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周仙吏
小說推薦大周仙吏
神都衙门,偏堂之中,张县令倒了杯茶给李慕,惊讶问道:“你怎么来神都了?”
李慕道:“因为楚江王的事情,被调来的。”
他回答了一句,又看向张县令,问道:“大人怎么变成神都尉了,我记得你是调任到中郡某县做县令的……”
“一言难尽啊。”张县令叹了口气,说道:“本官还没有到任上,原神都尉就被革职查办,下了大狱,朝廷不知为何,就让本官顶替了上来……”
从阳丘县令到神都尉,从管辖范围上看,相差不大,甚至还有所缩小,但都衙是朝廷直属,行政级别相当于郡一级,张县令在阳丘县蛰伏十年,终于在今日实现了官阶的三级跳。
李慕拱手道:“恭喜大人,贺喜大人……”
“恭喜个屁……”张县令将茶杯里的茶水一饮而尽,靠在椅子上,一脸的生无可恋,说道:“这个位置,哪里是这么好坐的,朝廷每年要换好几个神都尉,还不如以前在阳丘县安稳,本官可不想步了前任的后尘啊……”
他看向李慕,同情的说道:“你这个位置,也不好混啊,你可知你的前任,前前任,前前前任,下场如何?”
李慕道:“死了,瞎了,瘸了?”
张县令愣了一下,“知道你还敢来?”
李慕无奈的叹了口气,问道:“我也是刚知道,大人可知这其中的内情?”
张县令点了点头,说道:“这个本官只是有所耳闻,都衙上上上一任捕头,因为贪赃枉法,草菅人命,被陛下下令斩首,上上一任捕头,才上任三天,就摔断了两条腿,自己辞职,上一任捕头,在上任前一天,忽然双目失明……”
李慕惊愕道:“怎么会这样?”
张县令叹了口气,说道:“这都衙听着神气,实则窝囊,名义上管着神都大小之事,但发生在神都的事情中,有三成的事情不敢管,有三成的事情管不了,稍微走错一步,不仅屁股底下的位置难保,脖子上的脑袋也长不安稳……”
李慕如果知道他的前任都是这种下场,打死他也不会来这种鬼地方。
现在他已经对柳含烟和晚晚夸下海口,一年之后,要在神都混出个名堂,风风光光的把她们接到神都,现在临阵脱逃,为时已晚。
张县令看着李慕,说道:“总之,在这里当差,一切都要小心,千万不要惹事……”
李慕摇了摇头,问道:“大人看我像是会惹事的人吗?”
前面几任捕头的下场,让李慕心里有些郁闷,但这次来到神都,遇到的也不仅仅是坏事。
最起码,顶头上司是老熟人,至少他在衙门内的日子会好过很多,不会被人穿小鞋,李慕来之前还在担心,会被安排在旧党之人手下,此刻则是可以放心。
李慕抱着小白,走出偏堂,刚才那名捕快走上来,说道:“李捕头,我带您去您住的地方。”
都衙很大,李慕作为捕头,在神都衙门内,也有自己的私人住处。
那捕快领着李慕,穿过几道月亮门,带他来到一个小院子,说道:“这就是您住的地方,里面属下们早就帮您打扫好了……”
且不说都衙捕头的差事如何,起码这待遇,比郡衙好了很多。
虽然只有一间房,院子也很狭窄,但最起码不用和很多人挤在一起,李慕和小白住足够了。
他这次来神都,倒是带了不少银票,但住在衙门里面,显然要比住在外面更方便,也更安全。
等到以后在神都彻底站稳脚跟,再在都城内买下一处宅子,等柳含烟和晚晚来。
那捕快帮李慕将包袱放进房间,又将钥匙给他,说道:“床上的被褥是旧的,李捕头若是嫌弃,我帮你扔了它们,您可以去街上的裁缝店买一床新的……”
李慕不习惯用陌生人用过的东西,说道:“那就扔了吧。”
那捕快抱着被褥,飞快的跑出去,不一会儿,又哼哧哼哧的跑回来,问道:“李捕头还有什么吩咐吗?”
这小捕快倒也有眼色,李慕听他的口音,应该是在神都土生土长的,他初到神都,对一切还不熟悉,正好需要一个熟悉这里的人。
李慕看着他,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那捕快道:“属下王武。”
李慕继续问道:“王武啊,你在都衙多久了?”
