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國名廚
小說推薦大國名廚
乔帮主的瓷计划,经过数月筹划,经历了不少波折,终于顺利执行完毕,开业当天一千套产品被全部抢购一空。
不少顾客希望能够立即订购“乙系列”,被委婉拒绝。
对于购买了一套“甲系列”的客户而言,肯定是希望收藏全套。
但为了确保公平,“乙系列”还是会以预约制形式面向社会公开征订,届时老客户会拥有优先购买通道,至于数量也会比第一批更多。
八大名瓷组成的乔帮主瓷餐具,亮相之后,凭借高超的工艺技术,和顶尖的艺术性,赢得了社会的高度好评。
卓航刚和领导汇报结束,办公室桌上的座机响了起来。
“你好,卓会长,我是《炫瓷》杂志的记者法米亚,请问能对你作一个深入的电话采访吗?”对方用不太流畅的汉语请示道。
《炫瓷》?这可是国际最顶级地行业杂志。
至今国内只有为数不多的几人,接受过这个杂志的报道,都是陶瓷界响当当的人物。
卓航努力克制激动的心情,不动声色地问道:“法米亚先生,我是《炫瓷》杂志的忠实读者,也拜读过您的报道。这几年来,你比较关注欧美的陶瓷发展,所以报道的观点,也偏爱欧美化。”
法米亚笑了笑,“看来你对我真的很了解。实话实说,我在乔帮主瓷餐具系列推出之前,对华夏的陶瓷现况,一直保持很失望的心情。陶瓷是华夏的代名词,我喜欢华夏那些传世下来的陶瓷,但你也知道,这几年来华夏陶瓷在高端性和艺术性上,距离欧美的顶级工艺具有一定的差异。
华夏的陶瓷技艺在衰退,这是不争的事实。但是乔帮主的瓷餐具系列,让人刮目相看,糅合了整个华夏最顶级的工匠,打造出来的产品,不仅有传承,更有创新,无论是拿出来单独欣赏,还是放在一起研究,都具有很高的艺术价值。”
卓航听到法米亚前面半句,差点想冲过去打人,等听完了后面的话,他松了口气,“谢谢你的夸奖,我们的确还有很大的进步空间。”
法米亚道:“下面进入正是采访环节,请问您能详细点评一下此次参与设计的八大陶瓷工匠吗?他们各自的特点,以及最擅长的领域。”
卓航侃侃而谈,“我们此次邀请了八位来自不用领域的大国工匠,参与设计和制作,其中徐复先生,擅长磁州窑熬制,尤其是唐三彩和青花盘的造诣很深,至于王风雷先生,他精通景德镇窑,了解市场,知道现在消费者需要什么……”
卓航耐心地跟法米亚聊了足有两个多小时的电话。
法米亚对华夏的陶瓷行业有了全新的认识。
其实华夏陶瓷水平并不是没有进步,只不过缺少宣传的渠道,西方陶瓷行业对之不太熟悉。
挂断法米亚的电话之后,卓航用力挥舞拳头,此次与乔智合作,打造瓷计划十分成功,很难想像竟然遇到了国际行业媒体的关注。
国外的评价真的很重要,因为现在瓷器是被西方占领,华夏瓷器想要破局,必须要忍辱负重,路慢慢儿修远兮。
此次瓷计划最好之处在于,大家抛弃了门户成见,不再计较门派之争,而是携头并进,将最精华的东西,通过一套瓷器展现出来。
尽管都是成熟的烧制工艺,但凑在一起,效果就不一样了。
卓航突然有个膨胀的念头。
接近九万的定价,似乎一点也不贵,好像还有点便宜。
随后他接到下面人的汇报,有三个国家的陶瓷协会,邀请华夏陶瓷协会能安排代表团,前往他们国家考察交流。
卓航内心很振奋。
这么多年来,华夏陶瓷协会极少能得到如此真诚的邀请,大部分时候,都是他们主动邀请其他外国工匠前来分享经验。
一般来说,这种考察活动能促成较大的订单,参加考察的陶瓷企业能带来不少收益。
这算得上推进瓷计划的意外之喜了!
……
天色阴沉,山雨欲来,却无风。
潘家园,唐宝轩。
唐骑和唐双双叔侄俩,对坐在紫色的檀木桌旁下围棋,窗户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雨珠从外面溅入,唐双双对着唐骑笑了笑,“我去关窗户,你可别动棋盘。”
唐骑没好气地白了一眼唐双双,“以你那脑袋瓜子,我动了什么地方,难道能逃过你的法眼。”
唐双双笑道:“这倒也是。”
唐骑尽管下围棋多年,而且棋力不错,但面对唐家多年来公认智商最高的侄女,又下了几步棋,终于弃子认输。
“不下了,你下不过我。”
“哈哈,下棋,要将胜负放在其次。”
“下棋不为了赢,那还有什么意义?”
