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t0z1精彩都市小说 從士兵突擊開始的征程笔趣-第七百九十一章 江湖處處是傳說推薦-8b1tx


從士兵突擊開始的征程
小說推薦從士兵突擊開始的征程
狼牙,陈善明和龚箭跟着范天雷走出会议室,跟他们一起的还有雷战和高大壮。很显然,他们三支突击队一起开了一个会。这在狼牙都是一件很难见的事。
跟高大壮和雷战分开,范天雷三人上车回红细胞。
“参谋长,咱们真要跟着一起行动?”龚箭坐在驾驶位,一边开车一边对范天雷问道。
“怎么,你觉得我们不应该参加行动么?”范天雷笑着问道。
“现在参加行动,会不会早了点。而且他们一次实战都没有经历过,一来就是这么大的场面,我怕他们撑不起这么大的场合。”龚箭说出自己的担忧,范天雷听完却是笑了笑。
“他们既然走上这条路,那早晚都会经历第一次的。从另一种角度来说,第一次就是这么大的场面,对他们来说未尝不是好事。”范天雷倒是一点不担心,对红细胞表现的很有信心。龚箭都不知道他这信心从哪来的。
“但这次可是两大特种部队一起行动,而且去的可都是孤狼、雷电这种高手。到时候要是红细胞出了点差错,你可不好交代。”龚箭继续道,他考虑的不仅是红细胞,还有其他可能带来的影响。
作为负责政治思想的他,考虑的事情天生就比其他人多。不过范天雷瞧着他这样子却是笑了笑。
“没事,我都不担心,你有什么好担心的。”冲和龚箭摆了摆手,范天根本没把他说这事放心上。
戰神聯盟之命運祈禱 凝月兒
这一次我放下牢笼 渺翎羽
“你还真以为天上会掉下这种好事呢?就这都还是我找旅长求了好几天才求来的。”
“这次出力最大的人是孤狼,本来这好事应该是人家孤狼独占的。但听说好像有些消息是陈煜那小子提供的,所以搞成A大队和狼牙联合行动,我们和雷电都只是跟着去打酱油。壮壮威而已。遇到事你想上都还没机会呢!”
范天雷说出的话让龚箭有些摸不着头脑,他实在是不知道这哪里算好事了。或许是久不在狼牙,他的思想有些跟不上时代。
“你俩回去后通知一下他们几个小子,让他们这两天都给我做好准备,到时候谁要是在关键时刻掉链子,我就让他啃一个月的馒头。”
范天雷放出一句狠话,这次行动他确实背了不小的压力,何志军本是不赞成让红细胞跟着上的,结果范天雷硬事死皮赖脸硬要去,搞得何志军烦不胜烦才同意。
这次红细胞要是掉链子,到时候范天雷少不得吃瓜落。
……
何晨光几人正在篮球场上热血战斗,三分线“啪”一个后仰跳投,姿势美如画。
“砰!”打铁。
晚妆
王艳兵正要跳起抢篮板,龚箭和陈善明突然朝他们走了过来。
“都过来都过来,我说件事。”龚箭隔着老远就招手说道。
正值夏天,一场篮球下来几人都是满头大汗,见龚箭两人过来,宋凯飞抓紧机会赶紧溜了过去。
东方血修
你非我良人,怎知我情深
按理说他一个飞行员,体质应该是几人中拔尖的才对,但事实并不是这样,跟何晨光这几个变态比起来,宋凯飞还真有点不够看。
喘着粗气,几人走到龚箭旁边,等龚箭说话。
“告诉你们个好消息。”龚箭脸上露出一个笑容。
“你们不是想见识见识龙牙到底是个怎样的人么。现在机会来了。”
“什么什么?难道他要来狼牙?”宋凯飞表现得比所有人都激动,自从听了陈煜的故事,他顿时就将其奉为偶像。因为他做梦都想找个如花似玉的老婆。而陈煜已经完成了他做梦都完成不了的梦想。
“不是,是比这更好的消息。”
龚箭对几人露出一个神秘的笑容。
“你们这两天都给我养精蓄锐做好准备,两天后出去执行个任务,到时候你们会有机会见到他。”
“别看我,这事教导员说了算。”
见龚箭不说,几人就是把目光看向了陈善明。
龚箭不说,陈善明又怎么可能说呢!
时间还没到,有些事还不能说出来,这也是出于防泄露消息,保护卧底的角度。虽然他们相信面前这些人。但有些事不是相不相信就可以的,这是原则问题!
總裁難伺候
龚箭说完就离开,一如当初陈煜在军校留给他们的背影一般,潇洒不羁。
看着两人离开的背影,几人都没心情玩球了,纷纷朝宿舍而去。
“你们说,到底是要去执行什么任务啊?老龚搞得那么神秘,不会又是像上次一样玩我们吧。”
宋凯飞跑到几人前面低声说道,暗地里他都不叫龚箭教导员,而是叫老龚。这还是从陈善明那里学来的。
破案有理
“不知道,但应该不是玩我们。”何晨光摇了摇头,眉间露出思考之色。
宋凯飞说的“玩他们”自然是指上次那个考核,那事他现在都还记忆犹深。当时他们可是在伞兵手里吃了不少苦头,尤其是王艳兵和徐天龙。那事他们是怎么都不可能忘记的。
龚箭表现的越是神秘,他们就越是好奇。尤其这次还能见到陈煜,这就更让他们感到好奇了。
陈煜在A大队或许没什么感觉,但在其他几个军区的特种部队,他龙牙的名号可是流传甚广。很多人都是把他当做目标,发誓一定要把陈煜当做自己的磨刀石。
他人虽不在江湖,但江湖却处处流传着他的传说。
何晨光几人脑瓜子都快想爆炸了,但还是没想通为什么他们执行任务能遇到陈煜。
范天雷一直都在给他们灌输一个理念,最适合特种部队的是小股部队精英作战,由此他们根本就没想到联合行动这个事上去。
直到晚上,几人依旧辗转反侧,这事不想通,他们感觉自己就睡不着觉。
第二天早朝,不,早操。几人都顶着个黑眼圈。龚箭见着几人那样子,脸黑得跟木炭似的。五公里一下子就变成了十公里。
时间一晃,很快到了两天后。
孤狼A组留守,孤B、雷电突击队、红细胞特别行动组齐聚一堂,何志军作为旅长,好久不曾亲自出马的他,再次站了出来。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