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说 《天行緣記》-第兩千一百七十二章 由來分享


天行緣記
小說推薦天行緣記天行缘记
‘六阳现世’日的资源分配总算是告一段落,在会议的结束时易天却是收到了宛刚的传讯想请自己过府一叙。
在将杏林派和散修联盟的事情安排好后易天便悄然施展的隐秘身法离开,随后又悄悄潜入蛮角族的飞行载具内。来到了蛮角族运输船的主舱室外易天却是发现此处有两道合体期修士的气息留存。
其中一道稍弱是合体初期修士,易天查探了下发现竟然是和那地狱三头犬族修士破域的气息附和。没想到这次宛刚还会找他前来,估计要和自己商议的事情会与他有关联。
只是易天心情却有些不解,到底是有什么事要扯上地狱三头犬族。
王的女人
来到主舱室内中后只见宛刚和破域早就恭候在了,易天见罢也是不露声色走上前去和二人见礼后便在宛刚的对面找了个空位坐了下来。
待到破域安坐下来后宛刚则是开口说道:“这次冒昧请易道友前来也是有重要的事情相商。”
“哦,不知这次是否是与破域道友有联系呢?”易天试问道。
坐在对面的破域则是面色一正说道:“今次‘刀山火海’之行也多亏了易道友慷慨出手,我族能够兑得的‘硫磺烈火源’较前几次多了一倍不止。”说到这破域脸上也是露出一丝感激之色来。
易天则是微微一笑点点头示意他继续说下去,虽说是多了一倍不止,可破域也是为此拿出了不少族长的宝材兑换而来的。但总的来说他还是占了不少便宜,大家各取所需皆大欢喜。
“其实这次请易道友前来主要还是为了当年幽冥大帝留在此界的密藏之事,”宛刚则是不适时宜的开口道:“不知易道友对此可有过了解吗?”
说起这易天倒是记起自己曾经查证过黄泉族却是霸占了原本幽冥大帝留在此界内的行宫作为宗族的驻地。而且在现如今阎邱推行的血统论之下逐渐将黄泉族内那些混血儿都逐出,随之而来这幽冥大帝行宫的消息便在外逐渐流传了出来。
不过这其中最有意思的是当年前任幽冥大帝有一头地狱三头犬魔宠身上有一道驭兽项圈在。这东西可是对地狱三头犬族有着天生的压制作用,毫不客气的说谁能够拿到此物就可以出手直接奴役地狱三头犬族了。
难怪这次会面之中会见到破域,估计他对此事应该是非常上心吧。在幽冥大帝行宫之内必定是留有他异常在意的东西。
想罢易天则是微微点了下头随后目光扫过破域只见他此时脸上浮现出焦急之色像是有什么话要说。随即摆摆手道:“破域道友专程至此想来也是有话要说,在下素来喜欢直来直去有事尽管直言。”
破域闻言目光扫了下在一旁的宛刚随后轻咳一声道:“其实这次我是托宛刚道友来请易道友出手帮衬一次,主要是想从原本幽冥大帝行宫密藏之中找出一件灵宝并将其彻底毁去。”
“哦,为何破域道友会如此在意那件灵宝呢?”易天似乎是想到什么但脸上却是不露声色的问道。
“说来惭愧那件灵宝原本就是前任幽冥大帝拿来驯服灵宠用的,但是对我族修士有着天生的压制作用,所以我才会有此筹划,”破域解释道。
不消多说定是那驭兽项圈无疑了,但易天也没有直接开口回复。毕竟这次要是前去必定会对上阎邱,自己虽然和他有些过节但现在也不想直接把矛盾拿到台面上来,毕竟将来在幽冥界中寻找那仙界碎片入口还是要在合作一次的,如果就这么撕破脸皮只怕到时候不好相见。
在一边的宛刚自然也会是知道内情的人随即急忙帮衬道:“易道友有所不知,这件驭兽项圈对于地狱三头犬族来说一直是眼中钉肉中刺,恨不得立即将其除之为快。只是以前也没有什么线索,不知无从下手。好在经过数百年的筹划后破域道友总算是找到了一丝契机所以才会低头来求我出手相助的。”
原来如此易天倒是从这话里了解到点一样的味道,能够让破域低头来相求说明这件事的迫切程度对他乃是玉地狱三头犬族已经是摆在面前急需要解决的了。想罢却是问道:“不知破域道友为何现在才想到要出手解决此事呢?”
