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ij7a精彩言情小說 坐忘長生 愛下-第一千兩百五十二章 廉貞武尊展示-ucwit


坐忘長生
小說推薦坐忘長生
柳清欢淡淡道:“本尊的确有些看不上你,所以你待如何?”
他说话时语气十分平静,然而话中的睥睨之姿已是展露无疑,引得满座哗然。
就见对面的廉贞脸上闪过一丝兴奋的红光,却是不怒反笑地拍着掌道:“好,总算有了点道魁该有的样子了!不过,想要让我承认你的道魁身份,可不是光耍耍嘴皮子就行的,诸位道友说是也不是?”
立即有人附和道:“不错,狠话谁都会放,关键是要有真本事!”
“废话少说,打一场不就分出谁强谁弱了吗?”
“好啊那就打一场!道魁,快拿出你的真本事给大家看看吧哈哈哈!”
周围奚落与哄笑声响成一片,柳清欢站在人群中间,神色间依然毫无波动。
实际上,他早已料到会有今日这一幕,即使是不发生在太昊这里,也会发生在其他时候。道魁之名,能给他带来响彻修仙界的泼天名声,也将伴随着无数质疑。
紅塵修仙夢 脫離凡塵
浪子孤星
柳清欢同时也知道廉贞想要什么,而他,并不畏惧直面对方的质疑!
心念电转间,柳清欢已做下决定,正欲开口,就听身后传来“砰”的一声巨响,却是太昊将身旁的一方木桌一掌拍碎了!
“廉贞!”太昊脸色黑沉,怒喝道:“你是不是当我这个主人死了?!这里是悬月洞,不是你的玄黄界,而青霖道友是我请来的贵客,你要是不想参加今日之宴,请立刻离开!”
此话一出,廉贞脸上的自鸣得意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那些起哄的人也都收起了笑容,面对太昊毫不掩饰的怒气,殿内变得鸦雀无声。
他们一时忘形,竟忘了太昊乃青冥三极尊之一,大乘后期修士的身份,那也是极不好得罪的。
“这、太昊道友……”廉贞神情僵了僵,明显想要往回找补几句,不过太昊却不再给他面子:“你不要脸的样子也不怕惹人耻笑!”
冥婚:鬼夫君妳別逃 哀傷的貓
不给廉贞回话的机会,他继续说道:“青霖道友才大乘多久,而你大乘多少年了?堂堂大乘中期修士,度过五重升仙劫,却与一位刚刚大乘的同道较劲,赢了会很光彩吗,那要是输了呢?”
行星守护者迪厄斯
廉贞怒目瞪着太昊:“笑话,我不可能会输!”
太昊冷笑道:“压雪求油、铁树开花,天下间不可能的事海了去了,你就那么笃定自己一定不会输?那如果输了,你是准备把你这张脸扒下去丢地上让众人踩,还是准备跪地向青霖道友嗑头道歉?恐怕你就算想嗑头,别人还不想要呢!”
廉贞脸色青了又青,被噎得一时说不出话来。
快穿之祈愿人生攻略
而柳清欢已明白太昊的话中之意,心下微觉可惜,但还是向对方露出了一抹感激之色。
太昊显然十分不满廉贞带头破坏他办的宴请,但面对众修对道魁的质疑又不好强行压制,便使话激廉贞,让他自己知难而退。
柳清欢其实并不介意和廉贞比试一场的,虽然对方是大乘中期修士,还是长老会长老之一,但他有把握在与对方交手时至少不会惨败。
九天仙盟的长老会并不是因实力而任选,而是整个青冥各方、各界势力争锋和权衡的结果。
第四劫
首席只值九毛九 狐公子
九个长老位置,不仅青冥五大殿、九天仙盟等想要在其中占有一席之位,青冥之下各个大界面也会想分一杯羹,而那些强大的散修为了自身的利益不被压榨得太狠,也会加入争夺。
所以,廉贞能进入长老会,不代表他的实力就多么高绝,更多是因为他身后是玄黄界,那是与万斛界差不多大小、界面品阶高、在青冥这一方势力中赫赫有名的大界面。
当然了,廉贞即封号为武,个人实力肯定也不容小觑。而同为长老会长老之一,他在太昊的宴请上却极为不给对方面子,也显示着长老会内部存在着矛盾与分歧。
柳清欢正以为廉贞被太昊压了下去,却没想到对方对他的执念如此之深,突然道:“好!大丈夫能屈能伸,不就是嗑头道歉吗,如果我输了,不仅给青霖道友道歉,还拿出一件玄天灵宝当作赔罪!”
