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利波特之渡鴉之爪
小說推薦哈利波特之渡鴉之爪
“你是谁?怎么进来的?”
望着突然出现在众人面前的黄毛亚洲男,本杰明高声质问道。
其身后的富兰克林等人也拔出魔杖对准了对方,亚瑟更是早早的就绕到了对方的后面,堵住了后路。
麦克冷冷的望着这一幕,心下有些不悦。
等级如此之高的私人酒会,竟然被不认识的人给混了进来,看样子那些负责警戒的洛圣都巫师们都玩忽职守了。
而面对如此阵仗,那人却是没有丝毫的紧张,反而微笑着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了一枚金币举到众人面前说道:
“别紧张,是我,维克托。”
本杰明伸展出来了精神力,检查了一番对方手里的经闭,随后他的脸上写满了狐疑,他并不相信对方的话,因为维克托早在这次战役打响之前就被关机了,现在已经还在共济会秘境内休眠才是。
可现如今对方拿出来的那枚金币却是共济会颁发给每一个成员的身份金币,这种金币上被附加了特殊的印记魔法,本杰明发誓自己绝对不会认错。
皱眉思索了片刻,本杰明还是将目光投向了麦克。
麦克此时脸上的表情也有些难看,但他却并没有在对方的身份上有过多的纠结,事实上他几乎在对方掏出金币的瞬间就确认了他维克托的身份,而真正让麦克感到疑惑的是维克托到底是通过什么方法逃过关机处罚的。
凝望了对方片刻,麦克这才沉声说道:
“维克托,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这就说来话长了,我使用了一些非常复杂的方法才能在本体已经关机的情况下还能保持活动。”维克托小心翼翼的收好了金币,这才摊开手说道,“就算我解释给你们听,估计你们也很难听得懂,所以算了吧。总而言之,我的确是维克托,我没有被关机所限制。”
闻言本杰明等人面面相觑,却都没有放下手中的魔杖和长剑。
虽然现在麦克已经确认了维克托的身份,但他逃过关机处罚自私外出也是事实,如果麦克下令的话他们依旧会下手将维克托抓住,即便对方也是共济会的一员。
麦克也没有制止本杰明等人的行为,他闭眼揉了揉自己的眉心,这才继续说道:
“那么你都跑出去干了些什么呢?现在出现在这又是怎么回事?”
“这正是我想跟你说的。”维克托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对不起,麦克,我闯祸了。”
麦克深深叹了口气,脸上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
他周围的本杰明等人也是面面相觑。
“额,这事情同样有些复杂,一时半会儿说不清楚,你们还是跟我一起来看看吧。”
言罢维克托便扭头向大厅隔壁的小房间走去,而本杰明等人在得到了麦克的首肯后也是包围着维克托跟了上去。
小房间内,一具‘尸体’正一动不动的躺在地板上。
看见他的瞬间,麦克的双眼就眯了起来,同时眼神也变得有些危险。
因为那具‘尸体’正是斯内普教授。
“你把斯内普教授给杀了?”本杰明惊叫道,“维克托,我知道斯内普教授他不是个好人,上学的时候也没少欺负你,但你不至于吧?”
“不……我没有……好吧,我承认我的确差点杀了他,但他现在还没死,我把他给救回来了!”维克托的情绪开始变得有些激动了,说话的音量也不自觉的上升了些许,“再说了,那也是他自己找死。我原本只是想找哈利波特借他那件隐身斗篷研究一下的。谁知道斯内普突然跳了出来,二话不说就开始对我下死手。”
闻言众人再次低头看向地板上的斯内普。
果然看到斯内普虽然面色苍白,一副死去多时的样子,但胸口处还是有轻微起伏的。
“所以你又对哈利下手了?你还是对死亡圣器不死心!”