破域闻言则是面色一正说道:“原先还准备再拖一拖,可是在‘刀山火海’的贵宾厅内当我见到了黑龙族的墨飞弘后便知道阎邱已经准备出手了。”
“此话怎讲?”易天却是眉头一挑问道。
“此事易道友有所不知,在地狱界内我族与那黑龙族势成水火,要说小摩擦倒是没有,但是高阶修士的争斗之中总会出现我们两族的身影,”破域说道。
“那又是为何?”易天不解的问道:“照我看这次你和墨飞弘倒也没有什么搭话,也不像是有深仇大恨的样子?”
“其实说起来还要追溯到上古时期,我地狱三头犬族和黑龙族分别属于相对立的‘天笼地牢’两个极端物种,”破域解释道:“我族乃是火源之精凝聚异变后所产生的灵物,而黑龙族则是脱胎于水源之精。这般解释想来易道友应该能够理解了吧。”
这样说来这两大种族倒是互相对持了近数万年之久,虽然往日无怨近日无仇的,可在先祖记忆和血脉传承信息之中已经将两族的恩恩怨怨都完好的保存了下来。现如今突然有出现克制地狱三头犬族的灵宝消息,而阎邱又去找了墨飞弘出手必定是不坏好心了。
想罢易天叹了口气道:“无端的被你们卷入这般是非之中,恐怕一时半会难以善了了。那破域道友需要我如何出手帮衬呢?”
听到这破域总算是脸上露出点喜色来,虽然请人出手不易但他为了整个种族的未来也顾不得那么多了。随后开口说道:“我派族中后辈混入黄泉族后潜伏数百年终于在近期找到了那幽冥大帝行宫之中密藏入口的确切位置。只是听闻那里面是道独特的空间,门口有禁制结界封住,每逢五百年封印会削弱一次,间隔有半日左右,所以想请易道友随我一起前往进入那空间内探查一番。”
“怎么就你我,宛道友呢?”易天听罢却是眉头微皱目光扫过坐在一边的宛刚问道。
“易道友你有所不知,如果这次我出手势必会让阎邱警觉到,到时候引起两组之间的矛盾也不是我族现在可以承受的了得,”宛刚如是说道:“所以权衡了下后我还是为破域道友推荐了你。”
“那阎邱方面有几人会进入呢?”易天追问道。
“如果我没有料错应该是墨飞弘和碧落妖姬二人,”宛刚想了下说道:“阎邱要坐镇黄泉族断不会轻易出手。”
灰姑娘的痴情王子 蓝雅希
“可如果阎邱在外的话,那我们怎么才能从他的眼皮子底下溜进去呢?”易天不屑的道。
破域则是脸上丝毫没有怯意的道:“此事便要请宛刚道友和石金明道友出手相助才行了,拖住阎邱后为我们争取时间,只需要一个时辰便可。”
“原来这就是你们的计策,”易天却是没好气的道:“虽说你们在外缠住阎邱不假,可他也不是傻瓜怎么会乖乖就此上钩呢,而且我们还要瞒过他的耳目也不是什么简单的事。”
说罢易天将目光掠过破域身上,其意义自然是不言而喻,自己要想瞒过阎邱那是没问题,但是以破域的修为只怕略差一筹会有点吃力。
倒是宛刚急忙解释道:“此事便是想请易道友出手相助的关键所在,以你的实力带破域道友进入自然是毫无问题。而且在那密藏之中依靠地狱三头犬族的先祖遗留信息想要找到那件灵宝也不是什么难事。”
破域也是急忙附和道:“宛道友说不错,我们进入之后并不是要和对方起冲突,所以易道友未必会需要出手。而且以我所了解的信息那件‘驭兽项圈’所在的位置隐秘,等闲之人自然是无法轻易找到。”
“可这次出手的还有那碧落妖姬,他的本尊可是现任幽冥大帝狞狂,你有十足把握在她之前找到那件灵宝么?”易天问道。毕竟这事牵扯不少,自己也不想就这么和碧落妖姬再对上,而且对方似乎有意暗中找自己联手此事旁人不知但自己却是要好生处理下这关系才行。否则因小失大坏了大事绝不是自己想看到的结果。
破域闻言却是面露镇定之色道:“这事易道友尽可放心,狞狂虽然厉害可他的神魂残缺不全有很多关键的记忆都无法找回来,比如在地狱界内的前任幽冥大帝行宫的信息就是这样。如果他能够记得怎么会等了万年后才派分身前来。”
说的也是,如果狞狂神魂完整断不会轻易放弃前世留存于此的行宫密藏,但这次碧落妖姬的到访也是颇有点出乎人的意料之外。
想罢易天又开口问道:“如此你带着你瞒过阎邱进入那处密藏之中后还需要帮衬什么?”
