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秦多元宇宙帝國
小說推薦仙秦多元宇宙帝國
对于赵公明的说法,晓梦心中是非常不认同的,在她看来,赵公明这就是典型的富人思维,说好听点是不接地气,说难听点就是眼界太小,只盯着自己,却忽略了数目众多的散修天仙。
“对于天仙极致来说,自身道果打磨到了当下的极致,便只好回溯时光,在过去学习、进步。可是回溯时光不是那么容易的,时光长河本身便极为危险,至于道兄所说的,迷失在过去,前提是先得能安稳的回到过去!”
你要是和西王母有交情,能求来一道昆仑镜的投影,那你回溯过去,自然是没有问题的,肯定非常安全。
你要是有一个道君师父,哪怕你只是内门弟子,你回溯过去,也一定非常安全。
可是这个世上道君才多少个?
道君的弟子,是什么人都能成为的?
有的天仙极致,为了和道君扯上关系,便在修为达到了天仙极致之后,斩出一具没有修为,跟脚清白的化身,让化身拜入三教。
最终还让化身吸收本尊,对外号称,本尊才是化身,化身才是本尊,这都是没有法子的事情。
可是更多的天仙,他们不愿意这么做,于是乎他们就一咬牙,拿着自己炼制的时光宝物踏上了回溯过去的旅程。
运气好,没事儿!
运气不好,迷失在时间长河之中,迷失在过去再也回不来了,甚至是直接道化,化为了一件灵宝,至于真灵何时能回归,说不定永远也回不来了。
“道兄觉的,这天下间的修士,究竟是道君门下更多还是散修更多?道君门下,自然不必担心来自于时光长河的风险,可是那些散修呢?”
你三教弟子的命是命,散修天仙的命就不是命?
“更何况道兄以为,这些回溯过去的天仙,真的彻底把过去的精华吸收完毕了?不说别的,就说远古时代那些惊才艳艳的神通!”
“呼风唤雨,在祖龙的手中,一念之间,便可让整个洪荒充满了阴风、弱水,祖龙甚至可以一个念头,便将洪荒天地的生机毁灭的一干二净。”
“炼气士们看到了这一幕,便有了呼风唤雨这道法术。可是这道法术比起祖龙施展的,差距之大简直不能让人不敢认同,二者竟然同出一源。”
“祖凰练就阴阳五行七大神通,可以熔炼五行之力、阴阳之力,逆反混沌,重铸先天,涅槃重生也好,混沌一击也罢,不过都只是这道大神通的外相而已。”
“炼气士们看到了这一幕,最多也就是开发出阴阳元磁神光,连五色神光都复原不了。星神一脉的道君效仿祖凰,也不过是开发出了大阴阳五行元磁星光灭绝神刀罢了,比起祖凰原本的神通,一样不够看!”
“嗤嗤!区区一群天仙,哪怕是道君种子又如何?如今的这些天仙,这些所谓的道君种子,其实就是不知所谓!”这一刻晓梦直接开始了群嘲!
赵公明也是一位正在回溯过去的道君种子,所以赵公明也在晓梦的嘲讽范围内,不过赵公明却没有立刻生气,而是再等晓梦接下来的话。
“再怎么样,不过是一群天仙而已,却妄图解析道君层次的神通,即使幸运,也只能在偶然之间,窥视到神通本质的一鳞半爪,便自以为收获甚大。”
“如果这些天仙们愿意联合起来,一起解析道君神通,然后在花费上大量的时光,以及天长地久的研究之下,方才有几分可能窥视到这些道君神通的本来面目。”
“可是呢?当你们回溯过去之时又是怎么做的?明明在现代时空,一个个都知道团结一致,都知道互相交流,可是到了过去时空,反而反了过来。”
利用效率太低!
实在是太低太低,低到了帝国根本就看不上的地步!
“一个个的忙着回溯过去,却忘记了回溯过去的本质是为了什么,甚至是为了回溯过去而回溯过去!”
