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刺客有毛病
小說推薦這個刺客有毛病
火铳,又称火筒。
算得上是这个世界上最原始的火器了。
很多人说炮是放大的枪,但事实上,应该反过来才对——枪是缩小的炮。
火器本质上是使用火药作为推进力使用的武器,放入火药,放入枪弹,点火发射,毫无疑问,虽然说炮的用料更多,威力更大,但是从制作的难度上来看,想要制作一根细并且匀称的铁管,要比制作一根炮管需要的制作工艺更高。
但不管说到天边,火铳依然只是火铳,前装弹药,单次发射,瞄准困难,弹道飘忽,相比于弓箭而言火铳的最大优点,大概就是不需要人来拉动弓弦发力,对于兵员素质要求不高,训练也算简便。
如果真要和方别手里的燧发膛线枪相比,那真的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不过就算天上地下的区别,有一点还是很明显的——那就是无论是火铳还是燧发枪,都是这个时代毫无疑问的违禁品。
郭盛能够搞到这么多火铳——差不多一整口箱子,少说五十条,多说就是一百条的火铳,已经可以武装起来一只小小的军队。
而这些火铳又是要送给汪直作为礼物。
就让人不免有点心生疑惑。
郭家究竟要做什么,才在汪直身上下这么大的赌注。
“火铳。”薛铃面色复杂地说道。
薛铃当然见过这个东西,燕京城中有神机营,就装备着大量的火器,算得上是当今最先进的火器军团,真要有一百条火铳攒射,那么面前基本上没有什么武林高手之说。
就算是大成的金刚不坏黑天魔功,面对攒射的火枪,能挨一两枪,十来枪,还真能挨几百枪的。
“嗯,火铳。”殷夜点了点头说道:“郭家下的赌注还挺不小的。”
“如果你们愿意的话,现在拿这条船去报官,回头就能把郭家给抄了。”
“就算抄不了,也能让郭家脱一层皮。”
殷夜看着方别的表情,笑了笑:“好吧,我开个玩笑而已。”
这样说过之后,似乎是为了掩盖一下什么,殷夜继续往下打开了下一个箱子,这里面是一捆捆各色名贵丝绸,这些丝绸的质地款式花色都是上上之选,不过与之前两个箱子比,爆点就少了很多。
第四个箱子是茶叶。
第五个箱子则是瓷器。
第六个箱子里面有点意思,竟然是一罐罐密封严正的火药,看的方别有些啧啧称奇。
因为这几个箱子里面真的很有意思。
送金银送军火其实还是挺好理解的,但是又送这些非常正经的商品,就让人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
在船舱的底层,一共有二十个箱子。
在殷夜的手下,这些箱子被一一打开,一共是四大箱的金银,四箱火铳,两箱火药,两箱茶叶,四箱瓷器,四箱丝绸。
如果只看金银火铳和火药,这些货物你别说还真的挺正常的。
如果只看茶叶瓷器和丝绸,这些货物也挺正常的。
但是掺杂在一起,就多少显得有些不伦不类起来。
尤其是这些货物又是送给汪直的。
向海贼输送金银火器,这罪名就算是郭家也扛不住,郭盛愿意将这些货物交给方别,大概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对于方别的信任吧。
就是那种,我把把柄交在你手里,但是我相信你不会害我这样的感觉。
“有点看不懂。”薛铃看着这二十口打开的箱子喃喃说道。
这些箱子的货物加起来是真的价值不菲,价值总和估计要接近十万两之多——除了最珍贵的四大箱金银,剩下的火铳火药瓷器丝绸什么的虽然也挺值钱的,但是价值说白了也就那样。
十万两银子的豪赌与押注,只是不知道最终会是怎样的结果。
“所以你怎么看呢?”殷夜笑着看向方别:“看看你的好兄弟,不对,不应该说是你的好兄弟。”
“这应该是整个郭家的选择。”
方别能怎么看?
方别只能选择用眼看。
他伸手盖上第一个箱子,然后顺手再将铁锁给锁上。
一个一个,方别重新锁上了这所有的箱子。
“既然货物你都看过了,该怎么看,不是应该我来说,而是你来说。”方别看着殷夜说道。
事实上,之所以要来到船舱底部看这些箱子,其起因就是因为蜂巢发布的新的刺杀任务,无论是邱大鱼也好,广济奇也罢,都算得上是朝廷的重要任务,一旦说方别选择执行了暗杀计划,那么就算是被绑上了贼船。
所以在上船之前,方别还是想要先问一下。
这条船到底有没有上的必要。
“郭家的想法没有那么简单。”殷夜淡淡笑着说道:“如果说已经屹立于神州百年不倒的郭家会这样直白地交出来自己的底牌,才让人莫名其妙,贻笑大方。”
如果说之前还不算清楚的话,那么看了郭家送过来的这些东西,很多东西就显得昭然若揭了。
“能不能有人给我解释一下?”薛铃虽然一直都在现场,但是她只觉得自己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只可意会,不可言传。”方别看着薛铃笑了笑说道:“总之,郭家目前算是两头下注。”
“那么这些货物我们还要送吗?”薛铃问道。
“送,当然要送。”方别点头说道:“不仅要送,我们还要将这些原封不动给送到汪直那里。”
“我也想顺便看一下,这位号称徽王的五峰船主,究竟是何方神圣。”
“要送吗?”薛铃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那么那两个将领,我们要杀吗?”
既然货物要送的话,人似乎也是要杀的吧。
毕竟是地字号的任务,奖励如此丰厚,但是刺杀对象的实力,却往往没有地字号的实力。
这样的任务,如果排除朝廷背景的影响的话,薛铃感觉充其量不过是一个玄字号任务吧。
仔细想想,已经挺久没有做过玄字号任务了,还是有点怀念的。
“人嘛。”方别幽幽卖了个关子。
“我们先去看一看吧。”
“去看什么?”薛铃看着方别。
“广济奇。”少年静静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