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種奶爸俏老婆
小說推薦特種奶爸俏老婆
嗖、嗖、嗖……
刀光闪烁得越来越快,几乎连成一片,却没有一刀真的劈过来。
全都是劈到一半就缩了回去。
“林昆,你或许很牛逼,在这漠北曾震慑一方,那些所谓的毒枭大佬,听到你的名字会颤栗。”
“但今时不同往日,你离开军中太久,身上的戾气早就消磨得差不多,哪怕你真的有‘若有战,召必回’的决心,可人……要服老!”
骆金兰满脸的轻蔑,讥诮冷笑:“这些年,我见过了太多的军中强者,江湖强者,还有那些国外知名的杀手,他们或许曾一时风华绝代无人能及,可这个世界上最不缺少的就是天才。
一旦你松懈了,就会立马有人超过你。
现实就是如此的残酷,我想你应该比我明白吧?呵呵……”
“你应该感谢我,找来了十八刃卫来取你的这条命,十八刃卫在湾岛也是排名前十的团队,这些年不管是你们大陆还是我们本土,甚至国外的一些敬酒不吃吃罚酒的组织,都是被他们枭首。
能死在这样一个出类拔萃的团队刀下,是对你最后的尊重……”
骆家的其他人见形势完全落在自己这一方了。
纷纷开始叫嚣起来。
半分钟以前,他们还恨不得跪在地上向林昆磕头忏悔。
这时一个个又挺直了腰杆颐指气使,“姓林的,你也有今天啊,你也不打听打听,我们骆家的百年根基,岂是你轻易能撼动的!”
“不管你在外面有多么深厚的背景,但这里是漠北,在漠北就要按照我们漠北的规矩俩来,任何人忤逆了规矩,都要付出血的代价!”
“你放心,等到你今天死了以后,你在漠北所有的布局,我们骆家会毫无保留地据为己有,你那漂亮的媳妇,你的那些红颜知己们,我都要享用!”
骆北辉握着拳头,眼窝里充满猥琐的之色。
“我也要享用!”
“我也要!”
“哈哈哈……”
骆西辉大笑,“我已经开始有点期待,将姓林的肉,一片一片割下来,放在箱子里送给他的媳妇,还有他的那些红颜知己们,如果再被他的儿子、女儿看到,不知道脸上会是怎么样的表情……
男人生于世,一手钱权天下,一手江山佳丽,说来我们还要感谢姓林的,为我们漠北带来这么多国色天香的女人,几乎艳压了所有群芳啊,哈哈哈!”
骆家众人齐笑。
骆金兰、骆银兰的嘴角也勾起了淡淡若有的笑容。
“十八刃卫,动手吧,不要让他马上死掉,就按照我的几位哥哥所说,一片一片的将他的肉削下来。”
骆银兰冷笑着道。
“是……”
十八刃卫同时发出声音,声音飘忽,藏在风中。
唰、唰、唰……
四周的刀子一起出击,奔着中央的林昆就刺来。
林昆嘴角淡然地一笑,干脆闭上了眼睛。
十八把刀。
只有一把是真的切过来的,剩余的都是虚晃。
“我就一个问题……”
“你们转了这么半天的圈儿,就不觉得头晕么?”
林昆嘴角勾起一抹淡然的笑容,与此同时他出手了。
寒光一闪,白鬼畜看似很随意的背向身后一撩。
立马铿锵的一声。
在林昆后背距离肩膀很近的位置,迸溅起火花儿。
紧跟着白鬼畜又是向身前一提。
又是铿锵一声。
再次迸溅起了火花儿……
如此重复了六次。
飞速旋转的十八刃卫终于开始心惊了。
“杀招,天罗盖!”
“杀招,地网铺!”
“杀招,鬼门千刀斩!”
脚下、头上、四周……
瞬间一大片的刀光,仿佛结成了一个密不透风的大桶。
桶子的范围越来越小……
“他已经没有活路了。”
骆金兰淡淡地道,又轻叹了一声,“不过,他能逼出十八刃卫的终极绝招,已经很不容易了,江湖高手一千,能达到这种境界的不足一百。”
骆银兰道:“是啊,十八刃卫已经三年没有用过这一招了,瞧,这天上的月光都要变成血红色的了。”
“太好了,姓林的要死了!”
“哈哈哈,我们骆家要崛起了!”
“扶,扶我起来……”(一零)
苏醒过后的骆老爷子挣扎着,“我要亲眼看这个畜生被千刀万剐,与我骆家作对者,死!”
“死……”
这一声死,不是从骆家众人的口中发出。
而是在十八刃卫围绕的中央。
林昆的嘴唇只是微微一动,可这一个‘死’字,却如同天外飞来的大山,临顶压了下来。
林昆的手腕轻轻一扬,白鬼畜在眼前划过一道弧度。
看似轻妙的弧度,引起叮叮当当的一片脆响……
火星迸溅。
刹那间绚丽绽放……
与此同时,他左手猛然一挥,乌金色的光芒流转,斜地落下,在周身范围内掠下了一道圆弧。
叮铛声响不再。
喀嚓的碎裂声响连成一片。
看似坚固牢靠的白色大桶,瞬间被切开了一道大口子。
与此同时,一道浓烈的血气,直接冲向月光。
死亡并不可怕。
可怕的是突如其来……
可怕的是眼睛还在睁开着,脑袋已经从脖子上飞出去……
可怕的是想要对这个世界发出最后一声惨叫,却无能为力……
看着自己的身体倒下,看着自己的鲜血挥洒一地。
美妙,悲惨?
十八刃卫一下子倒下了九个人。
剩下的九个人觉察到情况不妙,转过身就要遁走。
“逃?呵呵……”
“我同意了么!”
林昆脸上的表情忽然间凌厉起来,一把抓住了一个十八刃卫的脖子,嘎嘣的一声,脖子扭断。
骆金兰、骆银兰惊讶地张大了嘴巴。
他们万万没有料到,会是这种结果。(零一)
“大意了……”
骆金兰咬牙切齿。
“姐姐,启动?”
骆银兰问道。
“如果再不启动,岂不是真要让他屠了我骆门!”
骆金兰喝道。
姐妹俩手中的一个遥控器似的小装置同时一按。
铿!
林昆手中的白鬼畜恰好刺在了一名十八刃卫的后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