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夢幻年代
小說推薦我的夢幻年代
《爱有来生》商业卖点几乎为零!
原时空,《爱有来生》名列09年十大炮灰电影第五名,为什么只是第五名?
因为有更惨的,比方说《白银帝国》、《拉贝日记》、《麦田》…
按照粉丝的说法:
“这是一部俞妃虹拍给自己的作品,她不是商人,她只是想了结心愿。”
“不是卖座的电影的才叫好电影!”
“俞女士是个文艺女青年,不屑去炒作,不在意别人的看法,做自己想做的就好了,票房高当然很好,不高也可以接受!”
这个没毛病,电影这种东西本身就分自我表达还有商业表达两部分…
《爱有来生》本身就是俞妃虹筹备十年,拍给自己的作品…
但你非要吹什么‘这是一部好电影,票房只是次要的’,咱们好好掰扯一下。
拍电影要不要钱?
既然推向市场了,那就得加一些商业元素!
至少你得尊重市场的玩法…
认为观众可以忽略,那制作出电影后,就应该自己躲在拉片室里慢慢欣赏,而不是拿出来公开放映!
你像陈老师就很好,人家的摄影展本身就没准备公开展览。
现阶段电影大卖需要的因素:大牌明星、强大的宣传、绯闻花絮还有所谓看点…
《爱有来生》,一个都没有…
俞妃虹还不愿意炒作…
那没办法了,沈梦溪无能为力!
“覃总,还有个办法,可以制造另一个话题…”
“什么话题?”
“我们可以邀请吴景、焦恩君帮忙站台…”
“…《小李飞刀》?”
“对!”
覃虹犹豫了一下:“这个…有效果吗?”
沈梦溪:“…你以为《画皮》票房成功只是因为电影本身?我们调查了,40%的观众是冲着赵巴菲买的票,他们的理由就一句‘我们要支持小燕子’…这说明什么?”
“说明什么?”
“说明当初看电视剧的那批小孩已经长大了,他们买得起电影票了,《小李飞刀》,惊鸿仙子、阿飞、李寻欢,这么好话题!情怀啊!”
俞妃虹插了一句:“…我已经很久没跟他们联系了…”
“没事,吴景那边我去说…”
“那焦恩君我来联系吧!”
……
做发行,很少亏钱。
《狼牙》那么烂,宣发成本都收回了,当然,制作成本就不管梦溪公司的事了…
《爱有来生》也一样。
这个戏只要做到800万票房,发行成本就能收回了…
至于日本版权…
200万人民币应该能卖到,再多,就不好讲了。
至于梦溪发行这个片子会不会影响到名誉——有啥名誉,梦溪发行的电影就必须赚钱吗?
插一句,俞妃虹跟吴景合作三次,两次都是CP。
《策马啸西风》很值得讲一讲,俞妃虹的那个角色叫高玉寒,一手把吴景饰演的孟星魂养大,然后两个人好上了…
高玉寒的身份是中原一点红的情人,孟星魂则是中原一点红的儿子…
所以日剧《贤者之爱》出来的时候,一堆人喊什么高能——你抢了我男人,我就泡你的儿子。
真鸡儿Low,这玩意,十五年前咱们的国产剧就已经玩这套路了!
如果,《爱有来生》找吴景演个主角,哪怕演个配角,沈梦溪都有把握把话题炒热!
他还在研究《爱有来生》的发行呢,猝不及防的《蜗居》火了…
而且是在没有任何宣传铺路的前提下,默默火了起来。
……
《蜗居》真的是献礼剧…
至少是打着‘民生’旗号的献礼剧!
否则,真不让播!
悠悠万事、民生为大嘛!
民生剧通常以百姓所关注的民生热点作为题材,以观众熟知的日常生活作为情节主线,以平实的视点描摹世态人情,反映百姓当下的生存境况。
《蜗居》的核心剧情就是买房!
艺术地再现生活中的矛盾,集中呈现一批人的生活状态与生存困境,将现实生活中买房、情妇、贪污等一系列敏感话题统统整合到剧集当中,这样的艺术处理自然能够激起更多观众的感情共鸣、触动更多观众的内心…
这不失为一个兼顾收视率与艺术性的讨巧之举。
许多观众将《奋斗》与《蜗居》二者进行比较,认为《奋斗》还给打工族们提供了一丝信念与动力,而《蜗居》则像一根针,将生活的无奈与残酷直呈眼前,深深刺痛人们心里最敏感的神经。
尤其是海萍的那句‘我每天一睁开眼,就有一连串数字蹦出,房贷六千,吃穿用两千五。冉冉上幼儿园一千五,人情往来六百,交通费五百八,物业管理费三百四,手机电话费两百五。还有煤气水电费两百……也就是说,从我醒来的第一个呼吸起,我,每天要至少进账四百,至少!这就是我活在这个城市的资本,这些数字逼得我一天都不敢懈怠。’
真实的让人心酸!
也正是这部剧,房奴和蚁族两个名词,正式进入了公众观念。
当然,后来上星播出后,影响越来越大,小三、高官、房奴、腐败,众多让人触景生情的桥段令观众心有戚戚,并引来专家学者的解读,而且成为海外解读中国社会的新样本。
干脆被打回去重新剪辑了…
《蜗居》的热播,无论它有着何种意义,或者引起什么样的社会话题,作为投资方的沈梦溪最关注的永远是商业价值还有演员们会不会因此收益…
商业价值没得说…
二轮上星,网络播放权都卖了。
盈利率150%…
然后,杨小蜜被骂成筛子了…
真的各种被骂,小三、渣女…
杨小蜜都抑郁了,她就演个角色,还能被骂成这样?
甚至排《仙剑三》的时候,还有一堆人专门跑剧组骂她…
不得已,给她接了个专访:
“我是演员,角色有正反派之分,剧本把人物人设规定了,作为演员演出来就完事儿,这是演员的工作。”
“海藻某种意义上来讲是一个悲剧角色,是现在社会一部分人的一个缩影,但可怜人必有可恨之处,我跟编剧、导演讨论这个角色的时候,我们一致认为她的底色就是精致的利己主义者。”
“我觉得观众骂海藻很正常,骂我就有点过分了…我演得好,你们应该夸我!”
“我们这个戏从导演、编剧到演员,乃至整个《蜗居》剧组的工作人员都是非常专业的,我们只是在努力完成好一个作品而已。”
“激情戏只是作品的一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