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魔之路
小說推薦人魔之路
这位不是别人,正是良姓女子。
现身后,此女浑身依然被银光给笼罩,让人看不清面容。
而几乎是良姓女子的话音刚刚落下,北河的脸色,就陡然阴沉了下去。因为他能够出现在此地,是仗着洞心镜踏入了第六层的密室,然后传送而来。
就连一群法元期修士想要踏入他眼下所在的大殿,都需要联手破开禁制。因此良姓女子必然是通过别的办法,出现在眼下大殿中的。
而除了传送阵之外,北河着实想不出,对方如何能够出现在此地。
加上良姓女子对于这禁魔阵,本来就有些了解,所以北河几乎可以断定,对方跟他一样,是通过阵法传送而来。
但他唯一担心的是,对方所通过的传送阵,是否跟他一样,是同一座。
如果是同一座,那就说明良姓女子之前一路上都在跟着他,他手中的洞心镜,此女必然也就看到了。
一想起当日他碰到那红发大汉时,此女消失的无声无息,北河就觉得此事有蹊跷。
说不定良姓女子当初消失无踪,就是为了暗中跟着他。
一念及此,北河就沉声道:“良仙子为何会在此地呢!”
闻言良姓女子讪讪一笑,“小女子也是因为机缘巧合,所以才能出现在此地。”
北河可看不到对方脸上的神情,所以也无法从面部表情推测出什么。
但他却没有放过这个问题的意思,只听他逼问道:“哦?那不知道良仙子是通过什么机缘,才踏入此地的。”
“看来北道友疑心倒是不轻呐。”
眼看她随口敷衍,北河语气顿时冰冷了下来,“若是北某所料不错,良仙子之前一路上应该紧跟着北某的吧。”
听到他语气中的寒意,只听良姓女子道:“北道友误会了,小女子能够出现在此地,是通过第七层的一座传送阵。”
“第七层的传送阵吗!”
说话时,北河的目光看着对方,似乎想要寻找什么破绽。
“不错,”良姓女子点头,并继续道:“当初跟北道友因为一场意外分开后,小女子便独自赶往了第七层,并通过一处密室中的传送阵,传送到了此地。”
“那良仙子刚才为何要鬼鬼祟祟的窥视着北某。”
“这是因为小女子一传送到此地后,就发现北道友竟然先我一步踏入了第八层,所以震动之余也极为好奇,这才想要暗中跟着北道友,看看北道友身上是不是有什么秘密。”
对此北河不置可否,不过他的眼中却是露出了一抹思量。
对于良姓女子所说,他其实有几分相信。
因为要是对方一路上始终跟着他的话,这么长的时间,想要不露出蛛丝马迹,是不太可能的。
而且他自认为灵觉还算不错,加上在迷宫阵中通道大都不长,拐角极多,所以对方不太可能一路跟着他这么久。
沉吟间只听北河道:“之前良仙子不是说过,要北某替你望风,你好开启第七层的一处禁制吗,怎么眼下直接跑到第八层来了。”
良心女子看着他捂嘴一笑,“咯咯咯……实不相瞒,小女子要北道友帮忙的所在之地,就是在这第八层,而且也正好在眼下的这座大殿内。”
“嗯?”北河皱起了眉头。
“当初之所以说在第七层,是怕北道友得知要在第八层行事后,会直接拒绝。毕竟北道友是准备只走到第七层,就立刻止步。”
“哼!”
北河一声冷哼,“良仙子莫非以为,到时候北某得知被欺骗,还会帮你吗。”
“非也!”良姓女子摇头,“到时候我二人会通过传送阵,直接传送到此地,北道友可知道这地方是在第八层。而在协助小女子打开那处禁制后,小女子就会带着北道友原路返回。”
“良仙子还真是打的好主意。”北河轻笑。
“虽然有着蒙骗北道友的心思,但过程中北道友却不会有任何凶险,所以对于北道友而言,第七层和第八层,又有什么区别呢。”
北河撇了撇嘴,并话锋一转,“既然良仙子也来到了此地,想来之前应该看到北某打开此殿大门后的一幕了吧。”
良姓女子点头,“看到了。”
“外面有七八位法元期修士,在狂轰此地的禁制光幕,所以眼下北某可没有心思帮你打开什么禁制,而是要通过传送阵立刻离开。”
说完之后,他便迈步向着传送阵所在的方向行去。
“且慢!”
就在这时,良姓女子却将他给阻止下来。
“嗯?”
北河眉头一皱,看着此女有些神色不善道:“良仙子这是什么意思!”
良姓女子微微一笑,“北道友放心,此地的禁制光幕没有个数日的时间,他们是打不开的。另外,拦下北道友是有两件事情。其一,眼下你我二人所在可是个好地方,北道友之前收走的,都是一些不太值钱的东西,真正的宝物你还没有看到。”
“良仙子无非就是想要北某协助你打开此地的某处禁制而已。”
“话虽然如此,但那对北道友来说,说不一定也是一场机缘。”
“没兴趣。”北河轻飘飘的吐出了三个字。
说完之后,他就继续向着传送阵的方向行去。
看着他的背影,又听良姓女子道:“那北道友应该对第二件事情感兴趣。”
北河脚步再次一顿,回头看着此女,露出了一抹垂询之意。
“北道友能够传送到此地来,但是要从此地阵法离开,却是颇为困难。因为两头阵法开启的法决,并不一样。”
此女话音落下后,北河一愣,接着他就怔怔的看着对方,一时间没有开口。
不消片刻,他的嘴角勾起了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但若是仔细,就能看到他的笑容中,还有一丝明显的杀机。
只听他道:“良仙子为何就觉得,北某不知道如何离开此地的方式呢。”
他的话音刚刚落下,良姓女子一怔,银光下她的脸上也浮现了一抹凝重,暗道刚才说漏嘴了,希望北河不要察觉到什么才好。
北河眼中的杀机一闪即逝,就被他给掩饰了下去,良姓女子并未察觉到。
并且就在这时,只听他道:“北某可以答应你,助你一臂之力。但条件还要加一个,那就是除了之前那门秘术外,良仙子还要替北某指明传送到第七层融法池的传送阵。”
良姓女子心中松了口气的的同时,也暗道一声果然如此。
当初在看出北河的修为波动只有脱凡后期,她就猜测过,北河应该是冲着第七层融法池去的。因为那地方,可是有助于他将修为突破到无尘期。
于是此女点头,“可以!”
北河微微一笑,“那良仙子就先说说看,此地的禁制是什么,又在何处吧。”
“就在此殿的后方。”
“后方?”
北河顿时想起来,之前他搜刮此地宝物时候,的确看到过一处禁制。他将所有的宝物都给收了起来,唯独那处禁制,用尽了所有力气都无法破开。
因为时间紧迫,他不但要赶到融法池,还要思考洪轩龙的事情,所以就没有打那处禁制的主意。
思量间北河露出了一抹和煦的笑意,“那禁制中不知道有什么宝物,是如此吸引良仙子的。”
看了他一眼后,就听良姓女子道:“北道友可曾听过两仪之火!”
“两仪之火!”
此女话音刚落,北河就呼吸一窒。