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道傾天
小說推薦左道傾天
就算众人的身体都已经好了,复原了,却仍旧感觉那个部位有钻心刺骨的疼痛感不时传来。
嗯,这是人体的机能感应问题,痛楚感是真实的,并不会因为肉身痊愈复原,便全数消失……
左小多大摇大摆的在前面带路,远走越慢,慢慢的汇入到了人群中间。
仍自笑容满脸,和蔼可亲的嘘寒问暖:“项冲,小虫子,屁股还疼不?话说那一剑刮得你骨头嘎吱嘎吱的,声音很好听吧?”
“冰蛋儿,肩膀不疼了吧?我都没好意思捅你别的地方……”
“雨嫣儿,肩膀没那么疼了吧?”
“皮一宝,屁股好点吧?不要紧吧?下午我用剑给你揉揉。”
“郝汉,咋样?还舒服么?酸爽不?”
“孟长军,爽吧?回味无穷吧?不是一直想要挑战我?满意了么?”
“哈哈……大家为啥都这表情?”
问到谁,谁就是一个哆嗦,脸色一秒钟惨白如纸,没有半分血色。
“左……左班长……”
皮一宝战战兢兢:“好……好多了……”
“好多了?哈哈哈哈,那就是下午可以继续了!”
“噗……”
“那个谁,我不小心扎到你胸口,现在没事了吧?没关系吧?”
“不……不要紧了,咳咳……”
“不要紧吗?那就好那就好,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一剑将你送走了呢……原来扎右胸死不了人哈?哈哈哈哈……下午我会对他们也这么招呼的,对了,有没有人天生异相,心房生在右边的……我提前准备一下。”
此言一出,无数怨念的目光疯狂的往那位被问讯的同学身上集中,就如同一把把的小飞刀……
饭堂上,原本居高临下看热闹的人们,第一时间发现了这个奇怪的现象。
新生一班,原本最团结的一个班,此刻却呈现出怪异氛围的队伍阵型的走来。
前面一个人,空前嚣张拉风,如同是大将军一般威风八面,横行霸道,好似螃蟹一般的走过来,真的只是走路,就走出来螃蟹横行的姿势!
而后面原本一群眼高于顶的天才们,此刻却是畏畏缩缩,一群寒风中的鹌鹑一般的走来,几乎就是有些不敢迈步的样子。
这是怎地了呢?
看你们一身光鲜的样子,不像是出了啥事儿啊。
怎么一个个都是这么吓破了胆子的样子?
这时,门口一人如飞的跑上去:“一年级一班来了。”
“谁带队?”
“左小多!!”
“好!”
一个少年长身站起:“今天,我们二年级四班就要将属于二年级的桌子抢回来!”
他还没说话,就听见楼下左小多的声音在叫:“该轮到二年级四班了吧,有抢桌子的么?有就赶紧下来,我就不上去了!”
只听那个嚣张的声音,顿了一顿又道:“上去还要下来,下来还要再上去,实在太麻烦了!赶紧下来,打完之后,我好上去吃饭,痛快点!”
“好狂!”
二年级四班上上下下所有人都是目中流露出来澎湃的怒火。
“班长,揍死他!”
“好!”
四班班长一跃而下:“左小多,我来了!”
随着这一声,上面窗口哗啦啦的冒出来一片黑色的脑壳。
原本下面也有抢桌子的,但是那些也没几个人看,都觉得没啥意思。
但是左小多一来。
却是那些正在吃着饭的,也都嘴里含着饭菜伸出头来,一时间密密麻麻,人头涌动!
只见左小多迈着六亲不认的步伐,偏着头仰着脸,满身的嚣张狂妄,一脸的老子天下第一,就这么螃蟹一般的过来,所有人都有一种错觉!
咱们学校,这不是来了一个反派吧?!
更有甚者,这个反派正在对着所有正派同学耀武扬威,不可一世!
按照一般的小说情节,这个时候,距离主角出现的时机就不远了。
但是,到底是谁会成为主角!?
这位四班的班长,四班的首席,可以么?
吴家高家的二三十位天才少年男女,尽都在不同的方向站着,为左小多加油助威。
然后就在众目睽睽之下,两人好似旋风一般的冲上去,纠缠在一起……
然而不过砰砰砰的连续三声碰撞之后,四班班长踉跄后退,左小多嚣张大笑,腾空而起,龙门腿神出鬼没……一脚正中其裤裆……
二年级四班班长闷哼中,捂着裤裆,整个人被踹飞,直接从地面被踹上楼!
左小多在下面摆出来一个潇洒的朝天踢腿姿势,然后才将那一条腿慢慢的收回,哈哈哈一声怪笑,一挥手:“搞定,吃饭!!”
