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主
小說推薦宿主
对面传来令人心悸的密集枪声。
前列倒下的骑兵对后来者形成障碍,接连摔倒的骑兵连人带马很快在那里堆起一道厚厚的“墙”。再没有比这更好的射击目标,白人火枪兵根本不用瞄准,只要朝着那个方向扣动扳机就能收割人命,造成死亡。
“后退!快退啊!”
虎刚浑身是血,他单手扶着横躺在地面不断蹬腿挣扎的马,摇摇晃晃站起来,声嘶力竭冲着身后仍在冲过来的骑兵们连声大吼。他左手被无发遏制冲势的战马踩断,但他明白自己的职责。就算是死,也必须死的有价值。
弗拉马尔透过望远镜看到了状若血人的虎刚。他抬手指着那里,随意点了点,吩咐站在身侧的副官:“那个巨人挺有意思。看他身上的服饰,估计身份不低,说不定还是巨人里的贵族。”
副官心领神会道:“大人您的意思是……活捉他?”
弗拉马尔微笑着点点头:“养宠物也是需要讲究血统的。纯血猎犬比杂种狗要值钱得多。呵呵,一直都是这个道理。”
连国王和教皇都没有贵族身份的北方巨人“宠物”,弗拉马尔觉得自己这次应该可以带着巨大的财富和荣耀回去。
身份特殊的北方巨人都会在左臂上烙有印章。因为彼此语言不通,南方白人一直不明白这些不同图案的纹章具体有什么含义。他们通过对锁龙关历次战役死亡巨人的尸体进行检查得到这一结论。左臂上有烙印的巨人不算多,而且具有多个烙印的巨人就更是罕见。
“抓住他!”弗拉马尔的要求非常强烈。
近距离炮击过后,火枪手们开始了集体射击。多达上万枝火枪同时射击很壮观,维京王国的阵地上顿时飘散开浓密硝烟。白色烟雾笼罩着战场,在风的推动下朝着西面缓缓移动,挡住了陷入混乱的虎族骑兵视线。
阵地前方的尸体越来越多,挡住了射界。
长戟手们开始向前移动,他们隔着事先架设好的鹿砦,用长戟把沉重的死者挑开。紧跟其后的白人火枪手在烟雾中同样很难看清目标,但他们占据地形优势,不需要瞄准,只要对准阵列前方一次次扣动扳机就行。
“撤退!”
“撤啊!”
虎刚脸上中了一枪,圆形铅弹打中了旁边的一具尸体,从盔甲表面反弹过来,斜着打穿了他的侧颅,从眼窝里拖拽着眼球和组织器官飞出。此时此刻他顾不得伤痛,努力睁大剩下的另一只眼睛,单手持刀,疯狂呼喊着从地上跃起,扑向鹿砦后面成群结队的白人长戟手。
他知道这一战打输了。
死则死矣,但必须在临死前纠正自己的错误,为活着的人争取时间,更他们逃生的机会。
白人长戟手虽然在身高上不占优势,却胜在数量众多。他们隔着鹿砦看到了虎刚的狰狞面孔,以及悍不畏死的决心。如此凶悍的敌人绝不可能单打独斗,几十把长戟立刻从不同方向集中过来,把锋利的枪尖对准即将从空中落下的虎刚。
看着下面寒光闪闪的刀枪之林,虎刚发出酣畅淋漓的狂笑。
长戟刺入身体的感觉对他来说已经不重要,死亡前的麻木感使神经反应变得迟缓。他被十几个长戟手挑在枪尖上,虎刚嘴里和身上全是血,他脸上的肌肉扭曲,拼着最后一口气将穿在枪尖上的身体往下压,长刀倒握在手,对准距离最近的白人狠狠捅了下去。
就算是死,也要带着该死的白人上路!