“豁~”殿内响起一片惊呼声,众人目瞪口呆地望着廉贞,就连太昊也对他侧目而视。
“廉贞,你此话当真?”
“当真!”廉贞毫不犹豫地道。
“哈哈哈,廉贞兄还是如此豪迈啊!”太昊顿时改换了脸色,笑容满面地转头对柳清欢道:“既然廉贞兄提出输了就愿以一件玄天灵宝作赔,青霖道友,你看?”
柳清欢扫视下殿内众人,故作为难地道:“可是,如果我输了,我身上没有玄天灵宝可用来做赌注的。”
此话一出,众修皆默,心下都不由叹服要说假腥腥和厚脸皮,这位新鲜出炉的道魁显然也是个中好手啊!
“行了,灵宝是我自己愿意拿出来的,不用你跟我一样!”廉贞流露出不耐烦,又冷冷看了太昊一眼,道:“免得又有人说我欺负弱小,哼!”
太昊脸上笑容完全不受影响,在柳清欢点头后,便喜气洋洋地道:“既如此,咱们的互换会便暂且押后,先进行青霖与廉贞两位道友的比试吧。不过先说好,既然是比试,便点到为止,双方都不可过激,也不要伤对方性命。”
柳清欢和廉贞都表示同意,于是一众人便随着太昊走出了待客的大殿,往后面的比试场地走去。
大乘修士的洞府设置都极为齐备,比试场显然也有,能应对各种规模各种强度的较量。
柳清欢正随着众人往前走,便见李善不知何时靠近过来,似乎是不经意地问道:“你把握大吗?”
柳清欢看了他一眼,只轻轻嗯了一声。
李善不置可否,而是低声说道:“你要小心,据说廉贞当年还未曾踏上修仙之路时,在凡界已是享誉盛名的武者,所以他是真正的以武入道,与寻常修士有些不同,实力也极为强大!”
柳清欢不禁有些诧异,暗自一忖度,有了些计较:“多谢李兄提醒。”
凡界武者因为受身体资质与所修功法的限制,比修士要更注重招式和技巧,这点与追求极致的剑修有些相像。
果然,接下来他很快便感觉到了一些差异,当他刚刚拿出弑仙枪站在比试台上,对面之人就面露鄙夷,道:“你可知道,你全身都是破绽?”
说话间,对方便化身成鬼魅,眨眼间已速欺身而来,手中骤然银光水泻,一柄仿佛由月辉组成的弯刃划破空间,角度刁钻而不可思议地绕过了弑仙枪一击,在空中留下一道炫丽的光影!
柳清欢脚下一动,弑仙枪往回一收,凶戾之气化作一片血雾,于千钧一发之际挡住了那寒光四溢的弯刃,然而他忽觉眼一花,眼前又用了一道银色刀锋,以迅雷之势斩向他的左侧。
“左胸!”廉贞的大喝声在耳边炸响,刀锋在半途被劫,忽而一转又迅疾攻向柳清欢的下盘:“右腿!你修练枪术的时候难道就没学过如何防御吗?可惜了这把好枪!”
柳清欢脚下一踏,身形乍然消失在原地,让那道刀锋落了个空。然而他从虚空中踏出,刚刚现身于廉贞身后,银光已如机敏的猎人一般等在了那里,仿佛就等着他踏进陷阱一般。
这一下却是如何也让不开了,柳清欢面无表情地猛地一跺脚,踏碎眼前的刀山剑海,只听得一声沉重的闷响,他右肩处终究挨了一记,浮现出一片耀眼的金光。
“砰”的一声,柳清欢被巨大的力量推得后退了几步,身形顺势跃到半空。
“听说你法体双修,今日受了我一斩竟也能毫发无伤,见识了。”
隔着数丈距离,廉贞没有立刻追击,而是仿佛已经胜券在握的猎人在不紧不慢地逗弄着自己的猎物:“可是单凭如此,你输定了!”
却见柳清欢看了看天,呢喃了句……
廉贞没听清,皱眉道:“你嘀咕什么呢?”
“我说时辰有点晚了,还是快点结束吧。”柳清欢道,目光突如利剑一般射向下方之人,手中弑仙枪已不见,变成了一支笔。
“你说的不错,我的确是法体双修,且更偏重法!”
他话音未落,廉贞已感觉有些不妙,猛地扑向半空想要故技重施,却只见一条大河拦住了他的去路。
他冷哼一声,脚下红光闪现,一条血路铺展而开,如同桥梁跨在在大河之上。
廉贞露出一丝得意的笑,突然发觉眼角有点点青光飞来,定睛一看,却是片片竹叶,他猛地惨叫一声……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