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逆襲
小說推薦最強逆襲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 要命呢?还是腿和胳膊?
今天,秦升的所作所为让所有人都觉得,生命本就短暂,你为何还要走捷径?
别说马爷被秦升这顿骚操作气的七窍生烟了,就连本来是帮秦升和解当说客好让秦升为他效力的陈爷,都觉得秦升今天是死有余辜,还好秦升还没有跟着他,不然谁知道以后整出什么幺蛾子?
因此,陈爷才会毫不犹豫的放弃了秦升。
谁让秦升已经疯了,他怎么拦都拦不住,如果不是为了看老马的笑话,这要是在别的场合啊,他早就亲自动手清理门户了。
陈爷不会保秦升,他很清楚秦升已经挑战到了老马的底线,他如果死保秦升的话,今天老马会跟他撕破脸皮大动干戈,那事情可就闹大了。
再说了,这样的秦升,他有病才去保。
还有顾建义,他也没想到秦升今天会这么做,前两次他们费尽心思想要杀了秦升,却都被秦升侥幸逃脱了,谁知道秦升今天居然主动送上门了。
最开始他还担心马爷碍于陈爷的面子,最后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原谅了秦升。
可谁知道秦升会唱这么一出。
现在顾建义真的觉得,秦升以前这脑子是真受过打击。
最后就是顾思宁了,她的小脑袋已经宕机了,本来看见叔叔在这里的时候她就有些疑惑,不知道秦升今天想要干什么,当得知在座的其他两位是叔叔背后的马爷以及跟马爷齐名的陈爷时,她更看不明白秦升想干什么了。
当秦升接二连三的挑衅马爷,最终逼的陈爷主动放弃马爷彻底发火,顾思宁更更更想明白秦升想干什么了。
马爷发火动手收拾秦升的时候,顾思宁本能的想要拦住,不管秦升今天怎么样,他都是为了自己,虽然她不明白秦升到底想干什么,也不明白秦升为什么这么做?
就在这时候,异变发生了。
包厢大门被人从外面踹开了,最重要的是进来的这拨人里面,居然有人敢直呼马爷的大名马成才?
要知道,马爷最反感的就是别人直呼他大名,谁让他的名字实在是太庸俗了。
何况还直接喊出:马成才,你要杀了谁?
谁这么大的胆子,跟秦升一样不想活了?
马爷本就被秦升气的怒上心头,这时候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了也拦不住他,所以被人冒然打扰马爷更怒了,他倒想看看谁敢来掺和这件事。
可是当看见走在最前面的那个男人时……
马爷瞬间石化了,直接愣在了那里,瞪大了眼睛一脸不可思议。
谁能想到,这个男人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那边的陈爷也看见了走进来的男人,当门被踹开的时候,他还在想谁这么大的胆子,难道是李想搬来的救兵?
可是当看清李想搬来的救兵时,他彻底震惊了。
他根本想不到这个救兵会是这个男人,虽说他好久都没有见过这个男人,可是他能有今天都是这个男人给的。
当然,不仅仅是他,也包括愣在那里不知所措的马爷。
因为这个男人姓赵,叫赵出息。
曾经川渝地下世界的执牛耳者,所有人都称呼他一声赵爷。
秦升并不意外赵爷出场,毕竟没有回北京的宋如玉也来了,这本就是他们商量好的结果,想要在最短的时间里解决顾家的事情,必然需要赵爷出手,这也是最直接的办法。
毕竟在川渝,赵爷依旧是那无冕之王,何况不管是老马还是老陈,也都是赵爷曾经的手下。
秦升缓缓走向赵爷,笑着打招呼道“姐夫,您总算是来了,您要是再不来啊,我可就要死在你的地盘了”
赵出息知道秦升故意在埋汰他,当然这次的事情也有他在幕后的默许,毕竟他早就知道秦升在成都的这点事,无非就是顾家这点无足轻重的小事。
如果秦升愿意,赵出息只需要打一个电话,马成才就知道该怎么做。
可是这次他也想知道,他如今说话还有没有份量,如果没有的话,那他就必须要再次树立自己的威信了。
我赵出息虽然不管事了,但是我想收拾你们任何人,那都是轻而易举的。
再者,他也想知道最近几年实力大增也越来越嚣张的马成才有多么的肆无忌惮,有些事情他不管并不是他允许,只是还没有挑战到他的底线。
那边的马成才还未从最开始的震惊中回过神,就听见这个今天完全不把他当回事的年轻人叫了赵爷一声姐夫,马成才差点晕了过去,这特么的?