本末倒置,这就是如今洪荒之中那些道君种子的做法。
光想着我要赶紧回到天地开辟之处,成为真正的道君种子,然后就急急忙忙的赶回去,至于路途之中的风景,反倒是忘了去看。
赵公明沉默了,他开始回忆自己的经历。
“当年我回溯过去,到了三皇年间的时候,并没有想太多,仅仅只是加入了三皇的阵营,然后和几位师兄抱团,偶尔出动一次,其余时候便是在苦修。”
“如今,我已经回溯过去,到了上古时代神庭治世之时,这个时代的秩序比起远古时代要更强,我几乎是没做任何事情,除了偶尔听从道君讲道之外。”
“听道友这么一说,我好像确实有些急了,在过去时空,其实能做的有很多。比如自己建立一个部落,然后与三皇五帝等前辈争锋,哪怕最后胜不了,这个过程也一定很有裨益。”
闻言,晓梦面露微笑,至于内心之中,仍旧是摇了摇头。只能说虽然大家都是修士,可是彼此的思维方式却截然不同。
在晓梦看来,过去可改这一点,要是利用的好了,岂不是一个无限循环的大机缘?
路人甲第一次回溯过去,回到了三皇年间的伏羲氏时代,然后在特定的位置,一个怎么都不会发生变化的位置,比如昆仑山之中,藏了一件天仙层次的灵宝,以及大量的道法、经验,最终在后世之时,一个幸运的人族小子获得了这件灵宝,获取了这些经验。
而这个幸运的人族小子就叫路人甲!
我路人甲,回到了过去,埋藏了某个机缘,送给了未来的我。
不对,分明是送给了二十岁的我,这是送给了过去的我。
我,自己给自己开挂,送宝、送经验、送功法!
二十岁的我,便得到了如今两万万岁之时的经验功法,那么当这个开挂了的我,再次修炼到两万万岁之时,他该有多强大?
是不是意味着,当我回到现代时空的时候,我的实力瞬间会飙升许多倍?甚至二十岁之后的一切经历,都会因此而改变?
如果这个方法没问题的话,我路人甲,是不是可以重复这个过程?
嗯?
我又一次在两万万岁的时候,回溯过去,给了二十岁的自己一个更大更牛的外挂,一件品质更好的灵宝。
如果这条路行得通,岂不是意味着,只需要无限次的,回溯过去,给自己送外挂,然后当自己回到现代时空之时,便会无限的变强变强变强,甚至是成为道君?
如果这个办法没有问题,那么能不能把开挂的对象从自己换成人族呢?
第一次三皇五帝的时候,人族是部落制!
那么开挂一次,第二次三皇五帝的时候,人族是不是就变成了封建制度。
第三次变成了帝制!
第四次变成了……
当然了,晓梦虽然有这个想法,但是她也清楚,这天上没有大白天掉馅饼的道理,如果有,那一定是在做白日梦!
所以晓梦只做了几个呼吸的白日梦,就恢复了理智,因为尽管只过了几个呼吸,但是她已经想出了好几个漏洞。
哪怕理论上这个方案可行,但是实际上真正开始做的时候,谁能保证,二十岁的路人甲得到了外挂之后,还能达到原本的高度,再次修炼成天仙呢?
谁能保证,他获得了外挂之后,还能达到并超越原来的高度?
万一未来的发展因此而出了问题,甚至朝着更坏的方向发展,岂不是作茧自缚,自作自受,不作死就不会死?
即使退一步,假设路人甲自己给年轻的自己送外挂,并且由此产生的未来,全部都是正面的、积极的、好的。
那么当路人甲再次回归现代时空的时候,两个完全不同的记忆同时出现,两个完全不同的人格同时出现。
第一个人格是原本的,没有开挂,依靠自己努力成就天仙极致的路人甲。
第二个,是二十岁时获取了外挂,并更加努力,如今实力更强的路人甲。
两份完全不同的记忆,两个完全不同的人格,相遇之后,要么是前者胜利,要么是后者胜利,要么是同归于尽,互相融合。
路人甲怎么能保证,一定是前者胜利呢?