周鸿突然跳了出来指着维克托一阵怒骂,或许是由于太过愤怒的样子,此刻他的脸都涨红了,身子也在不断颤抖着。
维克托并没有去理会他,只是耸了耸肩膀,然后摊开了手。
这是麦克以前的招牌动作。
周鸿激的气不打一出来,瞪着一双通红的眼睛就看向了麦克,大声说道:
“麦克!你看看他!”
众人的目光再次汇聚到了麦克的身上,维克托此时也不敢在搞怪了,微低着头一副做错了事的小学生模样。
麦克此时的表情很吓人,这几年洛圣都总裁和共济会会长的日子过下来已经让他有了些属于上位者的气势,尤其是现在他的心情非常不好,这股气势就被全部激发了出来,搞得众人都有些畏惧,感觉小房间里的温度都降低了些许。
沉默了好一会儿,一直到本杰明等人额头上都开始冒汗的时候麦克终于是开口了。
“哈利现在怎么样了?”
话音刚落,维克托就迫不及待的答道:
“这个你放心,我没有动哈利波特一根毛,他什么事情都没有。”
麦克点了点头,却没有继续问话。
维克托和哈利,他们都是麦克的好朋友,可现在这两人却干了起来。
手心手背都是肉,这让麦克很是难堪。
同时这也是麦克为什么之前没有对维克托进行重罚,而仅仅是暂时关机了事的原因。
除此之外维克托还是共济会的一员,他们之前可是有着‘牢不可破的誓言’所约束的。
麦克原本还想等这次的战役结束后再找个时间把两人约到一块来好好聊一聊,消除一下矛盾。
可维克托却给他来了个惊喜!
深吸了一口气,麦克最终还是作出了决定。
不管维克托的身份如何,也不管他为共济会作出了多少贡献。
但他这种完全不把麦克命令放在眼里的行为已经碰触到了麦克的底线。
如果都这样了他还不严处,那么其他人也难免会生出一些心思,真到了那时候队伍可就不好带了。
打定了主意,麦克也不再犹豫,开口说道:
“维克托,我觉得我给你的宽恕已经够多了。”
“我知道,麦克。我知道我让你失望了,我很抱歉。”维克托语气诚恳的说道,“不管你要怎么处罚我我都接受,真的。”
见维克托说的诚恳,麦克脸上的表情也是稍稍缓和了一些,但这却并没有影响到他的决定。
叹了口气,麦克摇了摇头说道:
“恐怕你要被无限期关机了。我很遗憾,维克托,这一次我将会亲自监督整个过程,你没机会再逃出来了。”
闻言维克托也是愣了一下,他很清楚,凭借麦克传奇巫师的实力,即便对方对相关知识并没有多少了解,但想要彻底将其关机还是十分容易的。
自己,恐怕真的要睡很长一觉了。
咬了咬牙,维克托最终还是点了点头道:
“我知道了,麦克,谢谢你。”
维克托在谢什么,大家都很清楚,但此时却没有一个人站出来为维克托求情,即便他们同是共济会的一员。
因为正如麦克刚才所说的那样,麦克给予他的宽恕已经够多了。
“那么,就先从你现在这具分身开始吧。”
言罢,麦克缓缓抬起了魔杖。
一大团上面刻有古代魔文的闪耀光带便自其杖尖喷射了出来,将维克托给缠绕成了一个木乃伊。
这些光带都是万咒皆终咒,在这些光带的缠绕下,维克托体内所有的魔力回路都会被消除,这样他的这具身体自然也就报废了。
就如维克托所想的那般,麦克虽然不懂什么炼金学,但传奇巫师那强大的魔力已经足以让他以力破巧了!
随着维克托的双眸失去光泽倒在地上,小房间内的气氛再次变得沉闷了起来,大家都看出了麦克此刻心情不佳,所以保持着沉默。
许久之后,和麦克关系最好的富兰克林终于是看不下去了。
他咳嗽了两声,在引起了麦克的注意之后才指着地板上的斯内普说道:
“那现在这家伙该怎么处理?”
