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卒
小說推薦猛卒
吐蕃入侵唐朝主要是从五个方向,安西方向,河西方向、陇右方向、剑南方向和南诏方向,自从吐蕃三次败在郭宋手下后,他们在北路和西路出兵都谨慎了很多,但在巴蜀一线,他们却始终虎视眈眈,寻找着机会。
目前剑南节度府名义上有军队一万人,但实际上只有军队不足七千人,军队上上下下吃空缺成风,尽管剑南军只有不足七千人,但他们并不是宦官的嫡系军队,只属于南唐的边军,待遇要比神策军差了很多,月俸只有六百文钱,伙食也很差,士气普遍低迷。
剑南军主要部署在西川西部近千里的边境上,大大小小数十个哨所和主要城池,实际上,七千人根本就不足于守这么多哨所和城池,剑南军主帅王庆阳也顾不上太多,只把军队部署在雅州、柘州、汶州等几个重要的战略节点上。
这天下午,在雅州西面的崇山峻岭中,浩浩荡荡出现了一支两万五千余人的吐蕃大军,这支吐蕃大军由吐蕃的新星名将尚东赞统率。
这几年吐蕃内部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在大师莲花生的主持下,吐蕃全面改信佛教,去年出兵天竺,尚东赞率两万吐蕃军横扫恒河两岸,沿岸小国纷纷投降,并一鼓作气攻入摩揭陀国都城,不仅夺到了佛祖舍利,还缴获得天量的财富和奴隶。
这次出征天竺获得的战争红利,使原本羸弱的吐蕃国力一下子强壮起来,仓库里堆满了小麦,原野上到处是数之不尽的牛羊,上百万天竺人被掠为奴隶,他们放牧种田,使得无数吐蕃青壮男子从劳作中解放出来,加入了军队,吐蕃兵力从五万人一下子增加到十四五万人。
实力得以恢复后,吐蕃赞普赤松德赞的野心再次迸发,他要求大相尚结赞制定东征唐朝的计划。
尚结赞的目光盯住了南唐,他看到了南唐的虚弱和不得民心,恰好此时,南唐幼帝驾崩,朝内局势不稳,商结赞便抓住了这个机会,命从弟尚东赞率两万五千大军入侵南唐。
与此同时,他又部署了两万大军在陇右一线,一方面牵制郭宋的军队,另一方面也防止陇右军用围魏救赵的方式解成都之危。
作为东征主将,尚东赞第一个目标是雅州城,也就是严道县,夺取雅州城,他们就有了攻打成都的根基之地,同时也打开了通往富庶成都平原的西大门。
军队沿着一条河水向东而行,两边都是高山和森林,这时,尚东赞见东方天际泛起鱼肚白,距离雅州还有近八十里,他便下令道:“就地驻营休息!”
行军一夜,士兵们都累得筋疲力尽,纷纷趴在河上洗漱喝水,副将论多桑带着几名大将上前问道:“将军,为何不一鼓作气杀到雅州?卑职相信,雅州唐军一定会望风而逃。”
尚东赞耐心地给他解释道:“我们没有携带攻城的武器,只能靠奇兵致胜,虽然唐军士气低迷,很可能会望风而逃,但也有另一种可能,他们死守城池,雅州城高大坚固,一旦对方死守城池,我们麻烦就大了,所以必须谨慎,夜行昼伏,不能被敌军发现。”
尚东赞的解释让几名大将心悦诚服,纷纷行礼,“将军所言极是,我们明白了!”
将领各自去休息了,尚东赞却有点担心,不知自己派去人能不能找到安插在雅州城内的吐蕃探子?
……….