王武笑了笑,说道:“属下从小在神都长大,五年前接替老爹,来的都衙。”
李慕道:“那你应该对神都很熟悉了。”
王武不好意思道:“不是属下吹嘘,在这神都,您说一个地方,就算是闭上眼睛,属下也能找到。”
“那正好。”李慕道:“我是第一次来神都,你带我在神都逛逛,顺便买一些日用品。”
王武立刻应承下来,他走在李慕前面,出了衙门,正好遇到几名捕快。
王武走上前,对几人道:“这是都衙新来的李捕头。”
其中数人,立刻对李慕抱了抱拳,说道:“见过李捕头。”
只有一名长脸中年捕头,只是看了李慕一眼,便扭过头去,抱着刀站在一旁。
走出都衙时,王武主动说道:“刚才那位,是孙副捕头,本来大家都以为,上一任捕头辞职之后,这捕头之位应该由他来坐,您来了都衙,他心里可能有些不服,过段时间就好了……”
李慕瞥了瞥嘴,说道:“这破差事还有人抢,他要是愿意,我和他换。”
王武讶异道:“李捕头莫非也知道,这不是一个好差事?”
李慕道:“你们都知道吧?”
王武嘿嘿一笑,说道:“这都衙的捕头,两个月换了三个,大家都看在眼里,也就孙副捕头死脑筋,就惦记着五倍的俸禄,可这俸禄有命赚,也要有命花啊……”
李慕道:“看来你对前面的捕头很了解啊,说说吧,他们都是因为什么事情才离任的。”
王武道:“这前前前任捕头呢,是因为站错了队,他站在了旧党一边,包庇旧党中人,贪赃枉法,草菅人命,被内卫查出之后,判了斩立决……”
王武一直在衙门,所知的内情,比刚到的张大人要多一些。
李慕又问道:“那另外两位呢?”
王武道:“另外两位,一位到任三天,摔了一跤,将自己的腿骨摔的粉碎,另一位上任前一天,就戳瞎了自己的眼睛,下一任就是您了……”
王武左右看了看,小声对李慕道:“属下听过李捕头您指天骂地的事迹,心里对您钦佩不已,但属下还得提醒您,神都和外面不一样,新党旧党,是非黑白,对错曲直,都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如果李捕头不想步前几位捕头的后尘,就要万分小心,每天逛逛街,喝喝茶不舒服吗,有些事情看见了,就当没看见,反正神都衙门这么多,都衙也就是个摆设,多做多错,不做不错……”
李慕看了他一眼,说道:“你倒是看得清楚。”
王武叹道:“也就是您,换做其他人,属下根本不会和他说这么多。”
王武苦口婆心的一顿劝,李慕记在了心里。
难怪他能在都衙待这么久,这份觉悟,比之张大人有过之而无不及。
既然新党旧党,是非黑白,不容易看透,那么他便不看了。
作为神都的一名小吏,他只需做好自己的分内之事。
两人走在街头,有人在街上纵马而过,惊起百姓一阵慌乱,王武慌忙拉着李慕躲在一边。
连阳丘县和北郡郡城都不允许在街上纵马,李慕问王武道:“神都街头,允许纵马?”
“不允许。”王武摇了摇头,说道:“这些事情,李捕头以后就知道了。”
一名老妪仓促闪躲间,摔倒在地,路过的行人,匆匆从她身旁走过,却无一人搀扶。
李慕走过去,搀扶起那老人,问道:“老人家,没事吧?”
老妪摇了摇头,说道:“我没事,谢谢你,年轻人。”
扶着那老人坐在路边休息,李慕才和王武继续向前,李慕叹了口气,说道:“这里真的是神都吗……”
“这也不能怪他们。”王武摇了摇头,说道:“几个月前,有人在街头搀扶起一位摔倒的老人,却被那老人反诬,后来告到都衙,当时的都尉,判处那扶起老人之人,杖刑二十,还罚了不少银子,现在遇到这种事情,大家心里都怕……”
王武道:“我知道李捕头来自北郡,可神都和北郡不一样,一开始可能会不习惯,以后见的多了,也就不奇怪了……”
李慕问道:“这种事情,陛下难道不管?”
王武摇了摇头,说道:“陛下管着三十六郡的大事,哪里有空管这些,李捕头如果不想得罪旧党,也不想得罪新党,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或者干脆将两只眼睛都闭上……”
李慕原本以为,阳县之事,只是特例。
毕竟,阳丘县和郡城,都还有公道和正义,神都作为大周国都,必定更有秩序,现在看来,或许阳丘县和郡城,才是特例……
很快的,王武便带他来到一处裁缝铺,这铺子里,除了帮人量身订制衣服外,也有现成的被褥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