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小說 聯盟竊取大師 線上看-第516章 orz讀書


聯盟竊取大師
小說推薦聯盟竊取大師联盟窃取大师
原本在拉克丝眼里高端、令人窒息的会面突然就变成了一场市侩的讨价还价,这让这位德玛西亚的贵族小姐颇为不适的扭了扭屁股。
但最终结果显然对于双方来说都十分满意。
柴安平乐呵呵的恭维着喀涐涅洛斯,反正好话不用钱。
在冰霜之母提出的合作基础之上,他干脆扩大战果加入艾尼维亚的队伍,准备一同复活喀涐涅洛斯,这样的一位存在不论何时都会是优质的联盟对象。
雪中送炭的恩情可不好还!
当然喀涐涅洛斯不可能告诉他复活的具体方法,只是让他尽力协助艾尼维亚。
事实上,就连艾尼维亚也只是一步步接受指引而不知道祂的全盘计划,在这种复活的关键时刻,祂不会允许任何意外存在。
当然这样的合作对于柴安平也是好处多多,双方在世界的见证下订立了不可违逆的灵魂契约,在柴安平根据喀涐涅洛斯的指导下缔造契约时,他又隐约浮现出了诡异的痕迹,放置在他意识空间中的“行窃宿命”正轻微的晃动着,其上充盈的星辰之力不断激荡。
“契约的见证者是谁?”他问道。
“无上的尊主,星辰的缔造者!”
喀涐涅洛斯简短的告知了柴安平,但对于柴安平而言无疑已经是清晰的指明了目标。
龙王!
“最后,祝福你,格雷西·雪莱。”冰霜之母柔声道:“愿你披荆斩棘,愿你前途坦荡……”
随着真神的祝福凝实,整个破败的神国突然肉眼可见的萎败下去,就连附身在艾希身上的喀涐涅洛斯声音都虚弱了下去,这样的异状让眉心处的眼球暗自古怪,但对于柴安平的承诺却又莫名生出了更多的信心。
对柴安平的祝福耗费了预料之外的能量,谈话必须结束了。
映入柴安平眼中的景象,就仿佛喀涐涅洛斯赠予自己的光环正在急速吞吃着这破碎的神国,将无数玄奥的秘密送入自己的身体。
强大的力量不断涌入,体内的形意犹如新枝吐芽节节拔高,完美的阀门再次箍住了旺盛的雷火,两者相辅相成,让柴安平不由自主呵出一口长气。
他搀住拉克丝的手,下一瞬就重新出现在了现世雪原之中。
在两人的下方,失去意识的阿瓦罗萨战母以及惊呼的瑟庄妮正在自由落体,他赶紧探出两条炼金触角缠住两人止住落势,这些大部族的战母有关喀涐涅洛斯的复活,可不能轻易死掉。
接着柴安平将视线投向更下方,雪原上的军队已经被庞大的裂缝分成了几大部分,一片狼藉。
“宣布战争终结。”
他看向瑟庄妮,淡淡的说道:“现在我可是领了尚方宝剑,就算一击把你的军队全部碾碎也无伤大雅。”
瑟庄妮:……
有这么威胁人的?
这时在柴安平魔力灌输下的艾希也悠悠醒转过来。
“我……嗯?这是在哪?!”
她感觉自己在温暖的怀抱中一觉睡醒,却已经到了这样的高空之上!
她不是正在经历一场诺克萨斯杀手的刺杀吗?
“早上好啊,艾希战母。”柴安平咧嘴笑道。
这位年轻有为的战母显然还没走出被喀涐涅洛斯占据身体的负面影响,整个人看起来还是晕乎乎的样子,脸上还带着些许痛苦的表情。
毕竟任谁容纳过大的东西之后都会被动拓宽。
艾希:“……”
这是谁?