雅州城是边疆大城,人口不少,有近十万人口,很多边境贸易都在这里进行,商业还算繁荣,有很多吐蕃人、羌人、吐谷浑人以及南诏人开的店铺,城内人员结构也比较复杂,但虽然汉人占大多数,但这里也生活着大量的其他民族,以吐蕃人和羌人最多。
作为成都平原的西大门,雅州城的战略位置也十分重要,百年来,剑南节度府一直在这里驻扎重兵,虽然现在剑南节度府严重衰弱,但雅州的驻军还是达三千人之多,几乎占了目前整个剑南节度府的四成兵力。
同样,作为防御型的边疆重镇,雅州城修建得高大坚固,易守难攻,主将叫做张蒙,官任从三品云麾将军,上个月才刚刚到任。
张蒙并非剑南系的将领,而是神策军将领,而且他还是窦文场的十三个义子之一,号称十三太保,他排名第三。
作为从三品的武将高官,他却跑到雅州这个偏远之地来当守将,自然有他的道理,这里油水很足,虽然雅州城实际守军只有三千人,但兵部在册却是五千人,兵部是按照五千人发放军俸和粮食,这里面居然有两千人的空饷,是名副其实的肥缺。
虽然一个边军士兵每月只有六百文,但一个月就有一千两百贯的油水,加上可以变卖多余的军粮物资,一个月一千六百贯没有问题,孝敬窦文场一半,再分点给其他将领,他自己一个月能收入五百贯,一年就是六千贯,在这里做十年的守将,他真的就发了。
张蒙在城头上来回巡视,他目光望着城内的主干道东大街,两边都是店铺,人来人往,颇为热闹,不断有牵着骡马的商队走过。
张蒙在谋算一块土地,是一个吐蕃商人开的药店,这片土地足够大,如果自己拿下来,盖一座酒楼,财源岂不是滚滚而来?
“该死的吐蕃佬!”张蒙恶狠狠骂道。
张蒙下定决心,就在这几天,他要找个借口被这个吐蕃店主杀了,就说他是吐蕃的探子。
……..
张蒙如果知道,他准备污蔑成敌人的吐蕃商人真是一个吐蕃探子,就不知道他该怎么想了。
这家店铺位于东大街中段,是一家吐蕃药铺,店名叫药灵,在雅州城开了近二十年,占地约十亩,是整个东大街最大的店铺,而且地段极好,几乎是整个雅州城的中心,难怪主将张蒙对它起了念头。
店主人是一名四十五六岁的吐蕃人,叫做芒嘉,为人很和气,他给自己起了个汉名,叫做李芒,但其他店铺人都叫他芒大叔。
芒嘉主要做药材和毛皮生意,来自高原的药材在巴蜀一带很受欢迎,他的生意不错,有很多固定的客户,每年夏至后,从高原运来大量的虫草、天麻、贝母、掌参、雪莲、灵芝、羚羊角等等药材以及毛皮,这时,他的客户也会从各地赶来采购,药材卖完后,他又会采购一批生活物资送回高原,二十年一直都是这样过来。
正因为有季节性的因素,所以他平时的生意看起来不太好,店铺内总是冷冷清清,只有芒嘉那张黝黑的脸庞。
芒嘉实际上是一名吐蕃官员,奉命在雅州开店二十年了,一直在收集巴蜀的情报,同时也会偷偷运一些违禁品去高原,比如生铁。
中午时分,药铺来了两名年轻的吐蕃人,他们将一面铜牌在芒嘉眼前一晃,芒嘉顿时脸色一变,连忙把二人带到里屋。
为首的吐蕃探子将铜牌放在桌上,推给芒嘉细看,芒嘉仔细看了看,竟然是军队的铜牌,他立刻意识到要有军事行动了,连忙问道:“赞普决定夺取雅安吗?”
吐蕃探子道:“我们是尚东赞将军的探子,吐蕃大军距离雅州城已不到百里,今晚上就要杀到,尚将军说你已有准备,让我们过来看看,到底是什么准备?”
芒嘉点点头,轻轻叹了口气,“我确实已经准备了好几年,就等着这一天,你们随我来!”
他关了店铺,带着两名探子来到后院,从后门离开,穿过几条小巷,一直来到西城墙下,他走进了一间比较破旧的院子,这座院子住着他的几名伙计,算是药铺的宿舍,一共有六七间屋,最后两间屋似乎紧紧顶着城墙。
“这里面就是城墙,被我们挖空了,上面用木板顶住,走到底就是最外面一道城砖。”
芒嘉端起油灯走了进去,里面是宽厚的木板和粗壮的木柱,依稀能看见缝隙间的泥土,他走到底,面前是一堵墙,他拍了拍墙,“这些墙砖其实已经松动了,只需要一刻钟,我们就能拆出一个大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