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小說 承包大明-第一千一百四十九章 母后聖明推薦


承包大明
小說推薦承包大明承包大明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对了!”
万历突然想起什么似得,问道:“你最近是不是要去一趟卫辉府?”
郭淡点点头道:“是的,卑职已经许久未去过卫辉府,而如今朝廷决定发展经济,许多州府都将会发展商业,那么卫辉府就不能像以前一样,将全国生产都集中起来,可能需要作出一些调整。”
“这倒是的。”万历点点头,突然问道:“卫辉府的税入岂不是没有以前的多?”
卫辉府的收入可是他私人的呀!
他对此是相当紧张。
郭淡笑道:“这一点还请陛下放心,卫辉府的税入只会越来越多,以为卫辉府目前的行业都是需要技术的,如医药,如火器,这些都是高利润产品,同样大小的一块地,生产高利润的产品显然要更加赚钱。”
“也对!也对!”万历不由笑着点点头,又道:“你先别急着去,等等朕。”
郭淡愣了愣,道:“等…等陛下什么?”
万历道:“近日王家屏推荐太子去一诺学府就读,朕寻思着也想过去看看。”
“啊?”
郭淡大惊失色。
万历斜目一瞥,好奇道:“你为何恁地惊讶?”
你不是肥宅么?生平去过最远的地方就是从皇宫到自己的坟墓,你干嘛出门啊。郭淡讪讪道:“因为陛下很少出京城,突然要去卫辉府,卑职感到有些惊讶。”
万历呵呵道:“别得地方,朕倒是没有什么兴趣,不过卫辉府么,朕还是想去看看,外面人人都说卫辉府有多么的好,再加上卫辉府每年为朕赚这么多钱,朕也想看看这卫辉府到底是个什么样。不过朕还在考虑之中,到时会派人通知你的,放心,不会很久的。”
“卑职遵命。”
郭淡抱拳一礼,抬起头来时,突然发现万历用小胖指微微挠着下巴,目光闪动着,嘴角还挂着一抹浓浓的笑意,不禁心生好奇,这个死肥宅又在打什么主意?
万历突然注意到他目光,战术性地轻咳一声,道:“你先退下吧。”
“卑职告退。”
下的台阶来,郭淡不由得往东边瞧了一眼,这太阳也没有打西边出来,这天下第一肥宅竟然要出京城,这……!
琢磨好一会儿,他突然恍然大悟,我明白了,我明白了,他这是要出门装逼的。
他猜想的一点没错。
历史上万历确实宅得天昏地暗,但那是因为他出门就遭怼,就被念,换谁都不想出门,但如今不同,如今他是千古一帝,如今是他三皇六帝,他是最大的赢家,这要不出门溜达溜达,听听别人的赞美,那要这名号有何意义?
他甚至还打算是不是该去泰山封禅。
卫辉府无疑是最佳地点,首先,这是他的大本营,肯定到处充满着赞美。其次,离京城比较近,适合他头回出远门。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卫辉府每年都帮他挣不少钱,那他当然也得去卫辉府洒一点圣光,庇佑庇佑当地百姓。
“郭顾问。”
刚刚出得大门,迎面行来一个小宦官,郭淡识得这人,乃是太后身边的。
果不其然,那小宦官来到郭淡跟前便道:“太后请您过去一趟。”
郭淡对此丝毫不觉意外,因为今日不是他一个人来到这里,他是带着朱尧媖一块来的。
这知女莫若母啊!
之前万历下旨将让郭淡入赘皇室之后,李太后就曾派人来询问朱尧媖要不要回宫去,但是被朱尧媖给婉拒了,李太后心知朱尧媖不想回宫,于是这回跟着万历来到皇家马场,其目的之一,也是想见见女儿。
故此李太后这回也没有住在边上的寺庙里面,而是就住在皇家马场。
“卑职郭淡拜见太后。”
“还叫太后啊!”
李太后笑吟吟道。
郭淡立刻嘿嘿道:“母后!”
李太后愣了下,似没有料到郭淡会接的这么快,笑意一敛道:“真不愧为我大明第一赘婿,叫得可真是熟练啊。”
郭淡忙解释道:“母后明鉴,其实情况恰恰相反,那岳父、老丈人小婿可是叫得多,但是岳母、丈母娘可还从未叫过,这一声岳母大人憋在小婿心里已经很多年了,一直没有机会。”
李太后听得是好气又好笑,看这德行,真不像似能够打败儒家的人,笑道:“你也先别忙着叫,虽然皇帝已经下旨允了这门婚事,但到底你与永宁到底还未成婚。”
郭淡郁闷道:“可是公主不愿意举办婚礼。”
李太后道:“这事是她能做主的吗?这婚礼必须要办。”
郭淡忙点头道:“小婿可也是这么想的。”
说到这里,他一脸委屈道:“不瞒母后,小婿身为大明第一赘婿,可就举办过一次小小的婚礼,当时连客都没有请,那就跟没有差不多,而小婿另外的两位夫人,也都不愿意给小婿一个婚礼,唉…难怪大家都说赘婿没地位,没名分,还真是如此,实在是名不副实,如今有母后您为小婿做主,那小婿这回要大办一次婚礼,弄上个几千桌,咱不缺这点钱。”
蜀山剑缘传
“几…几千桌?”
李太后微微皱了皱眉。
郭淡问道:“母后您嫌少么?”
