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場合同工
小說推薦戰場合同工
“你的意思是,你们相互争吵就是为了迷惑秘社组织的人?”奎恩将军愕然道。
“是的。秘社组织惯常的做法就是通过收买内奸,来达到目的。这次他们收买的是帕特里克。但这个人对于他们而言根本不重要,只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小角色。
所以在出事的时候,才会被推出来当替罪羊。那么问题来了。谁才是他们最想收买的目标呢?
我跟他们结怨太深,他们收买不了我。奎恩将军你和摩洛哥政府之间的关系太深了,而且为人敦厚严谨。他们也没有把握收买你。”林锐笑了笑。
“说得好像我天生就是那种适合当叛徒的人。”哈桑将军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不是说你天生适合当叛徒,而是综合你目前的处境来看。你是最容易被他们收买的人。首先你和奎恩将军不一样。他是摩洛哥军人出身,和摩洛哥方面关系密切。
而你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地方军阀。跟摩洛哥人干过,也跟西撒哈拉人民阵线干过。而且经常左右逢源,两头拿好处。是个典型的见利忘义之辈。”林锐笑着道。
“唉,你有点过分了啊。现在又没有外人在,根本就不用装。你是不是骂我骂上瘾了?”哈桑忍不住道。
“你先别急,你先听我把话说完。”林锐看着他笑了笑。“不管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吧。但你在秘社组织的眼里,就是这样一个人。
他们虽然经常收买的这些地方军阀,但他们压根从心里看不起对方。认为对方给点小利就能被收买。所以他认为你也好不到哪里去。
再加上他们还根本不知道你跟阿拉丁之间的关系。所以他们断定你是一个比较容易被收买的目标。而且你手过的兵力,甚至超过了我们目前的一半以上。
在这种情况下,秘社组织应该不惜一切代价的收买你。毕竟你要是跟他们走了,调转枪口跟我们对着干。那么密社组织现在面临的很多问题,就迎刃而解了。”
哈桑点了点头,“这倒是。不过他们也太低估我了。”
“没错,我就是要让他们低估你,而且我们必须要制造出一种假象。也就是说我们之间相互不和。而这种不和必须要有一个契机,才能爆发出来。
所以我们就利用帕特里克这件事做文章。我坚持要枪毙帕特里克,而哈桑认为这只是小事情,不值得小题大做。用这样一次契机来引发我们的多重矛盾。
然后我又故意散布谣言。我相信要不了多久,这个消息一定会传到秘社组织的耳朵里。而且秘社组织绝对不会放过这个机会。“林锐点点头道。
“如果秘社组织过来收买他呢?”奎恩转头看着林锐。
“那就看哈桑将军了。”林锐笑了笑。
哈桑冷笑道,“既然他们要来收买我,我也不会跟他们客气。老子一定会狮子大开口,漫天要价。”
“没错。越是这样,他们越是认定哈桑将军,不过是个唯利是图之辈。他们一定会答应他的条件,但也会要求哈桑将军在下次行动之中配合他们。
在下一次奥鲁米联邦军发动新的攻势之时,他们会希望哈桑将军配合他们,来个里应外合。而我们,可以通过哈桑将军知道他们所有的计划。给他们来一个将计就计。”林锐狠狠的一拍桌子。
“原来是这样。”奎恩将军总算是松了一口气。“我还以为你们两个真的吵到没办法谈拢了。回到营房怎么都睡不着觉,想来想去还是得过来劝劝你。
没想到你们两个在这里商量。你们可真够行的,把我都给骗过去了。害得我一阵担心。”
“白天的时候人多眼杂。我自然不能跟你多说什么。这不刚刚我派人过去请你,没想到你却自己来了。这个计划说实话有点冒险。但就算是失败了,我们也不损失什么。”林锐点点头。
“但是如果我们成功了呢?”奎恩将军反问道。
“如果成功了。也许我们有机会彻底击溃奥鲁米联邦军。逼着秘社组织拿出真正的底牌。”林锐回答道。
奎恩将军沉默了一会儿,“我明白了。所以从帕特里克那件事一开始,你们就在计划这一切了,对吗?”
“这倒也没有。哈桑确实是有心在维护帕特里克。只不过后来我跟他单独谈话的时候,把事情的利害关系全都跟他剖析了一遍。
当然那个时候,很多人都以为我们在房间里吵架而已。当然吵架都是吵给外面的人听的。我们之间其实一直在小声交流,这件事情并不简单。
秘社既然能够收买帕特里克,就很有可能收买其他的地方小军阀。我们必须做好全面的准备。而与其被动防守不如主动出击。”林锐点了点头。
“好吧,那需要我做什么?”奎恩将军问道。
“你什么都不用做。只要在我们之间保持中立就行了。”哈桑大笑着道。“等我们这把火烧起来。你可别自己先乱了。”
“你们要不跟我把实话说出来。我怎么能够不乱。”奎恩将军摇头道。“现在这么多弟兄们都看着你们。你们如果真的把事情闹大了。下面的弟兄按捺不住起冲突了可怎么办?”
“这就是我们想找你来的原因。我们两个人会严格约束自己的手下,但恐怕还是会起一些小冲突。真正出到事的时候,我希望奎恩将军你能够站出来,维持住局势。
因为我们两个人都是当事人,尤其是现在要做戏给秘社看。所以我们相互之间都不能示弱。但奎恩将军你不同,你不同于我们双方。而且你是摩洛哥民兵的将军之一。
你的说话行事都有分量。毫不客气的说,你的身份能够弹压得住下面。”林锐回答道。
“也就是说你们还得继续装着吵,激化矛盾。但是我必须作为救火队,不能让你们这把火真的烧起来。不能让底下的弟兄们起冲突。是不是这个意思?”奎恩苦笑的道。“你们为什么总给我找这种,这种事情?”
“因为你在部队里德高望重。这就是非你莫属。”林锐微微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