见证了这一幕的所有人,尽皆目瞪口呆,瞠目结舌!
这位左班长,怎么的……越来越强了?
记得他之前对战七班班长的时候,还战斗了好一会儿的。
现在……
左小多一边往上走,一边哈哈的笑:“下次,该是三班了吧?哈哈哈哈……”
无数的高年级学生尽都是满脸无语。
你说你抢个桌子就抢个桌子呗,怎么还搞出来这种大反派的感觉,也是让人醉了。
这种大反派,按照小说套路,应该被主角ko吧!
主角快出来!
但是等半天……主角并没有出现。
二年级四班的所有学生,一脸憋屈的站着吃饭。
但是看到一年级一班的学生,一个个的心里又泛起了一点点舒服的感觉。
这些左小多的同班同学们全都看着不大正常的样子。
一个个小心翼翼,尤其是捱着左小多坐着的哪两个,几乎就只有一半的屁股沾在椅子上,吃饭的时候,手都有些发抖……这咋回事呢?
这是你们同学,你们的班长,更是以后你们走入社会后的必然领袖……怎么你们一个个的都给人一种跟大魔王在一起的既视感?
真心的想不通啊!
在所有人注视之下,左小多旁若无人的吃完饭,大踏步走出饭堂。
而随着左小多的离开,一班的同学们也一个个的鱼贯而出,除了留下值日的两人之外,其他人都是快速离去。
而留下的两个人一脸的如蒙大赦,好像摆脱了巨大劫难一般。
“怎么了你们?大家都是同班同学至于这么害怕么……”
“我看这都不是害怕,而是恐惧了!”
“咳咳……一言难尽,别问了,我得赶紧去刷碗……还要赶紧回去修炼,若是回去晚了……”
另一个打个哆嗦:“我擦,别再说下去了,我现在好冷。”
“刷碗刷碗!”
……
下午。
所有同学都在翘首盼望班主任文行天的到来。
文行天若是来了,自己等人就能逃脱左小多的魔手了!
说不定还能欣赏一出文老师爆锤左魔王的好戏!
但是,等来等去……等来的是,失望!
文行天没来。
“哇哈哈……来来来,全都给我出去,咱们再玩一把一对三十五,偷袭的游戏!当然了,如果你们选择正面硬杠,我也无任欢迎,来吧,同学们!”
左小多一声兴致勃勃的大吼。
三十五人人人脸色惨白……
往外走的时候,一个个都是一脸的要上刑场的悲壮。
只是一天的时间。
左小多的外号就又多了一个。
原本是:剑王、左班长、左老大;但现在又加了一个:左大魔王!
的确!
在一般所有学员眼中,左小多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大魔王!
就算是真正生死之战,也不过引刀一快,但这位左大魔王,却是将你皮肉割开之后,居然还用剑一点点的切开,一点点的对你介绍:刺进这里,如果这样一搅,是什么感觉?
如果反向一搅,又是何等的酸爽?
然后一脸认真的用你自己活生生的肉,跟你讨论战斗方式,出力技巧,如何最痛,如何最有效的让敌人失去战斗力……
这种感觉……简直是……
无法形容!
恐怖噩梦!
但是,很奇怪的是…一天被这样连续搞了六次后,大约是到了第六次的时候,虽然还是一样的疼,看到左小多仍旧会害怕,条件反射一般的发抖不止……
但是,每个人都从容了许多!
以至于到了晚上的时候,赫然已经可以互相讨论了,剑在自己肉里的时候,是个什么感觉?你又是什么感觉?
刺进肉里的时候,居然不是很疼?你啥感觉?
往外一绞、一撑的时候,又是什么新奇感受?……
“刺进你骨头缝了没?没有?我擦你怎么这么的幸福呢,好幸运啊……那一剑刺进我骨头缝,左大魔王一边撬,一边在跟我讨论怎么割骨头筋的问题……”
“别提了,将老子的小腿骨刮得嘎吱嘎吱的时候,在跟我细心的介绍,正在被刮的这里是什么神经……卧了个槽!”
“切,你们只是大腿小腿的,喊个屁啊?左魔王用剑将老子胸口割开,然后扒开肉,指指点点的跟老子商量心脏为啥没有事情……非要让老子低下头看看自己心脏是怎么跳的……还问我要不要割一半尝尝……”
“麻蛋,老子就骂了他一句,这混蛋将老子的肋骨给拆下来一条,然后和我商量怎么装上去……”
一班的学生在讨论,说着这样残酷的遭遇,居然一个个是一种眉飞色舞的样子,一边说,自己一边抖,牙齿一边打颤,脸色一片惨白,却居然是炫耀的口音……
似乎自己遭受了这样的酷刑,是多么值得夸耀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