“有两处困阵需要易道友和我一起出手破解下,”破域想了下才道:“如此我们即便是晚一刻进入也能抢在墨飞弘前面抵达。”
“既然如此那也不是什么难事,但我想知道破域道友这次又会出什么价钱请我出手呢?”易天试问道。这平白无故得罪人的事情可不是自己想要的,得罪人的买卖也要看值不值得。既然破域这次出手请的动三位合体期修士帮衬自然也要付出相应的代价才行。
只见他脸皮微微抽动了几下,随后从储物戒中取出了个玉盒递了过来道:“听闻易道友的真实身份乃是灵界一派宗主,所以等闲之物必定是看不上眼的。这里面是我族先辈早年收集的灵界功法残篇,如果易道友看不上的话可以之言,我再找找其他的灵宝。”
易天接过手后轻轻拨开玉盒封口上的封印符箓,而后掀开盖子目光掠过,只见这玉盒之中放着一份残破的玉简。粗看下来好像是被人从中斜着切断的一般。取出了摊在掌中细细查看了下,脸色不变但眼中却是闪过一丝惊讶的目光。
这份玉简之上拓刻了不少灵界文字,但是还夹杂了不少金篆文原文。明显这份玉简的原本是一份注解,内容应该是对上面金篆文内容的解析。从这字里行间来看应该是一份关于丹道的书籍,说起来自己虽然是精通炼器但是对于丹道也有深入的了解。虽然比不上毒圣手或是药老那般,但是相较于普通的丹师自然是强上不少。
可惜这份残破的玉简只得半篇,如果能够凑齐的话便可以知道内中所记录的丹道精髓了。但易天知道今日自己是有缘能够遇到这般契机,自然不能轻易放过。这些个丹书遗卷对于宗门来说都是无价之宝,而且还是用金篆文书写的自然是有的看头。
虽然现在还是缺失了一半但那天能够凑齐了呢,想罢将玉简收回放入玉盒之中又将盖子合上收入囊中。随即转身正色道:“既然破域道友能够拿出如此有份量的东西那我也就却之不恭了,这次的事情还需要多方出力才行,我这里没什么大问题但还要宛道友和石道友及时出手拖住阎邱才行。”
见自己这么利索的答应了破域也是面色缓和了下来,脸上自然也是松了口气。随即目光转向宛刚道:“既然易道友答应帮衬,那接下来的事情还要有劳宛道友出面了。”说罢从储物戒中取出了一份冒着热气的‘硫磺烈火源’递了过去。
宛刚见罢眼中瞳孔一凝随即接过手后仔细的用神念扫过,脸上也是露出心满意足的笑容道:“破域道友果然豪爽,为了此事也算是花了大价钱如此我自当尽力你就放心吧。”
没想到他们之间竟然是拿刚到手的‘硫磺烈火源’作为交易筹码,看这些分量估计占到了破域那份的十分之一吧。果然在地狱界内这些‘硫磺烈火源’是硬通货,几个大族之间都能用得到。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