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灣奇蹟
小說推薦綠灣奇蹟
真的是无聚商进攻?
绿湾包装工用连续两档没有喘息的短传进攻压制住了对手,明知道亚利桑那红雀来势汹汹地准备抢回优势,但陆一奇的两招妙手却将进攻组的主动优势发挥到极致,反而是轻松地占据了气势的制高点。
第一年担任首发四分卫的罗杰斯,关键时刻承担住了无聚商进攻的压力,而且还是在国联决赛的舞台,确实令人刮目相看!
就在所有人惊讶于陆一奇胆大包天的时候,绿湾包装工的进攻节奏却放缓了下来,重新开始了聚商——
看来,刚才的无聚商进攻只是节奏调控的一种手段,从这里就能够看出来,陆一奇对于比赛的解读能力,仅仅一次无聚商进攻就打破了亚利桑那红雀防守组的来势汹汹。
正如“曹刿论战”所云,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现在,绿湾包装工已经抵挡住了亚利桑那红雀强力反扑的第一波势头,于是,陆一奇重新进行聚商调整,准备迎接第二波势头。
对于亚利桑那红雀来说,这是非常宝贵的调整时间,维森亨特立刻就抓住机会,连忙进行调动布局。
果然,维森亨特的调整立竿见影地取得了效果。
一档十码,亚利桑那红雀的防守战术稍稍做出调整,没有拉开距离,也没有贴身盯防,而是留下一定空间——但空间并不大,只是短短五码而已,等待罗杰斯将橄榄球传给站在边线附近的詹宁斯,角卫胡德第一时间拍马赶到,准确无误地完成擒抱,直接将詹宁斯放倒。
近身紧逼的压力,依旧是关键词。
胡德精准到位的强力擒抱根本就没有给詹宁斯留下任何机会,高度集中的注意力再次展现了防守组的姿态。
二档七码。
陆一奇稍稍放慢了节奏,绿湾包装工的聚商时间明显拉长了些许,此前总是消耗十秒到十五秒左右就结束,但这一次足足消耗了将近二十五秒,等待进攻组重新列阵的时候,距离开球倒计时已经没有剩下多少了。
旁观者能够明显感受到绿湾包装工进攻节奏的放缓下来,而对于维森亨特来说,他却需要深入思考,陆一奇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但是,单纯从进攻阵型却分析不出太多内容,因为绿湾包装工的进攻阵型依旧没有什么特别变化。
多线路进攻搭配手枪阵型,而且,同样是四名外接手的配置,左翼三名、右翼一名。唯一的区别就在于跑卫,与罗杰斯并肩平行站立的格兰特,站在了右侧,于是,也就形成了“三搭配二”的进攻阵型。
这依旧是绿湾包装工标准的进攻阵型,千变万化、难以捉摸。
维森亨特无法解读,于是亚利桑那红雀的防守站位也只能按照自己的节奏来,在云集更多进攻武器的墙侧堆积更多防守球员。
“攻击!”
罗杰斯双手持球,却出人意料地没有后撤,摆出了一幅快速出手的姿态,这让防守组顿时警惕起来——
此前两次快速出手短传都呈现出干脆利落的状态,没有给予他们太多反应时间,他们必须条件反射地快步跟上。
同时,格兰特的移动脚步吸引了更多注意,他从右侧绕过罗杰斯切入左侧,似乎准备从左侧槽位突破。
连带着,防守前线的球员都明显出现了重心转移,唯恐绿湾包装工故技重施,再次在短传区域制造波澜,但电光火石之间,却可以看到格兰特的脚步在左侧槽位之前就停了下来,视线落在了防守锋线上。
怎么回事?
五人冲传——防守组的战术意图在格兰特的眼中一目了然。
“进攻VS防守”,博弈与反博弈的较量在这一档攻防之中展现得淋漓尽致,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下半场以来始终保持着四人冲传强度并且取得不俗效果的亚利桑那红雀,毫无预警地突然发起五人冲传,增加一名线卫制造威胁,而且不仅满足于施加压力,并且还更进一步地试图突袭擒杀。
绿湾包装工长时间的聚商为维森亨特创造了布局空间,却没有想到,“聚商时间”本身就是一个陷阱,陆一奇引/诱维森亨特主动发起攻击的陷阱,然后,心态急切的维森亨特就这样踩了进去。
而早早布置陷阱的绿湾包装工又怎么可能没有应对办法呢?
格兰特,第六名进攻锋线球员。
格兰特从左侧移动向右侧,目的根本就不是为了吸引防守球员的重心,而是盯防潜在的冲传施压球员,他注意到了线卫唐斯比的上步,这才转移向了右侧——否则也可能停留在左侧盯防这里的冲传手。
格兰特的上步及时地拦截住了唐斯比的突破上步,原本已经岌岌可危的口袋保护,又重新稳定了下来。
砰!
砰砰!
双方锋线纠缠在一起,成功为罗杰斯赢得了一个观察空间,而脚步根本就不曾后撤的罗杰斯也按部就班——
不是快速短传!
罗杰斯的视线朝着自己左翼的三名外接球轻轻一个横扫,却没有出手的打算,就连假动作都没有,站在原地调整身体,转身就朝着右翼斜线拉开手臂,摆出弯弓射雕的动作,小臂短促高频地快速挥动。
蹬地!扭转!推送!
橄榄球就这样划出一道轻盈的弧线,朝着全场最被忽略的薄弱环节飞行过去。
什么?
居然是右翼!
此时此刻,只有外接手詹宁斯与角卫胡德形成对位的右翼,其他所有防守球员和进攻球员全部都聚集在另外一侧,这也使得绿湾包装工的右翼彻底清场,不费吹灰之力地形成一对一的单挑对位局面。
踏踏踏。
踏踏踏。
詹宁斯的前冲脚步并没有完全提速,朝着胡德前冲过去,却在双方即将碰撞之前,连续两个晃动甩开胡德的重心,而后突然提速,注意力被另外一侧牵扯住的胡德稍稍走神,就已经被詹宁斯甩开。
尽管胡德立刻转身追了上去,却依旧只抓住一片空气,瞬间就被詹宁斯拉开一个身位。
蹬蹬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