不管是马爷还是陈爷,都已经明白这个叫李想的年轻人为什么会如此的目中无人,又为何将他们耍的团团转,原来赵爷才是他真正的靠山。
这特么真的是给他们挖了一个大坑。
陈爷不禁有些庆幸,他没有对李想做什么过分的事情,也没有把李想怎么样,至少没有得罪李想。
不然今天无法收场啊。
所以,连他都不知道老马接下来该怎么挽回局面了。
这事情有些复杂了,简单点大水冲了龙王庙,只要赵爷愿意当和和事佬,那完全可以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无非就是老马给李想低头道歉等等。
可要是赵爷不愿意,或者李想在赵爷这边份量太重,那事情就有些复杂了,老马必然要付出惨重的代价。
马成才终于回过神了,快步走了过来恭恭敬敬的低头道“赵爷,您怎么来了”
陈中藏,也就是陈爷,他也已经走过来了,默默点头道“赵爷”
赵出息看眼陈中藏挥挥手,示意事情他都知道,不用他多说什么。
说实话,赵出息很庆幸陈中藏没有掺和太多事,反而是站在了秦升这边,鬼使神差的给他自己揽了一个天大的人情,要知道如今的秦家背后所站着的朱家,是让谁都要忌惮三分的存在,何况秦升还要和宋如玉结婚了。
那么,这份人情有多大。
如果陈中藏站在了秦升的对立面,也对秦升出手过,那就有些难办了。
毕竟,陈中藏在他心里比马成才的份量要重很多。
“马成才,你要杀了谁?”赵出息直面马成才沉声问道。
马成才慌忙道“赵爷,事情不是您想的那样,我也不知道您是李想的姐夫,这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啊,哈哈哈哈”
秦升不屑道“呦,马爷,您刚才可不是这么说的,这已经是您第三次要动手杀了我啊,啧啧啧,吓死我了”
调侃完这句话,秦升突然很是严肃的说道“还有,忘了告诉你了,我不叫李想,我叫秦升,来自北京”
不叫李想,而是叫秦升?
最重要的信息是来自北京。
陈中藏和马成才都震惊了
这句话,算是压死马成才的最后一根稻草。
因为从北京来,还能叫赵爷一声姐夫,身份已经不言而喻了。
如果他们再仔细想想,秦升这个名字似乎有些熟悉,只是因为秦升消失了三年,所以才让很多人都遗忘了这个名字,毕竟三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
那边的顾思宁,这会大脑已经一片空白,她再怎么坚强也只是一个从小生活在父辈羽翼保护下的女孩,今天所发生的这些已经超出了她的承受范围,哪里还顾得上听别人在说什么。
马成才所作所为完全都是咎由自取,赵出息不觉得他多大的面子可以让秦升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就算秦升真的忍了,可心里难道没有芥蒂么?
本来这是个顺手人情,赵出息可不想弄巧成拙。
何况,他也没想保马成才,但他也相信秦升知道怎么处理。
“秦升,你想怎么处理马成才,我都没有任何意见,今天我替你做主”赵出息主动开口道。
秦升也没客气,正如赵出息所想的,赵出息如果真的死保马成才,他秦升就算再有怨言也会忍了,但绝对不会觉得再欠他赵出息任何人情,而且赵出息在他心中的印象也会大打折扣。
“姐夫,咱们都是自己人,那我就实话实说,以前想杀我的人是什么结果,您应该也都听说过。但今天这是在成都,他也是您曾经的手下,我给您一个面子,只要一条腿一只胳膊,其他事情既往不咎。至于顾建义的事情,让他直接去自首,我也不掺和。可要是他们不服气,还想不死不休,姐夫你可就别拦着我了”秦升很是恭敬的称呼赵出息,已经给足了赵出息面子,该说的处理办法也都说了,但该提醒的也都提醒了。
赵出息直言不讳道“那就一只胳膊一条腿吧”
马成才听到这个决定直接慌了,直接要他一只胳膊一条腿,这谁能接受,他以后怎么在川渝混?
还不如杀了他。
“赵爷,我错了,我真的不知道秦少的身份啊,求您饶了我吧”马成才连忙认错道,他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也无法接受这样的结果。
赵出息不为所动,也绝不会求情。
马成才几乎是毫不犹豫的跪在了秦升面前,低声下气求饶道“秦少,秦少我错了,您让我干什么都行,求您饶了我吧”
秦升无比心狠的回道“马爷,您混了这么多年了,应该很明白的,犯错就得付出代价,对吧”
“赵爷,赵爷,我跟着您这么多年了,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求求您了”马成才又跪到了赵出息的面前,此刻的马成才哪还有刚刚高高在上的样子,哪还是在川渝叱咤风云的大人物?
虽说是多年的手下,也曾经出生入死过,可犯错了就得付出代价。
赵出息很是平静的说道“成才,这几年你步子迈的太大了,也该好好收敛收敛了,有些事情我虽然不说,但并不代表我不知道,今天这结局也许早就注定了”
马成才似乎还没弄清楚局面,这事情早已不是赵出息能够左右的,因为他还不知道秦升真正的背景,如果知道的话也许就不会说这样的话了。
赵出息长叹口气道“你是要命呢,还是要这一条腿和一只胳膊?”
听到这句话,马成才心如死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