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拉福買傢俱樂部
小說推薦特拉福買傢俱樂部
她来了。
她出现的瞬间,就让人们的记忆,仿佛直接拉回到了数日之前。
不会忘,也不可能忘……她就是那个出现在【他】身边的女人——那个为全世界超凡力量带来了噩梦般【黑色十分钟】的男人。
心弦,在这瞬间直接被提起,已经只剩下一片空地的【力量大会】现场,所有的视线此时都集中在了她的身上。
安静得,仿佛针落可闻。
有些人,或许什么都不用做,她只要站在那里,就能够成为一切的焦点。
缓步而走,每一个的步调之间仿佛都是最完美的距离……她衣服每一次因走动而产生的震荡,似乎不管用多少帧也无法彻底还原它们的真实。
她来了。
……
她来了……那么【他】是否也来了?
哪个让世界所有超凡都想要忘记,都想要否定……都恨不得此生从未遇见过的人,也来了,而且就在这附近?
目的是什么?
挑战那位已经彻底地展示自己无敌力量的神州真龙吗?
但【他】已经不需要这样做了才对。
“或许,【他】并没有我们想象之中那样的无解。”
“是的,那或许只是一种群体的催眠手段。”
“毫无疑问,那一日全世界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了高峰会议之上,集中在了【他】的身上。”
“我们……或许只不过在不知不觉之间,被催眠,或者被影响,从而错误地认为超凡力量消失了十分钟的时间。”
不知道是那里开始的言论。
它就像是一道火苗,是黑夜冰原之中的小小火种……燃烧的火种。
“……纵然,能够瞬间影响到全世界超凡的观感,亦是一种可怕的,让人畏惧的手段。但或许,【黑色的十分钟】已经是极限。”
“没错!为什么不是【黑色的一小时】,为什么不是【黑色的一天】呢?”
“路有尽头,大海也有蒸发的一日……十分钟,或许就是这种未知能力的极限。”
燃烧的火种,化作了熊熊烈火,仿佛已经变成了新的曙光。
“真龙在【黑色十分钟】的时候并没有出现……他们从来没有直接交手过。我相信,真龙已经是这个世界上,不可力敌的力量。”
……
……
如果将这称之为言之剑的话,那么它赫然是最锋利的,锋利得足以破开埋藏在心底的恐惧。
“也像是将内心最深处的恐惧直接破开,毫无保留地拿出来让人看着。”
百劫会长轻轻叹了口气。
到底是真的被禁绝了十分钟,还是只是被影响了五感六识而错误地认为自己的力量消失了,难道这些家伙,真的判断不出来吗?
……
“我们之中有些人,看来是真的不愿意醒来。”
龙虎山的小天师默默地看着那迈着无可挑剔的优雅步姿的女仆小姐,喃喃自语,“可梦里什么都有,如果能够大梦千年,谁又愿意醒来,看看这现实的模样。”
“前辈,你给我三十年轮回,我到底是已经醒来了,还是依然还在这轮回当中呢……”
……
“果然是她……”莫小飞此时沉吟不语。
“她……”追风脸上更是露出了复杂的神色。
紫星惊异不定地看着他们,却不知道他们与他们口中的【她】到底是有何关系。
……
……
洛老板一直没有故意地抹去与已经接触过的人对于店铺的认知。
对于接触过店铺的人来说,当他出现在超凡会议禁绝世界的时候,那些人就已经认得出来。
自然,对于他身边形影不离的女仆小姐,他们也不可能忘记。
“有人请动了他们出手,对付神州真龙吗……”
奥地利的一处优美如画的小镇面包店之中,【愚者】轻轻地放下了手中的镊子——桌子上的水晶骰子城堡,此时也不过砌到了一半。
他在看着墙壁上的投影。
“真龙无敌,无可非议,但如果你们要出手……自然能够做到。”他轻笑了一声,“因为你们根本不属于这个世界。”
他仿佛已经知道了结果,于是便将投影给关掉,又重新地将镊子拿起,轻轻地夹起了一颗水晶骰子。
“打破一个神话,对【会所】来说,终归是一件好事。”
他将骰子,随意地放在了城堡的高塔之上。
……
……
“你认识这个女人?”莉亚丝脸上带着一抹极其凝重的色彩。
“当然认识。”普林老师此时笑了笑道:“她名义上也算是我的学生。”
“你的…学生?”莉亚丝不禁微微瞪开了眼睛,似有些不可思议,旋即心中一动:“这就是,你给我推荐的人?”
