也有原始宇宙做靠山。
豪门盛宠:恶魔总裁缠不休
北疆联盟就是无数强大族群,弱小族群联合起来反抗那些顶尖势力的团体组织。
论强者数量,论宇宙尊者乃至宇宙之主的数量,都是九大势力中最多的一个。
理所当然的,在北囚狱主肆虐原始宇宙时,付出最惨重代价的也是北疆联盟。
为何群情激奋?实在是当初被杀的太惨了!
大量的宇宙尊者、宇宙霸主陨落,甚至连宇宙之主都陨落了两位。
明明两方无仇无怨,就是北疆联盟前去恭维北囚狱主,想要将他拉入自己势力,可就因为看不顺眼··北囚狱主便开始杀戮。
总之,北囚狱主就是个彻头彻尾的疯子,就是那些弑杀的宇宙最强者,虽然自身无牵无挂,可也没有他这样几乎将整个宇宙的势力得罪一了遍。
“北囚狱主?”
作为北疆联盟中最为顶尖的几位大佬之一,‘星河之主’看着自己组织内这些一听到这名字就红了眼睛的宇宙之主们,顿时也来了兴致。
星河之主成名较晚,真正踏入宇宙之主巅峰时,北囚狱主都已经销声匿迹,不怎么露头了。
可北囚狱主当年对北疆联盟的轻视、不屑和侮辱,让身为最高层的他也不能就这样坐视不理。
很快,北疆联盟足足有十六名宇宙之主,在星河之主的率领下,杀向乌华秘境。
就连人类主导的鸿盟强者,都有不少得知夏至如今正在乌华秘境后,纷纷向他询问,被夏至三言两语地揭了过去。
其他宇宙之主的联系夏至可以敷衍,可有一人的询问,就不能糊弄了。
虚拟宇宙,雷霆岛之巅。
被师伯唤来的夏至刚进宫殿,一身金袍的混沌城主就从宫殿深处弥漫的气流中走出。
“夏至,你见到北囚狱主了?那老家伙当初便有将近三阶宇宙之主的实力,这数千万纪元隐匿,现在实力就是达到四阶都不足为奇。”
“师伯。”夏至恭敬行礼,不管自己实力达到何等地步,对这位明面上的师尊都异常尊敬。
行完礼,夏至微笑开口道:“弟子是前去搭救罗峰的。”
“罗峰?”混沌城主略微有些疑惑,自己这小弟子怎么也搅乎进去了。
“他到乌华秘境闯荡,结果陷到青兠寇的冰狱内,在其中磨砺近三千年,已是有近乎封王无敌的实力。”
“罗峰又运气好,在里面得到了‘兽神传承令’,这下就待不住了。”夏至笑道,
“所以罗峰央求我前去搭救,正好碰到天狼之主也去救自己族人,我们俩就对上了。”
为汝花痴 纯粹女子
“天狼也去了?”混沌城主微微点头,“他在宇宙海的‘旋水河’内,击杀了第一宇宙时代骸族的‘骨焰尊者’,现在骸族的几位最强者都到流重山找妖族麻烦去了。”
“还有这事?我还当是他在旋水河内有机缘得到的至宝呢。”夏至一愣,随即笑道,“不过那天狼已经被北囚狱主击杀了。”
“天狼陨落了?”混沌城主惊讶道,“在原始宇宙,他有天狼殿可以躲,就是我轻易也难将他击杀。怎么死的?”