不要说什么,我最了解我自己,我提前设下防备一定能阴死那位开了挂的我。
这话纯属放屁,对方也是你啊!
你了解自己,那对方就不了解自己了?
对方就不会有反制措施?
尤其是当他的实力比你还要强大的时候,尤其是当他明悟一切真相的时候,你确定他不会反杀你?
至于说,将这一切告诉亲朋好友,托付给他们,让他们帮你看着这位开了挂的我自己。
可问题是,开了挂的你是你,没开挂的你也是你,当过去改变之后,亲友对你的印象就是那位开了挂的你,这种时候,原本的亲友还是亲友吗?
即使仍旧还是你的亲友,可你怎么保证,亲友就一定会帮助你而不是帮助开了挂的你?
反正在外人的眼中,无论哪一个,都是你!
这其实就涉及到了一个我是谁的终极哲学问题!
小明二十岁的时候失忆了,然后误以为自己是小黄,以小黄的身份认识了许多新朋友。
然而在小明的朋友眼中,小黄就是小明,你们就是一个人啊!
可是,小黄会这么觉得吗?
小黄只会觉得,你们认错人啦!
小黄错了吗?
小明的亲友错了吗?
所以,对于亲友来说,路人甲的真灵,从未发生过改变,那么路人甲就还是路人甲!
可是对于路人甲本人来说,开了挂的我就不再是我。
在晓梦看来,或许这一点已经有修士发现了,甚至之所以回溯过去之时,都改变身份,换个马甲,也是因此所致。
“当帝国在过去收获更多的时候,道兄还有截教的仙人,也可以来这里再次学习,道兄你知道的,帝国对于知识、功法,向来是不吝啬的。”
“哎,你都这么说了,我还能怎么办?我也觉得,如今这种回溯过去有些太急了,不仅是我,还有小妹她们,还有许多朋友,都陷入了为了回溯过去而回溯过去的怪圈儿,仅此一点,道友便有恩于截教,区区定海神珠,也不算什么了。”
一边抹去定海神珠之中的神念,一边递了过来:“此宝便送于道友了,不过道友也要小心,时间长河充满了危险,远不是大秦此前所面对的种种危机所能相提并论的,一旦出了事儿,可能就得师伯亲自去捞人才行。”
“其实,这还不是最可怕的。因为师伯一旦出手,肯定可以把师妹捞回来,但是谁知道这期间,师妹所在的地方又究竟过了多久呢?”
“我记得曾经有一位师兄,不幸迷失在时空旋涡之中,在哪里他忘记了自己的身份,然后做下了一系列让他极为惭愧之事,后来便形成了心魔,最后更是主动的化为了一件灵宝。”
“多谢师兄提醒,师妹知道了。”
……
敕!
一声低喝,晓梦便拿着二十四颗定海神珠来到了时光长河,和她猜测的一样,此刻的定海神珠,真的对时光长河产生了些许作用。
“果然,灵宝可以在不同的主人手中,发挥出不同的作用。时间长河,也是水啊,尽管这是我个人主观的看法,不够客观,可这才是灵宝的奥妙之处啊!”
“混沌钟在盘皇的手中,可以用来镇压无量鸿蒙,每当开天辟地出错之时,摇动混沌钟,便可以使时光倒流,恢复到之前的状态。”
“在太一氏手中,混沌钟可以用来定住时间长河,定住洪荒世界,镇压神庭气数。可要是在我的手中,说不定混沌钟就会变成我的实验工具……”
笑着点了点头,晓梦定睛一看便钻进了过去某个特定的时间段之中,当她再次现身之时,已经来到了长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