“嫌少?”李太后当即瞪他一眼,“皇帝大婚可也没有办这么多桌?”
“呃…那…那当然不能比陛下多,少一点,少一点。”郭淡嘿嘿道。
李太后道:“如此说来,还真是永宁不愿意办这婚礼。”
“是呀。”郭淡道:“这些天小婿可没少求公主赐给小婿一个婚礼,她就是不答应,不过如今有母后……。”
“既然永宁不答应,那就还是算了吧。”
“啊?母后您方才不是说这事容不得公主做主吗?”
“当然容不得她做主,不过老身的决定就是以公主的意见为主。”
“……!”
郭淡拱手道:“母后圣明。”
李太后瞧他一脸委屈,不由觉得好笑,这小子可还真是名不符实,如此地位却又如此卑微,就连我都有些难以把控。
她也想明白了,这婚礼不是给永宁公主办的,是给郭淡办的,如果永宁是出嫁,那必须风光,不然的话,可丢皇家的脸,但现在郭淡入赘,办不办都不丢皇家的脸。
只不过郭淡这身份,这地位,其实娶公主是绰绰有余,绝对大明第一驸马爷,也没谁敢当他是个赘婿,这到底是入赘,还是出嫁,可真的是傻傻分不清楚。
郭淡突然问道:“母后,公主呢?”
李太后微微一怔,道:“这婚礼就免了,但洞房可不能免,我还等着抱外…咳咳,孙子的。”
听得这话,郭淡脸上哪里还有半分委屈,高呼道:“母后圣明啊!”
李太后见这厮一脸兴奋,让她觉得自己好像做了一笔非常赔本的买卖,反正怎么安排好像郭淡都占大便宜,可真是一个大奸商,当即微微蹙眉,朝着身旁地小宫女招招手。
那小宫女立刻来到李太后身边,李太后在她耳边言语几句。
郭淡可是一点也不胆怯地侧耳偷听着,但可惜没有听清楚。
“奴婢遵命。”
只见小宫女欠身一礼,又来到郭淡身前道:“驸马,这边请。”
“小婿告退。”
待郭淡离开之后,李太后身边的老太监突然道:“老奴还以为太后您会跟他多谈几句。”
李太后笑道:“你瞧他那样子,像似打破千年传统之人吗?”
老太监如实言道:“倒是一点也不像。”
李太后道:“所以试探与否,也没有任何意义,反而还会令他感到不快,而且还容易让他给骗了,还得看他做了些什么。”
说到这里,她突然叹了口气,道:“我活了这把年纪,也算是识人无数啊,可偏偏这小子,令我总是捉摸不透,我一直在观察着他,但是他走的每一步我都没有看明白过!”
老太监道:“如此才令人感到不安啊!”
李太后摇摇头道:“不安倒也不至于,如果他真是怀有异心的话,他反而不会干这么多事,得罪那么多人,他走得每一步看似无比凶险,但恰恰也是他能活到今日的原因。”
话说至此,她呵呵笑得两声,“这高处不胜寒的道理谁都明白,但天下间就没有几个聪明人能经得住这诱惑,就是再凶险他们也要攀登上去,而这小子与别人最不同的就是,他是站在下面用长棍将上面的果实给打落下来,既沐浴在温暖的阳光之中,同时还将上面的果子给吃了,让上面那些聪明人变得饥寒交迫。”
……
那边郭淡跟着那宫女在庭院里面七绕八绕,头都快绕晕了,不禁暗自安慰,可真是好事多磨啊。念及至此,他突然想到一件事来,不禁向那宫女问道:“小妹妹,听说公主出嫁有许多规矩的?”
“回驸马的话,是的。”
“听说还有老官宦和老宫娥守门?”
“是的。”
“这回有没有安排几个?”郭淡急急问道。
那小宫女心虚地瞧了眼郭淡,支支吾吾好一会儿,道:“奴婢也不清楚。”
要是给我安排几个倒也不错,我好为永宁出一口恶气,让她也知道,咱这个驸马可不是任人欺负的,安全感满满,就那些老宦官、老宫娥能打得我赢么?等等!郭淡突然面色一紧,又问道:“对了,我听说宫中官宦习得一门独功迷法,唤作葵花宝典,不知是否?”
“葵花宝典?”小宫女摇摇头道:“奴婢未曾听说过。”
郭淡又问道:“那官宦习得武功么?”
小宫女兀自摇头。
金爷爷果真是硬编的,这我就放心了。郭淡暗自松了口气,可别整个葵花宝典,那我可打不过。
小宫女突然停住脚步,指向前面一扇庭院的大门,道:“公主就在里面。”
郭淡定眼一瞧,发现门内似坐着两个老宦官和一个老宫娥,一边吃着蜜饯,一边闲聊着,当即心中一喜,呀呀呀!还真有守门的,可真是太好了。
这一段佳话必将被后人派人电影电视剧什么的。
特工拽后 半夜啃苹果
“我知道了。”
言罢,郭淡便是大步走了过去,来到门前,他便从钱袋里面,掏出所有的零用钱,往桌上一拍。
三两!
“拿了钱,给我滚!”
郭淡昂首喝道。
态度非常明确,你们还别来找哥的事,哥先来找你们的事,你们要敢不滚,老子就揍你们。
“哟!驸马爷好大的威风!”
咦?这声音听着有些熟悉啊!
郭淡低头一看,当即吸得一口凉气,“內相?”再偏头一看,都快要哭了,“督…督公?”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