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品漁夫
小說推薦超品漁夫
周司令愣怔了一下,感慨道:“所以,我们老了,思维僵化了,不如他们年轻人啊,我都只想派出精锐战队,去收集一点资源,这小子都想到培养雾师从娃娃抓起了。”
说完,他看着秦将军又是各种羡慕嫉妒恨了,“不行,不能让你一个人在白山基地享福,要轮岗。”
秦将军笑眯眯的说:“那是不可能的,我是去白山基地养老的,你还年轻,没到要养老的时候。”
说笑之后,他们又赶紧把消息传递出去,顿时又在京城和各战区引起一波浪潮,有要教训霓虹国的,有要占领雾区的,如山海般的喧哗,在各地轰然爆发。
京城到白山基地的通讯,也全面恢复,基地内也是一片沸腾,军民众志成城,都在摩拳擦掌,要冲进雾区。
凌凡直接跟殷东和秦将军连线,跟基地指挥部的人一起,开了一个远程视频会议,讨论进雾区各项事宜。
殷东说:“进雾区的人不用抽调太多,还是以建城为主,多带些转化能量块的机器设备,以及修理工就行。主要是孩子,反正采摘天材地宝的事,大点的孩子也都能干。”
这一番话说出来,整个视频会议室一片静寂,末了,凌凡率先表态:“东子,你这个方案绝了,老哥服了,就按你说的吧。”
凌凡都没问其他人的意见,直接拍板了。
至于其他人……肯定不会反对啊,都笑得一脸灿烂,已经在YY基地马上要出现多少小雾师了,还有会增加多少雾源能量块了。
这个议题结束,殷东又顺便问了一声:“蠢蟹跟魔修战部走了没?”
凌凡愉快的说:“走了,一到基地,蠢蟹连口水都没喝,就把魔修战部带上,顺便还带上基地后勤部跟通讯部的人,现在这速度,估计都出了边境线了。”
顾文也凑过来了,在旁边说了一句:“跟蠢蟹那边联系,到了霓虹国,去八岐神蛇的老巢搜刮一下,那家伙现在去了雾区,老巢空虚,正适合蠢蟹去搜刮。”
凌凡给了他一个嫌弃的眼神,斥道:“少在这里灭自家威风了,你怎么知道蠢蟹不能跟八岐大蛇正面硬刚?我们家蠢蟹很厉害的!”
“……”
难道他说了蠢蟹不厉害吗?凌凡这个彩虹屁拍了,蠢蟹也听不到……吧?
下一秒,顾文懂了。
蠢蟹一行,到了边境线,就会留下一座便携式通信基站。然后,每隔一段距离,都会留下一座便携式通信基站,确保他们跟基地的通讯畅通。
此时,跟蠢蟹一起的通信兵,也在视频会议室中……
很快,蠢蟹化成的驼背老汉出现了画面上,一本正经的向殷东请战:“主人,蠢蟹希望可以进雾区,斩杀那条蛇!”
顾文:“……”
众人:“……”
殷东一点也不意外,笑了笑,“你跟那条蛇有什么可较劲的,要较劲,还不如跟我涡墟里那条只剩骨架子的蛇较劲,要不,你回来,我送你进血池?”
听上去开玩笑的一番话,把蠢蟹吓得不轻,猛的摇头说:“不用了,主人,蠢蟹还是带队去西方吧。”
殷东的笑容淡去,看着蠢蟹。
那眼中,是俯视众生的冷漠,天上地下,唯我独尊的霸道。
他的语气却依旧那么的平淡:“你跟着我,就隶属于白山基地,凌哥的命令,就是我的命令,接受了他下达的指令之后,没有完成任务,没接到他下达的新指令之前,你不能擅自做主,懂?”
不懂,就要被干掉了!
蠢蟹连忙点头:“是,蠢蟹记住了。”
殷东脸上笑容重现,温和的说:“那条大蛇,等你空闲了,什么时候去收拾,都行,不必急于一时。只有弱者,才急于挑战强者,证明自己。”
忽悠了蠢蟹几句,殷东又给个甜枣:“迷雾的源力转化的能量块,还有适合你的天材地宝,都会给你留一份。你就安心在西方搜刮资源。”
凌凡补充一句:“重点还是要找虚空血族。”
殷东说:“虚空血族来蓝星,也是要搜刮资源的。抢资源跟找虚空血族不会有冲突。只要西方有虚空血族,就一定能碰上。”
“有道理。”凌凡笑呵呵的说,还是东子脑子清醒,不然,他肯定要要蠢蟹跟魔修战部以寻找虚空血族为主,他们收集的资源肯定会少很多。
他正准备结束会议时,京城军部要求联线。
很快,军部陆将军跟七大战区司令员都加入会议室,讨论进入雾区的事宜。
凌凡心下嘚瑟,装了一个逼。
“进雾区,多大点事,值得你们大惊小怪?还商议?我们基地要抓紧时间建城,基地军民都没空,就东子跟文子两个闲人,带他们的老婆孩子,顺便再带上我们基地的适龄孩子,看看能出几个雾师,顺便采个药,挖个矿。”
陆将军都忍不住卷袖子,笑骂:“老陈,你到战区了,先去白山基地,给我这把这小子揍一顿,太气人了,得了便宜还卖乖,说的就是这小子。”
陈将军哈哈一笑,说:“老陆,你这不是为难我嘛,我的战区要开展工作,还得白山基地的大力支持,我敢得罪这小子吗?”
话锋一转,他又说:“不过话说回来,看到这小子耍贱,老子也想揍他啊!”
殷东夫妻跟顾文不仅是白山基地的最强者,也是华国的顶尖战力,东子跟文子是两个闲人?也就是凌凡这么说,不怕被人打死了!
有他们去雾区,清扫危险,再让白山基地的孩子们采药挖矿,还真是一点问题也没有,搜刮了资源,测试了雾师,还没浪费基地的人力,一举数得。
“那我们战区……”周司令看向一边坐着的殷东,小声问:“东子,你把我们战区的孩子也带上呗。”
陈将军马上说:“那怎么行?要带,也是带我们战区的,离白山基地近。”
周司令“嗤”的笑了一声,说:“东子现在就在我们战区,在老子旁边,到底谁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