麦克瞄了斯内普一眼直接说道:
“该治就治吧,炼金义肢什么的该装也给他装上吧,斯内普他不是什么坏人。”
言罢,麦克便毫不犹豫的按动了共济会金币上的门钥匙开关,返回了共济会秘境。
今天发生的事情太多,他已经乏了。
而小房间内本杰明等人也都自顾自的离开了小房间,压根就没有要去管斯内普的意思。
最后还是富兰克林叹了口气,极不情愿的回来扛起了斯内普。
……
三天后。
一个身穿黄黑色格子条纹衬衫的中年男人正独自一人漫步在对角巷的街道之上。
他的走路姿势十分古怪,看起来不像是一个普通人,反倒是和士兵的正步走有些相似,搭配上他那奇葩的衣着显得格外搞笑。
他的名字叫做科鲁兹-博格特。是一个纯血巫师,虽然他家不像马尔福家族那样富有,人口也不多,充其量只能说是普通家庭。
但这却并不影响他拥有非常良好的自我感觉。
在他心目中,只有春雪巫师才是真正的巫师,至于那些混血乃至麻瓜血统的家伙,他们充其量只能算得上是会魔法的人形生物,和神奇动物是一个级别的。
作为一个高贵的巫师,自然也要有匹配的上他身份的行为以及衣物。
所以科鲁兹一般每隔一周都会挑选一个天气晴朗的日子来到对角巷上,好好保养一下那套花费了他一年工钱才购买的老式礼服,然后去咖啡厅好好享受一顿下午茶。
科鲁兹将这一天称作纯血日,意思是提醒自己是个纯血贵族的日子。
说实话,作为一个高贵的巫师贵族,这样的活动已经这样的频率的确是有些寒酸了。
但身为一家魔药作坊的小主管,他的工钱也就只能支持他做到这种程度了。
科鲁兹这一次来对角巷就是享受纯血日的。
只不过和以前不同的是,这一次科鲁兹显得格外兴奋。
因为他已经连续四次错过纯血日了,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当初那些麻瓜巫师们在对角巷闹的很凶,他们这些纯血贵族都接到了来自魔法部的严格管制,要求他们呆在家里,否则就会被关进监狱。
不能过贵族日的日子对科鲁兹而言简直就是折磨,不过好在三天前那个囚禁他们的魔法部部长倒台了。
这个消息是科鲁兹在预言家日报上看到的,对此科鲁兹表现的十分愤怒。
因为新上任的那个魔法部部长是个麻瓜巫师,并且他还在预言家日报上宣布了很多对麻瓜巫师友好的政策,其中就包括了‘一切血统歧视行为都是犯罪,违者将被送往阿兹卡班!注:阿兹卡班看守不再采用摄魂怪,而由洛圣都巫师担任。’这一条。
这些政策在科鲁兹看来完全就是狗屁!
不过这个狗屁部长撤销了他们的禁足令,这已经是科鲁兹最近一个月以来听到过的最好消息了。
他在第一时间就赶来了对角巷,而现在,在享受纯血日之前,他还有一件必须的事情要去做。
那就是去古灵阁取钱。
这是不可避免的,毕竟保养礼服和享受贵族下午茶的开销可不小。
此时的对角巷上已经恢复了繁荣,不再像是前段时间那般的一派凄惨模样。
街面上人来人往的相当拥挤,正值暑假,时不时的还会有小孩子抓着冰淇凌快速跑过。
科鲁兹他小心翼翼的在人群中穿梭着,尽量不让自己和周围的人有任何接触。
这是个相当有难度的操作,但科鲁兹却做的很熟练,毕竟在过去的那么多年里他一直都是这么做的。
而他之所以这么做,完全是因为他搞不清楚路上这些人的血统,要是被麻瓜血统的巫师给碰到了,他非得恶心一整天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