“下棋的本质是让人类发泄好斗的天性。”
唐双双无语,“ 叔,第一次发现,其实你也挺好斗的。”
唐骑看了唐双双一眼,“棋如人生,我其实想通过棋盘,告诉你一些处人与事的道理。”
唐双双怕被唐骑说教,笑着朝外屋看了一眼,“又来客人了,我过去帮忙。”
唐骑按住了唐双双,“现在唐宝轩增加了四个员工,都是从其他店铺挖来的熟手,用不着你帮忙,你过去反而会给他们增添麻烦,还是给坐好吧。”
唐双双掐着手指,算了算,“叔,咱们这唐宝轩看上去门面不大,没想到最近这段时间售出了差不多三千多万的高仿瓷,这钱未免也太好挣了吧?”
唐骑没好气地白了一眼唐双双,“你以为每天都能这样吗?现在大家蜂拥而至,是因为乔帮主八大名瓷餐具带来的影响力。等过了这一阵热度,生意就得一落千丈了。”
唐双双笑道:“知道我那个闺蜜栾盼吗?”
唐骑颔首,“栾家的那个小姑娘,长得很秀气,就是性格有点冷。”
唐双双感慨道:“栾盼现在改性子了,之前对乔智不屑一顾,如今引为知己。”
唐骑错愕道:“哦,他们还能有什么共同爱好。”
唐双双哼了一声,“这次乔帮主八大名瓷餐具能够这么火爆,跟栾盼有重要关系,如果不是栾盼帮忙写了一篇女权文章,哪能引起那么大的讨论啊?”
唐骑将事情联系起来,“哦,原来那个凤鸾鸣洲的公众号是栾盼的啊!没想到这么年轻的小姑娘,笔力不俗,文章写得那么好。她之所以将乔智引为知己,是因为觉得乔智维护女性的尊严吧?”
唐双双笑道:“是啊,乔智被称为妇女之友,可不是浪得虚名。”
唐骑摇头,直言道,“他在很多场合说女性的好话,原因很简单,女人的钱比较好挣。”
唐双双错愕道:“你把乔智想得太势利了吧?”
唐骑哈哈大笑,“是我说得有点过了。你可别告诉乔智。”
唐双双挑眉道:“其实我也能明白乔智的想法,每天用厨房的人,百分之七十是女性,她们才是瓷餐具的真正客户。要换做我,指不定舔得比乔智还厉害呢。”
唐骑站起身,走到窗口看了一阵,雨虽然不大,但下得绵绵的,一时半会肯定停不了。
曲海鹏打着黑色的雨伞将一个员工送到了轿车上,等到车影消失在雨雾中,曲海鹏才转过身,返回唐宝轩,唐骑注意到了曲海鹏的表情,至始至终都保持微笑。
曲海鹏今天之所以这么高兴,原因很简单,今日唐宝轩又签下了好几个大的订单。
乔帮主八大名厨瓷餐具很难买,但是唐宝轩和八大名瓷的窑主有很好的合作关系。
买不到乔帮主,但可以买唐宝轩出货的瓷具,价格不仅便宜,而且质量有保证。
……
卡特在监狱里等来了律师塞维尔。
塞维尔的表情不大好,卡特的心情有些紧张,第一预感带来了坏消息。
塞维尔摘下眼镜,从口袋里掏出眼镜布,擦拭了一番,语气很凝重地说道:“对不起,我尽力了。现在华夏警方还对你多了一项指控商业间谍罪,所以你无法申请回国受审。”
卡特目瞪口呆,“商业间谍罪?”
塞维尔颔首道:“你试图盗取唐三彩古釉秘方,而这个秘方是华夏的文化机密之一,表面上说是商业间谍罪,事实上性质更为严重。”
卡特眼中露出难以置信之色,他听得懂塞维尔的意思,自己的问题涉及到了更高层次。
涉嫌绑架、间谍罪,甚至侵犯华夏的文明密码,卡特心凉了半截,这罪名好像没底了。
卡特低吼道:“我不服!你给我请最好的律师,我愿意付出一切代价。”
塞维尔无奈摇头,“我可以满足你的要求,不过,恐怕无济于事。另外,我还得告诉你一个坏消息。”
卡特脸色有些疲惫,“说吧?应该没有被刚才更坏的消息了。”
塞维尔道:“乔帮主推出的八大名瓷餐具系列,大获成功,一千套产品当天销售一空,销售额接近九千万元。这套餐具在国际上引起了轰动,很多行业专家分析,这是华夏陶瓷复兴的转折点。”
“一千套?九千万元?”卡特的面部肌肉在抽搐,“华夏有这个消费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