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日本當神官
小說推薦重生日本當神官
岛国北边海岸线的变故暂不去说他,毕竟那边离秦和清主要的活动区域——东京还远,就算真出了问题一时半会也影响不到他这里,所以话归源头,再说回秦和清这边。
周日,没什么太好说的,除了秦和清应邀去会所那边帮九条铃子那位帮过他忙的某位朋友做过理疗外,周日那天一天无事,风轻云淡的就转到了第二天——1月13号,礼拜一,岛国成人礼举办的日子。
虽说这个时候岛国的法律早把青少年完全享有全部法律责任的规定年龄从原来的20岁降到了18岁,但也只是针对法律层面而言,对于传统的成人礼来说,还是按照20岁成年来算!
就如岛国的法规依旧规定,未满20岁的年轻人不能喝酒一样,所以尽管在法律意义上秦和清已经成年,但还是要像普通学生一样去学校上学,而非是那些成年人一样,在多休上一天,去参加成人礼。
所以哪怕他此时有些惦念东京各区,甚至全岛国各地的成人礼举办的情况,可还是老老实实的换好校服,拿着书包去了丰之崎学校。
无他,说好的要上学,自然要老老实实的履行承诺,完成这最后的一个学期的学业。
何况,全国,全东京那么多个举办成人礼的地方,他又顾得到哪个?
所以与其疲于应付,还不如耐心的在学校这边等待消息。
他相信,真要是出了问题的话,田中先生肯定是不会忘记他的存在的……
……
“你看起来怎么有些心绪不宁?”早课之前,注意到秦和清眉宇间凝重的加藤惠走过来询问道。
“很明显吗?”秦和清有些惊讶的反问道。
“嗯。”加藤惠点头。
“我在担心成人礼的事情。”秦和清苦笑的解释道。
“成人礼?”加藤惠不解道。
作为未成年人,尚还不需要参加考虑成人礼事务的加藤惠可不知道这有什么好担心的。
秦和清又没有同年龄段,需要参加成人礼的亲戚。
“怎么,今年成人礼会出问题吗?”但也知道能让秦和清表现的这么在意的事情一般也不会是什么小事的加藤惠诧异道。
“正是因为不知道会不会出事,以及会出多大的事情,我才感觉这么烦躁。”
“那怎么办?”
“没办法,只能等消息了。”秦和清摊手道。
……
而与此同时,对策局本部作战办公室内,以田中为首的对策局一线事务官们也齐聚一堂,等待着最后结果的到来。
“真的会有袭击吗?”此时,某个女性事务官面露迟疑的询问道“毕竟下面的报告大家也看到了,不论是我们东京本部这里所负责的23个区民会馆或市町场馆没有发现异常的痕迹,就算是东京都外的其他诸道府县市町的成人礼举办场所周围也同样不存在超现实力量节点的踪迹,这要是还能发动袭击,邪神使徒的力量也就太夸张了吧?”
“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啊。毕竟邪神使徒的存在本身就是一种神秘及未知,谁知道他们从所谓的邪神那里继承来了多少稀奇古怪的能力?所以就算等下有人报告说,地球外边正有陨石自天而降,而且目标正好是某个成人礼举办场馆我也不会有丝毫意外。”另一名中年男子苦笑道。
“陨石……你这也太夸张了吧。”其他人无语道。
“这可不见得是夸张。你们想想,欧洲那边,还有北海岸线那里的状况。”
“……”
“好了,不管是否会有袭击,本次的安保工作我们都要执行到底。事关无数青少年和岛国未来的希望,我可不想等明天的时候,和大家一起留在这里切腹谢罪。”田中先生轻轻敲了下桌子,环视着在场的事务官们道。
“是!”
随后众人静默,再次安静的等待起了前方的通告。
……
而前方,也就是各个都道府县市町内的成人礼举办场馆呢?
众多化身前来观礼的青年人亲属的对策局战士们也都全部打起精神,小心翼翼的观察着周围所有的可疑痕迹与可疑人员,防备着可能发生的袭击的到来。
只是千防万防,也架不住家贼难防!
就在对策局的工作人员守卫周围,保护大家安全时,作为成人礼仪式的主持人,某个区市役所的官员却是突然面色狂热的抓着手中的话筒高喊道“您是一,也是万,是起始,也是终结。黑暗是您的外衣,混乱是您的本质,杀戮与血腥是您的双手,恐惧和残忍是您的恩赐,再此血月隐晦之时,我……”
同时各种怪异的祈祷之声也从场馆附近的空气中响起,带起诡异的气息和无量的血色光芒,一个巨大的,有着羊头、蝎子、毒蛇、蜥蜴和复杂莫名,让人一看就头晕目眩,耳发嗡鸣的符文组成的七芒星法阵就出现在了场馆的上空,如同一个天盖,瞬间将场馆笼罩了住!
而后可怕的气息弥漫,诡异的呢喃声在场馆中的所有人的耳边响了起来。
“啊啊!”
“不要,不要,我要离开这里。”
“妈妈。”
但这些却还不是全部,紧接着,不知道是诡异的力量影响,还是其他什么原因,某些拼命抵抗的青年人的身体又猛的畸变起来,从原本的普通正常人类骤然涨大成身高三米开外的雄伟怪物,或是全身蜷缩的挤成一团,大量的血肉崩溅,让整个场面越发的血腥和恐怖。
然后那些发生了畸变的怪物怪吼一声,朝着其他还保持着人类姿态的同伴杀了过去。
“啊!!”
“总部,总部,这里是足立区竹之塚区町会馆,这里发生使徒袭击,会馆及全部工作人员及家属,还有场内正在参加成人礼的成员全部陷落,场面危机万分,请求支援!请求支援!”场馆外,某个因为站位巧妙,恰巧没有被法阵力量波及在内,尚还能保持清醒的对策局作战人员连忙拿出联络工具,向着总部报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