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俠兇猛
小說推薦大俠兇猛
瀚土大界,万族共存。
有妖族得天之垂,法身俱强,有海族天生掌水,遨游八川,也有巫族肉身强横,道成神魔。
更遑论那真灵生而神圣,一经诞生,就是天地霸主了。
唯有人族。
天生孱弱,血脉卑微,更无伴生天赋,在混沌,太古,远古,上古,近古之年,甚至一度沦为强族血食。
直到近古末,人族先贤自崇拜神魔的道路中终于摸索出一条可直指尽头的武道之路,自此蓬勃而发,百败百战,才逐步摆脱族群弱小之位。
之后数纪之内,又有连续多位王者诞生,威压天地,横击万族而胜,这才奠定瀚土百族之基,成就强族之名。
现如今,历经无数年繁衍,人族底蕴更是积累的不知凡几。
但,从本质而言,人族本身的朴素体质却并无太多改变,依旧羸弱,在尚未晋升符境,生命彻底跃迁之前,是无法踏足天穹的。
而那湛蓝云天,却始终如星空一般,对人族有着莫名吸引力。
“飞天啊~”
头顶明月越发晶莹,其色纯而意冷,月华轻柔,美轮美奂,而在月光缭绕之下,江炎轻抬一步,向上一踏。
嗒!
一步。
只是一步。
就只是如常人本能一般,随意踏出一步而已,但这一步在某些人目中,却可称为神迹。
因为,他真的立在了空中。
没有依靠任何器具,符箓,只是运转缺月飞天术,他就立在了空中。
“居然…”
“真的可以…”
江炎嘴角微抿,心中有喜悦流淌,运转缺月飞天术之下,飞行与他而言,将不再是凝望天穹时的臆想。
嗒嗒!
嗒嗒!
这一刻,长空之中,似有无形台阶,江炎步伐从容,一步步来到云天之上。
此刻,立于天穹,江河回望,他只觉天地山川尽入胸怀,日月星辰任其摇摆,无尽豪情催发,心情激荡之下。
他也禁不住一声长啸。
“吼~”
轰隆!
江炎一声长啸,如若吐出一道雷霆,只见漫天云流沸腾之下,如潮似浪,滚动之间仿若挤爆虚空,压出一圈圈白气向四方荡去。
滚滚音波纵横之下,小半异化之地都为之动荡。
“是谁?”
“发生了什么?”
其他在异化之地猎杀怪异的武者感知到这一声雷霆之声,或紧张,或疑惑,或凝重,但无论他们何种心态,此刻,皆都抬首朝着声源方向望去。
透过阴森灰气,只见那长空之上,一道金光缭绕的身影立于天穹,看不清其容貌形体,但也只是望了这么一眼,就有不少人觉得心身灼痛。
就似被烈火焚烧一般。
火性至阳!
“符境…”
“这种层次的存在也下场了吗?”
“自郡城颁发政令以来,这还是第一位来至此地的符境武者吧?”
“只是不知,这位是民间武者中的哪位大人?”
思绪纷呈之间,不少心思灵活之人纷纷拼命狂奔,向着异化之地反方向掠去,符境武者太强,若真的参与猎杀此地的怪异,攻伐之余波便可让这些人受伤。
“……居然真的把我当做符境了。”
感知到其他武者的动作,江炎眼眸轻眯,只觉有些希奇,他现在才只是堪堪突破金丹境而已,但这些人…
“似乎有些过激了。”
他觉得这些武者行为冲动,但事实上,这些正发力狂奔的武者们却并不认为自己的行为有所舛错。
对他们而言,那立于长空的武者,既有大日异象,又有飞天之能,一吼动荡长空,视之则伤心身。
以上种种,多为符境特质,是以,离开此地,躲避强者战斗余波,方为明智之选。
“这样也好。”
眼见诸多武者离开此方地域,江炎转而低声自语道:““这般一来,我出手也会少一些顾忌。”
话语一落,他身后那轮明月骤然亮了几十倍,月华幽幽,这一刻甚至盖过了大日金光,这一刻,江炎彻底全力运使了缺月飞天术。
轰!
只见一道流星于长空之上拉扯出道道焰火,先是冲上云霄,再是俯冲大地,继而在空中满是乱窜。
“我艹!”
衣袍被罡风割裂成碎片,又被焰火焚灰的江炎禁不住芬芳一句,他实在未曾想到,全力运转缺月飞天术,速度之竟会如此之快,这般极速,已经完全超出他的掌控。
“这道武技,珍贵更在我想之上。”
“那位神秘强者的位阶,或许超越符境……”
勉力掌控身体,尽量让自己不坠大地,江炎余出一缕力量分拨罡风,正要观察外界,就觉眼前忽的一暗,随即就有真实的坠落感袭上心头。
与此同时,种种极致负面情绪也自他心中滋生,悄无声息却又疯狂蔓延。
疯狂,焦灼,狂躁,悲恸……
“这是不小心飞入异化之地深处了吗?”
“这里还有那位强大存在滞留的深刻气机……”
念头刚刚升起,江炎身上就开始了变化,萦绕他周身的大日金光被某种‘黑暗’吞噬,而他体表则迅速升腾起大片白气,皮肤瞬间就变得枯萎凋零,放佛瞬间失去了大量水分。
变化并未停止。
黑暗中,江炎一身褶皱的皮肤刚刚絮絮落下,就有一道阴冷风流横亘而过,这股冷风几乎可以吹透心灵,传递着难以言喻的邪恶。
刹那之间,江炎忽觉身体发痒,外露的灰败血肉上,有着块块由细密颗粒组成的红斑飞快生长,而在红斑顶端,毛孔也密集张开,正有一步步白色绒毛钻了出来。
这些白色绒毛长的飞快,按照江炎估计,只用十息左右,它们就能变成羽毛。
“乐极生悲~”
危机之下,江炎先是自嘲一句,继而鼓动力量,再次全力运转缺月飞天术,直直朝着天穹至高出飞去。
咚咚!
咚咚!
心脏剧烈跳动之下,道道金灿血气自江炎周身外溢而出,远远望去,就仿若一颗黄金一般的星辰冉冉攀升天穹。
轰!
一枚枚音锥云在江炎身后爆开,撕碎漫天云流,这般极速之下,只有五息,江炎就摆脱了那片诡异昏暗。
这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