“是我先灵魂攻击让天狼的神体湮灭大半,又好巧不巧地被北囚狱主困住,至于后来在黑雾内是什么情形,我就不知了。”夏至道。
他就是北囚狱主的事,却是没打算告诉自己这位师伯。
既然自己想体验一把无拘无束大自在的畅快,这样的马甲身份还是不要泄露为好。
“那你现在?”混沌城主问道。
“我正缠着妖族的嫦鹫之主对战。他的《雷光三耀》声名赫赫,弟子想见识下。”夏至连道,
“至于北囚狱主,则是正往乌华秘境深处逃窜。我和嫦鹫之主远远跟着,看他去的方向,应该是想躲到迷失走廊内。”
‘迷失走廊’是乌华秘境六大极度危险区域之一。
不同于冰狱星带的危险是因为有实力堪比普通宇宙之主,又极度排外弑杀的紫兠寇尊者存在而闻名。
迷失走廊就是一个类似超级迷宫的地处。
最大直径近1.2万光年的超级迷宫,就算是宇宙尊者,甚至宇宙之主若是不在外界留下神力分身,都有可能迷失在其中。
那里时空紊乱,就算是完整掌握时间或空间法则,都不敢轻易瞬移。
否则没有坐标,又找不到对照物,在那么大的迷宫内,被困上个千万纪元都很正常。
“那老家伙这么久未出现,一现身就让天狼陨落,现在还故意往迷失走廊钻,看来又想肆虐一番。”
混沌城主唏嘘感叹一声,温润如海的目光却是放在夏至身上。
夏至微微一笑。
在原始宇宙,宇宙最强者虽然能得到原始宇宙意念诸如‘言出法随’等等特殊优待,可前提是不能击杀宇宙之主。
一旦击杀宇宙之主,那宇宙最强者就会受到原始宇宙意识的惩罚。
所以,一般宇宙最强者不会出面真正对付宇宙之主级别的强者,就是因为得不偿失。
因此,这次前去围杀北囚狱主的,势必将是各势力的宇宙之主们。
夏至想要的是磨砺自己,又不想找死,当然会做好计划。
方便逐个击破,又不容易被堵上围攻的迷失走廊自然是个极好选择。
“师伯?”
见混沌城主一直未开口,反倒是盯着自己看,夏至有些奇怪。
“才一万多年,你如今竟然已经能和嫦鹫之主那样的存在争锋了吗?”混沌城主低声感慨。
区区一万年,不过才一纪元而已。
对混沌城主这样的古老存在来说,这是多么短暂的时光。
他还清楚记得,那个刚在天才战崭露头角被自己师看中,来到混沌城后,跪伏在自己脚下的土著星球青年。
那时的夏至是那么稚嫩,可如今却已经是族群支柱强者,更是能与自己齐名的存在争斗。
“宇宙中,果然什么事都可能生。”混沌城主摇头一笑,“你可是跨入宇宙之主了?”
“不敢欺瞒师伯,我现在还未成宇宙之主。”夏至道,“弟子现在距离宇宙之主也只是一步之遥,所以才想与嫦鹫之主对战,也许就会有着触动。”
“嗯。”混沌城主点头,“嫦鹫在‘光时’与‘雷时’混合融合法则方面的造诣极深,你这样打算也没错。照你想的去做吧,若是有意外,就捏碎我给你的信物。你身后……还有我人类和鸿盟。”
“是。”夏至应道,随即又问道,“我们鸿盟不去追杀北囚狱主?”
他还担心若是有人类宇宙之主跑过去,自己不好处置。
“我们不去。”混沌城主摇头道,“北囚狱主也没怎么招惹我们鸿盟。宇宙各大势力中,也就我们鸿盟没吃过他多大的亏。这次要是我们掺和,惹得那疯子以后再报复,也是一件麻烦。”
历史上,针对北囚狱主的围攻也有数次,每次都被他逃脱,之后更是再次掀起肆无忌惮的报复杀戮。
鸿盟里面这次虽然议论纷纷,可也没谁愿意去掺和。
夏至点头。
重生之改造渣受 夜风起
之前的北囚狱主可是坐山客假扮的。
以他宇宙最强者,又是神王转世,玩弄一群宇宙之主简直不要太轻松。
……乌华秘境。
呼!
一座笼罩着无尽黑雾的古朴宫殿在星空中飞行。
在宫殿后则是有着滔滔河流和彩色丝线彼此碰撞着争夺对那宫殿的控制权。
破空飞行的宫殿,被两道巅峰领域类至宝影响,速度始终突破不到光速,进入暗宇宙中。
“你俩要打就滚远点,别跟在我后面。”似乎是不耐烦了,北囚狱主的冷厉声音自宫殿内传出。
夏至不为所动,依旧不紧不慢地跟着,星砂河内的至宝砂砾,不时化作手掌、刀剑,攻击向距离并不远的嫦鹫之主。
夏至不急,可嫦鹫之主急啊!