“看来这位阿瓦罗萨的‘女王’还没有搞清楚状况。”瑟庄妮嘲讽道。
“这是什么值得骄傲的事情吗?”柴安平闻言勒了勒瑟庄妮身上的触角,让她把剩下的话全都憋了回去。
简短的跟两位战母介绍清楚情况,柴安平拿丽桑卓出来举了反例,言明了两大部族拒绝合作的下场,结果这场在高空上的谈判过程顺利的超乎寻常,因为艾希体内还残留着喀涐涅洛斯留下的感知力,因此她很清楚自己面对的是什么存在。
两大部族打成这样的惨烈战场想要立刻终止无疑非常困难,但那也只是对于凡人而言,在这片普遍信仰神明的土地上,止戈比柴安平想象的还要容易。
要是德玛西亚的话,他们还要考虑“荣誉”之类的东西,有时候就算是死也不可能往战壕后面后退一步。
说归说,但即使是两人想要结束战争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柴安平不想在凡人的事情上继续拖沓,便分化出了一部分愤怒之力帮助她们收拢部队。
将两位雪原上叱咤风云的放回陆地,拉克丝跟着他一起接受战场上数万人诡异的视线注视。
很快这些桀骜的雪原战士就谦卑的跪倒,低下头颅。
“上神!”
混杂在队伍中的巫师和法师尤为虔诚,就连冰裔们也能隐约感觉到附加在柴安平身上的那股气息。
那是犹如母亲一样亲切而神圣的宏伟存在,高空之上好像有蓝白色的能量形成光柱随之缓缓落下,将柴安平罩住。
农家小红娘:将军请自重 离城梦.
柴安平视线扫过,就连瑟庄妮和艾希都不得不低眉顺眼。
啧……
他心里暗自感慨了一阵,悄悄捏了捏拉克丝的手心,便由着两位战母收拢部下。
“格雷西,这可真是……难以想象的场景呢。”
拉克丝贴着他的耳朵小声说道,身为冕卫家族的贵族小姐,她很清楚这背后有着怎样的政治意义。
当然,或许是因为刚刚见过了喀涐涅洛斯的原因,她感觉现在自己心里的承受能力已经大大提升了。
她是喀涐涅洛斯和柴安平交易的唯一见证人,能够以凡人之躯见证这样的场景已经是无上的殊荣,这让她的眼界已经逐渐跳脱出一个国家。
跟着柴安平一趟北原之行,她感受最深的便是伴侣快速攀升的地位。
她也必须进步了!
“冰霜之母给的机会,我一定会把握住!”
少女眼神坚毅。
“接下来……”
柴安平将视线投向场外有些惊疑不定的奥恩,看起来这位古神同样是守序一派……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已经从地窟中走了出来。
“走吧,咱们去跟这位古老的锻造之神打个招呼。”
柴安平咧嘴一笑,想起拉克丝还欠缺的法杖。
拉克丝闻言下意识看了眼天空,原本稀疏的云朵因为奥恩和沃利贝尔的战斗早已被蒸发无形,此时正面天空澄净而深幽,似乎隐约都能看得见宇外的星辰。
奥恩伫立在远离战场的位置,身前雪地有着一道深刻清晰的凹陷,祂的神情有些惊疑不定,圆滚的双眼死死盯着柴安平逐渐靠近的身影。
毋庸置疑,这是愤怒的人形体,这种纯正的气息跟祂的记忆别无二致。
可是母亲为什么会选择这样的一个存在合作?
在柴安平的身上祂同样感受到了浓郁的“冰霜之母”的气息,那是堪比艾尼维亚的恩眷,在这样的光环支持下柴安平几乎可以压制弗雷尔卓德所有古神的权柄!
走到近前,柴安平发现奥恩的身材极为魁梧,站在地面上足有三四米高,看起来就像敦实的小山包。
而这其实还是奥恩缩小了体型的原因,祂和沃利贝尔要是释放出完整的躯体足有山岳大小。
祂们抛开拥有的权柄不提,本身就是成长起来的古神子嗣,所以拥有着凡人望尘莫及的体魄。
“感谢你对凡人的庇护,奥恩!”柴安平面带微笑道。
“愤怒的继承者,你果然还保留着凡人的灵智……很高兴认识你,庇护凡人是我的职责。”奥恩伸出自己宽大的手和柴安平握了握:“当然,还有这位美丽的小姐,你好。”
正偷偷打量奥恩的拉克丝闻言俏脸一红,赶紧从柴安平身后走出来见礼。
“听您这么说,似乎已经听说过我的存在?”柴安平饶有兴趣的问道。
“艾尼维亚。”
奥恩对这些并不感兴趣——祂只想知道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
祂有些急不可耐的俯身:“这些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刚刚见到了……我的‘母亲’对吗?祂还活着?!”
