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漢長歌
小說推薦後漢長歌
当然,这终归只是一句玩笑话,否则曹操和刘备二人说不定在睡梦中都能笑醒。
郭嘉现在可是王黎手中的宝贝,他在王黎心中的重要程度早已直追皇甫灵儿和雒阳城中那个小屁孩王缅,与赵云这帮好兄弟的地位已经不相上下。
这些年来,王黎一直都很担心戏忠和郭嘉这两人步了历史上那个短命的结局,因此每逢出征,他都将樊阿或者他的徒弟安置在二人的身旁,从来都不敢离开他们半步。
张辽、徐晃、赵云等武将也非常喜欢郭嘉的性子,痞赖慵懒随性至极,没有半分所谓名士的酸儒之气,正合了他们的脾气。
而我们的郭嘉郭奉孝呢?同样也是如此,一旦兴之所至,便立即呼朋唤友大块吃肉大碗喝酒,又哪里像是什么文士,分明就是一个行走的酒罐子。
与郭嘉打闹完毕,张辽立刻陷入了沉思:“军师,你觉得刘备和曹操联手的几率有多大呢?”
“我敢保证大耳贼百分之百会和曹操联手。虽然他刚和曹操翻脸,但是他织席贩履之时早就将脸皮练就的比城墙道拐还厚,当初主公将清河借给他,转头来他还不是捧着陈留郡王的臭袜子攻击主公?”
郭嘉向帐外瞧了一瞧,眼神中露出嘲讽的笑容,“不过,此贼阴阳怪气最是善于揣摩人心,郭某相信他纵使与曹操联手却也不敢立即对我等下手,所求者不过是想趁主公未到之际和曹操共同打造一道防线罢了!”
众人点了点头,却听见帐外急促的脚步声响起,张辽的亲卫大步奔了进来:“启禀将军:刘皇叔帐下大将关羽前来求见!”
“果然不出郭某所料,诸位将军一去便见分晓!”
郭嘉哈哈一笑,向众人拱了拱手,又朝那亲卫摆了摆手,接过亲卫递过来的一袭军袍军帽覆在身上头顶,退到帐门口伪装成一名站岗的小兵,站直了不再动弹。
张辽明白这是郭嘉不想让关羽知晓他的到来,歉意的朝郭嘉点了点头,旋即带着李典、皇甫坚寿和周仓等人迎了出来:“关将军大驾光临,可是前来催促我等起兵伐曹?”
关羽在孙乾和张飞面前是拍了胸脯子,兴冲冲的跑过来脚下却是一个踉跄,差点没有被张辽的一句话给噎死,那张常年枣红色的大脸上亦爬起一丝不为人知的红色。
“关将军,你大驾光临,张某这个简陋的帐篷简直就是蓬荜生辉。此地不是说话之处,还请关将军屈尊降贵随张某进去饮杯淡酒聊上一聊!”见一句话就拿住了关羽,张辽面色不改,学着那大耳贼大打情亲牌。
关羽进退两难,急忙摆了摆手,尴尬之色溢于言表:“文远将军,并非关某不识抬举,文远将军重情重义敢作敢为,妥妥的一枚英雄好汉,关某早就想与你推杯换盏把酒言欢。
只不过,今日关某前来却并非因杯中之物,而是想给将军赔一个不是,还请将军切莫如此厚爱,否则关某都不知道这张脸皮应该放在何处了!”
“哦?赔不是?将军这是何意?”张辽神情一滞,佯装不知关羽的来意,照着米洛斯的维纳斯摆出一副沉思状,“张某不曾记得关将军又对不起张某的时候啊。
莫不是外面的那些儿郎们打扫战场的时候和贵军发生了什么不愉快?将军尽管放心,你我两家乃是一衣带水的关系,怎么能够因为些许小事闹腾呢?
将军你告诉我,究竟是哪个兔崽子在破坏你我两家的情义,张某这就去把他给拿来,让将军狠狠的抽上一顿!”
张辽一句话把诸葛亮也归入到了兔崽子的行列,关羽只觉得面皮一阵阵的发燥,脸色也愈发的红了,只好强行打断张辽滔滔不绝的“演讲”,从怀中掏出那封血书递到张辽身前。
“张将军,关某要和你说一声对不住了。新息城下一战,曹阿瞒丢盔弃甲,你我也大获全胜,本当手把剩勇追曹寇,一举奠定你我在豫州的地位。
却不想我家兄长出城追击曹操之时在城西落入曹操手下大将曹纯的圈套之中,身受重伤。关某三人义结金兰情同手足,听闻兄长伤情心急如焚,恨不得立即插上一对翅膀飞回新息!所以…”
“所以,关将军这是打算食言而肥了?”
“当初主公将清河郡借于刘皇叔之时,刘皇叔曾经亲口许诺会将三姓家奴捉到主公眼前。可是现在三姓家奴早已经被主公赶往关外了,却不见刘皇叔带兵追击,莫非关将军也和刘皇叔一样,从此不再信守男人间的诺言了?”
“诺言?你说刘皇叔守诺言?我呸,他有个屁的诺言!”
“主公以诚待人,将清河郡借给了他,他却因一己之利掉转马头攻打主公。主公不计前嫌,再给他一次联盟的机会,他又半路而逃,你还敢说他又诺言!”
一听关羽打算就此离开,张辽、李典等人才从郭嘉处知道真正的原因,顿时心生愤怒,众人言语间再无尊重之意。
关羽心中一片苦涩,兄长已经被他们划到非男人,而自己同样也和历史上那食言而肥的孟武伯成了一类的人,好像适才的那些尊敬只是他自己产生的幻觉。
可是,他没有办法,他只能忍受。
他不怕张辽等人手中的刀,却怕他们的言语。
毕竟,和张辽、李典等人比起来,兄长交待的那项任务好像是不怎么光风霁月。而且,依照兄长的势力,现在也不是能够和王黎翻脸的时机。
关羽化身磕头虫,一张老脸挣得通红,一个劲的朝张辽等人道歉作揖:“诸位将军,关某委实对不住大家,但是兄长伤重,关某实在不敢耽搁,只好就此拜别,异日相逢之时,关某必当为众位牵马坠蹬!”
言毕,也不等张辽假惺惺的回个礼,关羽滚也似的匆匆从张辽的大帐中逃了出去,生怕再给他们的言语一激,胸中的热血再也按捺不住和他们大干一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