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秦朝當神棍
小說推薦我在秦朝當神棍
李水的情报,被搬到了火车头的大锅炉旁边。
冯去力的心腹亲兵兼管家冯甲,一直往锅炉里面填情报。
负责烧锅炉的秦兵看的叹为观止:“冯大人对这些情报竟然不屑一顾吗?这份魄力,真是让人敬佩啊。”
冯甲点头说道:“正是这个道理。你去通知其他人,让他们都来烧一烧,让所有人都知道,冯大人从来没有看这些情报。能打败蛮夷之国,靠的是冯大人自己,与什么谪仙,与什么情报,毫无关系。”
周围的小卒唯唯诺诺,去叫人了。
玩火,是人的天性。
无论长到多少岁,男人心中始终藏着一个男孩。
于是大家轮番上阵,开始玩火。
幸好李水提供的情报够多,足足装了几大麻袋,所以有头有脸的秦兵,都亲往锅炉里面填了几张纸。
在烧纸的时候,有个秦兵粗略的认得几个字,他一时好奇,看了看纸片上的内容。
冯甲立刻勃然大怒,指着这人说道:“你在做什么?你要帮着谪仙抢我家主人的功劳吗?”
“啊?”这人彻底懵逼了。
他实在想不明白,这两件事有什么关联。
怎么看了一眼情报,就是抢冯去力的功劳了?而且是帮着谪仙抢?
这都哪跟哪啊。
可就在他疑惑的时候,冯甲厉声说道:“你都看到什么了?”
这人惊慌的说道:“小人什么都没来得及看。”
冯甲想了想,说道:“下一站是北地郡站,你在下一站下车吧。这一场大战,你不用参加了。”
这人吓了一跳,惊慌失措的说道:“大人,这是为何啊。”
冯甲冷笑了一声:“为何?你当真不知为何吗?”
“你已经看了情报,大庭广众,不知道多少人知道了。”
“这种事,一传十,十传百。越传越离谱。”
“你说你什么都没有看到,可是传到后面,谁知道会变成什么样?”
“也许有人说,你看到了不少。甚至会有人说,你已经将所有的情报都背的滚瓜烂熟了。”
这人看着周围的几大麻袋情报,有些苦涩的说道:“这么多……小人如何能背的滚瓜烂熟?”
冯甲淡淡的说道:“这个,就不是我考虑的事情了。”
“总之,将来我家主人是要打胜仗的。万一有人拿你做文章,说是依靠你看了情报。主人才打了胜仗,那不是很倒霉吗?”
“所以,片刻之后,火车就会到站。火车到站之后,你要立刻下去,不准停留。到了北地郡之后,我会安排两个人专门看着你,不许你和外界接触。”
这人有点无奈:“那小人岂不是成了犯人?”
冯甲呵呵笑了一声:“你以为呢?”
于是这人很懊悔的被带走了。
为了防止他中途把可能看到的情报泄露给旁人,他的最上还被贴了封条。
现在这家伙对于“非礼勿视”四个字,理解的可是相当深刻了。
等把这人赶走了之后,冯甲又嘱咐一个忠厚老实的秦兵,负责看管周围的人,让他们老老实实的烧情报,谁也不许偷看。
这忠厚老实的秦兵答应了。
至于冯甲自己,则到了冯去力的车厢之中。
冯去力正在吃着最近特别流行的葡萄,观赏着颇有异域风情的乘务员。
冯去力有些感慨的想:“这些女子,真是漂亮啊。如果我能……”
“可惜,可惜了。”
可惜,谪仙早就有规定。乘务员是乘务员,绝对不是侍女。
她们每一个人都在商君别院有备案,虽然没有匠户那种崇高的地位,但是也非同一般了。
因此,这些女子,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冯去力正脑补的兴高采烈,忽然看见冯甲来了。
他随口问道:“情报可都烧完了?”
