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場合同工
小說推薦戰場合同工
在奥达拉特民兵营地,哈桑将军正在当着手下的面大发脾气。
“该死的一个佣兵,居然也在我面前趾高气扬。说他们是摩洛哥人雇的,不是我花的钱。我呸!
就这么一伙雇佣兵,都骑到老子头上来了。真是气死我了。”哈桑将军端起杯子喝了一口水,随后直接把杯子摔在了地上。
哈桑将军的一伙手下全都战战兢兢,不敢回话。
“你们说,这口气能不能咽得下去?”哈桑怒道。
“不能,绝对不能。”下面的手下立刻点头道。“将军你发个话,我们这就去把那帮雇佣兵教训一顿。”
“教训个屁。就你们两块废柴,你要能教训得了他们,我还用得着在这里受他们的气?”哈桑将军回过头来破口大骂,“老子之所以受气,就是因为你们这帮家伙不争气。
但凡是你们要能打,摩洛哥人也得高看老子一眼。那还用得着这些雇佣兵吗?妈的,想起来就来火。”
“话不能这么说,将军。我觉得摩洛哥人找来的这帮雇佣兵,根本就并不是因为我们不能打。就算我们能打,他们也肯定会找这些雇佣兵过来。
我甚至觉得,这些雇佣兵。很有可能是摩洛哥军方找来监视我们的。”哈桑的一个手下小声道。
“这话怎么说?”哈桑皱起眉头。
“将军你想啊。我们跟奎恩他们不是一路的。奎恩他们这些人原本就是摩洛哥人,奎恩就根本不必说了,他根本就是政府军出身。他手下那些人之前也全都是摩洛哥军人。
所以摩洛哥人对他们是放心的,但对我们不放心啊。将军,我们之前是跟过西撒哈拉人民阵线的。跟他们摩洛哥人完全就是对立的两方。
现在虽说我们投靠了摩洛哥人。但摩洛哥人未必信得过我们呀。再说还有奎恩,他现在基本上不受摩洛哥军方控制了。摩洛哥人对他也不放心。
所以他们才找来这一帮雇佣兵。明着说是协助我们作战,实际上就是暗中控制我们。你看那个瑞克来了之后,那叫一个霸气。当场就说要指挥权。
他要没点后台,他敢这么霸道?说穿了这个家伙很有可能就是摩洛哥人派过来监视我们的。他背后有摩洛哥人撑腰,说话自然硬气。”哈桑的手下小声道。
“妈的,越想越窝火。”哈桑摇摇头。“原来想着投靠摩洛哥人,能够捞点好处。没想到现在帮他们打仗。还得受他们管制。连一个该死的雇佣兵头子都骑到老子脖子上了。”
“将军这也是没办法的事。谁让我们跟着摩洛哥人走了呢?”哈桑的手下有些尴尬。
“谁说老子就一定跟摩洛哥人走了?这世道,谁有钱谁是大爷。要不是现在摩洛哥人还在补贴我们军费。老子早就不跟他们混了。”哈桑摇摇头。
正在说话的时候,哈桑的另外一个手下急急匆匆的跑进来,在哈桑的耳边低声说了几句话。“将军。不好了。”
“走开,走开。站好了说。别离老子那么近。”哈桑正在气头上,没声好气的推开了那个手下。
那个手下看看左右,低声道,“瑞克先生,瑞克先生刚刚发了通知。他说帕特里克勾结外敌,出卖己方阵营,罪大恶极。为了以儆效尤,半个小时之后他要当众枪决帕特里克。”
“什么?他居然通知都不通知我,就要直接枪毙了?”哈桑暴跳如雷。“它妈的,太欺负人了。太不把我当回事了。他们在哪儿?”
“市中心广场。他们已经下令让所有人过去观看行刑,就是没通知将军。”那个手下压低声音道。
“妈的,带上弟兄,我们走。”哈桑一拍桌子站起身来。
“将军,将军。先别冲动,我们再想想办法……”哈桑手下的幕僚连忙拦住他。
“还想屁个办法。现在谁都知道我要保帕特里克,那个死雇佣兵就是不给我面子。他要当众枪毙帕特里克,就是想在所有人面前证明。这里是他说了算,我得听他的。
他要枪毙我的人,甚至不用跟我打一声招呼。想直接枪毙就直接枪毙。还让所有人过去观看行刑。这是什么意思?意思就是要当众打我的脸。”哈桑咆哮道。
“将军我看这事也未必。可能帕特里克确实出卖了我们,瑞克先生要以通敌的罪名枪毙他。也是在情理之中。毕竟战时通敌,这种罪,谁背上谁都得死。”哈桑手下的幕僚连忙拉着他解释。
“老子不管那么多。老子也不管帕特里克是不是出卖了我们。就算他出卖了我们。可我要保他,难道不行吗?他瑞克知不知道现在的局势?
奥鲁米联邦军虎视眈眈,这就不说了。我们前有摩洛哥人,后有西撒哈拉人民阵线,中间还有一大帮的地方武装。
像帕特里克这样的地方军阀,想要投靠我。我却把他杀了。以后还有谁敢投靠我?你以为那个瑞克是从严治军?
放屁!他就是想借机会削弱我在这些地方军阀中的影响力。最好弄得老子众叛亲离。”哈桑将军猛然一拍桌子,“带上警卫连,跟我走!”
哈桑不管其他人的劝阻,带上他的警卫连,强行冲进了市中心的广场。但是广场已经被戒严了,他们被挡在了广场外面。
一个士兵小心地对哈桑敬礼,“将军这里被戒严了。”
“放屁。这是老子的地盘,什么时候戒严得老子说了算。”哈桑将军怒吼道。“赶紧把你的人全都撤开。不然老子全部把你们抓起来。”
那个士兵一脸尴尬,“这是瑞克先生的命令……”
“我才是发号施令的那个人,他算个屁。”哈桑将军猛然推开那个士兵,带着自己的手下闯进了中心广场。
在广场上,正在进行一场公审。帕特里克被推上了会场,罪名已经被宣布完毕,按照规定将被判处死刑。
那个军阀帕特里克早就吓得腿软了,面如死灰。如果不是身后的两个雇佣兵牢牢的挟持着他。他几乎就要瘫倒在地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