……
大陆东部,临海地带。
一支庞大的舰队正从北方驶来。
排水量超过一千五百吨的“凶狼”级战舰组成了核心,虽然只有十五艘,但山一般的巨大舰体无论从任何方向都给与观者心理上的震撼。这种一级战列舰拥有极其强大的火力,尤其是大口径主炮齐射,铺天盖地的炮火可以毁灭一座近岸城市。
三十艘“黑狼”二级战列舰紧跟其后。
六十艘“青狼”级护卫舰组成了舰队外围。在这个没有潜水艇,没有研发出水雷的特殊时代,火炮数量决定了一支舰队的具体实力。
在舰队后方,是多达三百艘不同级别的运输船。
正江站在旗舰的舰桥上,透过望远镜注视着远处那几艘朝着岸边划去的小艇。
周围的海面上一片安静,冬日的阴霾挡住了阳光。虽是白天,远处的海水看上去泛着黑,感觉不到令人愉悦的深蓝,白腻的泡沫随着海浪上下翻涌,没有海鸟,也看不到鱼,耳边回荡着单调的“哗哗”声。
正江的神情异常严肃。他不时调转方向,朝着正南方向那几艘在海面上游弋巡逻的“青狼”级投以目光。
这片海域已经越过了锁龙关,位于神威要塞以南。
天浩最初把伊丽莎白当做孢子移植体加以训练的时候,就在脑海里构思出一个庞大的登陆作战计划。他从博纳尔那里得到了南部海岸的粗略地形图,从“老嬷嬷”那里加以验证。伊丽莎白前往撒克逊王国肩负着大量任务,其中一项就是收集南方各国地势情报,包括海岸线长度与走向,以及哪些地方适合成为临时深水港。
整体计划只是一个战略性进攻方向,会根据实际情况进行修改。天浩的预案包括“锁龙关失守”及“陷落”两种。他一直努力加快统一大陆北方的进程,却没想到教廷开发出“六号”这种从文明时代“捡起来”的生物兵器,彻底改变了双方僵持的战局。
划艇靠近岸边,船上的人跳到了岸上。看着手持红旗站在岸上不断摇晃的信号兵,正江紧绷的面孔略有缓和————这一幕对他来说很熟悉,之前对鹰族的登陆作战其实就是这一计划的翻版。区别在于,上次的作战规模较小,这一次,光是从磐石城以船运方式送过来的龙族军队就多达两个军团,整整十万人(非扩大化数字)。
登陆人员的工作同样与上次没有分别,都是对这一段海岸的临时勘测。虽然斯图尔特和伊丽莎白在过去几年里一直与南方的海盗来往密切,得到了这一地区详细的水文情报,可是正江并不放心,他仍然坚持派人下水,以最基本的肉眼探视对近岸情况进行了解。
入夜,在多批登岸人员的努力下,简易码头已经初具规模。
人员、粮食、武器弹药、各种备用物资……紧张有序的卸载持续了三天。
两百艘运输船无疑太少,它们结束卸载后立刻空船北归。首批登录的龙族战士只有两万人。他们将在这里依托临时阵地固守,等待增援部队和后续物资抵达。
天浩之所以牢牢据收在咆哮城以南,一方面是为了吸引并消灭可怕的“六号”,另一方面也是做出北方蛮族在失去锁龙关后无力反攻的假象,引诱王国联军离开他们后勤基地,持续不断的向北进攻。
这场战役的胜负关键,在于对神威要塞的控制。
两个标准军团,十万人,加上强大的炮兵部队,天浩有把握在短时间内攻占这座要塞,彻底截断王国联军的退路。
到那时,多达数百万的联军就彻底失去后勤补给,成为一支被包围的孤军。
五大王国不会坐视这种情况不理。包括教廷在内,他们会派出更多的军队拼命增援,狂攻神威要塞。
因此,登陆作战分为前、后两个阶段。第一阶段进攻,第二阶段固守。龙族舰队成为了整个战役至关重要的组成部分。海面战必须打赢,必须以制海权掌控着从海上对神威要塞的物资、人员补充,尤其是武器弹药。
这片海域对白人来说很陌生。说起来,也是因为五大王国与教廷之间彼此不信任给了天浩机会。按照王国之间早在数百年前订立的协议:各国拥有独立的海区。神威要塞至于锁龙关这一段归属撒克逊王国。出于对北方巨人的畏惧,以及尽可能减少接触,避免“北方巨人因我们的先进科技和文明得到进化”,撒克逊海军的实际巡逻线一直偏于南方。
当然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撒克逊海军主力之所以集结在大陆南部港口,是为了警惕来自其它王国的进攻。
当面是朋友,转过身就是敌人。这样的故事在历史上并不少见。
海面上,庞大的舰队一直保持着临战状态。
下一批抵达的运输船还会更多。
清晨,正江早早起来,面对海平线上初升的太阳,虔诚地跪下。
“愿神灵保佑吾王,此战必胜!”