冯甲说道:“还没有,不过也快了。”
随后,他把刚才发生的事向冯去力说了一遍。
冯甲是冯去力的管家、心腹、亲兵。他很善于揣摩冯去力的心思,因此他做的决定,一般都会得到冯去力的认可。
不过,冯甲还是会告诉冯去力一声。
他绝对不能让自己的主人觉得,被架空了。
那样的话,冯甲也就危险了。
没有了冯去力,他也就是一个普通的奴仆而已。一旦失宠,立刻就会被打回原形。
冯甲很懂得这一点,所以他的一切行为,都是绕着冯去力转的。
冯去力想了想,对冯甲说道:“你做得对,有备无患。谪仙和李信,那可是两个无孔不入的人,我们必须严防死守。否则的话,一旦被他们找到了空隙,定然又要大做文章了。”
冯甲得到了主人的肯定,立刻兴奋的脸红心热。
冯去力想了想,又说道:“除此之外,我们也应该派人去咸阳城。”
冯甲兴奋的说道:“主人,小人也想到这一点了。”
冯去力笑着说道:“说来听听。”
冯甲说道:“小人最近发现,这所谓的谣言,会不会出现,那是有一定规矩的。”
“为什么关于谪仙的谣言这么少?因为谪仙一举一动,明目张胆。他的所作所为,大家都看在眼里。你给他编谣言,很难编,因为百姓们有分辨能力。”
冯去力点了点头。
冯甲又说道:“而淳于大人与谪仙相比,谣言就很多了。”
“有人说,淳于大人家财万贯,贵为咸阳亚富,但是舍不得花钱。”
“有人说,淳于大人有很多金子,但是他都把这些金子铸成了黄金书,里面刻着论语。”
“还有人说……”
冯去力淡淡的说道:“这些无稽之谈,就不用再说了。”
冯甲应了一声,然后干咳了一声说道:“小人的意思是说……为何淳于博士有这么多谣言?因为他深居简出。”
“他不发出自己的声音,自然有别人帮他发生。那些传闲话的人,自然是怎么夸张怎么说了。久而久之,淳于博士也就比较奇怪了。”
冯去力点了点头:“有道理。”
冯甲说道:“因此,小人想要恳请主人,派一个人去咸阳城,把咱们在这里的所作所为,详详细细的说上一说。”
“要告诉咸阳城的人,咱们从来没有看过情报,一眼都没有看过。”
“如此一来,等有人想要给我们造谣的时候,就无从下口了。”
冯去力点了点头:“有道理,与我的想法,不谋而合。你认为,派谁去比较合适呢?”
冯甲说道:“小人有个儿子,年方十八。精明能干,这次也随军出征了。不如……让他去。”
冯去力点了点头:“好,你去安排吧。”
冯甲答应了一声,兴冲冲的去找儿子了。
他很兴奋。
毕竟,冲锋陷阵,能立多大功劳?无非是砍几个脑袋罢了。
而且这样的顺风仗,对方定然是一触即溃,还没开始打就投降了。想要捞军工都不容易。
就算陛下龙颜大悦,厚加赏赐。那也是赏给大人们的。
自己的儿子是个小角色,根本分不到任何好处。
既然如此,不如派他去咸阳城。让他在城中散播一些消息。
至少冯去力会很欣赏,日后没准也能提拔一下。
冯甲,心立刻开了花。
冯甲的儿子叫冯小甲。
冯小甲得到父亲的吩咐之后,立刻欢快的答应下来了。
他是冯甲的儿子,耳濡目染,学到了很多东西,他当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如果做的好的话,自己这一次可以一飞冲天了。
很快,北地郡站到了。冯小甲下火车。
在下车的时候,他遇到了之前偷看情报的那位秦兵。
这秦兵就比较倒霉了,嘴上贴着封条,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最关键的是,他这副尊容十分吸引眼球,不少人都在看他。
冯小甲好奇的问道:“这是……”
旁边负责押送的秦兵认识冯小甲,笑嘻嘻的说道:“这小子叫管莫邪。因为偷看情报被抓了。”
冯小甲点了点头:“原来如此。”
然后他又好奇的问:“如果他吃饭的话,怎么办?”
