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國戰隼
小說推薦大國戰隼
整个外场在非常多的角度部署了非常多的摄像头,黑丝带的任何情况都逃不过监控,哪怕是再小的异常。
在活动了十几分钟手脚之后,塔台批准李战进行地面滑跑了。
李战把油门杆推到半油门位置,两台新型涡扇发动机瞬间喷出炙热的蓝色尾焰,显而易见,没有开加力的情况下黑丝带是具备了超音速巡航能力的。这也是四代机的标志性能之一。
两台发动机迸发出强大的推力,发动机转速提升的速度非常之快。这一点李战在地面试车的时候已经强烈感受到了。当他松开刹车的时候,更深刻的感受来了。
非常非常的有质感,加速很快,但却不是轻飘飘的那种快,而是像大排量自然吸气D级轿车加速那样,不知不觉的速度就上去了。有点像歼-11系列和歼-15,与歼-10系列的有明显的不同。
机头猛地抬了抬那一下简直绝了。
正所谓黑丝带一抬头所有人都得低头。
跑道比较长,李战计算着距离留出了足够的减速空间。他注意到,黑丝带达到起飞速度仅仅需要三百米出头的跑道长度,如果开加力的话肯定能跑进三百米。这样的成绩绝对是世界上首屈一指的。
减速的时候全动鸭翼和全动双垂尾都能提供强大的制动力,于是给出了一个非常亮眼的减速距离。沿着滑行道回到起飞位置的过程中李战一直沉浸在震撼中。
他甚至设想,如果地面保障能跟上,以黑丝带这样的起降性能是完全可以部署在前线机场的,不需要很长的跑道,三五百米完全够用了。一些双向六车道、八车道高速公路、高等级公路是完全能够起降黑丝带的。
当然,黑丝带的后勤保障对现行的后勤保障体系来说绝对是一枚核弹。这可是隐形战机,如果有上隐形涂料,每飞行一次都要做一次复杂的保障,绝对是会要机务分队命的压力。
各个国家把前线战机造得皮实耐操,用尽方法简化维护工序,正是因为前线机场通常环境是非常恶劣的,甚至没有铺装跑道。在我军序列里,战机当中大概只有强-5这款低调奢华的强击机才具备野战机场起降能力。
说强-5低调奢华是因为那老爷子是扔过核弹的,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肩负着空中核打击的重任。后来把轰-6改出来之后强-5老爷子才卸下这副重担。
连续进行了三次滑跑后,李战基本找到感觉了。
时间走到了八点二十五分,李战再一次回到了起飞位置。
塔台上,包冠华出于慎重考虑,让陈铭负责具体指挥,所以陈铭当然不让地坐在了主指挥席上,包冠华坐在副指挥席上。
陈铭拿起红色的送话器,“洞幺,准备好可以起飞。”
“洞幺明白,可以起飞。”李战扣上氧气面罩,因为天色灰蒙蒙的,所以他没有放下护目镜。
他再一次狂打操纵杆检查各个可控翼面,随即踩死刹车,油门杆到底打开加力,转速猛地飙起,速度之快让李战小小的吃了一惊。他迅速松开刹车,黑丝带机头猛地抬了一下,随即狂奔出去。
滑跑了二百多米,李战轻轻拉起机头然后迅速改平同时收起起落架,黑丝带在距离跑道约五米的高度上贴地极速飞行,像个鬼魂一样。塔台上的一众人员早都目瞪口呆了。
都知道李战是个猛人,但是不知道他这么猛!
整个试飞工作停下来等的人显然是个中高手,问题在于这位个中高手的表现远远超出了他们的心理预期,尽管已经很努力去发挥想象了,但似乎距离这位个中高手的真实飞行技术依然是有着一段不小的距离的。
“猛人啊!”陈铭不由的感叹一句,“我还给他当教员,他给我当教员还差不多。”
这种起飞方式此前谁飞过,没有人。
更精彩的来了。
黑丝带还没飞一公里呢,李战突然的猛拉机头,黑丝带一下子战术后仰九十度,在超低空画出一道弧形的九十度角,然后呼啸着以极快的速度垂直爬升。
“这才是真正的旱地拔葱啊!”陈铭啧啧称奇。
别以为这是只有表演性质的起飞方式。充分利用战机的敏捷性和超机动能力,在最短的时间里离开跑道,然后在最短的时间里获得高度,在最短的时间里进入战斗状态。
就好比老陆的新型火炮,从行军状态到作战状态,只需要摁下按键,几秒钟之后就能完成状态的切换。
01号黑丝带很快的就垂直爬升穿过了云层,但是李战没有丝毫停止爬升的意思,反而向塔台报告:“各系统正常,正爬升率XXX每秒,还在提升,完毕。”
“明白,洞幺密切关注动力系统。”陈铭提醒道。
李战回答,“明白。”
不用说,什么适应性飞行计划全都可以扔掉了,人家直接就上升限测试任务了。要不怎么说还是老领导了解李战,包冠华就没有什么惊讶之色。李战这小子一旦上了天就不是你指挥他了而是他指挥你,地面所有单位都得跟着他的节奏走。
这也是他提前交代做好测试几个重要技术性能准备的原因。
几百万的老歼-7都让他给开出几个亿的豪华三代机的气势来,更别说现在开的是一架四代机了。
穿过了云层之后李战就放下了护目镜,云上云下的能见度是完全两种情况了。当高度上到了一万四千米的时候,尽管戴着心爱的白色劳保手套,他依然能够敏锐地感觉到了强烈的紫外线透过座舱盖照在手上的轻微感。
空军要求四代机的最大升限是1XXXX米,研发单位则是按照略高于该指标的标准来研制的。但是这里面并不是能飞到要求高度就行,其中的前置条件非常的复杂。
比如要求升限达到18000米,那么战机在达到这个高度的情况下是什么状态就非常关键了。部队要求的最大升限自然是战机依然有作战能力的情况下能够达到的最大飞行高度。摇摇晃晃的飞都飞不利索,再高有什么用。