……
同一个早晨,咆哮城南面,龙族大军临时营地。
天浩带着身边的几位重臣和卫队,穿上专属于自己的铠甲,走出了临时营寨的北门,远远看见一队人马从道路尽头而来。
狮族信使昨天中午就送来了信————伟大的狮王将亲率第二批增援部队从咆哮城出发,与尊敬的龙族摄政王并肩作战,共抗外敌。
情报部的白头雕密件比这封官方通报来得更早————密件上详细标注了狮族援军数量、物资、人员及兵种构成,包括狮王和王室高级成员对战争本身的态度也一一注明。
总的来说,狮王的确拿出了足够的诚意。
庞大的军队自北方而来。
数量最多的是轻步兵。他们配备了在以往无数次战争中接受验证,无论效率、制造成本、士兵操作,以及使用等多方面因素综合效果最佳的长枪。这些士兵的武器还包括长柄战刀和战斧,只是盔甲的身体覆被率没有想象中那么高,约为百分之六十。除了胸、腹、肩膀等要害部位的护甲为钢制,其余的均为皮质。
长枪不是重步兵专用的武器,他们当中一部分人持有分量极重的加强版长柄战刀,战斧的配置率约为总人数的三分之一。足以防护全身的全金属盔甲表明了“重步兵”这个词的来源。当然,正常行军的时候用不着穿戴整齐,他们之所以用临战状态出现在天浩面前,显然是出自狮王的授意。
气势、地位、尊严。这是所有王者都在努力追寻的东西。
选拔重盾手的标准极高,除了体格魁梧彪悍,更重要的是必须具有勇气和毅力,在关键时候成为全军的屏障。除了一把短刀,他们唯一的装备就是重型塔盾。当这些勇士手持盾牌在阵地前列竖起钢铁城墙的时候,南方白人的火枪就变成了废铁,只有火炮才能撼动。
狮族弓箭手与鹰族区别很大,主要体现在武器和所需物品的携带方面。他们配备威力强大的长弓,后背上有三个阔口箭壶,单兵携带的基础箭矢数量为一百二十支。相比之下,鹰族弓手五十支箭的携带量连他们一半都不到。
但谁也不会否认鹰族人是全世界最好的弓箭手。
骑兵刻意压制着速度,一直等到前面几个多兵种队伍从天浩面前走过,总人数约为三万的时候才出现。他们的防护盔甲与轻步兵是同样款式,外面还罩着一层厚厚的钢制胸甲。骑枪、马刀、小型手弩……精良的装备使这支骑兵看上去更显精锐,可惜数量太少,想来是狮王用作撑场面的禁军。
师锐在距离天浩十多米远的位置下了马,同行的还有国师巫况,以及数十名文武大臣。
狮王的确很老了。满是皱纹的皮肤,花白的头发,浑浊的眼睛……当他走到近处的时候,嗅觉灵敏的天浩从对方身上闻到一股老人特有的气息。
师锐大步走过来,速度很快,像年轻人那么有力。然而天浩还是看出狮王在故作姿态————他脚步虚浮,步子也不如想象中那么稳重。一切都做的那么刻意,他只是想在自己这个外人面前表现出健康强壮的一面,而不是被看做一个虚弱的病人。
这是所有王者的通病啊!
天浩在心中发出无声的叹息,带着必不可少的礼仪式微笑,迈步迎了上去。
“狮王陛下大驾光临,这是我的荣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