柴安平眼缝一眯,虽说奥恩和沃利贝尔实打实打了一架,而且言语之间看起来好像跟艾尼维亚是一伙的,但他可没有这么容易放松警惕。
游戏的背景故事可不是一层不变的,这奥恩看起来浓眉大眼像个老实人,但千百年过来可未必还能保持本心!
尤其是在成神的诱惑下!
只能说,奥恩询问的问题符合祂的身份,但却绝对不适合开口。
“这个问题你应该去问艾尼维亚。”柴安平打了个马虎眼:“毕竟祂才是你们三姐弟里的‘眼睛’。”
奥恩闻言有些无奈,要是艾尼维亚远愿意原原本本的告诉祂才是见鬼了。
原本祂对于冰霜之母的复活一直是任由发展、漠不关心,因为祂始终坚信冰霜之母终有一天会重返弗雷尔卓德,但是当契机亲眼出现在祂面前,祂又觉得是自己需要做些什么的时候了。
活过了悠长岁月的奥恩很快就明白了柴安平的顾虑,呐呐无言最后只得放弃了探寻,转而说起了此行原本的目的。
“你是想要一缕怒火之力才从地窟中离开?”
柴安平听完了奥恩的讲述倒是提起了兴趣。
“不错,这是极为稀有的火焰,我想要将其融入到我的熔炉中进一步提升火焰的威力。”
柴安平不由沉吟了起来,分出一缕本源对自己肯定是有影响的,但再次夺取大量愤怒之力后,这种分离对他来说造成的影响并不大,乘兴形意可以很好地掌控分离过程。
而且……他正好想找奥恩订个装备。
“可以。”他颔首:“相应的,我希望可以向你定制一件装备。”
“这是我的本职!”
奥恩嗡嗡大笑道:“那么交易达成!”
祂可没想过这一代的愤怒继承者会这么好说话……
只要一件装备,多好的人呐!
祂心里已经暗自决定一定要使出自己全部的本事来打造一件旷世神兵!
“不知你要的是什么装备?”
凭借奥恩的锻造技艺,无论柴安平提出什么刁钻的要求,祂基本都能满足,哪怕是那些神话中强大的“神器”,祂也能够轻易锻造——毕竟那可能本来就是祂的东西。
奥恩可以打造出游戏商店中的终极装备,除去某些自然诞生的神奇造物,实际上很多东西背后都有祂的身影。
柴安平拉住拉克丝的手温声笑道:“我想要打造一柄适合她使用的魔杖!”
“什么?!”
拉克丝闻言一惊,扑闪的双眼立刻看向柴安平的眼睛。
柴安平朝她眨了眨眼,一副有没有惊喜到你的表情。
宅女的洞天福地 白萌
“这位……小姐?”
奥恩不由正经的打量起拉克丝,祂的双目中泛起赤红的光芒,很快祂的神情就转而变得惊讶:“真是令人惊讶的天赋……”
拉克丝被祂一句话说得有些懵,不过柴安平能够理解奥恩的震撼,虽说拉克丝现在还没有崛起,但作为人类中有数的天赋法师,她未来可能对标的可是辛德拉之流!
“装备如何设计,你才是专业,我们也不多过问,不过……拉克丝对于外形你有什么要求可以告诉奥恩。”
拉克丝压下心里的兴奋,羞赧道:“我可以提意见吗?”
“当然可以!”
奥恩哈哈大笑:“对于魔杖的设计我已经有灵感,正好我的库存里还有不少光系的矿石,足以打造出一柄顶级的魔杖了!”
