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仙在此
小說推薦劍仙在此
神射一击,碎了。
那是【破天神射】朴步成大人的箭矢啊。
竟是被这个带着面具的北海人,直接一指点碎了?
那得是什么样恐怖无双的指力?
射手军官开始慌了。
难道是北海帝国的天人下场了?
不可能啊。
北海帝国的六大天人,身处何处,都已经清楚明白。
而且各自都有利益纠葛,不可能参与到这件事情之中。
那眼前这个人……
就在射手军官心思惊骇之际,对面的林北辰,再度出手了。
“既然出手了,还不滚出来。”
他反手在虚空之中一握。
一柄大银剑幻现在手中。
一剑斩出。
肉眼可见的剑气,排空如飓浪,破空斩出。
直指极光帝国大使馆。
“放肆。”
大使馆中,有阴沉的低喝声传来。
又是一道箭光,破空袭来,与剑气撞击在一起。
轰。
箭光瞬间破碎。
剑气余势不绝, 狠狠地轰击在了极光大使馆一瞬间亮起来的能量护罩上。
轰隆隆!
大地震颤了起来。
这一瞬间,即便是隔着几条街区的其他各大国家的使馆区,也都感受到了能量的爆裂和大地的震颤。
很多武道强者,在这一瞬间,感应到了战斗的存在。
而张昭的心脏几乎从嗓子眼里跳出来。
他和学生们都看到,在这一瞬间,极光帝国大使馆橘色的能量护罩的亮度,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衰减下去。
那意味着什么,所有人都很清楚——支撑能量护罩的玄纹阵法,就要不堪重负了。
而在这时,林北辰的第二剑,已经劈空斩出了。
他的动作很随意,只是一个简简单单的挥剑斩击。
但破空而出的剑气,却要比第一剑更快、更大、更强。
“不要欺人太甚。”
极光帝国大使馆之中,之前射箭的那个声音,发出了怒吼之声。
咻咻咻咻咻咻咻!
七星连珠。
七道箭光首尾衔接,如一条线般,射在了剑气之上。
轰轰轰轰轰轰轰轰!
七道爆裂之声,几乎是同时响起。
箭光破碎。
剑气依旧余势不衰,狠狠地轰击在大使馆的能量护罩上。
橘色的护罩光泽疯狂地闪烁。
然后——
咔嚓咔嚓咔嚓。
橘色的光膜,犹如破碎的琉璃片一样,在虚空中炸开来,蝶舞飞散。
残存的剑气,直接轰碎了极光大使馆的正门,破开了门后的庭院小广场,一直延伸到第二进门,破坏力这才消失,却已经在地面上轰开一道巨大的漆黑剑痕。
剑痕两侧,墙壁、庭院歪斜倒塌。
无数的人影,像是被捅了窝的马蜂一样,从大使馆中冲出来。
为首一人,身着麻衣,面色苍白,身形瘦而长,淡黄色长发,五官阴柔,神色阴鸷。
他手中提着一柄浅绿色的木质长弓,表情震惊而又愤怒,死死地盯着林北辰。
他的身后,都是极光帝国驻大使馆的高手。
“朴大人……”
断手的射手军官如同见了亲爹一样,连爬带滚地冲向麻衣木弓的强者。
林北辰并没有阻拦。
他的目光,落在麻衣木弓强者的身上。
后者顿觉自己好像是被两柄神剑抵住心脏一般,一股寒意不可遏止地浮上心头。
“在下极光帝国驻北海使团总武官【破天神射】朴步成。”
麻衣木工强者强压怒气,朗声道:“阁下到底是什么人?”
林北辰的脸上,露出古怪之色。
嫖不成?
难道是个太监?
这个名字,一听就不是什么好人。
“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平平无奇的北海人而已。”
林北辰淡淡地道。
“阁下身为北海人,却为何要杀我极光箭士,毁我大使馆阵法?”
【破天神射】朴步成沉声质问道。
林北辰笑了笑。
“你还有脸问?”
他轻轻地弹了弹手中剑,道:“把杀害学生的凶手,都交出来,再赔礼道歉,今天的事情,就算是暂时结束了,否则的话,极光大使馆之内,鸡犬不留。”
“你……”
【破天神射】朴步成面容震怒,道:“阁下屠戮我千余神射手,重伤大使馆武官赵浩,还要如此咄咄逼人,难道真欺我极光帝国无人吗?”
“我不和你废话。”
林北辰将逼格十足的气质,轻松驾驭,道:“你只需回答,交,还是不交。”
【破天神射】朴步成在这一瞬间,清晰地感觉到了对方语气之中毫不掩饰的杀意。
这是一个强悍到可怕的北海剑士。
最少也怕是半步天人的修为。
而他只不过是巅峰大宗师而已。
绝对不是对方的对手。
如何处之?
“两国交战,不辱大使。”
朴步成咬牙硬撑道:“你如此欺压我我们,可知道后果是什么?坏了规矩……”
话音未落。
空气里,白影鬼魅般一闪。
“规你麻痹呀。”
林北辰已经到了朴步成的身前,抬手一抓,就将那浅绿色的木弓,抓在手里,然后抬脚一个正踹,就将这位在整个极光帝国都颇为有名的箭道强者踹在脸上,直接踹飞。
轰隆!
朴步成的身形,重重地砸在大使馆中,撞塌了了一面墙,一座假山,三栋楼阁。
然后没入尘土之中,生死不知。
而其他的极光大使馆高手,则根本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
碾压。
这就是天人级对于天人之下武者的碾压。
哪怕是足以被无数武者视作是难以望其项背的巅峰大宗师,在天人级强者面前,也脆弱的如同一个刚出生的婴儿。
那个叫做赵浩的射手军官,一丝冷汗,就从鬓角流淌了下来。
“过去跪下,道歉。”
林北辰看着他,道:“别让我说第二遍。”
射手军官赵浩浑身颤栗。
他的意志力似乎还想要抵抗一下,但他的身体却仿佛不由自主地走了过去,噗通一声,跪在了擎剑卫指挥使张昭的面前。
“对不起。”
赵浩重重地磕头,大声地道。
张昭不知该如何应付。
“再去向那四个女孩子的赎罪。”
林北辰冰冷冷的声音又响起。
射手军官赵浩跪爬着过去,来到了李修远和柳文慧面前,重重地磕头,哀求道:“我错了,饶了我吧,我……”
锵!
柳文慧眼中冒着仇恨的光芒,抽出了李修远腰间的长剑,一剑刺向赵浩。
这个禽兽不如的东西,不但杀害了那么多的同学,还在过去的三天里,带给她和其他三个女孩子,永生难忘的折磨和耻辱,就算是将他千刀万剐、挫骨扬灰,都难以消除她心中的仇恨。
“不……”
射手军官赵浩惊呼,想要躲避。
但来自于林北辰的气机威压,将他死死地镇住,根本连一根手指头都动不了。
噗!
长剑刺入了他的心脏。
———
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