虽然压制着北囚狱无法达到光速逃离乌华秘境,可有夏至缠着,也始终拦不下北囚狱主。
看他逃窜的方向,分明是想去迷失走廊。
要真被北囚狱主进入那里,他们妖族联盟就是来上三五十个宇宙之主,想要再找出那疯子,也没那么简单了。
“夏至,你我联手先将北囚狱主拦下,等我妖族联盟的援军到了,我再和你对战如何?”嫦鹫之主的声音在夏至耳边响起。
自己族群陨落一宇宙之主,要是他们不让凶手付出代价,妖族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势必会成为整个宇宙的笑柄。
这一点,是嫦鹫之主绝不愿看到的。
“嫦鹫之主,你当我和你一样蠢?”夏至悠悠道,“你妖族联盟的宇宙之主到了,我还敢独自面对你们一群?”
“你——”
嫦鹫之主被气的一时说不出话来。
真要是有帮手赶到,不止是北囚狱主,就是这位人类天骄,他们自然也不会放过。
三个超级存在,一个在前面飞,两个在后面跟着,不时还会互相阻挠彼此。
“北囚狱主正往迷失走廊逃窜,有夏至阻挠,我暂时拦不下他。”嫦鹫之主遥遥跟着,看向夏至的目光更是欲要喷火,但也只能一次次向梦妖祖传讯。
乌华秘境内普通的危险之处自然挡不住三位各自都有至宝护身的宇宙之主级存在。
“哈哈哈……”北囚狱主狂狷地笑声传来,“想要围攻我,那就来里面找我吧。”
被浓浓黑雾笼罩的北囚狱直接飞入一扭曲虫洞通道中。
见自己树人分体假扮的北囚狱主终于进入到迷失走廊内,夏至顿时也不再只是缠着嫦鹫之主。
轰!
星砂河猛然狂暴,将梦祖域的无尽彩色丝线逼退,夏至手持长刀,直接朝嫦鹫之主呼啸飞去。
“嫦鹫之主,不试试你的《雷光三耀》,我是不会让你轻易去追击北囚狱主的。”夏至冷喝道。
“你就不怕宇宙各族将你与北囚狱主牵连?”嫦鹫之主手持两柄巨锏,背后的骨翅更是血焰蒸腾,愤怒咆哮道。
“说我与北囚狱主有牵连,这话你自己信?”夏至不屑道,“就算有人信……难道你们还要去鸿盟兴师问罪?”
嫦鹫之主一滞。
所谓宇宙公敌也是因为北囚狱主身后没有靠山的缘故。
若是他为九大巅峰势力中任何一方的成员,也不会被全宇宙各势力都喊打喊杀的。
有实力有靠山,纵使弑杀,行事邪恶……那也是强者的独特性格。
而没实力没靠山,行事乖张暴虐,又不遵常理……
这才是北囚狱主被列为宇宙公敌的根本原因。
“既然你想死,那我便成全你!”嫦鹫之主一声怒吼,终于不再忍耐。
“雷耀!”