“这个不是。”普林老师呵呵笑道:“我推荐的那位是男学生,这个是女学生啦。”
“男的……”莉亚丝皱了皱眉头。
从这神秘的女仆出现之后,她就一直心绪不能安静……她甚至试图从自己已经阅读过的003号子世界的资料当中,寻找任何一切关于这个神秘女仆的资料。
但是,一无所获。
“你好像…挺害怕我这位女学生的。”普林老师此时冷不丁道。
“害怕?不至于。”
莉亚丝摇了摇头。
“你没有走出这里,所以你不会明白【隐秘会】的强大与神秘。作为次元虚空新世代之后最古老的几个组织之一,我们无所畏惧。哪怕是超脱者的【王座】,或者是【真理之门】的【最终使徒】站在这里,也不可能让我畏惧……纵然不敌,但面对强者时候若有胆怯,我们凭什么能够遨游在次元虚空之中。”
“说的也是。”普林老师轻笑了一声,“我也没有见过什么【王座】之类的,也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来。作为来说,想来我的水平还是有待提高。”
“她…真的是你的学生?”莉亚丝猛的一下,狐疑地问道。
“名义上的啦。”普林老师摆了摆手道:“只是名义上。”
忽然间,莉亚丝对于普林老师所推荐的那位候选人,产生了极为浓厚的兴趣。但她暂时不得不将这股兴趣压下。
因为。
她,已经来到神州真龙的面前了。
……
……
金光的火焰,有些乱,仿佛是被风吹过的过火,呼吸之间便变得旺盛了许多。
神州真龙与此时缓缓地降落了下来,双脚踩在了大地之上。
而此时,她与女仆小姐之间,相距不过三四米的距离。
“是那个家伙…让你来的?”神州的真龙此时按下了心中的怒意,声音带着一丝不确定,同时略显得生硬。
但龙夕若本能地不愿意这里的对话,让世人所听见。
因此,在真龙之力的层层封禁之下,这里一点儿声音也未能发出……不管它什么神识魔术秘术念动力,全部无法倾听这里。
“龙小姐看来很小心呢。”女仆小姐带着一丝随意。
“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神州的真龙冷冷地说道。
她不是没有和这个让人…让她莫名就恼怒的女人交过手——而且每次交手,都是吃了亏的。
但此时,她站在这里,站在了这片大地之上!
“主人他,真的是很爱惜龙小姐你。”女仆小姐却冷不丁说道:“所以,只是让我上场而已……如果是主人他亲自来的话,龙小姐大概心里就会变得不舒服了。”
爱惜什么的……
神州的真龙知道自己刚刚那一瞬间心跳又不争气了一下。
“哼,可笑。”龙夕若却轻哼了一声,“反正都是你们下场来找我晦气……是你还是那家伙,有什么不一样?”
“但我看龙小姐刚才,似乎挺开心的。”女仆小姐冷不丁说道:“龙小姐,你愿意……永远都陪在我主人的身边吗。”
“你说什……”神州的真龙此时不禁一怔,大脑都是懵的,可瞬间脸色就微微一变!
只见女仆小姐趁着这空荡,一下子就贴到了神州真龙的面前……但她并没有出手做任何的事情。
然而,神州的真龙却已经本能地连连后退数步,浑身上下都绷紧着警戒了起来。
但见女仆小姐根本没有什么动作,神州的真龙不由得怒道:“你这…这坏掉骨子里的家伙,你…故意的?!”
女仆小姐只是安静地站在了这里。
虽然有着小丑面具的遮掩,但龙夕若就是能够感觉到对方浑身上下此时都散发着的……坏笑!
这它妈的……坏女人!!
“我是在很诚心地询问龙小姐这个问题呢。”女仆小姐轻笑着道:“也只有靠近一些,才能够听清楚龙小姐你的心跳声,暂时没有冒犯的意思。”
“……我不和你废话!有本事让你身后的那家伙出来!我要问他,这到底是几个意思!”
“龙小姐,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女仆小姐轻身说道:“你……愿意吗。”
神州的真龙瞬间沉默了下来……金光的火焰,一下子似乎暗淡了些。
……
……
“她们…怎么不动?”
“似乎,是在讨论什么……争吵什么。可是,我无法探查……”
“神州真龙到底和对方在争论什么……神情竟然如此的凝重!”
“那女人是【他】身边的人,此番出手目的不知道为何……神州真龙此时,很有可能正在探测对方的底细,或许在试探!争论,或许是因为……”
“或许是因为,她们争论的,是事关世界格局的大事……”
“没错,一定是这样!如同神州真龙这种格局的家伙,能够让她争论的,定然是世界格局之大事!”
“龙大人!加油啊!!就算是争论,也要无敌!”——By神州管理局一众迷弟。
……
……
时间一点点地推移。
神州真龙与女仆小姐就这样对峙着,未动。
但这两个女人之间的气场,却一直都在疯狂的搅动着这方天地。
她们,仅仅只是这样相互对视着,就仿佛已经盖过了任何的声势……于无声处听惊雷,没有惊雷,她们的对峙,就是众人心底深处所响起的惊雷!
