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國智能製造
小說推薦大國智能製造
“What?惊喜在哪儿?”查尔斯两手一摊,耸了耸肩膀,目光诧异的看着坐在主席台上的许振鸣。
对于许振鸣所说的香江回归查尔斯并不认同,也不认为这是一个惊喜。在他看来,香江的回归是米国和英国的倒退而已。
看着他诧异茫然的眼神,许振鸣表情严肃的说:“查尔斯先生,看来你并不认同我们华国的强大是对这个世界的贡献,就如同米国网友不认同酷睿一代PDA强大的情况一样。”
说话间,他拿出一些卡片对着摄影机的镜头。摄影机的镜头把这些卡片上的内容实时显示在许振鸣背后的液晶大屏幕上。
这上面都是一些米国网友唾骂酷睿一代PDA的恶毒之语。
如“酷睿一代PDA是垃圾产品,我们米国不欢迎这种垃圾……”等等。
米国网友的傲慢从液晶大屏幕上迎面扑来,让这间大会议室里的所有媒体记者们不禁为之咋舌。
“啧啧啧,要说酷睿一代PDA价格昂贵我能接受,假如说这种产品是垃圾我不能接受。”
“米国的网友都是如此的傲慢吗?”
“那是当然!他们从来都有一种天然的傲慢,自认为米国所有东西都是世界上最好的。”
会议室里,那些不是米国的记者们都如是评论着。
听到这些话,查尔斯的脸颊都不禁微微有些发烫。
他一直都在全球各地做采访,见识过的事情自然要比米国那帮网友们多得多。查尔斯也知道酷睿一代PDA非常先进,可以用划时代的新创意来形容。
但无论如何,他还是不能接受一鸣集团制造的产品居然如此先进,内心的情感过不去。
想到这里,他朝许振鸣尴尬的耸了耸肩膀,“许振鸣先生,第一个问题我不接受。下面我可以开始采访了吗?”
查尔斯利用规则,索要比别人多一次采访的机会。当然了,这种提问的机会还要看许振鸣愿不愿给他。
许振鸣面对摄影机的镜头,虽然此时非常不满查尔斯的态度,但还是给了此人一次提问的机会。
无论是谁也不能控制另一个国家的舆论。
即便许振鸣说得再好,这位查尔斯回到米国之后颠倒黑白、指鹿为马也不是不可能的。这种事情,他们时代周刊也不是没干过。
念及此,许振鸣朝查尔斯点点头,示意他可以再问一个问题。
“许振鸣先生,众所周知Palm是全球第一款PDA,你们这款酷睿一代PDA有没有借鉴Palm公司的产品呢?”
查尔斯拿起话筒,阴测测的笑着,一双蓝眼睛眨巴眨巴的盯着许振鸣。
他这个问题非常刁钻,其实就是在暗指酷睿一代PDA抄袭了米国佬的产品。
看着此人歹毒的目光,许振鸣突然笑了。
他知道自己无论怎么说,眼前这位查尔斯的新闻报道里都会这么写,“一鸣集团公司的董事长许振鸣也承认,酷睿一代PDA是抄袭Palm公司的产品。”
好在这次新闻媒体的采访也会实况直播,现在就能把这间大会议室里的场景传送到全球各地。
念及此,许振鸣对着摄影机的镜头说道:
“我们在研发酷睿一代PDA之前,也想找到一款产品来模仿。就如许多企业拿着我们开元手机正在模仿的情况一样。可是很遗憾,全球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一款PDA能给我们提供灵感。”
许振鸣说得很含蓄,表示自己不知道Palm公司还有一款PDA。
那玩意能用吗?
“哈哈哈哈……”
会议室里顿时响起一阵阵的大笑声。
众人都在嘲笑查尔斯的无知。
等这些人的笑声停止以后,许振鸣又轻蔑的笑道:
“查尔斯先生,你不会认为给我们一个原子弹,我们就能模仿出氢弹来吧?这是原理不同的两种产品呀。”
哗……
会议室里再次热闹起来,众人都开始鼓掌起哄。
“米国佬,你的问题已经问完,可以交出话筒了。”
“对,快点回去研究一下原子弹和氢弹吧。”
“反正你们米国有许多这种大家伙的。哈哈哈……”
记者们都开始调侃查尔斯。
……
于此同时,华国京师电视台的总部,香江数码节新闻采访直播的节目组。
一哥得到导演的通知,要立即插播一段视频。他跟两位专家小声讨论一下,便做好了准备工作。
这时候,小电视上出现维多利亚港的鸟瞰画面,以及许振鸣说香江思雅大厦是华国人的土地的画面。
这种画中画的直播方式,可以让观众们实时了解到新闻中发生事情的缘由。
“高!许振鸣实在高明。这话我爱听。”
“香江维多利亚大厦本来就应该更名。香江思雅大厦的名字就是好听!”
“我建议,香江回归之后,维多利亚港也应该更名为Hong港!”
两位嘉宾老师此时非常激动,握紧拳头给许振鸣点赞。
他们俩的激动之语,此时又通过电波传送到全国各地。全国的老百姓们在第一时间就能了解到香江发生的事情。
任何一位有正义感的观众,此时都在电视机前给这两位嘉宾鼓掌。
而京师电视台的一哥此时虽然很激动,却不敢跟在这两人乱说。维多利亚港更不更名,他在这件事上是不能随便发声的。
看着这两人恣意洒脱的模样,一哥真非常羡慕他们能随便说出自己的观点。
就在这时。
面对查尔斯挑衅的许振鸣,又把酷睿一代PDA的强大跟华国的强大联系到一起。并且还含蓄的指出查尔斯非常傲慢,不能接受酷睿一代PDA的强大。
不但如此,许振鸣还暗喻米国佬的氢弹和原子弹太多了,一直都用傲慢的态度对待其他国家。
这话说得解气,让一哥都忍不住要鼓掌赞扬了。
直播导演听到这些话,连忙在耳麦中喊道:“两位老师,过了过了。这些话不能说的。我们现在是直播呀。”
说话间,直播导演把这些声音给掐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