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獨仙行
小說推薦我獨仙行
卷十四锋芒毕露
第1939章变故迭起
炼体的神术他修炼过,眼下的“须弥天魔道”正淬炼胸腹间的穴窍,而真正的炼体他一直是在摸索中,甚至炼体的最高境界,金刚佛照体也只是在典籍中才有提及,真正炼体有成的修士从来还没有见识过。
当初闻人景睿曾经有过介绍,有个上昊族专门炼体的,传闻他们乃神兽玄鸟的后裔,单凭肉 身,就可以和真仙、大罗金仙硬抗而不落下风,甚至那些大罗金仙都达到以体驭法的境界,想想都让人激动不已。
半响,他才退出了内视,这次雷神殿之行收获极大,不但领悟掌控了雷电法则,连元婴、肉 身都得到了淬炼,如果那些天狐族的老祖知道会是这样的结局,又作何感想?
不过在此地耽搁的时间已经半月有余,圣婴和那头三首黑猴也淬炼完毕,是该离去的时候了。
随着单手在身上轻轻一拂,无数道雷弧闪烁跳跃,异芒交织,转眼在体外浮现出一袭精芒四射的长袍,雷电所化,符文游走,耀目奢华。
这些雷电色呈七彩,做成衣衫也太招眼了,他摸了摸鼻子,再次手势一拂,七彩长袍幻化成往昔的蓝衫,不过要炫丽许多,通体有符文若隐若现,看起来气势不凡。
他这才满意地点点头,袍袖抬起,对着前方随意地一甩,顿时这片天地变得寂静无声,狂暴的道道电弧似铭印在虚空中,纹丝不动。
脚下的巨桥正是雷电显化,踩在脚下,如同岩石般坚硬,他不禁有些感慨,远古的那位大人物竟有如此手段,肯定已经掌控雷电奥义,大道演化,雷生万物。
只是这样的大人物怎么会陨落?
一眼望去,巨桥直通云霄,如果这样步行通过,不知道要多久,他没有着急,信步而行,脚步声在空间中回荡。
果然,一柱香的时间不到,他前行了百余丈左右,眼前蓦地一晃,天地似水纹般波动,自己已经置身于一个大殿中。
这座大殿有千丈之广,古朴的气息扑面而来,道道雷电在空中游移,看起来神秘异常。
十几根粗大的立柱屹立四周,连同四壁都铭印着诸多图纹,各类妖兽,众多生灵,一个个匍匐祷告,神情虔诚,而顶部铭刻着日月星辰,在道道电弧掩映下,月升日落,星辰闪耀,如同大道演化,极为神奇。
他的目光一转,就落在了殿中的一张玉台上,那里有光幕笼罩,正是通过雷霆桥的奖励。
有了之前的经历,他对于这个奖励并没有抱太大希望,不过还是走上前去,谁知下一刻,他竟双目圆瞪,面露狂喜!
光幕内依旧雷芒浮动,十几道颜色各异的“游鱼”不住穿梭,竟是一枚枚的玉简。
上古功法!
一位仙帝似的人物所留,肯定是绝世神通!
甚至可以使一个宗门家族强势崛起!
不难想象,天狐族的那位大老祖就是在此处有了丰硕收获,从而一举奠定了如今的地位……
宝物虽好,弄到手才是自己的,在最初的兴 奋之后,姚泽迫不及待地把双手一探,丝丝电弧在掌上跳跃,朝着光幕径直插去。
“砰”的一声爆鸣,异芒急剧闪烁,一道银色光点一闪即逝间,就出现在面前,此时刺耳的音爆声才响起,竟是一根寸许长的银色小箭,对着眉心狠狠刺落。
这异变远超出他的预料,躲闪都已然不及,脸色狂变下,眉心间一阵刺疼,霹雳闪过,那银色小箭就消失不见。
此箭竟是雷芒所化,姚泽大口地喘着气,心有余悸地后退了一步,如果不是自己识海空间异于常人,这一击足以让一位真仙修士当场陨落!