“刚才,镇压挑战队全员的时候,还不是神州真龙的全部实力!”
忽然之间,众人心中有了这样的一个明悟……此时的神州真龙,才真的将她的实力催动到了巅峰。
……
就在此时。
神州真龙身上的金光火焰瞬间大作,她二话不说就一拳轰出。
“这个问题,有本事让他来问我……我凭什么回答你!坏女人,要打就打,别一副自诩为正宫的样子出现在老娘我的面前!我话就撂这里了,老娘就是要跟你抢男人,咋滴!”
女仆小姐没有回应,但她的动作就是最好的回应。
瞬间,数千飞舞着的黑色蝴蝶,汇聚在了女仆小姐的身边……汇聚的蝴蝶,竟都是以黑色的火焰凝聚。
它们盘旋着,如同一道屏风般,将那金光的火焰,尽数挡下。
与此同时,女仆小姐双手挥出,左右手之间,分别出现了一柄黑色火焰所构建的十字剑……挥出!
“上次在【非人领域】,我不在状态!”神州的真龙直接冷哼道:“今日我就叫你知道,什么才会真龙之力!”
“龙小姐太吵了,主人更喜欢安静。”女仆小姐摇了摇头。
“我就嗓门大怎么啦?”神州的真龙此时邪火冲心,“嗓门大叫声亮!操着爽!哪像是你,指定就像是木头一样,玩着肯定没意思!”
“呵。”
两手各自一把的黑色十字剑,瞬间变成了六把。
它们分别夹在了女仆小姐的指间——射出!
黑色的火焰与金光火焰,在触碰的瞬间,就直接相互抵消……而她们之间的速度,也已经越来越快!
……
……
“动手了!真的动手了!”
“看样子,应该是谈判失败……我看史特拉神父他们上场挑衅的时候,神州真龙似乎也没有这样的激动……”
“莫非,是这神秘女子提出了什么过分的要求?”
“要求?他们不是放出了黑卡了吗……如果有什么要求的话,当时为什么不说?”
“或许,另有深意……能够让神州真龙这样的激动,果然!这是事关世界格局之大事没错了!”
……
……
两道光影,一金一黑,此时以天空做为了舞台,就像是画家在日落星辰的夜空之上所作画的笔锋一样,勾勒出了一道道炫目的光条。
天崩地裂暂时还不至于……但空间已经在震动。
落日,已经彻底隐藏在了地平线之下,地尽头此时只有一片黯淡朦胧的余晖,在做最后挣扎似的。
这朦胧的余晖之下,是肉眼可见的星辰与月亮……而这星辰之下,则是一道道如同闪电似的裂缝!
空间被破开的裂缝!
如同雷树般,不规则的,一道道闪现,闪现之后又消失的裂缝——空间在裂开,裂开之后又迅速修补,接着继续裂开,继续修补!
什么赤炎陨石,什么史特拉地球中分拳,什么十狮十虎神掌……此间都无法与这两个女人交手时候,直接将空间打裂来得更让人恐惧!
……
……
“子世界意志,居然这样也不降临?”
地上,红发少女下意识地瞪大了眼睛。
“这就说明,还没有到上限啦!”普林老师连忙甩出了逻辑。
莉亚丝此时也顾不上仪态什么的,“放屁!这两个女人都直接打爆空间稳定度了,什么上限都超了!这里的子世界的管理员意志,我怀疑是瞎的!”
普林老师耸了耸肩,嘀咕着道:“她们究竟在吵什么呢……还真是让人好奇啊。”
……
……
车田老师此时正在奋笔疾书,他手上的那本笔记本换页的速度,越来越快了。
铃木夏亚此时却盘坐了起来。
他们这一行三这会儿就在离战场不远的地方的一颗大石之上。
铃木夏亚这会儿抱着手,抬头望天,不远处那些吃瓜的超凡强者的言论就像是讨人厌的苍蝇声一样,飘入了他的听觉当中。
但此时,3K党经典白色头套之下,铃木夏亚的脸上却不禁露出了一丝古怪之色。
神州真龙的真龙之力禁绝,虽然很强大,但并不是全力施为,尚且还没有办法阻挡铃木夏亚的探听。
只是他听着听着,总感觉这事情有些不对味。
怎么感觉这两个女人打架是为了在抢男人啊?
“这么说来……”铃木夏亚的思维一向比较简单,“新主人其实…挺风流的?”
Emmmm……要不,还是不偷听了吧?
听不起,听不起……
……
……
“我打死你这个只会卖弄风情的绿茶!”
“龙小姐还是真粗鄙呢,就像是煎蛋的时候,被煎坏的那一面……Bichi。”
“你骂人?!”
“一定是您太激动,听错了呢。”
……
“事情好像,往奇怪的方向发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