再具体下去就是达到升限后还有多少作战能力,又会在哪些方面有所损失,等等等等,全部靠试飞员飞出来。
现在情况好多了,有大量先进的监控仪器可以对海量的数据进行记录,以前全靠飞行员用脑子记。第一代第二代试飞员是功勋卓越的。
到了一万五千米的时候,李战开始每增加一百米就报告一次,同时报告战机各个系统的情况。
一般来说在这个高度上大多数飞机都没有问题的,动力肯定是会有所衰退。高于平流层后,空气稀薄阻力小但是含氧量也降低了,一般的航空发动机动力会衰减得很厉害。
这个时候战斗机使用的发动机的优势就体现出来了,更大的压缩比更快的进气速度,减缓动力衰退。李战开过的所有战机他都飞过超过一万五千米的高度,此时就明显感觉到黑丝带的动力衰退很少,显然发动机是很厉害的。
但是研发团队明确表示,这个型号的发动机只是用来过渡的,专门为黑丝带研制的发动机还在攻坚阶段,性能更先进推力更大故障率更低寿命更长,总而言之更吊。
不太好想象如果换上了配套的发动机后黑丝带的机动性能会达到一个什么样的水平。本事黑丝带采用鸭式气动布局,成洛马厂通过研制歼-10获得了大量的经验和数据,气动四代机项目之后又用几种主要的气动布局做了大量的对比,最终确定采用鸭式气动布局。
显而易见,比F-22A,黑丝带的机动性和敏捷性更胜一筹。
这并非自嗨,事实是F-22A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就立项了,首飞时间是1997年,而黑丝带的首飞时间是2012年,这里面有足足十五年的时间差。最关键的是,进入二十一世纪后,尤其是黑丝带首飞那年前后,中国的航电技术突飞猛进,在不少技术方面已经领跑全球了。
拥有后发优势的黑丝带有了F-22A这么一个可以摸着过河的参照物,在长期的使用之后,F-22A有哪些设计是符合现代战争要求的哪些是欠考虑的,优缺点是早都充分暴露出了的。
从气动外形的选择也反映出来了对现代战场趋势理想的差异化,其中还有对具体的国防要求的不同。我国奉行的是防御型国防政策,空军要的战斗机是侧重于空防的,这一点从历代战斗机的侧重就能看出来。
另一方面则是,黑丝带比F-22A大了一圈,充分表明了人民空军喜欢大的性格。这同样也是国防需求提出的硬性要求。大航程、大起飞重量,大速度,实现从任何一个机场起飞都能够在两个小时之内到达境内的任何一个机场。
当初引进先进三代机的时候,一开始看的是米格-29,苏联方面也极力推荐米格-29,后来苏联解体,俄罗斯方面也是大力推荐米格-29,因为那个时候米高扬的情况非常的不好,急需资金。
但是人民空军对短腿的米格-29没有兴趣,反倒是对气动外形极佳拥有大航程的重型战斗机Su-27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恰好遇上苏联解体,当初引进Su-27也是颇多挫折。
歼-10A是个特例,这是我国第一种完全自主研发的三代机,虽然是中型战斗机,作战半径和最大航程达不到空军的理想要求,但是无论如何都要大力支持。
而且战场任务的分配上,依托完善地面防空系统作战的歼-10并不需要拥有和歼-11一样大的航程。再一个就是后续空军逐渐转换了歼-10所担负的主要责任,从侧重于争夺制空权到侧重战场支援、空中掩护,兼备了对地作战能力之后,经过B型的小批量使用,拿出了多用途的C型。
简单的说,歼-10的角色相当于F-16在美国空军中的角色。
在极佳的气动外形以及强大的推力下,01号黑丝带一口气杀到了一万七千米的高空。在这个高度往下看会看到一个巨大的球,那个球大部分是蓝色的,球沿处还泛着光。
原来地球是圆的啊!
李战不断报出最新的数据,地面的检测设备一直在对01号黑丝带保持着跟踪测量,各种数据汇总到塔台那里,技术人员忙碌不停地记录分析,一项项具体的指标变成了绿色,意味着这些指标在又一次测试中经受住了考验达到了要求。
“1XX!各系统正常!”李战再一次报出最新数据。
为了通话的简洁,使用了百米作为单位,只需要报出前三位数地面就知道具体高度了。
李战观察了一下发动机的转速,又一次报出数据后,道,“两发动力衰减了百分之X了,爬升率明显下降。”
陈铭问,“各项系统情况如何?”
“正常,飞机很稳定。”李战回答。
陈铭提醒道,“洞幺,你马上要接近最近一次升限实测高度了,密切关注飞机情况。”
“明白。”
塔台上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在显示屏上有一组数据非常的显眼,用于分隔的斜线右侧是上次飞出来的最大高度,左侧是李战现在达到的高度数据,数字在不断的上升,眼看着到达上次的最大高度就在顷刻之间。
陈铭低声请示,“领导,是否考虑平飞,洞幺一直在垂直爬升,我担心发动机出问题。”
“不用,他心里有数。”包冠华摇头说。
陈铭微微点头,想要拿起望远镜看,可是看到厚厚的云层当下就打消了念头,只能盯着显示屏上的代表着01号黑丝带的小飞机标志。
当两组数据完全一致之后,李战的报告同时传过来,“高度1XX,飞机各个系统正常,动力衰减得有些厉害。”
“已经超出了前次数据一百多米,洞幺你怎么考虑的?是否恢复平飞?”陈铭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