看来正如之前皓石所言,没有天狐族的血脉,绝无可能在他们的祖地中有所收获。
他深吸了口气,左手抬起,电弧缭绕,再次朝着光幕狠抓而落。
爆鸣声起,又一道银芒激射而至,带着刺耳的破空声,这片空间都跟着坍塌出一片来,这次他早有防备,右手疾探而出,一把将银芒抓在了手心。
顿时耀目的异芒在掌中闪过,诡异的,下一刻就无声无息地湮灭消失。
看来此禁制对其它血脉有着极大的排斥,他的目光落在了那些游移的玉简上,就此放弃自然不甘的,此地又没有他人,心中一横,大不了花些时间把这些禁制都磨灭掉就是。
没有再迟疑,他的手腕一抖,一团霞光冲出,往地上一卷,等异芒散去,身前已经多出十几个颜色各异的阵旗,十指连弹,一道道异芒激射而出,在四周十丈方圆一闪而没,随着单手蓦地一掐诀,这片空间突兀地闪烁下,再次恢复了平静。
身处这样的所在,他并没有掉以轻心,特别是破解这道禁制,所花费的时间肯定不短,所摆设的法阵只起到示警作用,真有意外发生,也确保自己不用手忙脚乱。
接下来,他的右手朝着身前凭空一抓,“砰”的一声,一团赤色火焰从地上浮现而出,他竟施展神通,直接从这片空间中拘出地火,瞬间就将玉台包裹。
随着手势一变,赤色火焰顿时颜色大变,竟一下变成紫色异芒,无尽的雷芒在其中跳跃不定,熊熊燃烧起来。
玉台上的光幕被火焰淹没,随即发出刺目亮光,表面上升腾起丝丝电弧,一时间这片空间被“噼啪”的爆鸣声充斥着,光幕表面的异芒变得愈发炫丽无比。
如此足足燃烧了一天的时间,姚泽袍袖一拂,那些火焰雷芒都消失不见,而他的脸色却变得难看起来。
这么长的时间炙烤,光幕竟变得愈发厚实,显然以火破解,如同抱薪救火。
他沉默片刻,单指探出,在身前一笔一划地勾勒起来,很快一个散发着金光的符文漂浮而出,隐约间透出隐晦的威能。
半个时辰之后,空中多出八枚同样闪烁着金光的怪异符文,围着他一阵上下飞舞,一个个神威内敛,却给人一种极为压抑的恐怖气息。
“去!”
姚泽袍袖一甩,八枚符文诡异地一闪就消失了,下一刻出现在玉台上方,似落叶般悄然飘下。
光幕微微一颤,那些符文消融在表面上,一切都看起来毫无反应。
只见他轻吸了口气,单手猛一掐诀。
“轰!”
一道惊天巨响在空间中炸开,无数金芒交织急闪,剧烈的空间波动蔓延开来,坍塌扭曲,呼啸的飓风凭空生出。
“不好!”
难道这爆炸威能太大,直接摧毁了这座雷神殿!?
他的脸色大变,还没有其他动作,下一刻,瞳孔却是猛地一缩,似乎看到了难以置信的事。
飓风呼啸而起,玉台上连同光幕都不知去向,原来的位置竟多出一个透明的光团,如西瓜般大小,丝丝电芒从其中散发。
“这是什么?那些玉简呢?”
数息之后,空间波动消失,只有光团“滴溜溜”地旋转不定,透过那些雷芒,里面似乎多出一道漩涡。
姚泽被眼前一幕搞糊涂了,不知道这光团出现代表着何意,不禁上前一步,准备细看。
不料下一刻,异变突起!
在他刚靠近的瞬间,光团中的漩涡似乎感应到他的存在,骤然间雷芒狂放,把他的身形笼罩了,并一下子将其卷入其中。
这变故太过突然,猝不及防下,姚泽只觉得周身凭空多出一股巨力,还没来及挣扎,眼前再次一晃,竟发现自己已经置身于一片茫茫虚空中。
巨力消失,他有些惊魂未定地,真元并没有受到禁锢,手脚也无任何限制,当即神识放开,这片虚空竟看不出边缘,应该是处禁制所在。
“此地还是雷神殿内部,还是已经离开了……”
事已至此,他并没有慌乱,准备先四处探寻一番,不料下一刻,他的汗毛炸起,忍不住失声惊呼起来。
“谁?”
就在身前数丈远的地方,无声无息地多出一道身影。
那里明明什么都没有,而且自己的神识还扫过,怎么会诡异地多出一个人来?
来人周身似被一层虚雾遮掩,无法看清容貌,不过在其身后,多出一道隐约的光环,慢慢凝聚,犹如实质,上面符文光华流转,映照出一幅幅隐晦图案,将那道身影衬托的犹如一尊神明。
“仙尊!?”
姚泽再次倒抽口凉气,脸上都要僵化了。
只有仙尊那样的大人物,才可以凝结神盘,闪烁神光符文,其中蕴含诸多大道真义,难道这是一位仙尊?
或者是仙帝……
心中想到这些,他只觉得思维完全停滞了,这样的大人物,即便只是一道魂印,也不是自己可以想象的。
那身影并没有其他动作,似乎在等待什么。
“前辈……”
据传闻,一些大人物可以施展逆天手段,穿过无尽虚空,投下一道身影,这身影可以是难以想象的距离,或者在无数岁月之前,穿越时空,来到这一世,至于威能就不是自己可以揣测的。
似乎感应到他心中的嘀咕,那身影突然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