这意思是连材料都不用柴安平他们出了。
三人正想深入交谈,但很快,柴安平和奥恩便同时将视线投向西北方的高空。
一声凡人无法听见的清越高鸣从云巅穿透而下,艾尼维亚如一道利箭般从天外返回,冰霜本源化作细碎的冰晶在祂身后拖出长长一条蓝色光带。
“艾尼维亚?”
柴安平正惊讶于冰鸟这毫不掩饰的出场,但很快艾尼维亚就宣布了祂如此高调的答案——
祂犹如一颗寒冰陨石砸下,周身还缠绕着来不及消散的星辉,这些银灰色的绮丽力量化作回旋的长条环绕在冰鸟身侧。
“轰!”
一座雄伟的雪峰直接被砸踏,激荡的冰川碎成粉末爆炸开来,冰霜之力四溢。
从远处看去,就犹如蓝色的火山喷发,冰蓝色的岩浆带着苍白色的烟雾冲天而起,继而铺天盖地席卷开去。
毁天灭地的一幕无人得见,但却引来了无数隐匿的目光。
“艾尼维亚!”
一声愤怒的咆哮陡然从爆炸中心响起。
“原来是荒牛神那家伙……”
观望的人中有人发出冷笑,这家伙就是凛冬之爪和阿瓦罗萨死战的幕后元凶之一,不过他们都想不到艾尼维亚的清算会来的这么快!
荒牛神即使在雪原上也有着不俗的地位,供奉祂图腾的部落遍布弗雷尔卓德,是相当主流的原始信仰之一。
因为长牦牛是弗雷尔卓德人的主要肉食之一,凡人便认为这是荒牛神的馈赠,而且也有许多耐寒的牛种是良好的驮运工具。
这尊古老的神灵结交了许多后来诞生的兽灵,是一个神灵组织的主要头领之一,平时就连沃利贝尔都不愿意得罪。
但这一次艾尼维亚却是如此决绝的发起了攻击!
更加剧烈的爆炸从雪暴中心炸开,神力犹如实质化作冰晶四射开来,发生战斗的雪原立刻温度暴降,空气中蔓延出肉眼可见的青紫色寒霜,犹如空间都被冻结。
而在此时,艾尼维亚阵营中的半神也同时发动——这是一场早有预谋的反攻!
获得了喀涐涅洛斯一颗眼睛的艾尼维亚已经有了反抗的底气!
凡人的战争刚刚落幕,一场轰轰烈烈的神战又悍然开启。
“不好,我得去帮帮艾尼维亚。”
奥恩脸色骤变,虽然艾尼维亚的气息异常强盛,但祂一出现肯定会引来沃利贝尔的注意,一旦自己这个兄弟选择参战,那艾尼维亚将再度陷入危险!
祂脚下一踏,整个人便凌空飞起。
“我们不去帮忙吗?”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已经知道内情的拉克丝看着这一幕问道。
“再看看……”
柴安平眼缝微眯,他想看看奥恩到底能不能信任。
他将自己的感知通过炼金魔力共享一部分给拉克丝,让她也可以察觉到部分战斗的细节。
奥恩的担忧果然成真,刚刚才在凡人战场退场的沃利贝尔裹挟着凶暴的雷电悍然加入战斗,激昂的咆哮声和能量爆裂声响彻云霄。
但更令人震惊的是——艾尼维亚以一敌二竟然没有落入下风!
这样的局势也让观战的一众吃瓜群众大跌眼境,要知道艾尼维亚上一次轮回就是被沃利贝尔送进去的。
“沃利贝尔,住手!”
奥恩身后浮现千米高的红色虚影,随着祂头顶羊角光芒大绽,那顶天立地的虚影便被他如同打铁般“咣”一声朝着沃利贝尔冲去。
“轰隆隆!”