嫦鹫之主手中的血红巨锏至宝瞬间仿佛有着无尽雷电霹雳灌注,整个身躯同样迸发夺目的雷光朝夏至窜去。
强横至极的威能,令他们之间的空间裂开一道漆黑的沟壑,不断延伸向夏至。
“哈哈,这才痛快!”夏至同样长刀朝前挥去,青蒙地刀光掠过将漆黑的空间沟壑都整个绞碎。
这是夏至这万年参悟融合法则,参照天赋秘法《刹那湮华》所创的一式‘风华’,已经有着近乎宇宙之主最强秘法的威力。
轰~~~
两股强大的威能碰撞,嫦鹫之主和夏至直接倒飞开数亿里。
两人刚稳住身形,嫦鹫之主就再次动了。
“光耀!”悄无声息地,嫦鹫之主化作一道黑影直扑夏至。
那双锏直到夏至面前才蓦然爆发绚烂的光彩,身后经过之处的空间更是一寸寸炸裂,宛如无数鞭炮炸响。
“给我破!”夏至双眸兴奋无比,死死盯着嫦鹫之主地双锏,手中长刀横切过去,这万年的法则感悟玄妙尽皆灌输其中。
蓬~~~
夏至感到全身一震,强劲地冲击力落在身上的至宝铠甲上。
得自虫族联盟的宇宙霸主‘仲斩尊者’所穿的那件高等至宝铠甲,瞬间便被超过其第三重形态的物质防御极限。
将嫦鹫之主的攻击削弱一万倍后,再落到他堪比至宝的身躯上,依旧让他神体损耗将近百分之八。
算上夏至对战时的燃烧神体,此时损耗已是接近百分之二十。
“面对四阶的宇宙之主,用的又是宇宙之主最强秘法,手中双锏也是巅峰至宝级别。”夏至暗自摇头,
“与嫦鹫之主相比,我神体庞大是优势,秘法差距虽有但不大,反倒是至宝和神力质量上落后了。”
他毕竟不是宇宙之主,就算10081倍完美基因的神体,也始终只是名宇宙霸主,只是相当于千倍基因的宇宙之主而已。
再加上身上的铠甲至宝虽是高等级别的极品,最多也就能媲美顶级至宝铠甲。
在与最顶级的宇宙之主对战时,顶级的至宝铠甲就有些不够看了。
而感受到夏至神体气息减弱,嫦鹫之主双眸一亮,“神体受损了?”
“看来夏至的至宝铠甲并不算强。我们妖族联盟的宇宙之主马上就能赶到,拼一把施展出最后的绝招,就算不能一招将他击杀,可让夏至实力大损下,也许今日能将这妖孽留在这。”
嫦鹫之主的成名绝学《雷光三耀》共有三式,每一式都有着独特的神力燃烧法门。
前两式都是宇宙之主最强秘法,且一式比一式更强,第三式则是雷时、光时两种融合法则的联合绝招。
嫦鹫之主曾经在宇宙海,由他主战分身施展这绝招,一招便令一名第二宇宙时代的宇宙之主陨落,吓得另外三名宇宙之主逃离。
经此一战,嫦鹫之主闯下赫赫威名!更是成为妖族中仅次于两位宇宙最强者的超级存在。
可这绝招虽强……唯一的掣肘就是对神体的负荷太大了。
除了他主战分身能够施展多次,就是嫦鹫之主的本尊将三式绝招依次用出,神体都会燃烧过半。
所以,之前为阻拦北囚狱主,就算夏至再挑衅,嫦鹫之主都不愿真正与他对决。
如今,看到有希望留下夏至,嫦鹫之主顿时不再留手。
轰!
两柄血色巨锏,一柄缠绕无尽雷光,一柄流转黑色光华,且两柄巨锏上的气息流动,竟仿佛是形成一完整循环般。
无比耀眼的光芒绽放,一道炫彩夺目的双色光耀,看似缓慢却几乎是瞬间来到夏至面前。
“死在我最强一招下,对得起你原始宇宙最强妖孽之名了。”嫦鹫之主道。
“这就是结合两道融合法则的最强秘法,能与师伯齐名的底牌绝招吗?”
早在嫦鹫之主起手施展最强绝招时,夏至就全神贯注地看着,待到双色光耀来到身前时,才终于应对这一攻势。
“绽放吧!”夏至眼中涌现痴迷,“刹那湮华!”
原始宇宙所赐的天赋秘法,那才是真正完美的时间一系融合法则的最强绝招。
也是夏至有把握在至宝、神力都不如顶尖宇宙之主时,依旧敢来感受对方最强攻击的底气。
“唰!”
完美无瑕的三色莲花在星空中盛开。
雷时、光时、风时三系融合法则组成的三道花瓣,在这一瞬间绽放。
“轰轰轰~~”
双色光耀疯狂地冲击在星空中的莲花上,狂暴的能量冲击力和炫目耀眼的光华令整座星空都仿佛一下消失。
刹那,却是永恒……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