秦兵说道:“吃饭的时候,是可以暂时把封条揭下来的。不过要有三个以上的士兵在场,互相监督,保证此人一句话都不说。”
“如果他敢说话的话,就再也不给他撕下封条了。”
冯小甲点了点头:“做得好。”
很快,他们走出了火车站。
管莫邪向北地郡走去,而冯小甲上了另一班火车,向咸阳城赶去。
坐在火车上,冯小甲的脑海中总是浮现出来管莫邪狼狈的样子。
他微微一笑,心想:真是同人不同命啊。
火车摇摇晃晃,冯小甲在卧铺上睡了一觉,再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快要到咸阳城了。
他伸了伸懒腰,心想:这火车,当真是好东西啊。以前没有几个月,哪能这么快回到咸阳城?
现在我精神百倍,一点都没有旅途劳顿的感觉啊。
忽然,车身微微一晃,随后又停稳了。
客人们鱼贯而出。
冯小甲也跟着众人下了火车。
他看到咸阳城之后,忽然一阵恍惚,有点不敢相信,自己在一天之前还在北地郡,而现在已经回来了。
他进城之后,开始思索怎么散布消息。
忽然,他眉头一皱,心中有了一条计策。
冯小甲兴冲冲的走到了将军小报报社。
他对报社的人笑呵呵的说道:“听闻提供消息,有奖励,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
将军小报的人说道:“自然是真的。不过有个要求,提供的消息必须真实。”
冯小甲连连点头:“自然真实。”
记者说道:“若是真的,我们会预先付你一些钱财。等到消息证实了之后,还会有尾款。如果消息是假的,我们会追究你的责任,你可想好了。”
冯小甲连连点头:“小人明白,这消息绝对是真的。”
冯小甲知道记者没有吓唬人。
这个年代,想要抓一个人太容易了,因为验传上面已经有了照片。
伪造身份,简直是难上加难啊。
什么?你想去照相馆,自己拍一个假相片,做一个假验传?
且不说验传上面都有暗记,普通老百姓根本察觉不到。
而且官府的人,就常年蹲守在照相馆附近。
一旦发现了可疑之人,立刻就会抓捕。
所以去做假验传,简直和自投罗网没有什么区别。
幸好。冯小甲的消息确实是真的,所以他也不怕追究责任。
这时候,记者已经饱蘸浓墨,准备开始记录了。
他微笑着说道:“请问,你有什么消息?”
冯小甲说道:“是关于御史大人,征伐蛮夷之国的。”
记者点了点头:“这是现在的热门消息,看你消息的内容丰富不丰富了。如果丰富的话,你会有一笔不错的赏金。”
冯小甲兴奋地搓了搓手。
没想到啊。这一趟还能赚点外快。
他对记者说道:“我亲眼看见,冯去力大人,没有看那些情报。不仅没有看,而且把情报都烧了。”
“不仅烧了,因为一个叫管莫邪的人,不小心看了一眼。冯大人立刻用封条封住了他的嘴,把他赶下了火车。关在了北地郡。”
记者:“……”
他看着冯小甲,严重怀疑这些消息是这小子胡编乱造的。
因为……太反常了。
情报是什么?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啊。
谪仙费那么大劲,搞到了详细的情报,结果冯去力根本不看?
不仅不看还要烧了?
不仅烧了,还要把看过的人赶下火车?
他疯了吗?他不想打胜仗?
如果不是冯去力疯了,就是冯小甲疯了。
冯小甲看到记者怀疑的目光之后,耐心的解释说:“冯大人说了,就凭他自己,自然也可以打败蛮夷之国。所以根本用不着这些情报。谪仙的好意他心领了。”
“不过冯大人认为,行军打仗,最重要的是有自己的主见,不要被别人所左右。”
记者点了点头:“原来是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