红色的火光瞬间突破了寒霜的封锁,将其映红。
炙热的熔炼之炎翻涌着如同倾泻而下的瀑流,庞大的虚影和那道雷霆圆日撞在一起发出令一切声音归于沉寂的巨响,火焰和雷霆都是迥异于冰霜的力量,但他们两兄弟能继承这样的力量本就代表着非同寻常。
整片雪域一下子便如同跌至地狱,拉克丝在这样的伟力面前不由花容失色。
“不要怕,以后说不定你也能做到这个地步。”
柴安平握住她的手,温声笑了笑。
“我……?!”
拉克丝眼睛滴溜溜转着,心里压根没想过自己以后也能有这样的实力。
但内心深处却和魔力共鸣着,透出一股她也不明白的意味……
“我也是时候去干活了,你要跟我过去还是留在这里帮忙处理事务?”
“你要去插手?”拉克丝一把反手抓住柴安平的手掌。
兽神 斩不开的夜
好家伙,那种场合是人能插手的?
“总不能光享受好处不办事吧。”柴安平笑了笑:“这也是跟冰霜之母交易的一部分。”
拉克丝脸色阴晴不定,她跟去的话肯定是累赘,这种高层次的战斗想必柴安平也无法应对自如,到时候要是分心照顾她而导致局势恶化……
半晌之后她深吸一口气:“我留在这里,但你要是参与其中一定要注意安全!”
“好!”
分出一缕冰霜之母的馈赠到拉克丝的身上,柴安平将她送到艾希的面前:“艾希战母,我有事现在必须先行离开,这位拉克珊娜·冕卫小姐将全权代表我的意志。”
艾希闻言恭敬的欠身,头上沉寂的王冠看起来都差点掉下来:“谨遵上神意志!”
柴安平颔首,这也会是拉克丝的一次锻炼机会,即使是德玛西亚的王室也很难有机会获得跟弗雷尔卓德的大部族战母这样交谈、交锋的机会,这会成为她以后珍贵的政治履历。
他运起形意,脚下一跺直接飞入高空。
虽然得到了许多权柄,但没有试验过,他对这份力量仍然非常陌生。
网渊 血棺夜云
奥恩可以轻易地跨越大片区域,借助权柄的力量直接抵达战斗发生的地方,他暂时还做不到这地步,所以只能先借助形意和愤怒之力飞行。
“先习惯一下……”
飞行途中,柴安平的身影不断在高空中闪烁,还不时借助霜雪刷新乘兴形意的飞行CD。
“好像有点明白了,这些权柄不像是自身的东西,反而像是借势……要是出了弗雷尔卓德这片雪原指不定效果会跌成什么样。”柴安平摸着下巴,有点明白为什么符文大陆这些地方有这么鲜明的地域性了。
在自家地盘是老大哥,去了别人的主场却大概率装不了过江龙!
“不过这玩意倒真是赖皮!”
这种触及规则的力量比起他的形意和愤怒之力丝毫不弱,也可能是喀涐涅洛斯给予了他相当大的权限。
等到彻底熟悉这份力量之后,他一个瞬身潜入纯白的冰晶通道中,紧接着下一个瞬间就踏入了战场。
“哒!”
他一脚踩在坚硬的冻土,迎面一颗雷火交杂的光波横扫而来。
他的出现瞬间引来了许多存在的注意——
大家都是权限狗,现在貌似有个最高权限的账号突然冒了出来,这着实让他们震惊不已。
最高权限竟不是我!
这种权限大小的差距是很容易判断的,从柴安平出场时的能量波动以及他身上那股浓到难以直视的恩眷,都能看得出来这外乡人简直比艾尼维亚还要受宠。
凭啥啊?!
柴安平眼神平静看着面前扩大的光波,手中骤然浮现一把黑刀。
体内的几束力量瞬间凝聚一体,一刀斩出,原本高空中悬浮着无法落下的冰雾立刻被剖开一道恐怖的真空地带。
那奥恩和沃利贝尔制造的战斗余波更是早已轰然破碎。
“嘶——”
这一幕令无数窥探者倒吸一口凉气。
柴安平感受着这些潜在的剥削对象,内心的激动之情远远超过表面的平静,他收起刀势嘴角勾起一抹笑:
“来打架!”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